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生日願望

第二篇刊登後是我的生日,想說說生日願望。

讀幼稚園時有「每月之星生日會」,如果不是發黃的舊照片, 我根本忘記曾經是主角,戴過派對帽子 。反而我記得小學階段,好希望有生日派對,但家庭環境所限,記憶中只是在家吃忌廉蛋糕、吹蠟燭,連照片也沒有。

可能想補償沒有辦過生日會的遺憾,出來社會工作之後,很重視過生日:拍拖時就二人世界,指明要收花、要有驚喜(其實,我很港女。);單身時,就買個喜歡的蛋糕,約閨蜜一起分享,一起說三道四。

就這樣,糊理糊塗已經「三張幾」。有了老公、生了雞蛋仔,其實都沒什麼慶祝的氣氛。我老公是超級悶蛋及紀念日選擇性失憶的典型男人,既然老婆沒有投訴,他也心安理得地渡過各種節日、紀念日及生日。不過, 老公瞥見稿件題目,立即主動打探一下口風。無他的,我老公是悶但不是蠢。從來女人都口是心非,為避免中伏,他識趣地問:「老婆,我已經想過,買個新手袋給你做生日禮物好嗎?」

明顯地他看見擱在電腦旁邊的手袋,隨口說一樣東西:「不用了,帶仔仔外出都不用手袋。」

「但你這個很重。」(老公隨手拿起袋子,好像很熱心地研究。)

「真的不用了,我有一個新的奶粉背包。」

「好吧!我再想想。」老公展示了點到即止的關懷,安心地回去看電視。

我望著個手袋,思路給打斷了…… 口中說不,身體卻很誠實。不由自主的開始資料搜集,比較一下年輕媽媽的手袋選擇、討論區媽媽的見解、臨近聖誕節的血拼策略等等,半個小時後已經整合了四款性格比高的手袋、報價及最近屋企門市資料予老公。收到如此詳長的資料,老公唯有堆出一個笑容:「老婆你很好,替我省了很多時間……」(與其讓他隨隨便便買一個, 收到時大失所望還要裝開心,倒不如給予清晰的指示,雙贏嘛!)

這個時候雞蛋仔睡醒了,又再重覆換片餵奶之日常,老公繼續興孜孜地看電視。躺在雞蛋仔身邊看著他玩,突然又有點感慨。自己生日有什麼好慶祝呢?

在我懷孕期間,試過出血、胎兒不穩、胎位不正,一直到最後要剖腹;由頭到尾沒有擔心自己的性命,反而時時刻刻憂慮胎兒的發育、責怪自己運動不足或者神經質的檢查有沒有胎心跳。那時候,很不幸地有幾位同時懷孕的朋友,她們的寶寶沒有平安來到世上。 知道她們出事,心中又難過又害怕,摸著肚子流眼淚,暗中叮嚀著雞蛋仔,要努力活下去。

看著開心的雞蛋仔,我只想多謝我媽;可以想像,三十多年前母親也經歷這一些忐忑不安、身心痛楚,排除萬難的把我生下來。

生日,是母親拼命紀念日。

我的生日願望是老人家身體健康,雞蛋仔活活潑潑。

唉……鼻酸酸好像有沙入眼。老公探頭探腦的走過來,摸著我的腦袋:「老婆,我知你辛苦了,買手袋給你吧!」

「嗚嗚……買齊四個?」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