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孩子的香港公民意識覺醒

上星期提到帶阿仔去遊行。當然,無論是去遊行前夕或參與遊行後,阿仔都會對很多就《逃犯條例草案》或其他政治生態的議題有興趣。 譬如說,他會與同學討論遊行、討論有關議題:原來他有些同學都有出席近日的遊行。他更會與校巴的保母、同學的親戚等成年人討論議題、互相切磋,就他自己參與遊行及在不同媒體見到的所見所聞與大家分享。不過,每當他與老婆和我討論有關議題時,如果聽到阿仔好像只是在重複我們的立場、然後說到好像是自己立場那樣,我們都會盡量去問他為何會有那個意見,亦提醒他不要盲目地同意我們的看法。 我更提醒他,就算個別媒體的立場是與自己的相近,都不要假設那媒體說的一切都一定是客觀事實。 除了《逃犯條例草案》議題本身,阿仔亦開始對不同媒體的不同取態產生了興趣、和就其反思。這興趣源自他很想看不同媒體怎樣報導他自己參與過的遊行。當他發覺原來不同媒體的焦點可以是十分不同時,老婆就會趁機對他說,在當下社會有很多資訊在我們身邊,但我們需要看多些不同角度才能辨清真假。我就附和老婆,向阿仔憶述一些我以前參與公民社會時被個別媒體以天方夜譚故事來抹黑我的往事,然後與他分析不同媒體的取向。我更提醒他,就算個別媒體的立場是與自己的相近,都不要假設那媒體說的一切都一定是客觀事實。就此,阿仔就上了透過看到不同媒體學習獨立思考的一課。 這令他以自己是香港人為榮。 不過,個人來說,最近阿仔參與遊行最大的啟發,或許就是他對做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多年來,阿仔都不太喜歡香港。他覺得這裏空氣污染、天氣悶熱、在街上的行人又不會互相打招呼、車輛不會在斑馬線讓路、去到哪裏都好像是人流擠逼。他不時都會問,幾時可以去澳洲讀書,而最終都是我因不捨得他而盡量把他去澳洲的那一刻盡量推遲。不過,經過近期參與遊行,他見到香港人願意為公義站出來、期間縱使悶熱都很有耐性而不會投訴、壓倒性的絕大部分人堅守和平、大家互相禮讓、大家保持街道清潔。這令他以自己是香港人為榮。雖然他仍會去澳洲讀書,但他以後不會只視自己為澳洲人、亦會視自己為香港人。 經過一場反《逃犯條例草案》,覺醒了的香港人又何止是成年人?就算是懂性的孩子,他們的香港公民意識都因此而被提升了。我很慶幸,阿仔是覺醒者的其中一個。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