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鏡中找媽媽

八月算是我的暑假,還好完成了暑期實習工作,有點空間處理自己的情緒。靜靜地剪修茉莉小花,想起上星期突然香消玉殞的舊朋友、想起追思會的安排、想起她由發現患癌到離開,只不過是兩個月的時間。她的離開,不及通知朋友,讓人措手不及,而且她留下丈夫帶着一對只有七歲和四歲的小兄妹,嘆一句天妒紅顏。

曾聽過靈異故事說茉莉花會招魂,這一刻如果可以見到這位朋友蠻不錯啊!好想和她閒話家常,分享小朋友的生活點滴。最後一次見面,我們還在討論如何為小朋友引入綠色生活,構思身心靈工作坊,很遺憾因為生活忙碌這些爛藉口,一再錯過聚舊的機會。

孩子的確是獨立個體,但某程度上他們也是父母生命的延續。

想到入神,冷不防雞蛋仔伸手拉了一把茉莉花,脆弱的小花撒了一地,花瓶打瀉了;這一刻好想哭,但更多的是無奈,是欲哭無淚。換了自己病殮,老公和孩子怎辦?沒有媽媽,誰會唱歌哄雞蛋仔入睡?他很快便會忘記我的聲音和溫暖嗎?老公一個人可以堅強地帶大孩子嗎?他可以抖擻精神努力活下去嗎?老公會忘記我嗎?

有段時間要準備生死教育的家長講座,購買了一堆與喪親相關的繪本,其中一本叫《再見了!變成鬼的媽媽》,故事中孩子和鬼媽媽話別時,扭着不想獨立不要長大,以為倚賴媽媽就可以留住她;而鬼媽媽就吩附孩子掛念她便照鏡子,因為孩子的臉像媽媽:「眼睛、鼻子、嘴巴和心裏,都有媽媽的存在。」

女兒的臉長得像媽媽,每當照鏡子時,都會看到媽媽的存在。

孩子的確是獨立個體,但某程度上他們也是父母生命的延續。有時我也會想,如果意外身故,我寫的文章有沒有留下什麼智慧予雞蛋仔,迎接將來的挑戰?留下的照片,足夠他重建對我的認識嗎?留下一櫃子的書本,可代替我啟發學習嗎?還有丈夫,我給他留下足夠的愛嗎?

這星期我失去了一個朋友,也有許多人為輕生音樂人而傷心。其實每一天都有人失去至愛,哀傷似是生命中無法逃避的痛。除了心痛,朋友的離開讓我反省了多個命題,除了留下積蓄保障生活之外,我們留下什麼回憶讓小朋友懷緬呢?是凶巴巴催促孩子練琴做功課、和老公吵吵鬧鬧、哭哭啼啼?還是一些簡單温馨的生活片段,逛街市、數巴士,告訴孩子,他們名字的由來和寄望?我們留下什麼價值觀在他們的生命裏延續呢?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