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爸爸的音樂教育】又到聖誕、又到聖誕……

聖誕節是普天同慶的日子,全世界都為慶祝耶穌降生而譜寫出不同的聖誕歌。除了耳熟能詳的聖誕歌如《平安夜》、《Jingle bells》、《White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外,其實還有很多不同地區和類型的聖誕音樂。關於聖誕的歌曲有近幾百首,在網上找的話,不難找到古今中外至少數十首聖誕音樂及歌曲。 在聖誕節來臨之前,教會會有一個Advent Calendar「降臨期日曆」,一般是從11月30日最近的星期日起倒計時,直至聖誕節。現代降臨節日曆為了簡便,則通常從12月1日開始計算。日曆多以紙盒製成,上面有24個分隔開的小格子或小口袋對應着24天。市面上也有各式各樣精美的降臨期日曆出售。如果家長有心思製作,可以日曆的每一格加入一首不同文化的聖誕音樂或歌曲,為小朋友介紹不同文化及音樂特色。 我十分喜歡一首名叫《El Noi de la Mare(The Child of the mother)》的加泰隆尼亞的聖誕音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rdpmM-dI3g&feature=youtu.be 這首音樂是著名結他的改編曲目,D大調的音樂配合緩緩的3拍子配合結他多變的音色。介紹給小朋友這首音樂的時候,把文化、地理、聖誕的故事及小小音樂知識順道作一些簡介。除了增進小朋友知識外,更加培養孩子的感覺和靈性。孩子與家長的話題也更廣泛,聖誕節及其他節日正是感受和學習的好時機! 「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裏。」 (《聖經》箴言25章11節) 教育和說話一樣,講求合宜的時機;在一個合適的時間、氣氛和場地下進行,效果往往是意想不到。 刊載於︰GRWTH app   瀏覽更多《停課不停學》文章,請按此。 請觀看明報YouTube頻道,發掘更多《停課不停學》相關影片。

詳細內容

辣媽CEO:最佳聖誕禮物

根據《底特律新聞報》報道,美國密歇根州一名12歲男孩Kaleb的摯友Kenneth,因自幼罹患血癌,即使接受骨髓移植,病情都一直反覆,今年5月終敵不過癌魔病逝。兩K自8歲起結為好友,如親兄弟般幾乎形影不離。Kenneth病逝令Kaleb非常痛心難過;而當他知道摯友家中經濟吃緊,連墓碑亦買不起時,他暗下決心,送給遠在天國的Kenneth一份聖誕禮物。 12歲仔打工 為摯友立墓碑 他將課餘時間全部用來打工,掃落葉、廢物回收、搬貨等等,希望掙錢為摯友做墓碑。Kaleb母親知道後亦大受感動,設立募捐帳戶並透過臉書呼籲,親友得知後紛紛慷慨解囊;連同Kaleb拚命工作所得,在聖誕節前終於湊到900美元。Kenneth的母親事前毫不知情,收到這筆款項時,當場感動到痛哭失聲。她說:「兒子雖然過世,但仍有人深愛着他,是多麼難得的事。」 Kaleb還為自己打了一枚印上好友名字的金屬牌,掛在頸上,記念這個一輩子的好兄弟。 這是一份無與倫比,真正彰顯聖誕精神的聖誕禮物!今時今日的孩子,懂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有幾人?可以推己及人,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其他人,莫講只不過是個12歲的孩子,我們成人又有幾多人做得到?Kenneth的生命雖短,但有Kaleb這個摯友兄弟的無私奉獻和關愛,此今生可說不枉過。同時要稱讚的是Kaleb的母親,值得我們做父母的向她好好學習。 無私的奉獻是愛的真諦 我說過無數次,什麼樣的父母就教育出什麼樣的孩子。 我相信Kaleb是在愛的包圍薰陶之下長大的,因為他懂得如何愛。他的愛,完全沒有動機,只有付出不求回報,無私的奉獻就是愛的真諦。 不瞞大家,我這篇文章可是含着一泡眼淚寫的。實在很難想像一個12歲的男孩能有如此慈悲善良憐憫的心腸。每逢聖誕或者佳節,我總希望稍盡綿力,為社會上有需要的人送上溫暖。多謝身邊一班好友身體力行的善行,給我機會參與其中共襄善舉,包括風雨不改堅持派飯、我的偶像明哥。 有好友曾說,所有節日都是商人催谷消費的噱頭,此話不無道理。但如果可以借節日機會,教育下一代,關心社會,關懷社群,以行動體驗何謂施比受更有福,教曉每個人親手種福,亦是一大幸福樂事。香港不少慈善團體都接受衣服、玩具、文具的捐獻,今年收到的聖誕禮物,大家不妨考慮轉贈給更有需要人士。明哥每星期都會派飯,都需要義工幫手,不少宗教慈善團體都會定期舉辦活動,服務社會上不同需要人士,期望有更多家庭總動員,父母們帶着孩子一起參與,度過一個真正普天同慶的聖誕節。心善人美,世界更美,我們可以攜手令這世界變得更美! 今日聖誕,過多幾天,新一年又即將開始,祝願大家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如果救世者誕於、成長於香港

自從自己有了孩子後,每逢聖誕,我都會不禁在想,如果耶穌誕於、成長於香港又會怎樣? 如果一名香港少女像瑪利亞那樣,在有聲音報夢對她說、她會誕下一個救世者,然後又懷了孕,她會怎樣反應?她會否起打掉胎兒的念頭?她會否把這件奇事在社交媒體公告天下?如果少女的情人像若瑟那樣,有聲音對他說、你的情人將會誕下孩兒,他會否不願認頭?會否說他沒有與她一起過,就算有都是很「安全」、然後高呼「我要驗DNA」?好了,假設這對情人像瑪利亞與若瑟那樣,把孩子誕下,這孩子誕生的情況會否相對地沒有那麼坎坷?始終,香港的公立醫院雖然以現代標準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怎樣看都不會像在古代百利恆的客棧那樣,見到「大肚婆」就拒諸門外、弄到最終要在荒山野嶺的山洞馬槽產子吧。 這孩子斗膽接受救世者稱號,明顯是不尊重一國 不過,誕下的始終是一個傳說中的救世者,權貴聽到這消息,會否當是笑話來聽就算,還是會以大敵當前姿態來說,「這孩子斗膽接受救世者稱號,明顯是不尊重一國」,然後被終身剝削政治權利?而如果有人企圖對這孩兒不利,父母要帶他「走佬」,又會否好像瑪利亞與若瑟帶嬰孩耶穌逃難埃及那樣,那麼相對地輕沒有阻撓,還是會受到世界各地對難民日漸封閉的影響而碰釘? 雖然以上的一切聽下去好像會令這港版救世者困難重重,但如果他走難後能在風頭火勢過了後,像耶穌一家那樣回家園長大又會怎樣?據說,若瑟是個木工,以古代來說已算是能達到中產水平的專業人士,而耶穌是個識字的人,這亦偏向顯示他在古以色列未必算是最基層的階級。如果一個救世者孩童要在一個典型香港中產家庭長大又會怎樣?我只能說,祝他好運。 未長大已自信盡失,又何能長大後救世 試想想,救世孩童從小就會被父母在學業、課外活動上被父母及教育制度迫得十分緊。他若跟不上,就會不停被認定為一個失敗者。未長大已自信盡失,又何能長大後救世?就算他是天資聰敏、十項全能,若父母與學校不停地拿他來炫耀,然後又繼續施壓、要他不斷地屢創佳績,就算這孩子有救世的能力,他還能有救世所需的謙卑、愛德、善良嗎? 到他大一點,如果這港版救世者像耶穌那樣,去與一群德高望重的人雄辯經書,他會像耶穌那樣被欣賞、還是會被四周的人批評「有獨立思想是危險的東西、會搞出亂局,要從教育制度入手阻止」?如果要像耶穌那樣為了參透一切而走去野外四十天,香港中產父母會支持兒子勇於嘗試,還是會因「好危險、很污糟、會惹病、會餓死、會痴線」而阻止? 或者,我們人類就是那麼有福氣,因為蒼天有無窮的智慧,選擇了把救世者放在羅馬帝國年代的以色列活於人世,而不把他轉世於當下的香港。祝大家聖誕快樂、祝大家平安。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