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尋人

某一天我收到朋友的電話說不見了兩位老人家,很無助很焦急,我剛巧在附近馬上衝去看看怎樣幫忙。原來朋友帶著兩位老人家到銅鑼灣某大型百貨公司逛街,沒想到碰到每年一次的感謝祭,四面八方被包圍,進退兩難。 我到達的時候已經是人群最高峰的時段,不問究竟,朋友立刻傳送老人家的照片,大家分頭去找。不到5分鐘,我已經深深感受到朋友那種無助的感覺,而且人頭擠壓,無任何方向或指示,很快已經透不過氣來。我一直低頭看著他們的照片,再抬頭到處汒汒人海中尋找。很快又過了20分鐘,我決定不再走來走去,站在百貨公司的正門口等著,腦袋一片空白,就在這時候,我面前正正有兩位同樣很無助的老人家,我立刻上前問他們的名字,確認後馬上叫朋友來,終於把這個事情解決了。 回家路上,立刻讓我想起音樂兒童基金會的一名學生,因為這2年,我們也在尋找她。 她叫阿雪(化名),5年前在小學六年級時來到我們這裡學習音樂,我非常喜歡她,雖然新移民的她14歲才完成小學,但非常懂事,很主動幫其他小朋友。在面試時偷偷塞了一張字條給我,上面寫著:「學音樂是我的夢想,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我當時差點流下眼淚,很感動。 阿雪一直都很積極學習,又常常來中心幫忙,永遠先幫其他小朋友準備好譜和譜架才到自己,大家都把她看成「大家姐」那樣。 一個暑假過去,阿雪少來了,整個人變得沉默和孤獨,更把一頭長髮剪掉,遠看像個男孩子一樣,我非常擔心,和她在房間談心,她一坐下便哭過不停,她說她應該不會再來學音樂,不是不想來,是不能來。我當然要知道原因,她吞吐地說因為現在搬到天水圍那裡住,也不經常上學⋯⋯ 她的眼淚汪汪,很盡力說了幾個原因,當中包括家暴、不公平的對待,沒有錢等等…… 我的心情沈重,問了一大堆問題,她的眼淚汪汪,很盡力說了幾個原因,當中包括家暴、不公平的對待,沒有錢等等。我無奈地嘆氣,不知道如何幫忙,她正值反叛期,和家人一直有問題,更拒絕社工協助,同事們一直保持和她的聯絡,希望讓她知道,我們是她的朋友,永遠歡迎她的回來。 一天,我在深水埗某茶餐廳午餐,入門時看見熟悉的背影在清潔桌子,是阿雪,原來她在這家餐廳做工。我坐下來,一直看著她,不一會她轉頭看見我,開始是有點尷尬,但很快展開她燦爛的笑容,好像一個很久沒見面的老朋友那樣,她親自來幫我落單,我把握時機,只問她現在怎樣?有沒有讀書?她只點點頭不發言,我知道也許我太急了。 離開時,我把一張字條塞給她:「音樂還是你的夢想嗎?很想你!」我把電話號碼也加上去。 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學生,在他們最無助的時候,我會在原地守候著,等待你們的回來。 電話響起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共樂共融

11月18日在天水圍舉辦了一場很特別的音樂會----共樂共融親子音樂會。5年前我們音樂兒童第一次舉辦的音樂會,連續3年都在香港大會堂,沒想到今年有機會再辦而且在戶外舉行,當中既要克服戶外的條件影響,更要利用這種空間的優勢。我們今年邀請了一隊年青合唱團做入場嘉賓,更在英國邀請了幾位樂手演奏中樂,他們用普通話和廣東話大唱經典金曲。中間加插了幾位突出的木偶角色,當中的魔術表演和一條高3米的巨龍更令不少小朋友著迷。音樂會所有的音樂都是現場演奏,今次請來一隊爵士樂隊,整整無間斷地吹奏5個多小時,雖然看到他們滿身大汗,想必也樂在其中。 小朋友很可愛,想不到他們那麼喜歡跳舞。(照片提供:音樂兒童義工) 觀眾入場時會獲派一張坐墊鋪在地上,他們可以把鞋子脫掉,抱著小朋友趟在地上一邊享受下午的陽光,一邊享受帶來的食物,輕鬆地看表演 這次音樂會的另一特色是沒有坐位,每位觀眾入場時會獲派一張坐墊鋪在地上,他們可以把鞋子脫掉,抱著小朋友趟在地上一邊享受下午的陽光,一邊享受帶來的食物,輕鬆地看表演。最令我驚喜的是看到超過百位小朋友非常踴躍地走出來跳舞,大家素未謀面的同齡孩子,一起搭著膊頭,築起人鍊跟著拍子和音樂,很整齊一致地擺動身體,坐位已經是不再重要了。2個小時的尾聲是這個音樂會的最後一個環節,也是我們最擔憂的,沒有可能作綵排,沒有人預知會怎樣,只可以靠在場百多個義工的賣力工作,把最後的20分鐘推向最高潮。 不認識的街坊和小朋友,搭起膊頭,心連心。(照片提供:音樂兒童義工) 雖然來自不同的地區,不同的背景,音樂讓他們走在一起!(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社區音樂一定要在社區開始,把一些規則拉闊少許,把一些目標放大少許,把一些事情看得放鬆少許,大家也會快樂很多 我們首先將一個很大的汽球,拋向觀眾再讓他們拋回給台上,一邊要聽著音樂和歌詞,又要顧及比較細小的孩子安全和一些突發事件。幸運地觀眾很守規矩,熱烈歡呼聲混入強勁的音樂,500個汽球向會場噴發出去,整個畫面充滿著溫馨快樂,共樂共融真的做到了。不得不提是音樂兒童的小演奏家,在開場時四周示範他們的樂器,更教導一些來自不同地區的小朋友,有些小朋友也正在學習音樂,很自然地拿起我們帶來的樂器一起合奏,大家透過音樂,連結了一起,笑容滿面。 汽球加音樂,製造出很多快樂場面。(照片提供: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社區音樂一定要在社區開始,把一些規則拉闊少許,把一些目標放大少許,把一些事情看得放鬆少許,大家也會快樂很多,融合很多。感謝昨天每一位參與音樂會的朋友,你們真捧!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音樂按摩

我記得兒子還是手抱的時候,我很享受和他洗澡的日子,胖嘟嘟的浸在水盆中,任我魚肉,還要不停笑嘻嘻,可惜因為私隱問題不能刊出照片。那時候已經從書本中認識到親子按摩,所以也加以運用,雖然那些穴位從未掌握,不能一邊看書一邊按,但能夠與孩子共渡時光已經是一大樂事,那些穴位已經不重要,最重要是和他們建立了親密的關係,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非常重要。 一家人互動按摩,場面溫馨感人,再加上現場音樂演奏,非常難忘。(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乘車時或等候時,沒有音樂播放,可以一邊唱歌一邊按摩,也是一個代替打手機的方法 在家裡我們會播放音樂,一邊替他們按摩,到孩子2至3歲時,可以讓他們幫爸爸媽媽或家人按,這樣他也學習服侍別人,乘車時或等候時,沒有音樂播放,可以一邊唱歌一邊按摩,也是一個代替打手機的方法。 開始推廣親子按摩,如果媽媽爸爸連拖手和擁抱也沒有每天做,親子關係不見得會好 開始成立音樂兒童時,孩子來自各種家庭背景,大部分故事也是讓人心痛,有些來報名的孩子等候時,我最喜歡走到他們身邊,除了和他們聊天外,就是嗅一下他們和看看他們的指甲,大部分孩子身體沒有那種「BB」味,指甲又長又髒,當然很明顯是沒有好好的照顧。這些情形令我開始推廣親子按摩,如果媽媽爸爸連拖手和擁抱也沒有每天做,親子關係不見得會好。 只要能和孩子一起,懂不懂按摩技巧,已經不再重要。(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在2至6歲的親子音樂班中,我會加入按摩的元素,一開始有些媽媽會覺得有點尷尬,孩子也會閃避,但也有些媽媽雙手一伸,孩子立刻入懷,大家心裡有數。我們讓孩子平趟,媽媽或爸爸跟隨音樂的變化和節奏,來幫孩子按摩,一陣陣的笑聲混合現場古典音樂,這樣就過了一個愉快的早上。 傳遞訊息,愛的訊息,也讓家長放鬆一下 過了一段時間,我更加在大型的親子音樂會中進行千人音樂按摩,音樂是音樂家現場演奏,觀眾坐在位置上雖然是有限制,但我想傳遞訊息,愛的訊息,也讓家長放鬆一下,場面也很溫馨。 有一次帶音樂兒童去音樂廳欣賞音樂會,其中有一個6歲的男孩非常頑皮,義工都費神怎樣可以令他安坐,於是,我把他放在身邊,一起坐,一開始他也能控制,只在搖擺雙腳,很快已經想離開坐位了,我一手搭在他肩膀上,沒有說話,開始在他的背部輕輕按幾下,再游上頸項,他整個人好像觸了電一樣,很快已投降,把頭挨向我,我慢慢在按摩他的頭,把手一按下去,心沉,他的頭滿佈凹陷,想必是到處撞碰所致,我不禁把他當成自己的兒子一樣,深情地撫摸著他的頭,就這樣,他像隻小豬一樣睡到完場。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初戀情人

上星期和兒子一起出門口,走路到小巴站,沿路看到一片又一片的黃色樹葉徐徐飄下來,早前大量樹木被伐去的枝頭傳來陣陣青澀味,天空是如何的清晰,微風吹拂髮梢騷癢著耳邊,11月的某一天讓我嚐到秋天的感覺。兒子總比我走得快,我不禁伸出手來握著他,我手一探,他很樂意地緊握著,還向我拋了一個微笑,被俘虜的我用了45度角向上望的眼神,不發一言,只享受這種溫暖的感覺。是的,他在「拖」我的手,他手背向外而我的小手窩進內,他還是小孩的時候,我倆的拖手剛好相反。 如果說女兒是爸爸的再世情人,那麼兒子就是媽媽的初戀情人 在小巴上坐下來,我們膊頭貼膊頭,說笑時,我把頭微微挨在他的肩上,大家眼神對望,一點也不尷尬,反而是一種長久認識的關係展開。我看著他側面,以前渾圓的面頰已經不見了,換來的是高高的鼻尖;以前稚嫩的聲線消失了,換來的是沉厚的和弦。 他因為約了朋友要在早一個站下車,準備要和我分開的時候,在我手上輕輕拍了一下,他一轉身,身上還帶來洗衣粉的味道,濃濃的感情滲出淡淡的思念,在胃部那裡湧上心頭…… 14歲的你,是我的初戀情人,甜蜜而美麗,離開時的背影,叫我不能忘記。在遠方的你,正呷著手上的咖啡,看著海邊奔跑的狗兒,過著另一樣的生活。我倆天各一方,也許再相見的一刻,只有默默地對望,腦袋放空,多年後,原來各自的經歷就在這一刻突然變成微不足道的一格菲林。 答應我,要擁有健康的身體,要擁有美滿的家庭,要擁有比我更值得去愛的另一半。我永遠也不能忘記你,不願意忘記這段最真摰的感情,因為你是我第一個愛的人。 兒子讓我想起初戀情人,雖然總有一天他會離開我,但只要他快樂和健康,一切也值得!(龐倩渝提供) 如果說女兒是爸爸的再世情人,那麼兒子就是媽媽的初戀情人。 後記: 兒子只去一趟尖沙咀,卻有感而發,感謝編輯容許此文登出。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銅管3粒星 (下)

第三位是一個女孩子,名字叫曉南,家中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妹妹,為了生仔的問題,媽媽差不多每天都和爸爸吵架,影響到曉南情緒有問題,當然成績也不見起色。當試完所有樂器時,她最獲老師讚賞的是長笛和長號,別以為這兩樣樂器 只差一個字便很相似,其實是兩個不同家族和不同吹奏技巧的樂器,而且兩樣樂器的尺寸和價錢也是一天一地。在最後的一堂,曉南也未能作出決定,到底學長笛或長號,我和她傾談時,問她有沒有和父母商量?她很快便搖頭說:「爸爸只會給我學長笛的!」我一聽,便知道其實她是喜歡學長號,細問之下,是因為價錢的問題和家裡環境沒有位置擺放。 她的勤學苦練和積極的表現,讓我們感到十分滿意但又帶點擔心,萬一她爸爸知道了事情,會怎樣呢? 我和學校商討,讓曉南以半價買一支二手長號,價錢和全新的長笛相約,但也未能解決存放的問題,爸爸後來寫了一封信給校長,決定不讓女兒學任何樂器,我為了這件事感到非常不快,一直想辦法解決。後來,我們讓她拿一個長號的號咀給她帶回家,我也親自致電和家長了解,媽媽非常困擾,說因為家中有4個女兒,丈夫又大男人,不會給太多資源女兒,感到很無奈,我請求她再試試說服丈夫,讓曉南只練吹咀,讓她在長號班觀課,不須繳交任何費用,最後終於得到丈夫的答應。 別以為女孩子不喜歡銅管樂器,長號往往是最受歡迎的樂器之一。圖為基本會的學生。(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曉南一直在班上有吹長號,只是不能帶回家,每天在學校練習,她的勤學苦練和積極的表現,讓我們感到十分滿意但又帶點擔心,萬一她爸爸知道了事情,會怎樣呢? 這時候,爸爸伸出大拇指來,曉南即時展露燦爛的笑容,這一幕,連接了大家的心,很溫暖! 經過一年,學校音樂會中,曉南的父母來到學校欣賞管樂團的表演,沒想到女兒原來是其中一個演奏者,十分驚訝,我看到曉南在台上望著自己父母,眼神尷尬,立刻走到觀眾席上,在他們的耳邊說:「你們看曉南真的很捧!支持一下啦!」這時候,爸爸伸出大拇指來,曉南即時展露燦爛的笑容,這一幕,連接了大家的心,很溫暖! 一個月前,我到演藝學院聽音樂會,指揮是我的好朋友,之前一晚他已經叮囑我一定要來,我沒有看場刊,只知道當中有合唱團和少年管樂團作表演嘉賓,一開始的幾首歌曲確是有點悶,正在考慮要不要提早離場時,一段小號的獨奏吸引了我,「響亮而通透」,原來是豪仔!我立刻打開場刊,真的是他的名字。再看看坐在他旁邊的是文仔,後面的是曉南,原來他們也加入了這個樂團,已經是中學生了,豪仔戴著黑邊眼鏡,很難想像他7歲時的頑皮鬼精靈樣子,文仔仍然是那麼斯文,頭髮電鬈了,有時髦的感覺,曉南亭亭玉立,做了長號首席,很有大將風度。 音樂會完結後,我到了後台找他們,碰到父母也來祝賀一番,大家不禁擁抱,孩子們見到我時,我的眼淚已經忍不住,看著他們每個都比我高,卻令我回味以往要彎著腰幫他們托樂器的日子。不可能的事情永遠是有可能的,只要有決心,改變就是一生,這三粒星,正正說明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銅管3粒星 (上)

這幾個星期連續到不同的地區去介紹樂器,這個星期是銅管樂。 幾位老師先表演一些吹奏技巧,再來一輪合奏,孩子們也聽得津津樂道。下一環節,孩子們去到另一房間,坐下來,逐一試吹號咀(即用來發聲的吹咀部份),有些一直吹不響,也有些不費任何力氣就可「吧!吧!」吹響了。大部分學生都會抗拒吹銅管樂,寧願學小提琴,這是因為挫敗感:明明聽到老師那麼悅耳的聲音吹奏出來,為何到自己試的時候,連一下聲音也吹不出?再加上樂器又重又貴,很容易會令人卻步。 但當他遇上小號的時候,世界好像停頓下來,他把號咀按在口唇上,一口氣就震盪整個房間,全部人都目瞪口呆 看到孩子們那種使勁地吹,通紅的臉頰,口水四濺,不禁令我想起以前工作過的那間學校,也有同一個畫面。那時候,一些成績優異的孩子大部分已經有學樂器,而且已經5級以上,因此學校安排一些從來沒有學樂器的一年級學生參加樂器體驗班,每個孩子可以試吹試拉各種樂器,這些孩子很多是成績不太理想或者是「有問題」的。 學習法國號的人通常比較有耐性,性格內斂而溫柔。(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當中有3個學生最令我深刻印象,第一個是一個非常活躍的男孩子,叫豪仔,老師在表格上填上「過度活躍症」,他不停走來走去,不專注,不聽指令,更常常去騷擾別人,令到老師很生氣,但當他遇上小號的時候,世界好像停頓下來,他把號咀按在口唇上,一口氣就震盪整個房間,全部人都目瞪口呆,老師把號咀放入小號再讓他吹,聲音響亮而通透,房間裡的所有人立刻拍起手來,豪仔即時成為明日之星,二話不說把他編入重點培訓班,放學時,媽媽本來擔心兒子行為問題會惹禍,卻沒有想到是老師的讚賞。 他低頭說:「好舒服!」法國號的聲音很渾圓,很和藹可親的感覺,也許文仔渴望得到安全感,這是一個名顯的心理反射 第二位是文仔,他非常安靜,也許是過份安靜,眼神飄忽不定,好像正在發白日夢那樣,沒有太專注。老師在表格上填上「自閉症狀」和「學習遲緩」,也提到是早產兒,比較瘦弱,他對任何樂器也提不起興趣,直至看見法國號和聽到老師吹奏時,在手冊上打了一個鈎,我看到後,走到他面前問為何其他樂器沒有鈎?他低頭說:「好舒服!」是的,法國號的聲音很渾圓,很和藹可親的感覺,也許文仔渴望得到安全感,這是一個名明顯的心理反射,我和老師聽到他的感受後,安排他到另一個房間試吹,因為他可能是太害羞和自信心不夠,所以在堂上沒有吹響,果然在獨自試吹時,輕易做到,加上在鼓勵之下,可以把音吹得很長,看不出他身材這麼瘦弱,竟然如此長氣。放學時,媽媽聽到兒子適合吹法國號而且被編入重點培訓,高興得流下眼淚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美國隊長

那天要到某商業大廈和一教育機構開會,正值是放學時間,甫入電梯,全部都是小朋友,每個都沒有笑容,一些低頭看手機,一些挨著媽媽或工人姐姐,安靜的氣氛有點納悶。電梯差不多每層也停,幾乎全部都是補習、音樂中心或幼兒機構,整楝樓猶如一個教育大樓,我心想小朋友上了整天學,馬上來到這裡,又是另一所補習工廠,那麼小朋友長大後,回頭看,自己是如何渡過童年的? 我為這女孩子心痛,年紀小小要學一樣被喻為世上最難學的樂器之一…那個圓形的樂器套印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形圖案,後面看像是縮細版的美國隊長 站在我前面的是一位工人姐姐,背著一個圓形的法國號,挨著她的是一個看似5歲多小女孩,動也不動地看著地下,我不期然覺得很滑稽,因為工人姐姐背的是一個特製的法國號,比正常的樂器細小很多,而且那個圓形的樂器套印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形圖案,我在後面看好像是一個縮細版的美國隊長,當然這個圓形的「武器」是屬於小女孩的。我為這女孩子心痛,因為年紀小小已經要學樂器,而且學一樣被喻為世上最難學的樂器之一。(世上被喻為最難學的樂器是:法國號、雙簧管和豎琴) 剛巧我們在同一層出電梯,小女孩很不願意地入去某音樂中心內,工人姐姐很無奈地拉她的小手,半推半就地催促女孩趕快腳步,還用廣東話說:「快D啦!」我目送她們入內,然後去旁邊開會。 一出電梯,她馬上哭起來,說不要進去,不要吹法國號,媽媽堅持拖她入去 一個星期後我要再去這商業中心開會,碰巧又遇上美國隊長,今次是媽媽,小女孩仍然挨著媽媽,今次身穿著幼稚園的校服,更覺得她可憐。一出電梯,她馬上哭起來,說不要進去,不要吹法國號,媽媽堅持拖她入去,兩母女在門口僵持,媽媽突然大聲疾呼:「你想同我鬥?要唔要打呀?」 我剛想開口勸阻時,有個人馬上從中心走出來,我一看,原來是演藝學院的學妹,我們交換一個眼色,便分頭去安撫她們,學妹和我打過招呼後,馬上帶著女孩入內,媽媽見到老師和我打招呼,也願意和我交談。原來女兒明年要考小學,想比人走前一步,便聽人說學些冷門樂器,突圍而出。 這件樂器要一萬多元,又重又難吹,實在不適合那麼細的孩子學習,我問她知道老師是幾歲開始學的?她不耐煩答道:「不關事!老師以前不用面試,不用考小學!」我無奈地語塞,她突然說要入去一起上課,如果不是,趕不及下一堂,我奇怪說上完課已經6點了,還上什麼課?她說:「去樓下,英語班。」我不再阻撓她,只看著她的背影轉身而去,向美國隊長致敬。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單張

那天去分享音樂兒童基金會的工作,看著一幅又一幅的片段,勾起很多回憶,心裡面也不禁驚嘆,原來我們一班同事做了那麼多的活動和工作。其中一幅是我和數十個街坊、義工和同事在深水埗北河街街市派傳單的畫面,我立即停下來以作解釋。我們受惠家庭大部分是來自社福機構、學校和社工的轉介個案,也有一部分是我們定期在街上派傳單和「洗樓」——即在劏房戶最多的大廈信箱逐一擺放傳單。 「免費學音樂,比個機會小朋友!」 我們第一站在早上8時在街市門口派傳單,街坊和街坊的直接宣傳是最好的方法,有些媽媽見到傳單上寫「免費」兩個字,都抱懷疑的眼神,所以我們會向每一個接過單張的人來解釋,但同時又要用最簡易最快速的字句來吸引他們,讓宣傳單張不被掉到垃圾桶內,而是放入手袋裡: 「免費學音樂,比個機會小朋友!」這種直接落地的方法是很有效,我們時常打開門時是先見單張再見到人。 接著在下午時間,一批到幼稚園門口派,另一批到小學派,各人很累但很充實,我們心裡面想像那張傳單,由一個媽媽接著之後,她的小朋友進入中心面試,成功加入我們的大家庭,渡過4年免費的音樂課程,其間媽媽不但可以看著自己孩子的改變,也不知不覺地改變了自己,也許更改變了整個家庭,想到這裡,每人積極的心馬上燃起,特別是街坊們,她們很感激能為基金會出一分力,因為自己的孩子學了音樂之後,整個人也改變了,時刻也想報答我們,所以她們就像一群金牌推銷員那樣落力。 我的袋裡很多時候也會帶著一些單張,我也喜歡在深水埗街上走來走去,有時見到熟悉的面孔,要他們幫忙派幾張,有時在街上見到一些沒有大人陪同的孩子獨自過馬路,心裡便有著衝動上前勸他來中心一趟,所以很多時候會被人以為我是拐騙的騙子。 小妹妹原來伸了頭看著我,我們大家揮一揮手,這位爸爸便拉了她走,我沒有立刻離開…記錄附近的地點,因為我一定會再來。 一天我在大南街見到3個小孩在街上走,較大的那位大慨8至9歲,手拉著個約3歲的弟弟,後面還有個約5歲的妹妹跟著,我跟著他們後面,看看他們要去那裡,他們的衣服看得出很久沒有洗過,每人也穿著拖鞋,妹妹腳跟位置很髒,我的心很酸也很著急,忍不住上前問:「小朋友,你哋去邊呀?點解自己喺街?爸爸媽媽呢?」這時姐姐指著前面幾個身影的一名男子說:「爸爸!」 我轉過頭看,是一名染了金髪的男子,一手拿著一袋外賣,一手拿著香煙抽著,我心一沉,也硬著頭皮上前「推銷」,這位爸爸先苦笑,之後也沒有理會我,口中喃喃自語說:「學咩音樂?」我立刻在袋中取出單張,不要臉的塞給這位男子說:「免費學音樂,佢哋全部都可以來學的!」說完,男子停在一大廈,趕快推了3個小孩上樓,然後低頭看著單張上寫的內容,我不禁說:「比小朋友一個機會!」他再次苦笑不作一聲便上樓梯,我抬頭一看,小妹妹原來伸了頭看著我,我們大家揮一揮手,這位爸爸便拉了她走,我沒有立刻離開,等了一會,不是等這位爸爸回來作詢問,而是記錄附近的地點,因為我一定會再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爸爸哭了

成立了音樂兒童是我一生學習到最多知識的日子,5年的時間打開了一頁又一頁的課本,直接面對各種家庭問題,悲歡離合、生離死別。小孩子來到的第一天,由瘦小的臉龐到展露笑容滿面的改變,每一個都帶來鼓舞,帶來希望。 我們一開始接觸的絕大部分街坊是母親,因為基層家庭有很多單親、新來港移民和家暴家庭等,父親的出現只會在大型音樂會,要請半天假期有時甚艱難,家訪時大部分爸爸也不在家,所以每次能夠見到父親們,我也很主動和他們交談,盡量了解一下他們對孩子學音樂的看法。 他們在房間內,圍著一個圓圈,在男社工的帶領下,趟開心屝,盡吐心中情,有些情緒較激動,哭了出來,這是一種長期的壓抑 這兩年多了一些爸爸出現,是一件好事,他們的參與是因為看到孩子的改變,甚至太太的改變,這要感謝我們一群義工、社工和董事的耐心,去聆聽每一位婦女的心聲,從而把她們原本轉牛角尖的想法修正到比較正面。 今年的周年音樂會我們安排在烏溪沙渡假村舉行,孩子在禮堂排練時,家長分開去到不同房間去參與小組分享,這年意外地來了30多位的父親,他們在房間內,圍著一個圓圈,在男社工的帶領下,趟開心屝,盡吐心中情,有些情緒較激動,哭了出來,這是一種長期的壓抑,不把它疏通會變成另一個疾病,另一件家暴事件。 他一面害羞的低頭,不好意思地摸摸頭髮,在一陣鼓勵聲之下,終於願意走出來……爸爸強忍淚水,好不容易才說出一句話:「好多謝⋯⋯」 最近一位小男孩明仔參與了我們兒童音樂劇,在期間媽媽突然患病要到大陸求醫,同時又接到上樓通知,要搬到元朗的公屋,爸爸立即要辭工,去照顧只有5歲的明仔,一日三餐,接送放學,家務等的所碎事情,要獨自扛起來,還要每天來中心排練,除非小朋友不適,否則一定會準時出席。有時排練至晚上,爸爸背著明仔一直走到巴士站,我看見他的啤酒肚漸漸縮小了,但每次笑容滿面卻不多話。 直至整個演出完結了,我在分享會的時候,特別提到這個爸爸,他一面害羞的低頭,不好意思地摸摸頭髮,在一陣鼓勵聲之下,終於願意走出來,拿起麥可風時手在抖,半分鐘也說不出話來,咽哽著,我們的眼淚不禁流下來,再來一輪歡呼聲,爸爸強忍淚水,好不容易才說出一句話:「好多謝⋯⋯」 爸爸哭了,是的,讓他哭出來,讓他用眼淚代替雄辦滔滔的字句 其實我們應該感謝他,他做了一個最好的榜樣,給孩子、給員工和給其他的街坊,爸爸哭了,是的,讓他哭出來,讓他用眼淚代替雄辦滔滔的字句,代替那些說出來卻令人誤會一場的用詞,為何不可以呢? 明仔媽媽終於回來了,身體漸漸康復,我把影片給她看,她多次流淚,一切盡在不言中。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我要做啦啦隊!

有朋友問,如果當年沒有學音樂,現在我會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怎會沒想過呢?在40多年前,有幸學到音樂,每一天都在感恩,能夠學懂聽音樂、欣賞音樂更是人生一大樂事。曾經看過一部電影,父親是出色音樂教師,兒子剛出生非常興奮,一心一意栽培兒子成為音樂家,希望讓他成為國際知名的音樂家人,圓他的夢想,沒想到原來兒子天生失聰,聽不到聲音,聽不到音樂。這是一個令人心碎的事情,把期望放得高高在上,結果是跌得落花流水。 我一直認為不要將練習音樂變成大家的磨心,我和自己說,就算用10年,20年時間來教他音樂也不是大問題 我兩個兒子也有學音樂,大兒子學音樂很快上手,除了要提點練習之外,基本上也可以算是得心應手。小兒子卻用了我幾十年所學、所經歷的教學方法,也是徒勞,我不斷調節自己、降低要求、心呼吸、冷靜等等,他的進度也是未如理想,理想是什麼?每天練琴?自動走到琴前面練習?這通通也有實現,只是他把學音樂放在清單的很低位置。現在13歲的他已經長得比我高,和他說話要微微抬頭,以前那套方法已經不能再用,而且正值反叛期,更是敏感,我一直認為不要將練習音樂變成大家的磨心,我和自己說,就算用10年,20年時間來教他音樂也不是大問題,(當然省卻學費是一個大恩典。) 有位非常知名的女小提琴家、華裔小提琴演奏家陳美,從小被母親強迫練習小提琴,到了21歲那年與母親決裂,突然轉身學滑雪,更參加了奧運比賽,而訪問她的時候公然高調說母親反對她做運動員,所以現在與母親對著幹,她母親原來在30多年前已經是一名虎媽,不但迫陳美練習,更禁止她一切非音樂的活動。 每個孩子的路最終也要由他自己去走,父母只能在旁為他們打氣、抺汗,最重要是聆聽和欣賞,只有看見他們快樂,做啦啦隊也是一件無悔的事情。 這事令我反省,小兒子一直喜歡運動,還和我說以後長大要做運動員,我應該好好讓他發揮,不要將他和任何一個人比較。朋友再問,你兩個兒子一定是音樂天才,你兩夫婦也是音樂人,在家一定晚晚音樂會⋯⋯很多的假設是理所當然,事實卻是另一回事,但只要親子關係維持得好,他也不抗拒學音樂,這已經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每個孩子的路最終也要由他自己去走,父母只能在旁為他們打氣,抺汗,最重要是聆聽和欣賞,只有看見他們快樂,做啦啦隊也是一件無悔的事情。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