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因素 決定選擇一首歌的Key

1. 歌手的Range 首先,旋律不應該超過兩個八度吧。之後,就要考慮歌手的真聲和假聲能夠到什麼音。以陳奕迅作一個例子,他最舒服的真聲應該是G音(只有很少量會高音過這個,《七百年後》的Bb,《陀飛輪》 No-no-no-no 的A吧),《單車》、《葡萄成熟時》、《K歌之王》的最高音也是G,以男歌手的音域,他們普遍也能夠不太困難的唱到G音。 女歌手就比較複雜,因為許多時候會用假聲,歌曲更要考慮真假轉換的位置。以何韻詩作一個例子,她的真聲大概在High C,如果旋律會跨越這個音,她就很自然的會轉換。 《木紋》中的副歌「分開簡單 抹去往事極難,幾多溫馨燭光晚餐,難以用斧頭一劈,叫畫面飛散」。『難以用斧』是用了假聲,然後『頭一劈,叫畫面飛散』就轉會真聲。而許多女生在真假聲的轉換也會跑調了。如果大家留意一下《木紋》,實在有許多位置也用了真假轉換,而普遍女歌手的假聲也能夠上到High E。 2. 旋律最高音的句子來選擇Key 用《單車》做例子,最高音是「茫茫人『生』、好像荒野』。而在作曲人寫曲子的時候,這是一個高八度的Tonic,或會在簡譜寫成『1上面有一點』
因為Eason最舒服的高音是G,就用G調(因為「茫茫人『生』」是G音) 給多一個例子,《葡萄成熟時》最高音的是「留『低』 擊傷你的石頭」,是一個Submediant,也可以說是6音,sofa name中的la,用Bb major的話︰ Do = Bb, Re = C, Mi = D, Fa = Eb, So = F, La = G, Ti = A 所以「留『低』擊傷你的石頭(1『6』554531)」就會用到G音。 在自己的寫歌的歷程中,跟不同演出者合作之後,就會更加了解他們的音域,到底什麼Interval最令人舒服,一些會特別享受高音的震撼,一些會享受收尾的技巧。 初初作曲的朋友,可以嘗試先訂了一個Key,然後提醒自己,最高音只可以寫到哪裏,就不會寫一些不能唱的歌曲了。 撰文:Zion Lee 內容提供︰優悅音樂學校 刊載於 GRWTH app

詳細內容

初學者練琴常犯的「五大錯誤」:(前篇)

很多初學鋼琴的孩子們,練琴時興致勃勃,為了快些彈出一首喜愛的樂曲,往往會跳過了很多「重要的」細節。孩子們忽略了這些細節的結果,便是培養出彈琴的壞習慣,而日積月累的壞習慣便會成為孩子日後進步的巨大障礙。 ▲不要誤墮這樣的陷阱!? 只要留心這5項練琴細節,便會為學琴的孩子帶來穩健的基礎和進步! 錯誤1:姿勢不佳 很多初學琴的孩子都沒有太注意如何坐在鋼琴上;然而,「正確姿勢」是開始彈琴最重要的基礎之一!坐姿長期太低、太高、太近、太遠,都會引致僵硬的肩膀和背痛。 首先將雙腳平放在地面上,挺直地坐在一個舒適的位置;使身體平衡,甚至可以想像在頭頂上正在平衡地放了一本書。接下來,讓上臂和手肘放鬆,一雙前臂要與鍵盤在同一個平面上。在不用大幅度向前傾或抬起肩膀的情況下,孩子的手應該可以輕易到達琴鍵。 根據我的經驗: 如果在吸氣時,肚子碰到鋼琴,就肯定坐得太近了。 如果必須用力拉伸手臂以觸及琴鍵,就肯定坐得太遠了。 如果小貓可以坐在彈琴孩子的膝蓋上,孩子和琴鍵的距離就十分接近完美。 現在正確地坐好了!手的姿勢又應該如何呢? 通過將手指輕輕彎曲,想像掌心內有一個小球,用指尖按下琴鍵,便可以開始享受音樂的樂趣! 錯誤2:興致式的練琴 當孩子們學習一首喜歡的新樂曲時,總是心中滿懷極大熱情開始的。於是,一開始便忘我地練琴,希望盡可能快些彈出心愛的樂曲。不幸的是,當熱情冷卻下來,孩子都會以「太艱難」或「手抽筋」作為結束。 其實,開始時每天練習大約30分鐘就足夠了。手指肌肉需要訓練適應新的運動;練習「每日短跑」,總比練習「每週一次馬拉松」來得更容易習慣。 培養持久的練琴習慣,孩子便能夠練習更長的時間。練琴達標的成就感,亦會令孩子對音樂的興趣與日俱增。 一般來說,每節練琴不應超過45分鐘。對於年齡較小的學生,每日兩節15分鐘的練琴,有時會更有效率。 (待續) 內容提供︰香港鋼琴協會 刊載於 GRWTH app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尋人

某一天我收到朋友的電話說不見了兩位老人家,很無助很焦急,我剛巧在附近馬上衝去看看怎樣幫忙。原來朋友帶著兩位老人家到銅鑼灣某大型百貨公司逛街,沒想到碰到每年一次的感謝祭,四面八方被包圍,進退兩難。 我到達的時候已經是人群最高峰的時段,不問究竟,朋友立刻傳送老人家的照片,大家分頭去找。不到5分鐘,我已經深深感受到朋友那種無助的感覺,而且人頭擠壓,無任何方向或指示,很快已經透不過氣來。我一直低頭看著他們的照片,再抬頭到處汒汒人海中尋找。很快又過了20分鐘,我決定不再走來走去,站在百貨公司的正門口等著,腦袋一片空白,就在這時候,我面前正正有兩位同樣很無助的老人家,我立刻上前問他們的名字,確認後馬上叫朋友來,終於把這個事情解決了。 回家路上,立刻讓我想起音樂兒童基金會的一名學生,因為這2年,我們也在尋找她。 她叫阿雪(化名),5年前在小學六年級時來到我們這裡學習音樂,我非常喜歡她,雖然新移民的她14歲才完成小學,但非常懂事,很主動幫其他小朋友。在面試時偷偷塞了一張字條給我,上面寫著:「學音樂是我的夢想,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我當時差點流下眼淚,很感動。 阿雪一直都很積極學習,又常常來中心幫忙,永遠先幫其他小朋友準備好譜和譜架才到自己,大家都把她看成「大家姐」那樣。 一個暑假過去,阿雪少來了,整個人變得沉默和孤獨,更把一頭長髮剪掉,遠看像個男孩子一樣,我非常擔心,和她在房間談心,她一坐下便哭過不停,她說她應該不會再來學音樂,不是不想來,是不能來。我當然要知道原因,她吞吐地說因為現在搬到天水圍那裡住,也不經常上學⋯⋯ 她的眼淚汪汪,很盡力說了幾個原因,當中包括家暴、不公平的對待,沒有錢等等…… 我的心情沈重,問了一大堆問題,她的眼淚汪汪,很盡力說了幾個原因,當中包括家暴、不公平的對待,沒有錢等等。我無奈地嘆氣,不知道如何幫忙,她正值反叛期,和家人一直有問題,更拒絕社工協助,同事們一直保持和她的聯絡,希望讓她知道,我們是她的朋友,永遠歡迎她的回來。 一天,我在深水埗某茶餐廳午餐,入門時看見熟悉的背影在清潔桌子,是阿雪,原來她在這家餐廳做工。我坐下來,一直看著她,不一會她轉頭看見我,開始是有點尷尬,但很快展開她燦爛的笑容,好像一個很久沒見面的老朋友那樣,她親自來幫我落單,我把握時機,只問她現在怎樣?有沒有讀書?她只點點頭不發言,我知道也許我太急了。 離開時,我把一張字條塞給她:「音樂還是你的夢想嗎?很想你!」我把電話號碼也加上去。 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學生,在他們最無助的時候,我會在原地守候著,等待你們的回來。 電話響起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銅管3粒星 (上)

這幾個星期連續到不同的地區去介紹樂器,這個星期是銅管樂。 幾位老師先表演一些吹奏技巧,再來一輪合奏,孩子們也聽得津津樂道。下一環節,孩子們去到另一房間,坐下來,逐一試吹號咀(即用來發聲的吹咀部份),有些一直吹不響,也有些不費任何力氣就可「吧!吧!」吹響了。大部分學生都會抗拒吹銅管樂,寧願學小提琴,這是因為挫敗感:明明聽到老師那麼悅耳的聲音吹奏出來,為何到自己試的時候,連一下聲音也吹不出?再加上樂器又重又貴,很容易會令人卻步。 但當他遇上小號的時候,世界好像停頓下來,他把號咀按在口唇上,一口氣就震盪整個房間,全部人都目瞪口呆 看到孩子們那種使勁地吹,通紅的臉頰,口水四濺,不禁令我想起以前工作過的那間學校,也有同一個畫面。那時候,一些成績優異的孩子大部分已經有學樂器,而且已經5級以上,因此學校安排一些從來沒有學樂器的一年級學生參加樂器體驗班,每個孩子可以試吹試拉各種樂器,這些孩子很多是成績不太理想或者是「有問題」的。 學習法國號的人通常比較有耐性,性格內斂而溫柔。(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 當中有3個學生最令我深刻印象,第一個是一個非常活躍的男孩子,叫豪仔,老師在表格上填上「過度活躍症」,他不停走來走去,不專注,不聽指令,更常常去騷擾別人,令到老師很生氣,但當他遇上小號的時候,世界好像停頓下來,他把號咀按在口唇上,一口氣就震盪整個房間,全部人都目瞪口呆,老師把號咀放入小號再讓他吹,聲音響亮而通透,房間裡的所有人立刻拍起手來,豪仔即時成為明日之星,二話不說把他編入重點培訓班,放學時,媽媽本來擔心兒子行為問題會惹禍,卻沒有想到是老師的讚賞。 他低頭說:「好舒服!」法國號的聲音很渾圓,很和藹可親的感覺,也許文仔渴望得到安全感,這是一個名顯的心理反射 第二位是文仔,他非常安靜,也許是過份安靜,眼神飄忽不定,好像正在發白日夢那樣,沒有太專注。老師在表格上填上「自閉症狀」和「學習遲緩」,也提到是早產兒,比較瘦弱,他對任何樂器也提不起興趣,直至看見法國號和聽到老師吹奏時,在手冊上打了一個鈎,我看到後,走到他面前問為何其他樂器沒有鈎?他低頭說:「好舒服!」是的,法國號的聲音很渾圓,很和藹可親的感覺,也許文仔渴望得到安全感,這是一個名明顯的心理反射,我和老師聽到他的感受後,安排他到另一個房間試吹,因為他可能是太害羞和自信心不夠,所以在堂上沒有吹響,果然在獨自試吹時,輕易做到,加上在鼓勵之下,可以把音吹得很長,看不出他身材這麼瘦弱,竟然如此長氣。放學時,媽媽聽到兒子適合吹法國號而且被編入重點培訓,高興得流下眼淚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單張

那天去分享音樂兒童基金會的工作,看著一幅又一幅的片段,勾起很多回憶,心裡面也不禁驚嘆,原來我們一班同事做了那麼多的活動和工作。其中一幅是我和數十個街坊、義工和同事在深水埗北河街街市派傳單的畫面,我立即停下來以作解釋。我們受惠家庭大部分是來自社福機構、學校和社工的轉介個案,也有一部分是我們定期在街上派傳單和「洗樓」——即在劏房戶最多的大廈信箱逐一擺放傳單。 「免費學音樂,比個機會小朋友!」 我們第一站在早上8時在街市門口派傳單,街坊和街坊的直接宣傳是最好的方法,有些媽媽見到傳單上寫「免費」兩個字,都抱懷疑的眼神,所以我們會向每一個接過單張的人來解釋,但同時又要用最簡易最快速的字句來吸引他們,讓宣傳單張不被掉到垃圾桶內,而是放入手袋裡: 「免費學音樂,比個機會小朋友!」這種直接落地的方法是很有效,我們時常打開門時是先見單張再見到人。 接著在下午時間,一批到幼稚園門口派,另一批到小學派,各人很累但很充實,我們心裡面想像那張傳單,由一個媽媽接著之後,她的小朋友進入中心面試,成功加入我們的大家庭,渡過4年免費的音樂課程,其間媽媽不但可以看著自己孩子的改變,也不知不覺地改變了自己,也許更改變了整個家庭,想到這裡,每人積極的心馬上燃起,特別是街坊們,她們很感激能為基金會出一分力,因為自己的孩子學了音樂之後,整個人也改變了,時刻也想報答我們,所以她們就像一群金牌推銷員那樣落力。 我的袋裡很多時候也會帶著一些單張,我也喜歡在深水埗街上走來走去,有時見到熟悉的面孔,要他們幫忙派幾張,有時在街上見到一些沒有大人陪同的孩子獨自過馬路,心裡便有著衝動上前勸他來中心一趟,所以很多時候會被人以為我是拐騙的騙子。 小妹妹原來伸了頭看著我,我們大家揮一揮手,這位爸爸便拉了她走,我沒有立刻離開…記錄附近的地點,因為我一定會再來。 一天我在大南街見到3個小孩在街上走,較大的那位大慨8至9歲,手拉著個約3歲的弟弟,後面還有個約5歲的妹妹跟著,我跟著他們後面,看看他們要去那裡,他們的衣服看得出很久沒有洗過,每人也穿著拖鞋,妹妹腳跟位置很髒,我的心很酸也很著急,忍不住上前問:「小朋友,你哋去邊呀?點解自己喺街?爸爸媽媽呢?」這時姐姐指著前面幾個身影的一名男子說:「爸爸!」 我轉過頭看,是一名染了金髪的男子,一手拿著一袋外賣,一手拿著香煙抽著,我心一沉,也硬著頭皮上前「推銷」,這位爸爸先苦笑,之後也沒有理會我,口中喃喃自語說:「學咩音樂?」我立刻在袋中取出單張,不要臉的塞給這位男子說:「免費學音樂,佢哋全部都可以來學的!」說完,男子停在一大廈,趕快推了3個小孩上樓,然後低頭看著單張上寫的內容,我不禁說:「比小朋友一個機會!」他再次苦笑不作一聲便上樓梯,我抬頭一看,小妹妹原來伸了頭看著我,我們大家揮一揮手,這位爸爸便拉了她走,我沒有立刻離開,等了一會,不是等這位爸爸回來作詢問,而是記錄附近的地點,因為我一定會再來。

詳細內容

新書共讀:結合繪本與音樂 市集互動說故事

圖中左起為Emily、Carmen、Yan和Vannis。Emily笑言手風琴、Ukulele和Saxophone這個組合的演奏風格相當輕快開心,很適合Mamasmart這個親子活動。 Story Time是非常好的親子時間,但很多爸媽都只當作睡前活動,你有沒有想過它也可以變成歡樂的遊戲時間?即使是一本只有黑白兩色,簡單線條和文字的繪本,也能變得吸引有趣?本地媽媽市集(Mamasmart)以繪本音樂會的形式,將故事和音樂結合,重新演繹經典繪本故事《失落的一角》(The Missing Piece),邀請大家體驗甚至自製不一樣的Story Time。 文︰李欣敏       攝︰蘇智鑫 「我們不如拍一下手掌,為主角打打氣?」說故事人說。 手風琴手大力地按下一個和弦,說故事人和其餘兩個樂手就隨即拍一下掌。 「他前進一步了!不如我們這次為他拍兩下掌吧!」說故事人說,手風琴的琴弦聲和掌聲應聲響起。 說故事人「肉緊」地說:「這次我們不如為他拍一百下掌吧!」琴弦聲和掌聲此起彼落。 即使記者只是看綵排,也能想像正式演出時小觀眾們應該會十分落力地和應。 Mamasmart已創立4年,創辦人Jess表示,未來希望舉辦更多元化活動,如繪本音樂會和不同類型的藝術工作坊,雖然市集不再是他們的活動主軸,但媽媽和家庭依然是主角。 《失落的一角》故事講述,主角是個失去了一小角的圓,他為了尋找自己失落的一角而展開旅程,但上面這段是繪本中原本沒有的情節,說故事人和樂手運用創意在故事中加插不少類似的細節,手風琴手Yan說:「音樂可以令故事更生動,亦能配合互動,增加小朋友的投入感。」Mamasmart創辦人Jess表示,以往每次的Mamasmart都分別有故事和音樂演奏環節,今年她與說故事人Carmen再次構思市集活動時,想到不如創新一點,把故事、音樂和互動結合在一起,讓參與者不只是「齋聽」,而是有個不一樣的體驗。 Carmen指坊間都有類似的親子節目,但一般門票較貴,表演者在台上演出,四周漆黑一片,氣氛比較嚴肅,「如果能在戶外的市集裏,氣氛比較輕鬆,大人和小朋友一起感受,又可以落手落腳參與,沒有隔膜,會是很好玩的一件事」,而且,她們都希望大家到Mamasmart可以帶走在市集買到的東西之餘,也能帶走可以延續討論的親子體驗。 ◆《失落的一角》 作者、繪者:謝爾.希爾弗斯坦(Shel Silverstein) 翻譯:林世仁 出版:水滴文化 「音樂使故事更生動」 為何他們如此強調體驗?Jess解釋:「香港的小朋友空間小,父母又很忙碌,缺少活動體驗,所以我很喜歡做一些戶外、low tech又近距離的活動,用簡單的東西令生活變得更有趣味,不用常常依賴電子產品。」她希望大家參與這個繪本音樂會之後,對音樂和創意都有不同的看法。 這個創新的想法不只對參加者是個不一樣的體驗,對Jess、Carmen和三個樂手來說也是新嘗試。Ukulele手Emily說:「我們最初的感覺是『唔知做乜』。」風琴手Yan亦說:「一開始我們都很疑惑,我們是否要做背景音樂?」但當Carmen向他們演繹故事之後,他們就受到「啟發」,Emily說,「我沒有想過原來這個年代還有人打開書本跟小朋友講故事,而且Carmen的語調抑揚頓挫,演繹得十分生動」,加上Carmen提議有哪些位置可以與小朋友互動,又或配上音樂,樂手們就紛紛用自己的專長成為填補對方不足的the missing piece。 《失落的一角》無論色彩、文字和圖畫都十分簡單,但故事寓意深遠,故家傳戶曉,Carmen說:「無論大人小朋友都適合看這本書,每個人都會因應自己生活的經驗而對故事有不同的理解。」 模仿故事中大自然聲音 他們希望做到故事裏面有音樂,音樂裏面有故事,兩者不分主次,相輔相成。所以,音樂除了在互動環節帶動氣氛外,還會模仿故事中的大自然聲音,如風聲、雨聲等,更能營造氣氛,帶動情緒。例如,主角被人拒絕時他們就配上「慘慘歌」,即是「粵語殘片」中有角色患病或落難時,常聽到的「悲慘旋律 」歌劇Thais中Meditation一段,Emily說:「如果Carmen說主角很傷感,小朋友也可能感受得到,但如果有一首很傷感的樂曲,一奏樂, 就能即時帶動情緒,音樂就像一個媒介,從喇叭開始把情緒帶給聽眾,令故事的滲透性更強。 」 而且,書中主角不時會哼起歌來,自然很適合加上音樂,他們選用了經典兒歌If You’re Happy and You Know It作樂曲,再配上自創歌詞,令這個耳熟能詳的樂曲成為是次表演的「主題曲」。他們相信,即使不認識這首歌的小朋友也會很快學懂,不會覺得陌生或難以參與其中。輕快又熟悉的音樂可以讓小朋友跟着和唱之外,他們的身體也能「參與」,Emily說:「每個人天生都會跟着旋律郁動,所以在故事中加插音樂,小朋友就不只是聽,可以跟着音樂活動身體。」 道具配合故事發展 除了說故事人和樂手之外,繪本音樂會中還有一個「道具人」,由Jess擔任,她利用紙張製作主角和其他道具,展示故事發展和配合互動遊戲。Carmen說:「本來也有想過投影Powerpoint,但後來決定不用,因為不想小朋友有太多screen time,而用展板表現,是真正可以接觸得到的東西,配合我們天然一點的主張。」Jess更認為,這個「貼地」的設置,環保之餘,亦很簡單方便,「不要覺得那是在台上很難觸摸的東西,甚至乎家長回家後也可以做一個小劇場,與小朋友說故事」。 樂器、繪本、紙張,再加上創意,就能讓一個百無聊賴的下午變得有趣起來,大家也找個周末試試自製快樂吧! Mamasmart市集適逢4周年,遊人除了可在市集買東西,也可參與繪本音樂會,如此歡樂的假日,大人小朋友都必定樂在其中! ■集體創作水彩故事畫 Mamasmart每次都會包含四大重要元素:戶外場地、媽媽攤販、現場表演和工作坊。今年適逢4周年,首次舉辦的繪本音樂會,亦有別開生面的集體水彩故事畫工作坊!一般畫畫工作坊都是大家自顧自地畫,畫完拿走自己的作品,但這個工作坊卻要集體創作一副大型水彩畫,Jess說:「要幾個家庭share一張畫紙來畫畫不容易,當中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要和其他人合作,克服一些平時不習慣的事情。」另外,他們更以故事貫穿工作坊,讓小朋友更加投入創作歷程。 一般畫畫工作坊都是各自各地畫,但當不同家庭集體合作創作一副大型水彩畫,可謂毫不簡單,彼此要互相學習呢!   ■INFO MAMASMART 4周年市集 日期:9月30日 時間:上午11:00至晚上6:00 地點:沙田科學園戶外劇場(新界白石角科技大道東12號) 詳情:www.mamasmart.hk FB專頁:mamasmarthk ■活動詳情 噴噴噴!大象愛玩水——大型集體水彩創作故事畫 時段:下午1:00、3:00、5:00 對象:3至8歲小朋友(須由一名家長陪同) 每節長度:60分鐘 費用:每位90元 報名:goo.gl/rDWWcH ■THE MISSING PIECE 繪本音樂會 場次:中午12:00、下午2:00、4:00 對象:適合任何3歲以上人士觀看 演出長度:約50分鐘 費用:60元(包含贈飲、贈品和購物優惠券於現場領取;不設劃位) 報名:www.putyourself.in/event/the-missing-piece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我愛音樂

音樂兒童每年暑假都安排收生,面試和課程安排的事項,這年收到的申請又創新高。如以往一樣,往往有些比較特殊的個案,令大家值得額外關注,會拿出來探討。 最近有位家長報名,女兒患有唐氏綜合症,面試是由年老的父親帶來,同事看到孩子的時候,開始有點猶豫,她是否符合資格?她可以學音樂嗎?父親很強調女兒一聽到音樂便隨即起舞,非常喜歡唱歌,他很渴望女兒有機會學音樂,但外面跟本沒有機會讓女兒嘗試或接觸到音樂,自己沒有工作能力,每月靠30多歲的太太微薄的收入過活,所有家務和照顧女兒都一手包辦,感到很吃力。 我們經過一番思考,決定讓女孩試一試,因為我們宗旨很明確,就是讓有須要的兒童不須要擔心經濟或身體的條件,而有機會學習音樂。 果然她不像一般的唐氏綜合症患者,她很活潑很愛笑,音樂一開始便跳舞…… 剛好我們上星期在白田社區中心舉行音樂欣賞活動,這女孩也有參與,果然她不像一般的唐氏綜合症患者,她很活潑很愛笑,音樂一開始便跳舞,身體還跟隨節奏擺動,面上的笑容很燦爛。 我最後有機會和父親交談,他很感激我們給予女兒機會,他任何期望都沒有,因為不會實現,看到女兒快樂,自己也很快樂。我和他說暫時只能讓女兒參加一些音樂唱遊班和音樂會,他已經非常滿足。 父親突然問我,知不知道唐氏綜合症的人是比較短命,我頓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臨離開的時候,女兒捉緊我雙手,好想我再和她跳舞,她的眼神很天真很可愛,父親突然問我,知不知道唐氏綜合症的人是比較短命,我頓時不知道如何回答,語塞。他無奈的答到: 「我自己都老,時間不多,老來得女,無任何希望,只是不想白頭人送黑頭人,你明啦!」眼淚差點也流出來。 我繼續沉默,不懂回答,起身再和他女兒跳舞,也許音樂就這樣簡單地讓人快樂,讓人滿足。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