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們,別走管教冤枉路!

父母在管教孩子前要確立好「關係建立」這目標。(圖片為網上圖片)   張女士有兩個小孩子,囡囡10歲,囝囝五歲。問題出在10歲的囡囡身上。 這些年來,囡囡的情緒好容易失控,特別是在家中,正常時好好地,好愛父母家人。但當張女士管教她,並對她說﹕「唔可以……./唔准……」及解釋原因時,就會好易觸動囡囡神經,她會突然大叫、掟東西,有時會講粗口,也試過打張女士。囡囡只對媽媽有這樣回應,對其他家人相對少出現以上情況。囡囡在校及與其他人相處完全正常。 張女士非常不開心囡囡針對她,又覺得好辛苦,怕自己頂不住……. 為人父母,總希望可以盡責地管教好子女,但在管教前要確立好管教目標﹕「關係建立」就是管教的目標。管教子女沒有以「關係建立」為本,只重視行為的糾正,子女就會覺得父母輕視他們需要,容易觸發其情緒及行為問題(好像張女士例子),慢慢子女會變成「教極都不聽」的一群。   「管教三部曲」既可讓子女感到父母以愛管教,又可避免子女對抗,有效提升親子關係。 以關係建立為先 做個醒目父母,管教時以下4個反應請不要做,因為這些回應會讓子女感到父母只重視行為糾正,而沒有重視他們需要,達不到「關係建立」目標,包括: – 說不/不能 唔可以……./唔准…… – 以惡行先 你不聽我講就……(之後就好惡的樣子) – 只說教 因為你這樣做會….…(一大堆道理) – 分散注意 你看看其他…….(說一些沒關事情)   管教三部曲 轉個身,你又可以試試「管教三部曲」:(例子:囝囝在學校因與人爭執而打人) 先認同感受 - 你今日好嬲喎/你好不鍾意XXX喎……(看看他反應及聆聽他感受) 再指出問題 - 打人是不對的(堅定眼神指正問題) 後提供方法 - 與人爭執要找老師協助解決(不一定要解釋原因,視子女反應而定) 這方法的好處是讓子女感到父母管教他們是出於關心與諒解,大大提升彼此關係,又可避免子女對抗,子女較易接受正確的方法及與父母合作處理。 當父母們下次管教子女時,可嘗試用「管教三部曲」,避免又再行「管教冤枉路」。   內容提供:香港青年協會「家長全動網」單位主任 凌婉君姑娘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半職爸爸:兒童的限期

兒童是有限期的,像孩子那樣需要父母的時間,也不會永永遠遠。 所以,可以的話,就讓他們好好享受兒童階段得到的快樂吧。四五歲還要爸爸媽媽抱,可以的話,還是抱他或她一下吧,因為,很快他或她已經不需要你抱。某一天來臨,這種渴望爸爸和媽媽抱起來的想法,突然就沒有了。而且,從那天的某一個瞬間開始,這種想法,以後再也不會出現。 童年時光一去不返 曾經有一大段時間,辭了全職工作,全職照顧女兒,兼職寫稿掙取收入。結果每天通宵達旦工作,早上六時才放下工作,煮早餐,叫女兒起牀梳洗上學,帶她到樓下搭校車,回家後再弄早餐給太太,然後睡覺,睡醒,整理一下工作,再到樓下等校巴回來,問她學校裏發生什麼事,陪女兒做功課,陪她練琴,陪她下棋,陪她打乒乓球,或者陪她做一些她喜歡做又不夠膽做的事情,如騎單車和踩滾軸溜冰鞋等……五時左右出街買餸煮飯,八時左右給女兒講自己創作的故事,一直講到她沉沉入睡。再然後,又是通宵達旦的工作。 那時寫了本書,叫《一本讀通世界歷史》(香港三聯,繪圖作者為吳浚匡),那是一本為了女兒和小學生而寫的歷史書籍。那本書得了「香港書獎」,獲邀上電台接受訪問,主持人知道我全職在家湊女兒,問做這個決定背後的理由是什麼。 我說,理由簡單,兒童是有限期的,她或他最需要你的時間是有限而短暫的,錯過了,你想補償,她或他已經長大了,再不像那段獨一無二的時期那樣需要你。 其實,兒童不僅需要父母的時間有限,能夠作為兒童而享受作為兒童的享樂時間,也是有限的。雖然這個道理,內心一早已經意識到,可是,當女兒長大到一個階段,對我說已經不太想玩波波池時,我全身如遭電殛。 跳波波池得意應盡歡 她曾經多麼喜歡跳進那個由塑膠球組成的地方,跟認識的和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起玩個不亦樂乎。那一刻,沒有原因,甚至沒有先兆,她不想再玩這個遊戲了。那時她應該是七歲或者八歲吧。 對她來說,這只是一件小事。這件小事,微不足道,長大後大概也不可能記得。然而,我為此有一種莫名而巨大的後悔。為什麼不在她還喜歡的時候,還能享受波波池的時候,多帶她去玩呢? 兒女一天一天成長,他們得到了一些東西,也失去了一些東西。 對父母來說也是一樣。不同的是,兒女成長時,他們不覺得自己損失了什麼,真正為那些「損失」而在心裏放不下的,永遠是在兒女背後多愁善感的家長。

詳細內容

夫婦歷盡兩次小產之痛 丈夫鄧諾文:我懷疑自己也有產前抑鬱

鄧諾文Anson,育有一位三歲多的兒子鄧言希。夫婦倆曾經歷兩次小產,剛撫平第一次傷痛之際,又要再面臨第二次失子之痛。兩次小產中,Anson和太太渴望得到家人的安慰,可惜換來長輩之間的責備與不諒解。當太太第三次終於成功懷孕,Anson帶着半喜樂、半擔憂的心情迎接小生命。他需要克服以往兩次小產帶來的心理壓力,甚至懷疑自己作為丈夫都有「產前抑鬱」的情緒。直至孩子鄧言希呱呱落地,這位新手爸爸每天都在學習如何當一個好爸爸、好丈夫。 文:樊栩瑩  圖:樊栩瑩、受訪者提供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醫生有沒有驗錯啊?」 從事科技初創企業(Start up)的Anson,回想太太第一次經歷流產,是小生命大約8周的時候。Anson描述,「記得那一天,太太突然大量出血,去到公立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說已經檢測不到胎兒的生命跡象。」這時候好像天要塌下來一樣,Anson和太太完全接受不到這個打擊,「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醫生有沒有驗錯啊?這個消息是真的嗎?」後來Anson太太被安排到另一所醫院再次進行檢查,醫生證實腹中的胎兒真的沒有了,「我們很崩潰,只好無奈接受」。 Anson和太太很年輕的時候已經認定對方,在雙方二十多歲時決定互訂終身,許下照顧對方一輩子的承諾。 「他們不明白,甚至責備我和太太。」 夫婦倆第一次經歷流產,已經手足無措,還要將這殘酷事實向雙方家人交代。「尤其老人家,你要他由懷着興奮抱孫的心情,到現在希望落空。他們不明白,甚至責備我和太太。」長輩很自然提出質問:「是太太工作太操勞嗎?懷孕期間有沒有吃錯東西啊?」這是很多老人家的直接反應,但亦為Anson夫婦添上無形的壓力,這時候,其實家人的簡單的安慰和理解就是夫婦最大的良藥。Anson當下終於明白,為甚麼華人社會認為準爸媽最好三個月才公佈懷孕的喜訊,「我覺得不只是迷信、怕胎兒小器這麼簡單,更甚是等小生命成長得穩定一點才向大家公佈,其實自己的壓力亦沒這麼大。」 兩夫婦怎樣共渡難關?Anson有點自責地說:「情緒大家都有,我們會吵架,甚至會互相指責和追究誰與誰的錯。」當時二人都不懂得如何處理這個重大事件,而他作為男性的角色,自言處理得不夠成熟,「我奈何當時有工作在身,未能花很多時間在剛經歷流產的太太身上。」小生命在媽媽的肚子裏一天一天長大,媽媽和孩子的關係更加親密不可分離,所以很容易理解流產對女性無論在身體和心理上的打擊更大。這亦是Anson後來萌生要自己創業的原因,「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當時若能將家庭放在首位,多陪伴太太,她就不用獨守空房這麼寂寞。」他難過地說。 「你說要懷有第三次生命,我們想都不敢再想了。」 Anson太太經過差不多2年的中醫治療調理身體,夫婦終於鼓氣勇氣嘗試再懷孕,可惜再一次換來失望,今次小生命更已有12周。Anson回憶那次例行產檢,主診醫生在檢查胎兒心跳時,皺皺眉向我們表示胎兒已經沒有生命跡像,「我聽到後,今次當場休克。」兩次流產,令Anson夫婦痛不欲生:「你說要懷有第三次生命,我們想都不敢再想了。」今次Anson帶太太去了個長旅行散散心,幸好一路上靠着自己的信仰支持,才能慢慢把傷痛丢淡。 太太經歷了兩次流產,用了很長時間調理身體,Anson自言自己當時作為丈夫做得不夠好。 剛經歷過流產的女性,很需要另一半的支持和陪伴 作為同路人,Anson鼓勵有過流產經歷的爸媽們不要放棄。聽教友們的分享,Anson發現小產是件頗普遍的事,「甚至有女性朋友向我們分享,她曾經歷9次小產,我們聽到後都很震驚呢!」Anson分享,只要好好調理身體,如透過中醫、食療,就算經歷過小產,都有機會再次懷孕,「所以千萬不要感到絕望。」 除了好好調理身體,夫婦們都要有健康的生活。Anson當時選擇和太太行山,接觸大自然,「當大家的身心都ready好,才選擇再次懷孕吧,千萬不要為生而生!」Anson亦鼓勵丈夫們,要清楚自己的優先次序,剛經歷過流產的女性是很需要另一半的支持和陪伴,「把她放在重要的位置,你自然會願意放棄其他玩樂。」 「那時候我不止發惡夢,情緒起伏亦很大,但太太當時也沒有留意到我這些徵兆」 直至太太第三次再度懷孕,夫婦一直用半喜樂、半擔憂的心情迎接這個得來不易的小生命。太太十月懷胎,Anson就擔憂足十個月。他很怕這次也會像過往兩次一樣,突然失去胎兒。那段懷孕期,Anson說他經常發惡夢,「我甚至懷疑自己也有產前抑鬱的情緒。」因為害怕胎兒突然沒有心跳聲,這位準爸爸更緊張得買了個聽心跳專用的聽筒:「只要我一擔心,就會聽聽太太肚子入面孩子扑通扑通的心跳聲。」 在懷孕初期,太太堅持上班,Anson怕太太操勞,只好親自接載她上班,免得她舟車勞動。其實太太第三次懷孕中期曾有出血情況,嚇得Anson半死,幸好醫生要求太太在家中安胎3星期,盡量不要下床,這次胎兒終於成長得很穩定了。Anson感嘆道,那時候我不止發惡夢,情緒起伏亦很大,但太太當時也沒有留意到我這些徵兆,因為她也未必有多餘精神照顧我這位男士的感受。後來在一個分享會上,Anson把事情和盤托出,「太太才發現當時也忽略了我的感受,所以我很同意產前抑鬱不是女士的專利,爸爸也會有這個情況。」 「我不望子成龍,不需要他讀名校,但我希望他將來做一個有承擔的男人,並要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到最專業。」 直至孩子言希呱呱落地,Anson和太太算是放下心頭大石,「孩子能夠健康來到世界上,是很大的恩賜,我們已經很感恩。」眨眨眼,言希已經3歲多。夫婦發現言希比起其他孩子有點不一樣,初步被評估為過度活躍症(ADHD),但現階段仍然未確診。Anson說起孩子的情況,並沒有很多憂慮,「我和太太察覺到他是一個Special Kid,他不喜歡和其他小朋友相處,但他喜愛自己研究電器、砌玩具,我知道這可能是ADHD表現的一種,但我們沒有太大擔心,只要他健健康康就可以。」說到對言希的期望,Anson很堅決地說:「我不望子成龍,不需要他讀名校,但我希望他將來做一個有承擔的男人,並要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做到最專業。」 很多朋友說Anson活在香港這樣一個大壓力的教育環境下,很難不成為怪獸家長,這樣可能要令大家跌破眼鏡了。「為了讓言希有一個愉快的成長環境,我和太太下了一個重大決定,就是來年舉家移民馬來西亞,讓言希在那邊讀書。」Anson想用行動證明,他不是怪獸家長,亦不想成為怪獸家長,既然香港的教育制度需要催谷小朋友,那就選擇另一個愉快的環境給言希。 現時3歲多的鄧言希,活潑又精靈,是天賜給Anson夫婦的禮物。 Anson在「好爸爸中心」擔當宣傳大使一職,向傳媒分享自己作為新手爸爸、新手丈夫的點滴。 除了自己創立科技公司外,Anson亦在電台擔任主持,能言善辨的他近年擔當了「好爸爸中心」的宣傳大使一職,將當爸爸和丈夫的種種點滴,透過電台節目、傳媒訪問向他人分享,希望社會上對爸爸一職多一面看法,「好像社會對媽媽的關注度會比較多,相對地對男士的支援比較少。」好爸爸中心是一所非牟利機構,專門為爸爸提供講座、活動和分享會,藉以推動父親角色,好讓爸爸們活得更精彩,更有自信。 由經歷流產,到今天言希健健康康來到世上,Anson一家三口的故事,令人明白新生命是彌足珍貴,幸福一切得來不易。 下一篇:【移民大馬】讀國際學校平過香港 K2最平每月1000多港元有得讀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