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週年紀念

一月三十日是結婚紀念日。老實說,如果不是大妗麗姐發了當年的照片給我,間接溫馨提示,否則忙於湊仔的我,完全忘記了結婚兩週年紀念。

原來兩週年叫作「Cotton wedding 棉花」:形容婚姻只是比紙張厚一點,仍然輕飄飄、不夠扎實,夫妻仍需大大的努力為婚姻打好根基。

個人而言,這段婚姻明明就很有重量…..婚後老公心廣體胖,我也體重大增,懷孕不久之後婚戒已經塞不上手指。看著老公脫下手上的指環,準備就寢,忽然想測試他的記性:

「老公,你記唔記得結婚戒指上刻了什麼?」

「嗯…..好像有個One …..」(他的臉色開始變白)

「你…..真的忘記嗎?」

「嗯,有結婚日子…..」(臉色繼而變青)

「還。有。什。麼?」

「嗯……」( 完全發紫)

這個時候,老公死死地氣爬出被窩,看清楚我們婚姻信物上的「山盟海誓」。回到睡房劈頭第一句便是:「我很後悔刻那麼多東西!怎麼可能記得!」小小的婚戒上,的確刻了很多東西,都是當初訂制指環時覺得很有意義的小提示。例如老公是天主教徒,他提意刻上「I Corinthians 13:4」,代表一段耳熟能詳的聖經:歌林多前書 13:4-8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姑勿論老公能否背誦這段經文,起碼他內化了「愛是恆久忍耐」這個信念。我作為佛教徒,對聖經不甚理解,然而佛法有「六波羅蜜」之說: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當中的「忍辱」 包含忍耐、原諒等意思 把這個智慧應用在生活上便是我的修行,在婚姻中努力實踐。

記得從前上課,陳麗雲教授經常掛在嘴邊的是「 Love and Forgiveness heal」。隨著年紀漸長,對這句說話有更深刻的體會。

Love 現代社會自由婚姻,締結婚盟內要有愛應該不會被質疑。

但結過婚的人便會明白,愛情的花火猶如維港煙花又短暫又昂貴,婚姻是消費不起。

我老公幾乎是零浪漫、零驚喜的代表,他英俊的外表下,隱藏了一顆超悶蛋,要他買件小禮物哄哄自己,他會捧盒滷水鵝片回家與你品嘗。因為他知道,一家人可以好好地吃一頓飯才體現真正的「愛」。

除了「落地的」愛,持久的婚姻還需要很大的包容、忍耐、寛恕;這個很難達標,香港高企的離婚率可以佐證。我不是提倡在暴力關係、精神虐待之下,仍然要委曲求全、死忍難忍,但當浪漫的花火灰煙滅之時,要撫心自問,有沒有以足夠的耐心,忍耐平淡,從刻板的生活中找到婚姻的甘甜?

Forgivenss「恕」這個學問,從來都是知易行難,因為當中不單是饒恕你伴侶的冒犯錯失,當中還有接納因對方行為帶來的傷害及情緒。要饒恕別人,首先要坦誠面對自己的感受,以平靜的態度去表達及協調,放下成見之後繼續努力鞏固一段關係。

夫婦之間主動把「恕」 宣諸於口的一方,不是弱者,只是他或她更能夠把心從「怒」之中解放山來。不作「心情」(情緒)的奴隸,能夠調節「心態」,其實放生自己,讓自己從不快樂中釋放出來。說到底,寬恕其實是一種自愛的行為,越是愛自己的人,就越值得別人敬愛。一個不會愛自己的人,又怎會懂得愛別人呢? 這個邏輯雖然有一點吊詭,但是拿捏得準確的話會是婚姻的良藥。

老公對我的「愛與寬恕」又豈止平日無無聊聊的質詢? 他性格急躁,但可以用最大的忍讓, 耐心聆聽我對生活鎖碎事情的投訴、包容我的懶惰不修邊幅、體諒我照顧雞蛋仔的勞累、用行動支持我追尋夢想。

我知道這個專欄是關於親子輔導,不過請包容我在這一期,公開地以文字感謝丈夫的Love and Forgiveness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