客座隨筆:駕馭情緒 讓父子更親近

最近家中偶爾出現兩頭獅子互相吼叫的情况,小獅子不知怎的,在爸爸想與他互動時會大吼「唔要爸爸」、「唔畀」,並且推開爸爸,有時大獅子忍不住會吼回去,然後兩頭獅子都帶着壞情緒繼續做自己的事。曾有兩次我認為丈夫的反應太激動而制止了他,丈夫對此感到不滿,認為我偏袒兒子。但在我眼中,成人的自控能力應該較高,當然是先制止丈夫繼續發怒會較有效平息局面。可是,在丈夫眼中,卻覺得我處理不公,只是「話」他卻不「話」兒子。 兒子盼爸爸陪伴 得不到滿足「吼叫」 就在處理父子二人的「爭執」後,那夜我跟兒子單獨談了一陣子。兒子表示不喜歡爸爸罵他,也不喜歡爸媽忽略他,要他獨自玩玩具。隔天,我在兒子面前告訴丈夫兒子的感受,然後再細心觀察兒子跟丈夫那天的相處。我發現,每每丈夫與兒子玩耍,大家相處甚歡,但當丈夫自顧自地做事,往後兒子便較易拒絕他。我把觀察的結論告訴丈夫︰「兒子太想跟你在一起卻得不到滿足,又不喜歡爸爸拒絕他。」那天以後,丈夫稍微調整了處理事情的優先次序,先陪伴兒子,玩夠了再做自己的事;兒子對丈夫亦未有之前的吼叫。看來兒子需要的,正是爸爸的陪伴,只是無法好好的表達出來。 了解孩子需要 刻意控制情緒 了解孩子因什麼事導致他有這樣的情緒反應,是家長一門重要的功課。有研究指出,父親一般對情緒有較少的意識,而且較不認為需要情緒指導(emotion coaching)。有趣的是,父親對於情緒指導的取態,就其自身行為、子女的行為,會較母親所作的回應,影響來得更直接。有些證據指出,父親面對子女的情緒時有較多的懲罰性回應( punitive responses) 及較少支持性的回應(supportive reactions)。 事實上,父親怎樣回應子女的情緒、他在家中如何表達,都受他對情緒指導抱持的態度所影響。而這個態度,又可反過來藉父親的個人情緒反應、子女待人接物的社交態度,而推估得到。 自從丈夫記得兒子是因為渴求他的陪伴,但得不到滿足所以惡言相向後,我感到丈夫會在情緒出現時,刻意提醒自己要好好控制。如此,既不會忽略兒子的真實感受和需要,同時也能成為兒子學習如何表達情緒和需要的榜樣。 參考資料: Baker, J. K., Fenning, R. M., & Crnic, K. A. (2010). Emotion Socialization by Mothers and Fathers: Coherence among Behaviors and Associations with Parent Attitudes and Childrens Social Competence. Social Development, 20(2), 412–430. doi: 10.1111/j.1467-9507.2010.00585.x 文:文麗兒 作者簡介:維護家庭基金好爸爸中心網誌作者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3期]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生涯規劃 如玩RPG遊戲(下)

上期談過,人生就有如一隻RPG角色扮演遊戲。角色各有等級,由0級開始,每年都會升一級,代表大一歲。當到達一定等級後就會「解鎖技能」,可以學習新技能,而我們在這遊戲中解難時便需要這些技能。人生這個遊戲系統是開放世界(Open-world),你可以設定不同的目標,有些玩家選擇尋找終生伙伴,或贏取更多「代幣」,或練爆專項技能等等……沒有絕對的玩法,各有不同的結局。學術是否唯一出路?有沒有更適合子女的技能?是否某一職業才算成就?子女的追求是否有對錯之分? 根據子女能力、興趣 引導生涯規劃 我的工作中不乏接觸中學生的機會,每當問到「你將來有咩打算啊」,答案通常都是「唔知啊」、「是但啦」、「阿媽話咁囉」。看不到前路,找不到方向,得不到自主,人生又可會快樂呢?所以要子女人生快樂,盡早生涯規劃是重要的一步。 人生規劃,重點並不是規管子女的發展,而是在成長階段中不斷引導子女根據能力、興趣策劃方向。可參考以下簡單步驟: 例子:我要做YouTuber! 1. 明白子女感興趣的原因 ︰「係啊?點解嘅?」 2. 以關聯的例子,助子女確定興趣 ︰「攝影師都係拍嘢喎,你又鍾唔鍾意呢?點解?」 3. 讓子女認識自己的長短︰「做YouTuber需要啲咩㗎?」 4. 鼓勵自我裝備︰「你都講得啱,要語文好先做得。你加油啊!有練習進步咗喎!」 5. 協助蒐集資料,包括可能遇到的困難挑戰、所需條件、一步一步的程序 6. 安排接觸機會,包括模擬、試驗、興趣課程、訪問探訪 7. 與子女檢討︰「你試完,有無唔同感受或者睇法?過程中你最鍾意啲咩?」 8.子女初頭的目標可能不切實際,但不必急於否定,更重要是讓子女找到自己的意願 9.在探索過程中,子女會慢慢看清現實,找到自己真正的興趣,並建立屬於自己的目標 10.人生要好玩,並不只是追求「代幣」,不時裝備技能,不時探索周圍,又幫助其他玩家,這遊戲才變得有意義和快樂! 文:黃雋灝(教育心理學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1期]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生涯規劃 如玩RPG遊戲(上)

有家長跟我說,人生是一場比賽,競賽就要「贏」;亦有些家長跟我說,人生如戲,遊戲的「戲」!這截然不同的人生觀,透露了家長對子女人生的期望與目標。新的一年,不妨用以下的例子與子女探索一下將來的目標。 互聯網看到一個有趣的比喻,Life as a Video Game,講述人生就有如一場RPG角色扮演遊戲。角色各有等級(level,Lv),由Lv0開始,每年都會升Level,每升一級代表大一歲,當到一定的等級時就有「技能解鎖」,可以學習新技能,而我們在這遊戲中解難時便需要這些技能。 年年「升呢」 解鎖生活技能 遊戲中,角色首10個Level基本上是新手教學(Tutorial),學習這遊戲世界的運作規律,學習如何與其他玩家連線互動(例如禮儀、社交)。而帶領新手教學的是由兩名「家長」的角色負責。不過,家長的「管教技能」其實也是剛剛解鎖,未必能完全掌握管教子女的技巧,所以也有相當的難度。 Lv18,終於可以安裝「大學DLC」擴充包,雖然有很多bug,而且昂貴,但香港地區的玩家一般會想盡辦法安裝,因為要按照遊戲系統解除「鎖定技能」。可惜,這些技能與之後的關卡通常沒有太大關連。遊戲中的「課金系統」一般約由Lv22啟動,角色需花時間完成任務,例如「上班」來換取代幣,代幣可用來添置新裝備或新技能。到了Lv23,玩家終於能獨立操作了。 遊戲系統是開放世界(Open-world),沒有絕對的玩法,各有不同的結局。有些玩家選擇尋找終身伙伴為目標;有的玩家要取得更多代幣;有的玩家要練爆專項技能等等……真正的探險正式開始! 人生玩法多多 「爆機」未必靠學術 其實,要子女明白人生,為何要讀書、為何要裝備自己,不一定要靠打罵、逼迫、恐嚇;何不套用他們最熟悉的「遊戲」來帶出最顯淺的道理?以上就是例子可向子女探討。與其「係咁㗎啦,唔好問啦」的無奈人生觀,倒不如換轉角度,帶出正面信息:人生玩法多多,學之不盡的技能,地圖廣大(聞說火星版圖Tesla已在開發中),結局引人入勝! 另一方面,作為家長也應反思:人生明明是開放式的遊戲,玩法多多,學術是否唯一出路?有沒有更適合子女的技能?是否做某一職業才算成就?子女的追求是否有對錯之分?(下期待續) 文:黃雋灝(教育心理學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0期]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愛的表達 父母大不同

最近得悉身邊一名男性朋友患上產後抑鬱症,相信對於他和太太來說,這是一個艱難的時刻。近年有很多研究顯示,男士亦會出現產前或產後抑鬱的情况。研究指出,如太太有產後抑鬱的情况,丈夫亦有較大可能出現產後抑鬱。若夫婦都同樣有這個情况,對照顧自己及新生嬰兒都會感到吃力,需要很大的支援。 很多人直覺以為,太太或丈夫的產後抑鬱必然是由照顧新生嬰兒的焦慮與壓力而起,然而,有研究指出,其實配偶未能給予適當的支援(impaired spousal support)及對關係的滿足感減少(reduce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都會間接引致太太或丈夫出現產後抑鬱的狀况。對丈夫來說,在太太產後與她保持美好的關係,對維持他的精神健康有重要的功用。 回想兒子初生的時候,我變得很容易緊張,而且很挑剔,還好那陣子媽媽每天都會到來幫忙照顧我和兒子,也承受了我很多的壞情緒。丈夫那時已間中跟我說笑,稱如果覺得自己有抑鬱徵狀,要告訴他,我還反嘲他,應是他要多留意。我一直以為自己坐月還是坐得好好的,直到有天晚上丈夫要上班,只有我獨自照顧3個多月大的兒子,面對這個不停哭泣的小嬰孩,我突然感到很無助,只能抱着他一起哭,然後白天偶爾望着睡了的兒子又會無故地哭泣。那時我才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已到了臨界點。還好那時有媽媽幫忙,丈夫下班後不用分心處理家務,能用更多時間幫忙照顧兒子。雖偶然會「撞板」,但丈夫有時會以他的「笑話」應對,最後大家也一笑置之。 媽媽保護子女 勿忽略另一半 在兒子初生的那段日子,對我來說,丈夫的幫忙當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讓我能在照顧兒子的方式上稍微放下某些堅持而找到一點彈性,這樣使我更能夠接納丈夫在照顧方式上的不同。有時候他的灰諧和惹笑能使我們繃緊的情緒放鬆。看到他為兒子掃風時因太累而睡着,便會體諒他的付出。我想每對新手父母在寶寶初生的階段或多或少都會經歷身心疲累、情緒波動、意見不同,甚至吵架冷戰的時候,然而身為太太,要記得丈夫與自己一樣都很愛惜子女。 作為媽媽很多時會不自覺出現保護子女的「自動防禦機制」,以為自己的決定才是對寶寶最好,卻容易忽略了與自己一起養育仔女的丈夫。我打從心底肯定丈夫與自己一樣有着愛惜兒子的心,只是實踐愛惜的方法會有不同,沒有必要要求丈夫完全按照自己的一套方法。過多的要求反而會令丈夫感到極大的壓力,又會令夫婦關係受到磨損。既然知道丈夫會以他的方式盡力愛護兒子,便放手讓丈夫履行爸爸的責任。 參考資料: Don, B. P., & Mickelson, K. D. (2012). Paternal postpartum depression: The role of maternal postpartum depression, spousal support,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Couple and Family Psychology: Research and Practice, 1(4), 323-334. Goodman, J. H. (2004). Paternal postpartum depression, its relationship to maternal postpartum depression, and implications for family health. 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 45(1), 26–35. doi: 10.1046/j.1365-2648.2003.02857.x 文:文麗兒 作者簡介:維護家庭基金好爸爸中心網誌作者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0期]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兒子性教育 爸爸是最佳人選

兒子快兩歲了,我和丈夫正預備教導兒子上廁所。過程中我發現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教導兒子男女的概念。自兒子站得穩後,大部分時間都跟我一起洗澡,現在他在洗澡時會指着不同的身體部位問:「呢個咩名?」我都會耐心告訴他,如鎖骨、大腿、乳房、陰莖等,並告訴他不同部位的功用。兒子學得很快,同時知道媽媽跟他有某些身體部位是不同的。爸爸因較少機會與兒子洗澡,故很少會直接教導兒子有關身體的知識。 我和丈夫雖然沒有討論過哪個階段要教導兒子什麼的性教育內容,以及如何分工,可是我們都認同父母親自處理家庭性教育的重要。 有研究指有數個因素會影響父親對兒子的性教育,包括:兒子的成長階段、父親的性價值觀、父親的學歷、父親與自己父親的溝通、對結果的預期、與兒子的溝通、父子的接觸等。 態度開明 用正確器官名稱 記得有次兒子指着自己的陰莖問丈夫「咩名」時,丈夫當下呆了,後來我告訴兒子那是陰莖,爸爸便接着解釋男性才有這身體部位,所以男生要站着小便。我想對於丈夫來說,要面對兒子突如其來的「性」問題,可能尚未適應如何啟齒,然而當我們愈是抱着平淡、開明的態度,愈能夠坦言。我堅持要求丈夫在教導兒子時要用正確的名稱,那是一個認識自己身體,並建立尊重及欣賞自己身體的一個過程。 有一次兒子得知爸爸要上洗手間,便跟着過去,丈夫亦首次願意讓兒子跟他進洗手間,那是一個讓兒子建立對「男性」認知的過程;同時讓兒子分辨媽媽與自己及爸爸的不同(兒子知道媽媽是坐着上洗手間)。 我認為丈夫願意讓兒子跟他一起如廁很重要,讓兒子更具體明白男生是「怎樣的一回事」,而這角色是我無法代替的。這個學習如廁的過程,除了讓兒子學習肌肉的控制外,更是一個學習性別的重要時機。 媽媽適時傳球給爸爸 這個暑假,我們帶着兒子去游泳,在家庭更衣室整理後,我都會把兒子交給丈夫抱着他穿過男更衣室到泳池,這是一個讓兒子認知自己是男性的過程。 作為太太,在適當的時候把這個球傳給丈夫,讓他能輕鬆教導兒子有關性的知識,當兒子成長的過程中有疑問,便能安心向爸爸討教。 參考:Sally T. Lehr, Alice S. Demi, Colleen DiIorio & Jeffrey Facteau (2005) Predictors of father-son communication about sexuality, 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42:2, 119-129, DOI: 10.1080/00224490509552265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提防自己語言暴力

有天聽到隔鄰的爸爸對着他正在牙牙學語的女兒重複地說:「你曳,爸爸打你。」不論那位爸爸最終有沒有真的打他的小女兒,但這樣的回應,已對孩子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有研究指出,父母即使只是對子女作出言語暴力(verbal aggression/ abuse),亦會對子女的自尊及成績帶來負面影響。父母的言語暴力會對子女造成嚴重的心理創傷(psychologically harmful / psychological maltreatment)。 言語暴力並不是單指直接責罵,有研究指出,有些父母對子女的回應同樣會造成心理創傷,是絕不能接受(never acceptable)的。包括:拒絕或抽離、言語上的貶低、完美主義、對子女負面的預測(如:你永遠不會有任何意義)、負面的比較(如:為何你不能像你的兄/姊/他人)、視子女為代罪羔羊、羞辱、咒罵、威脅、令子女內疚(如:我已為你安排好所有,為何你要這樣做?)等。 言語暴力最大傷害 孩子否定自我價值 我想,言語暴力對孩子最大的傷害是令孩子否定自我價值,並且懷疑父母對自己的愛。 我與丈夫在教導兒子的方式當然有不一致,然而我們都會盡力避免以上所提到的回應方式。回想在照顧兒子的過程中,我和丈夫都有試過出現情緒到達瓶頸位而責罵或拒絕兒子,事後我都會立刻向兒子道歉,亦提醒丈夫要向兒子道歉,讓兒子知道爸爸媽媽仍然很愛他,同時為兒子立榜樣。 我一直希望以較正面的態度管教兒子,所以我和丈夫與兒子相處時,會彼此在言語和行動上互相提醒,實踐多欣賞、多肯定、多讓兒子嘗試、盡量避免使用「不」的句子。更重要的是,面對兒子做了我們認為不恰當的事情時,都盡量柔聲教導。這對我來說比較困難,所以我都要經常提醒自己,同時請丈夫提醒我。 當遇着其他人拿兒子跟別人比較,或以不友善的態度對待兒子,或命令兒子,甚至打兒子(即使是開玩笑的態度),我都會向丈夫「反映」,讓他在適當的處境下挺身保護兒子,使兒子知道並信任爸爸對他的愛,是他有力的保護。 參考: Solomon, C., & Serres, F. (1999). Effects of parental verbal aggression on children’s self-esteem and school marks. Child Abuse & Neglect, 23(4), 339–351. doi: 10.1016/s0145-2134(99)00006-x Tomison, A. M., & Tucci, J. (1997, September 2). Emotional abuse: The hidden form of maltreatment. Retrieved from https://aifs.gov.au/cfca/publications/emotional-abuse-hidden-form-maltreatment#ver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寒冬中的化雨春風

天災及暴力衝突等危機事件對個人或群體帶來影響,面對社會上重大的危機事件,學校也不能倖免,學生、教職員的心理會受影響,也會為整間學校的運作帶來失衡。 解釋相應措施 免學生不安 相關研究指出,危機事件會讓人擔心生命安全受威脅,因此提升安全感為處理時首要原則。教育局網頁指出︰「學校應為學生提供安全的學習環境,保障其身心健康及安全。」在危機事件中,學校除了應盡更大的努力確保學生安全,同時亦應明確具體地向學生解釋相應措施,讓學生清楚明白,以減少學生的不安感。 第二項重要的原則是穩定情緒,教師可留意以下各項︰ 1. 面對危機時人或會出現不同的生理及情緒反應,如︰頭痛、肚痛、肌肉緊繃、胃痛、心跳及呼吸急促、睡眠問題、排便問題,及對目睹的創傷性場面好像在眼前閃現、驚嚇、易怒、內疚等。這些反應或會為學生帶來額外恐懼,懷疑自己身體及心理出問題,令自己苦上加苦。 教師要讓學生明白這些是不尋常狀况下的自然反應,其強烈程度會隨時間的流逝而消減。愈害怕它們,愈會影響自己的情緒 2. 提供可行的方法讓學生應對情緒起伏及睡眠問題,如︰安定心神練習(可參考bit.ly/2kjXrNC)、放鬆練習(www.egps.hk/relaxation-exercise)及睡眠衛生資訊等 提供諒解與尊重 3. 過度接觸與危機事件相關的資訊或會令人心情更困擾,教師宜以接納的態度與學生討論有節制地接觸媒體的可能性,如︰定時關機;只讀文字,不看影片等等 第三項重要原則是聯繫感。面對重大社會事件,各人均有自己的想法。遇到與自己意見不一的學生時,校長和教師不一定要同意學生的觀點,但仍應本着「有教無類」、「和而不同」的精神,給予聆聽及關注,讓情緒困擾的學生意識到有人願意了解他們。很多學生在其他成年人身上得不到諒解與尊重,師長的聆聽及關注或許成為絕望中的一點光,讓他們感受到能與可信任的成年人彼此聯繫,並為他們帶來希望感。 孔子說︰「有教無類。」這風雨飄搖的開學月或許為這句說話再添加新的意義。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能看到在不同意見的背後,照顧那些受傷、害怕、極需關愛的心靈嗎?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別讓手機取代你的陪伴

和丈夫、兒子外出用膳,剛好附近一枱坐了和我們家很像的組合——一對年輕夫婦和他們的女兒,那小女孩看起來比我兒子大一點點。那名媽媽一邊為女兒預備飯餸,一邊把手機安放在女兒面前,然後吩咐女兒要自己吃飯。但那小女孩眼睛一直盯着電話裏的影片,並沒有回應,結果,那媽媽一邊餵女兒一邊自己吃飯。至於那名爸爸,坐在妻女的對面,眼睛和女兒一樣,一直盯着電話,努力地覆短訊,完全沒有理會同枱的人。我留意着這家人的相處,看着這3個應該親密卻是疏離的人,覺得他們有點「可憐」。 孩子喜歡父母專心陪伴 回想起兒子出生首數個月,有次丈夫說要跟友人打機而婉拒協助照顧兒子。我待他完成遊戲後隨即表示,我真的很需要他的幫忙,但因得不到回應而感到失望。當下丈夫道歉後,我們談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原來丈夫因為要照顧新生兒子而感到疲累且有壓力,於是,與朋友打機便成為他休息放鬆的時間。作為太太,我體諒丈夫的壓力,明白他真的需要鬆一鬆。 其實,我沒有禁止他打機,只是單單表達我需要他的幫助。因為我知道,若只是向他發脾氣或禁止他打機,既無法體諒他的難處,更影響我們的關係。傾談過後,自此丈夫每逢打機前,都會先問問我能否有這個空間,面對他帶着尊重的請求,我會毫不猶豫地答允。 近年有不少關於手機影響關係的研究,其中一個研究指出,愈倚賴手機的人愈容易出現關係不穩定;而愈認為伴侶倚賴手機的人愈少在關係中得到滿足。 我相信這個研究結果除了應用在戀人或夫妻關係上,更能應用在親子關係中。有時兒子看到爸爸在用手機,會走過來媽媽身邊要媽媽陪他。 以歡笑回應爸爸的愛 隨着兒子漸長,我開始多了與丈夫分享、多點提示他如何與兒子相處。兒子喜歡我們專心陪他,不喜歡我們使用手機;又提醒丈夫,兒子看到我們做什麼便會模仿。漸漸丈夫在兒子面前使用手機的時間愈來愈少,陪伴兒子玩耍的時間也愈來愈多 。 孩子的情感很直接,爸爸給他時間陪伴他、一起做他喜歡的事,他便會用歡笑和「黐身」回應爸爸的愛。相反,爸爸以物質代替自己陪伴子女,子女亦只會與陪伴自己的物品建立關係。感恩我與丈夫早在兒子出生前便已有共識,絕不會以電子奶嘴餵養他。在照顧兒子成長的過程中,其實亦讓我們反思更多如何單純地去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文麗兒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如何幫助子女渡過不穩定時期?

最近大家都經歷着很多不穩定,然而,作為家長,我們有責任確保子女的精神健康,尤其是年紀較小的孩子。因此,我參考美國全國學校心理學家協會(NASP)文章Helping children cope in unsettling times的部分撮要,並把它翻譯成中文,希望為家長帶來幫助。 留意自己的壓力水平 保持冷靜 不要忽視我們自己的焦慮、悲傷、憤怒或恐懼,或糾結着自己的情緒,因為子女會感染到我們的情感。因此,應盡量避免表現出過分焦慮、恐懼或憤怒,從而減少子女的不安感。若孩子真的察覺到家長有傷心難過之情,其實問題也不大,最重要是讓他們知道,我們有所盼望,相信事情會變得更好。 照顧孩子 情緒受影響的孩子往往難以集中專注,或出現情緒行為的情况。有些孩子可能會對事件表現得非常安靜或抽離;有些孩子卻反應很大,具破壞性甚至攻擊性;也有許多孩子甚至出現學習困難的情况。 維持日常規律 維持可預測的日常規律,重申說明具體的規則和後果;考慮安全後,鼓勵他們維持課業及課外活動,令子女感到穩定、一致。 減少對媒體的接觸 對年紀較小的子女,保護他們避免受到過多媒體的渲染,包括互聯網、社交媒體(例如群組、facebook、Instagram)、電視等,也避免接收單一資訊來源(如個別媒體的報道和消息)。告訴子女,看太多網上消息可能會觸發負面情緒,並引導他們參與一些感興趣的活動來放鬆、分散注意力。家長也可引導子女表達感受,讓他們描述在網上看到的東西,有需要時,家長可作出解說。 作一個好的聆聽者和觀察者 容讓子女表達他們的憂慮或查詢想知道的消息,若他們對事件感焦慮或關注,家長也毋須刻意糾纏在該話題上。不妨多抽空回應子女,並留意他們的行為或社交的變化。家長可能需要先主動展開對話,子女才懂得表達自己的情感,讓他們慢慢論述對事件的感受或看法。若他們在當刻不想或不需要傾訴,家長亦不必糾纏,重點是讓子女知道我們關心顧及他們的想法和感受。 客觀開放的討論 家長應抱着開放、冷靜、接受和尊重的態度去討論,也要作好準備,回應子女的問題。緊記回答事實,客觀合理地討論。亦可嘗試以提問方式讓子女思考,不必急於表態或教導,避免衝突。 疏導情緒 子女在家中可能會變得煩躁或出現破壞性行為,叫家長難以忍耐。面對這些不恰當的行為,家長可明確指出自己的期望,並加強提升合乎子女年紀的情緒管理技巧,提供適當的宣泄渠道,例如把個人感受、想法,以畫畫、寫作、音樂、做運動等方式來抒發。 留意子女,與學校互通資訊 密切注意較容易受困擾的子女,例如:與事件有關的、曾經歷類似創傷、患有抑鬱症或其他精神健康問題、有特殊需要等。家長應該與老師、學校或相關專業人士保持密切溝通,商討並監察子女的情况,需要時便作出轉介。 一些研究指出,具良好抗逆、適應力的人,一般能好好地表達自己的情感;他們都會有關心自己的重要人物,例如家人、父母和朋友的支持;而且對未來保持積極樂觀。願家長們多與子女溝通、同行,相信艱難的日子很快會過去的!  

詳細內容

客座隨筆:你的父母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

社會上不時有人諷刺由父母資助首期買樓上車的青年,但在其他範疇,「成功靠父幹」又是否有實證支持呢?為了解父母對子女學歷及職業的影響,MWYO向政府統計處查詢相關數據,以確認青年接受大學教育和從事高技術職業與家庭背景的關係,並探討背後原因。與此同時,我們借鑑海外研究就表現出眾孩子的父母之共同點,發現部分與父母的學歷及職業無關,期望為基層家長帶來啟示。 政府統計處在6月發表的《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5號報告書》,內含22至47歲的青年和中年人士之教育和就業情况分析,MWYO按此索取22至34歲青年的數據。從數據可見,父母屬較高教育程度的青年,與父母只完成小學及以下課程的青年比較,前者達到較高學歷的比例更顯著。如父母擁有專上教育(學位及以上)學歷,逾八成半的子女緊貼父母;若父母只屬小學及以下程度,只有稍多於三成的子女具有專上教育(學位及以上)程度。 再按職業分析,若父母從事高技術職業組別(即經理及行政級人員;專業及輔助專業人員),與子女的相互關係愈益明顯,青年與父親和母親同樣從事該職業組別的比例分別為67.9%及73.9%。反之,從事較低技術職業組別甚至沒有工作的父母之子女較難晉身高技術職業組別,舉例說,如父親沒有工作、擔任非技術工人或服務工作及銷售人員,以及母親從事工藝及有關人員、機台及機器操作員及裝配員或非技術工人,其子女從事高技術職業組別的比例低於四成。 要分析這些現象,學歷及職業只是「表面」因素,其背後所反映的正是社會學家布迪厄(Bourdieu)提倡的經濟資本、社會資本和文化資本理論,例如知識水平偏高的父母,或較懂得爭取各項資源育養子女,而更高職業階層的父母,也應具備優厚的經濟條件和人脈網絡去栽培子女。 具體說明可參考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5年做的一項針對育有18歲以下子女的家長之調查,發現愈高學歷和收入的父母,愈會投放金錢和時間在培育子女及參與學校活動上,他們也更關心子女的行為。 適當管教 改變命運 有意見認為上述部分結果可按心理學家馬斯洛(Maslow)的需求層次理論,即生理上、安全上、感情上、尊重的,以及自我實現的需要來解釋,指出較高學歷和收入的家長於首兩個層次——生理上及安全上的需求已獲得滿足,自然會追求及關注子女的更高層次需要,即感情上、尊重的,以及自我實現的需求。 反觀較低學歷的父母由於收入偏低,因此更多關顧並以滿足子女的生理上和安全上的需求為主。他們並非不重視為子女創造教育環境和提供教育資源,只是相對於較高學歷和收入之父母來說付出的成本(這可理解為時間和機會)會更高,未免心有餘而力不足。 走筆至此,是否代表已作定論,父母條件較差的孩子永無翻身之日?非也,去年美國有媒體根據學界研究歸納出成功孩子之父母的多個共同點,某些與父母的學歷和職業並無太大關係,如他們:1、會要求子女分擔家務,而這些孩子長大後能與工作伙伴合作良好;2、對子女有高期望,並協助他們達成目標;3、夫妻關係健康。父母離婚會對子女帶來持續的傷痛;4、與子女建立良好關係,尤其是在嬰幼兒階段;5、母親有工作,其女兒的在學時間會更長。 由此可見,盡管家庭背景對子女的未來發展有一定影響,但父母適當的管教和栽培,仍然可以改變他們的命運,希望這能給予家長一些思考和啟發。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