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有Say:校舍為誰而建?

承接上篇《令人頭痛的校舍維修》分享後,我仍在思考本港校舍問題:類型不一?功能有別?裝備各異?簡單而言,有些校舍隨時代的變遷而建,如火柴盒型、千禧型,或滲入了辦學理念的校型等;亦有適應潮流的需要,如增加採光度的設計,着重循環物料的建築,甚至講究綠化園林的元素。凡此種種,本港校舍有別北歐的重人本的理念,或日本的天地人禪修的哲學。筆者只感到本港的多講求隨時可以改變原有用途為原則,就如「已被殺」的中學校舍可改為小學使用;而丟空多年的小學校舍又可以改用為職訓局的專業訓練中心。

給孩子多一份自由的環境

他的作品講究給予孩子多一份自由,重視啟發的空間。空間較多,不受牆身的規範,可以給予孩子發揮無限聯想和創意的機會。

曾經在網路媒體觀賞過日本建築師日比野拓先生對幼稚園有一套「幼稚」的觀點,他的作品講究給予孩子多一份自由,重視啟發的空間。空間較多,不受牆身的規範,可以給予孩子發揮無限聯想和創意的機會。此外,他重視在建築物保持秘密的空間,如小洞穴,讓孩子培養出好奇心及探索精神。

六月份參加由香港賽馬會贊助舉辦「不一樣教育節」的講座,在「上課不一樣:學習可以重新設計」中,講者是芬蘭Fielding Nair International高級教育顧問Maija Eriika Ruokanen女士,她從環境的建築去說明文化建立的關係,以學生為中心出發,緊扣環境與學習,其中包括Campfire般的專才講授形式的課堂環境,或是Watering holes的小組合作形式的研習討論空間,甚至是Caves般的洞穴式的師徒一對一或個人的研習小區,方便探入鑽研。基於此,芬蘭教育認為不同空間配合不同的教學方法及學習模式,從而發掘更多讓學生投入學習的方法,教師可以為學生創造自主學習的空間與機會,因材施教,課堂更有助學習,激發學生的探索。

貪便宜棄學生為本

工程公司人員及教育局官員回答:「因為這是教育局標準,符合經濟低的要求。」

一所學校盛載孩子學習旅程的使命,環顧本港學校,基於是官立或資助的原因,建築時往往講求劃一標準,好像唯有私立學校或國際學校才可以配合辦學的理念去建設校舍。我曾向工程公司人員及教育局官員查詢:「為何樓梯防滑工程只在梯級邊掃貼黑色鋼沙,而不用鋁條吸嘴?」他們的回答:「因為這是教育局標準,符合經濟低的要求。」如果以學生為中心去思考,黑色鋼沙經風吹雨打,易於脫落,而且若孩子不小心跌在上面,更容易擦損。試問這真是適合小學校園使用嗎?我並非建築界專才,根本不懂各項材料的「優美」之處。不過,相信校園若能以學生為中心去建設,孩子才可以正常地成長、發展,並得到收穫。

試想想,一層6個課室,每個課室有30至35個學生,即約有180至210人,慣常每層樓男女廁各一個。簡單而言,一間有5個廁格的廁所要服務90至105位女生。一般小息只有15至20分鐘,女生輪候廁所要花多少時間呢?校園是要用心耕耘,那怕是一張摺椅,一個小燈泡,一株小樹苗,都盛載着教育工作者為孩子學習所規劃的藍圖,希望譜出充滿愛與誠的校園環境。

文:鄧依萍(聖公會聖多馬小學校長)

下期預告: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7期]

鄧依萍
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二小學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