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為自閉症患者照顧者打氣(上)

認識自閉症——將心比心 想像你身處一個陌生的環境,人生路不熟,言語不通,四周還傳來擾人的噪音和難聞的氣味,就連身上的衣物都讓你感覺粗糙不堪,真是苦不堪言,叫人心煩氣躁。 假如好不容易給你找着一個令人自在和由你掌控的角落,相信你會不願離開。此時如果有人任意搞亂你這「安全島」,將你拉回紛亂的現實環境,你難免會怒火中燒,甚至會感到恐懼、想要逃跑、想大叫…… 感官異常 易失安全感 以上情况就是受自閉症影響人士(不論是小孩、青少年或成人)的寫照。由於他們的感官運作異常,某些常人可以接受的感覺卻足以令他們非常難受,在不安和驚恐下,他們的本能壓力反應(搏鬥、逃跑或嚇呆)會啟動。加上表達困難令他們有口難言,以致往往難以適應生活上的轉變。 受自閉症影響的人士一般比較固執,這可能是因為他們對於某些感官刺激有強烈興趣,也可能是他們藉着一些熟悉的行為、喜好或習慣來阻擋外來太多的刺激,或減少外在環境的不確定性,為自己製造多點安全感,以安撫個人情緒。如此說來,不難想像為何他們遇上別人打擾時會那麼生氣和反抗。 在不安之下,生活若是缺乏興趣和寄託,腦袋會更容易胡思亂想,甚至令焦慮與恐懼變本加厲。 照顧者助調節 加強溝通 自閉症令患者極難表達自己的情感與希望,因此照顧者對自閉症人士的支援方向(藉照顧者和環境安排)對增加他們的安全感很重要,亦有助調節他們受到的感官刺激,以及強化與他們的溝通。下一篇,讓我們談談與受自閉症影響人士的相處方法。(待續)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放過父母吧!

放下雞蛋仔做感統訓練,一個人在街上閒晃但沒有一般母親「放監的感覺」,心掛掛擔心兒子不能應付訓練,離開感統治療室時,雞蛋仔興奮地吹波波,但另一位小朋友就瘋狂嚎喊。一眾家長退席時偷聽到那小朋友的嫲嫲責備兒子,為什麼讓孫子上這種課,害他擔驚受怕哭成淚人。 我心裏也很無奈,當然理解老人家的心情,奈何如果「與眾不同」成長過程中可能會遇上更多的挫折,及早給他們訓練就是希望將來比較有能力融入這個社會,始終父母不能夠廿四小時遮風擋雨,而我們又知道社會的殘酷。 早陣子看到另一位KOL葉杏麗在專欄維特媽媽的煩惱中分享,她育有亞氏保加症的孩子,一般人不能理解亞氏兒童不容易表達關心,予人過份冷漠的印象,但其實他們內心也有豐富的情感,但因為太敏銳承受不了而潛意識隔斷和外界的刺激,去保護自己的精神健康。這篇文章一出,我立即收到三個訊息連結,都是家人朋友閱讀後各有感觸,推薦我也要閱讀。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反覆看了兩遍,回想起我接觸過的SEN小朋友及家長,我知道他們承受很多壓力。雞蛋仔未確定有沒有特殊學習需要,但因為他不會說話,的確容易因為不能表達情緒而影響群體活動。旁人不理解孩子獨特個性,隨便給予一些建議甚至是善意的批評,可是為難了家長,孩子的情況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解釋又不代表得到接納,有時候家長只能「左耳入右耳出」一笑置之。 試過帶孩子到淺水渾濁的池塘邊看錦鯉,他難得專注忍手十分鐘沒有玩水,但雞蛋仔始終好奇,有點固執地堅持踫觸水面,我和他糾纏期間,路人甲說他沒家教、路人乙說他太頑皮、路人丙說他被寵壞。 路人甲說他沒家教、路人乙說他太頑皮、路人丙說他被寵壞。可是有誰欣賞他固執的求知欲,有誰看見他較早前的安靜和專注,又有誰用行動協助我這個狠狽的母親撿起撒落一地的雜物?(彭梓雅提供) 可是有誰欣賞他固執的求知欲,有誰看見他較早前的安靜和專注,又有誰用行動協助我這個狠狽的母親撿起撒落一地的雜物? 可惜社會對他們的認知還是嚴重不足,其實SEN家長都很努力地協助子女,還請各位路人高抬貴手,給家長及「怪怪的」孩子多一點包容。 又有一次參加遊戲小組試堂,雞蛋仔完成初步指示之後就拒絕跟大隊玩,自顧自地探索新環境,他的「活潑」引起了其他家長側目。橫衝直撞結果碰撞到另一孩子的頭,兩個都大哭了。但向來痛覺欠奉的雞蛋仔很快就安靜了,一邊摸著紅腫突出的額角,一邊望著面前還在大哭的女孩,滿臉疑惑;我連聲抱歉教訓雞蛋仔,老師和其他大人都過來關心而且給對方敷冰。這刻我留意到,雞蛋仔用手勢表示額角很痛,事實上他也瘀腫了,不過當時候老師及職員都沒有「聽」到他的需要。 那堂課好像很漫長,雞蛋仔不願意參與之後的活動。其中一位爸爸輕聲和自己的孩子說:「He is so funny, right? 」可能這位爸爸不知道怎樣向小朋友解說課堂的混亂;可能他有個乖巧的女孩子,不明白為什麼雞蛋仔這麼活躍;可能這位爸爸沒有輕蔑的意思,但,我覺得很難過。 雞蛋仔未確定有沒有特殊學習需要,但因為他不會說話,的確容易因為不能表達情緒而影響群體活動。(彭梓雅提供) 由於近年評估標準轉變,自閉症光譜之下的小朋友比例升高到1/59,確診其他特殊學習需要例如過度活躍症、讀寫困難等等的學童人數也在上升。可惜社會對他們的認知還是嚴重不足,其實SEN家長都很努力地協助子女,還請各位路人高抬貴手,給家長及「怪怪的」孩子多一點包容。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我的孩子突然不說話了!

約一歲開始,孩子便開始運用語言表達自己,聽到自己的孩子說出第一個單詞,對於父母來說是一件非常興奮的事!可惜,不是每一個孩子就從此順利地建立語言,完成他的發展階梯。有一些孩子,到了約15至30個月的年紀時,或許是突然的,或許是慢慢的,從能夠說話變得減少說話,甚至不再說話。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看似發展正常的孩子,會突然喪失了語言能力呢?有一些孩子不單止喪失了語言能力、也會在身體協調上、眼神接觸上,又或者是社交方面有倒退的情況。從不同的國家及治療師的觀察所收集到的證據,發現約25至30%有自閉症的兒童,在發展中會有突然倒退的狀況出現。直到現在,各方學者的討論和研究,仍然未有具體的發現。 很多父母往往著重於尋找產生自閉症的原因,而忘卻了最重要是如何接納這個狀況,從而積極地由孩子的特質出發,協助孩子投入生活 不論是從小就出現自閉症症狀的孩子,抑或是有倒退狀況出現的孩子,他們面對的問題和衍生的情況也非常類似。正因如此,以往有很多學者嘗試去分辨這兩種不同發展歷程的自閉症孩子,但都徒勞無功,反而他們認為著重於如何協助及改善他們的溝通能力、社交能力,及活動能力更為重要。 真的,有很多父母往往著重於尋找產生自閉症的原因,而忘卻了最重要是如何接納這個狀況,從而積極地由孩子的特質出發,協助孩子投入生活,投入學習,投入社交。經驗告訴我,能完全接納孩子的能力,並幫助他們開展新天新地,對於家庭和孩子自己都是最有益的。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我的孩子有自閉症嗎?

「我的孩子兩歲了仍未說話,他有自閉症嗎?」這個問題經常會在評估時聽得到的。言語治療師,可能是最早一個專業接觸有自閉症的孩子,因為其中一個最早期的自閉症徵兆就是語言發展障礙。若果孩子未能按照一般的進程發展語言的話,父母便會察覺得到而帶他約見言語治療師。 事實上,有自閉症的孩子很多都會有一些早期的症狀,最早的可以在六個月已經能夠察覺得到。不過由於在兩歲以前,個別孩子的發展進程差異可以很大,所以即使有症狀,要確定是否有自閉症,通常都不會早於18個月的年齡。在香港,如果嬰孩前往母嬰健康院或私家診所作定期發展監察的話,醫務人員也能按照發展階梯初步了解孩子會否有自閉症。 就讓我們談談有甚麼明顯的症狀家長要值得留意:六個月大的孩子,我們應該能看見嬰孩展露笑容,或展現快樂和喜悅的表情;九個月大的孩子,則能夠與溝通者互動,可以是分享聲音、笑容或面部表情的互動;一歲的孩子,會對於自己的名字有明顯的反應,並開始說BB話,模仿說話,也會有清晰的身體動作與其他人溝通,例如用手指指著東西、伸手去拿東西、揮手說再見等等。 我們對於自閉症的理解和治療方案較以前多了。通過恰當的訓練,即使有自閉症,孩子也能擁有美好的人生。 到了十六個月大的孩子應該有一些單詞,可以是人物名稱(例如:「爸爸」、「媽媽」),又或者是需要的物品名稱、行動等,(例如:「奶」、「要」)。到了兩歲時,孩子都應該能夠做一些簡單的語言組合,這些組合需要是自發說出來的,而不是重複其他人的話語,再且必須是配合當時的環境而恰當使用,例如:當他想媽媽抱起他時,自然地說:「媽媽抱」。 假如你真的發現孩子未能符合以上所述的狀況,應該盡早接觸心理學家進行評估,以及言語治療師進行言語訓練。現在,我們對於自閉症的理解和治療方案較以前多了。通過恰當的訓練,即使有自閉症,孩子也能擁有美好的人生。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專業有價

除了搬屋令我措手不及,雞蛋仔最近也出了些狀況,老師觀察到他比較活躍,執著於玩車輪。由於老師的姪女有特殊學習需要(SEN),所以他對班上這隻「搗蛋」行為也特別勞心。我知道在自閉症光譜下,小朋友會傾向單一重複的行為,例如玩弄會轉動的車轆、風扇、水樽等,間中會出現接近專注力不足的徵兆,而且說話發展較遲。想了想,附近住了位言語治療師,不如入城隍廟請教專家意見? 即使我有輔導SEN家庭的經驗,也不代表我合資格作出評估,而社工專業角色之一是個案管理,協助求助者分析尋找不同的社會資源,篩選配對服務,所以我知道言語治療師比我更能判斷雞蛋仔是否墮入自閉症光譜。冼小姐是我的近鄰,義不容辭地和雞蛋仔「玩」了一個小時;她覺得雞蛋仔有言語發展遲緩的跡象,但由於他能人有互動、俱模仿學習能力而且月齡還小,很難在這階段確定他的情況。她教了我很多遊戲要點,希望訓練能使雞蛋仔追回進度,兩歲時能夠達標。 持之以恆的讚賞及擁抱,讓雞蛋仔成為一個不怕生愛互動的孩子。但是我忽略了愛互動不代表愛說話 遊戲治療(Play Therapy)不同,言語治療師的「玩法」針對說話訓練,例如選擇一些有因果關聯的玩具,原來因果概念是語言運用的基礎;翌日買了一隻投幣後發聲的小豬,邊玩邊教導雞蛋仔發出單音,配合玩具的聲音回應, 他又真的學會一個新音節。 又例如我根據輔導理論,重視孩子安全感,明白安全感是將來自信心及情緒管理的底子。持之以恆的讚賞及擁抱,讓雞蛋仔成為一個不怕陌生人、愛互動的孩子。但是我忽略了愛互動不代表愛說話,所以言語治療師連讚美都會刻意誇張嘴型,時時都在吸引孩子模仿口形發音。同樣是吹肥皂泡,我的著眼點是親子關係,提昇家庭功能;而冼小姐就會分析每一個動作如何訓練口腔肌肉、手眼協調,最後達致感覺統合。 註冊成為認可的治療師,動輒幾百個、幾千個小時的臨床訓練,背後啃書實習真是有血有淚 不同專業界別有它特強的功能,那晚除了訓練技巧,我們也交流SEN兒童的服務發展的看法,寄望政府投放資源縮短輪後時間之餘,也慨嘆沒有足夠的社區教育,讓家長明白各類專業人士的角色協助。有時候,購買私營服務的家長都弄不清專業資歷,未能有效運用資源之餘,更有可能被人混水摸魚,錯過了兒童接受治療的黃金時機。 能註冊成為認可的治療師,動輒幾百個、幾千個小時的臨床訓練,背後啃書實習真是有血有淚。有時我也會感到氣憤和氣餒,似乎耗費心力的助人專業,不備受港人尊重甚至誤解,以為陪小朋友遊戲很簡單。專業有價,希望有一天社會風氣改變,不只認定律師會計師才是專才,其實有很多人本工作者也在努力守護下一代。

詳細內容

可隨時發聲走動 自閉童自在睇話劇

《綠野仙蹤》「自在劇場」版本由成年演員參演,以便有能力應付突發情况。 自閉症孩子往往專注力和自控能力較弱,或會在公眾場所大喊大叫。帶他們到劇院看表演,若忽然大叫,場面尷尬。 政府致力提倡社會共融,人人都可享有平等和尊重,包括有特殊需要的人士。雖然帶他們看電影、話劇或會遇上困難,但他們同樣有欣賞藝術表演的權利,有劇團為此開設專場,讓自閉症或學習障礙人士輕鬆自由地看表演。劇團正密鑼緊鼓排練,為演出做好準備,現在讓大家先睹為快! 文︰李祖怡 一般劇場的場地規則都需要觀眾保持安靜,避免中途離席,以免影響表演者及其他觀眾。對於自閉症孩子的家長來說,帶孩子看戲劇是一大難題,因為他們專注力較弱,自我控制能力低,有時會過分活躍,大聲叫嚷,甚至跑跑跳跳。但不要以為自閉症小孩因此與現場表演「絕緣」,誇啦啦藝術集匯(下稱誇啦啦)打破我們固有的想像,讓有特殊需要人士也能自在地欣賞戲劇節目。誇啦啦為註冊慈善團體,主張以雙語學習劇場方法,培育新一代年輕人。他們於2014年開始舉辦「自在劇場」,特別為自閉症或學習障礙人士而設,至今舉辦過13場演出,入場人次超過2700。 誇啦啦藝術集匯將為觀眾帶來《綠野仙蹤》,與一眾主角走進神秘世界,來一場冒險之旅。圖為公眾場綵排情况。 稻草人 演後活動環節 玩道具穿戲服 誇啦啦的首席導演馮鎮宇表示,劇團藝術總監黃清霞曾遠赴英國取經,當地有專為特殊需要人士而設的Relaxed Theatre,令他們有所反思,「或者在香港是一個缺失,許多資源都放在majority(主流),有意無意地遺忘了少數學生的需要」。他認為,藝術可影響一個人的生命,可是當主流學生有很多機會看不同製作時,部分劇場甚至拒絕特殊需要人士進場,怕他們滋擾其他觀眾,而且戲劇內容亦未必適合他們收看。有見及此,誇啦啦製作「自作劇場」,讓特殊需要人士有機會享受戲劇演出。今次劇團為觀眾帶來《綠野仙蹤》公眾人士版和「自在劇場」版,後者設有粵語場及英語場,粵語場由馮鎮宇執導。公眾版長約1小時,「自在劇場」版演出時間則約30分鐘,兩者皆有演後活動環節,讓觀眾上台試玩道具、觸摸布景和試穿戲服。 誇啦啦首席導演馮鎮宇表示,「自在劇場」能令觀眾身在其中,有學生更記得演員過去所扮演的角色。 可有想過在看話劇時,放聲高唱?「自在劇場」版在演出期間會與觀眾大合唱,讓觀眾為戲裏角色加油,目的是令他們覺得自己的參與能幫助劇情發展,可協助主角。「自在劇場」與公眾場的最大分別是觀眾可以隨時發聲、自由走動和進出劇院,場外更設有休息區,備有紙和筆,讓小朋友寫寫畫畫,冷靜下來再進場。由於自閉症患者對周圍環境敏感,例如聲音、燈光,故「自在劇場」的演出會調低音量及燈光效果。過分暴力、恐怖,或令他們視覺有太大刺激的情節都會盡量刪減,例如《綠野仙蹤》公眾場有一情節是砸死女巫,粵語版的「自在劇場」則改為用較中性的對白「打敗女巫」交代。場地支援方面,場內職員、演員及行政團隊須先出席相關簡介會,了解自閉症人士的需要。另外,「自在劇場」由專業演員參演,以便有能力應付突發情况。馮鎮宇每一場都坐在觀眾席,觀察他們的反應,以及提供支援,但至今也沒有突發事情發生而要中斷演出。 鐵皮人 場外備紙筆畫畫冷靜 「他們好真、好直接,喜歡便會叫出來,也會就演員的演出作出反應,例如『對呀!對呀!就在那兒!』演員感覺與觀眾距離很近,彼此都在同一個空間,做同一件事。」總結數年經驗,馮鎮宇發現「自在劇場」的觀眾喜歡看冒險題材和魔法故事,參與感特別強,因為演員會與觀眾互動,「你們會幫助我們打倒巫師嗎?好像打遊戲機,過完一關又一關,角色和觀眾經歷不同難關,一同成長,最後完成任務」。因此,劇本選材要花些心思,並非每套劇目都適合在「自在劇場」版演出,如靜態的文學作品便不適合。他笑言,每次開場都會問他們喜歡什麼故事,「喜歡看愛情故事嗎?他們都異口同聲說不要!」 公眾場由2名小演員施雅文(前)和楊海恩(後)飾演桃樂斯一角。 由於「自在劇場」版縮短了演出時間,劇本和角色也有刪減,「我沒有忠於原著的包袱,『自在劇場』就是為特殊需要學生而設,寧願令他們看得開心,覺得有趣,然後想看原著,了解更多,多於寫一個忠於原著故事,但觀眾看不明的劇本。」是次演出的《綠野仙蹤》為經典童話故事,講述樂於助人的女主角桃樂斯,夢想與一群有趣的同伴一起探索神秘世界,碰巧一個龍捲風把她吹到魔法王國,她終於夢想成真,遇上獅子、鐵皮人、女巫、國王等人,展開冒險之旅。馮鎮宇提到,劇中的角色看起來都有些缺失,例如稻草人沒有腦袋、鐵皮人沒有心臟、獅子缺乏勇氣,但其實他們只是忽略和遺忘了,通過身邊朋友的鼓勵,可以把它們一一找出來,「希望有特殊需要學生看過這套劇後,可以明白到朋友的重要,只要大家互相幫助,一同成長和進步,就可以戰勝一切。縱然他們不被重視、被排斥,但只要信任身邊的人,總可以克服困難」。 獅子 ■小演員心聲 增強英語 學習管理時間 12歲的施雅文(Amberly)參與誇啦啦劇團數年,主演英語話劇,從中增強了英語溝通能力,更有自信說英文。問及喜歡演話劇的原因,她指可以扮演不同角色,了解他們的生活。這次,她將於《綠野仙蹤》公眾場飾演桃樂斯一角,亦是首次參演這套劇目,從故事中令她明白到親情和友情的重要。飾演女主角的她,自然有很多台詞要背,「我要上學、做功課、溫書,又要背台詞,所以都有點壓力,不過我對這次演出有100%信心」。她剛升上中一,星期一至五每天綵排兩個多小時,除了演話劇外,更加入田徑校隊,兼顧學業和興趣,平衡發展,從中亦學習了管理時間。 施雅文 ■INFO 《綠野仙蹤》 日期及時間︰ 公眾場︰ 10月13及14日(周六、日)下午2:30 自在劇場︰ 10月8日(周一)上午10:30(粵語)、下午2:00(粵語);10月9日(周二)上午10:30(粵語)、下午2:00(英語) 地點︰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 票價︰$230、$200、$150(公眾場),$40(自在劇場) 主辦︰誇啦啦藝術集匯 購票︰城市售票網 查詢︰2520 1716

詳細內容

SEN孩子習泳學自理 專家編製教材 邊運動邊改善社交能力

上一篇:SEN孩子習泳學自理 專家編製教材 邊運動邊改善社交能力 很多自閉症孩子天生耐力、肌肉力量及身體協調能力都較一般兒童差,除游泳之外,亦有專家團隊編製運動教材,希望提升自閉症學童的體能,並改善他們的專注力和社交能力,臨牀測試效果不俗。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香港教育大學和香港浸會大學剛於月前聯合發布專為自閉症學童而設的《自閉症譜系兒童多元化綜合帶氧運動訓練導師指導手冊》,主要以遊戲方式為自閉症兒童提供帶氧運動訓練。 3大學合著的《自閉症譜系兒童多元化綜合帶氧運動訓練導師指導手冊》,除幼稚園版,尚有小學版。 增強學童體能之餘,亦訓練其專注力和社交溝通能力 為期16周的訓練共分為4個階段,雖然每階段的訓練項目相若,例如來回跑、擲豆袋、舉浮條、負重活動等,但當中對體力的要求、指令的複雜性,以及與隊友間的合作要求都不斷提升,期望增強學童體能之餘,亦訓練其專注力和社交溝通能力。 由無溝通到閒聊 專家團隊分別在兩所特殊幼兒中心以及香港小童群益會屬下6間中心內做測試,涉及65名4至6歲的自閉症學童。臨牀結果顯示,小朋友在接受運動訓練後,無論在體能、聽從指令、社交語言能力和專注能力也有很正面的轉變。 葉瑞芬 「我看見大部分小朋友都有很大的進步,由最初10分鐘便喊倦,到後來可做足1小時。」 有份擔任導師的香港小童群益會「樂牽」大埔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主任葉瑞芬笑言,小朋友由最初「嗌救命」到後來說「未玩夠」,見證他們有很大的進步。「這班孩子最初真的很弱,一段很短的距離,跑兩次已經喘氣,2公斤的物件也拉不動,而且很容易鬧情緒,輕言放棄。但原來只要有方法引導他們,加上每周兩節、每節1小時的密集式訓練,我看見大部分小朋友都有很大的進步,由最初10分鐘便喊倦,到後來可做足1小時。」 吳詠琴 該會天水圍兒童學習及發展支援中心主任吳詠琴則樂見自閉症童受訓後懂得與人合作。「自閉症小朋友天生對人的敏感度很低,但這套運動教材很強調合作,例如他們要拿着籃子一同運送豆袋,步伐不一致就做不到。小朋友由起初毫無溝通,到後來多了接觸,甚至閒聊,這也是令導師感到欣慰。」

詳細內容

與別不童﹕SEN孩子打籃球學團隊精神變合群

  在籃球班裏,SEN童有不少與人互動的機會,包括入球後互相擊掌、傳球前作溝通等,以建立群體的意識。 比賽時,教練(右)會從旁給予提示,如要他們傳球或射球,一來助他們表現更好,二來避免他們因「獨食」而忽略團體合作。 除了個人運動,團體運動對SEN孩子來說同樣重要。學前弱能兒童家長會的籃球班,每期開班均大受歡迎,該會沙田區副代表李潤賢表示,到了10多歲時,SEN孩子需要以運動來發泄精力,如能同一時間建立社交能力,就更加理想,「部分SEN學生很熱情,但因行為和情緒跟他人有差別,較難認識朋友,透過籃球班與人互動,就能教他們群體相處技巧」。 入球擊掌改善「獨食」 擔任籃球班教練的陳靖逸,本身亦於特殊學校任職體育教師,他教SEN學員打籃球,不會說太多理論和步驟,寧願多做示範,「他們能聽入耳的東西好少,但會跟着別人的動作」。他又以遊戲來教基本功,「練拍球1000下,他們一定無法專注,不如叫他們把球帶過半場,中間有其他學員嘗試把球拍走」,在玩樂中打好基礎,更重要是能與人互動。 我便用一些小方法改變他們,例如每次入球都要互相擊掌,令他們知道何謂團隊 運動固然對SEN孩子有益,但不代表他們一做運動,身心問題就立即改變,「關鍵是教練能否把握機會,教他們做人處事的態度。有些『獨食』的學員,只想自己入球得分。我便用一些小方法改變他們,例如每次入球都要互相擊掌,令他們知道何謂團隊」。 陳靖逸分享道,入球擊掌的做法更改善了學員的脾氣,「本來有人好緊張分數,一輸球就發脾氣走開,擊掌要令他們知道,團隊中的每一個都很重要」,他們不再輕易離場,甚至建立起「別人成功都代表自己成功」的意識,與人合作自然變得順利。 青春期做運動發泄精力 Anson起初只顧自己射球,不懂得與隊友合作,幸好教練注重團隊精神,多番調教下,他現在不但會傳球,連在學校也變得合群。 今年15歲的Anson是自閉症患者,媽媽Cher表示,兒子3年前開始參加籃球班,之前通常做靜態活動,「小時候沒有學運動,也不會有朋友一起上興趣班,最多自己做做手工和彈琴」。 當SEN孩子步入青春期,能量太多時,脾氣會特別暴躁 但她聽其他家長分享,當SEN孩子步入青春期,能量太多時,脾氣會特別暴躁,同時因為比以前強壯,要制止他們發脾氣就更艱難,「所以便安排他做運動,將過盛的能量釋放出來」。 最初參加時,兒子傾向站在旁邊,從不會拿球上場,Cher索性上場陪他一起跑。到喜歡籃球後,Anson又會只顧自己玩,「基本上,他一拿起球就想不停射球,完全不理會他人」,於是在教練示意該傳球時,Cher便會從旁提醒。 現在Cher沒有再下場陪兒子,但Anson已懂得傳球給隊友,更令她驚喜的是,籃球場上的轉變能帶到生活裏,「我接他放學時看到,他跟認識的人打招呼,更主動搭着朋友的肩膀。他雖然有自閉症,但合群了許多,甚至希望與人互動」。 不停跑動提升肢體力量 城城喜歡運動,但天生肢體力量較弱,在接受籃球訓練後,終於逐步強化。不止在球場,連平日的活動也靈活了許多。 另一名學員城城同樣15歲,自小有發展遲緩,媽媽林太說他鍾愛運動,「小時候看電視,他最喜歡體育節目,又喜歡球類,家中掛着一個玩具籃球架」,但發展遲緩令他的肢體活動較差,「小手肌問題最嚴重,幼兒時更要做物理治療,體育項目的表現也比同齡人差」。 「現在城城則靈活得多,估計因為運動和跑動,強化了他的肌肉」 直至3年前來到這個專為SEN學生而設的籃球班,城城不再怕落後於他人,隨着不停練習,肢體力量亦愈來愈好,「以前他的動作好『論盡』,連上下樓梯都要慢動作,現在則靈活得多,估計因為運動和跑動,強化了他的肌肉」。 相關:SEN孩子習泳「覺醒」 學自理好時機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音樂鑰匙

上次提到有街坊要照顧非親生但自閉的兒子,她每天被現實折磨,很不快樂。大兒子因為是明顯的自閉個案,已經安排去特殊教育學校上課,可是親生的幼子,等著排政府打救但實在排隊人數太長,沒錢去看私家醫生,時間流逝,很快過了黃金治療期,以後便很難處理。 有聽過自閉孩子就像一個不懂游泳的人一樣,被掉入大海中生活。 如果基金會沒有2-6歲的音樂課程,我真的不知道有那麼多孩子是每天活在不被理解的日子下。有聽過自閉孩子就像一個不懂游泳的人一樣,被掉入大海中生活。對於那些已經確認是自閉的小朋友,我放心他們會得到專業人士和醫生的幫助,可是那些沒有被診斷但又在學校或家中有行為異常的孩子,我常常把他們放在重要的位置,很想用音樂來幫助他們。 我耐心和她說,最好在家裡只說一種語言,就算是鄉下話也不緊要 去年,一個長得很漂亮的4歲小女孩,來到中心學習幼兒音樂班,她沒有任何搗蛋的情況,相反,她像一個木頭人一樣,沒有理會老師、其他小孩,但媽媽和她的相處卻是有互動的,只是沒有聽她說過一句話。細問之下,媽媽的鄉音非常重,普通話也很難聽懂,廣東話也根本講不明,她和我說在家和女兒一時說鄉下話,一時說普通話,甚至有時說廣東話。我耐心和她說,最好在家裡只說一種語言,就算是鄉下話也不緊要,最緊要是可以表達清晰指令和溝通清楚。 經過3個月的課堂,媽媽非常高興和我說,女兒很喜歡唱歌,把我們教的歌曲全部一字一字唱出來,說話開始多了,雖然只是單字,但也非常大的進步。 現在小女孩來上課開始和其他小朋友有一些互動,媽媽說雖然聽不到她說話但聽到她唱歌已經是最大的安慰,我們也為她安排去言語治療師那裡,希望有改善。 這個旁聽生不是一次做到,而是整整兩年,但這個過程是值得 音樂是一條鑰匙,能夠打開生命,雖然過程是艱辛,但是非常值得。(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另一個有過度活躍的男孩,由第一天開始已經為我們帶來很多工作,打架、講粗口、破壞桌椅等等。老師和同事遠遠見到他來,眾人會立即有眼神交流,準備迎接。他很喜歡色士風,老師要他在課室內安靜30分鐘,手中沒有樂器,只可旁聽,如果每星期可以做到,便考慮讓他學色士風。這個旁聽生不是一次做到,而是整整兩年,但這個過程是值得,他開始懂得用耳朵來聽音樂,聽別人說話,聽指令,現在間中也有頑皮的時候,但每次手中拿著色士風,他的微笑是如何的甜美,經過3年的耐心和包容,今天,男孩已經成為我們管樂團成員了,音樂可以改變孩子,也可以改變我們。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

我們時常聽到:「父母是無得揀!」我認為孩子也是無得揀。 家長們或照顧者要放棄所有的享樂、理想,甚至一生,來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看不到出路,只能麻木地接受。 當孩子呱呱墜地一刻,父母一定充滿無限喜悅和希望;但當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正常,一塊大石頭,狠狠地擲下來,揮之不去! 家長們或照顧者要放棄所有的享樂、理想,甚至一生,來照顧一個不願意照顧的孩子,看不到出路,只能麻木地接受。很多人會繼續承受,也有人頂不住,用自己方法來了結,非常令人痛心。 這幾年在基金會工作,有機會接觸很多基層街坊,其中一個計劃是服務2至6歲的小孩子,讓他們未開始上學前先建立一些音樂概念。由於所有課程都免費,每一個孩子,我們均要認真審查,包括經濟狀况、急切性和家庭問題。就這樣,我們走到前線,和家長一起談心、一起流淚,一起互相鼓勵。有些義工和同事也和我分享,有時需要幾天時間才可平復心情,繼續工作。 媽媽入房不停說自己的過去如何不幸,要照顧兩個自閉的孩子,每天想死。 兩個自閉兒的媽媽 有一次,有個媽媽帶了兩個孩子來,由於太多人面談,她非常不耐煩,破口大罵兩個孩子,我上前了解,看到來面試的弟弟坐在地下哭鬧,大兒子則不斷尖叫,讓其他家長和小朋友也皺起眉頭。我剛想走近開口慰問時,這個媽媽突然一巴掌打向大兒子面上,我頓時不懂反應,只覺這巴掌好像也打到我的心,她回頭說:「佢自閉㗎!」 這一巴掌令整個中心變得安靜,我立即着同事幫忙照顧仍在哭鬧的弟弟,我先帶媽媽入房安撫,她即時拿出手機給大兒子玩,說不想帶他一起,我無奈同意。 媽媽入房不停說自己的過去如何不幸,要照顧兩個自閉的孩子,每天想死。我當時只想聽她的訴苦,沒有想過去打斷,她出奇地沒有任何眼淚,只是滔滔不絕的說話。由於時間不容許,我和她說要去見見弟弟,她立刻安靜下來,卻沒有任何想說服我的意向。 我和弟弟玩了幾個遊戲,發現他有過度活躍傾向,但溝通理解不大問題,於是把他安排在急切性的檔案櫃中。 音樂班完結後,她來和我道謝,並告訴我其實大兒子不是她親生,而是丈夫與死去的前妻所生的,我緊握她雙手,和她說:「你好叻!」 經過3個月的音樂班,弟弟雖然未能達到其他小朋友的能力,但看見他每次均積極參與和享受課堂。最後一堂,我們邀請家長來欣賞子女的表演,這個媽媽很早來了,她的眼睛永遠瞪得大大,有些兇惡。但當她看着自己孩子的演出,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很好看。完結後,她來和我道謝,並告訴我其實大兒子不是她親生,而是丈夫與死去的前妻所生的,我緊握她雙手,和她說:「你好叻!」她這時什麼話也沒有說,淚水湧出,我們互相擁抱,一切盡在不言中!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