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看爾橫行到幾時?

  寫了好幾篇關於近期教育圈的「混帳」事件,高聲「哀號」,低聲「嗚咽」,心中呼籲楊局長:不要再抱琵琶半遮面,不要再做錯失黃金10秒的慢郎中。尤其是愛香港、愛教育如命如小婦人輩的師奶家長,翹首以望局長手執剛刀九十九,殺盡教育牛鬼蛇神方罷手;當然,又有為數不少借教育之名,行偽善,弄權作假之徒,希望局長這位教育郎中繼續手軟,甚至抽筋,好讓他們胡天胡帝。 王師奶每看到惡人當道,善人委屈時就想起「嘗將冷眼觀螃蟹,看爾橫行到幾時」這詩句。當然,看到小人「惡死能登」打橫行,除了念念有詞,深信天道人心外,真係無符。 王師奶不信占卜星相,不信命理風水,但信天道人心,也信因果。當有人埋怨「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整路無屍骸」之際,小婦人信天有道,人有心,作惡因必有嘗惡果的一天。王師奶每看到惡人當道,善人委屈時就想起「嘗將冷眼觀螃蟹,看爾橫行到幾時」這詩句。當然,看到小人「惡死能登」打橫行,除了念念有詞,深信天道人心外,真係無符。 教師跳樓案 靜靜扮無事? 講咗一大堆看似無關虛話外,入正題了。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校長病假中,辦學團體東華三院畀所謂「校政專家」批評過太高調後,果然從「善」如流,變咗無聲鴉雀。噤聲一輪之後,後果如何?小婦人預測結果如下: 一、風平浪靜後,香港人忘記了曾有教師受壓跳樓這回事。教育局Close file,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東華三院新主席上場,唔關佢事,何必多惹麻煩;李東海小學校董會一致通過,靜候校長玉體安康後官復原職。(曾勇敢批評校長泰山壓頂治校風格的教師,必定餐餐食飯無胃口,晚晚瞓覺被鬼追。) 二、教育局設調查小組,調查一輪後,將意見交回校董會處理。校董會處理方法有二:第一告誡校長,學特區政府問責高官,「經一事,長一智」,罪不致辭職。第二將校長調職至東華三院其他小學,讓其他學校分享新校長管治風格。(教師們不用擔心,王師奶估計校長經一事,長一智後,也許溫順如綿羊。) 王師奶覺得最有Guts是沙呂小校董會,它公然挑戰的不止是楊潤雄局長,它挑戰的是香港政府,也給所有教育界一個壞榜樣。 董之英欺凌事件 教局懶理? 讀者們一定還記得董之英紀念中學欺凌事件,校方發表聲明表示,已獲警方通知不起訴8名肇事學生。王師奶曾關心這8名男子是否仍有上課,在校學生有否新的被欺凌事件?該校校長真是一位巾幗英雌,到現在仍是未發一言,一切事件由學校no.2負責,似乎與佢無關。校董會把校長用金鐘罩罩得密不透風,辦學團體的仁濟醫院似乎讓它自由發展。教育局似乎係路人甲乙丙,唔關佢事,唔通馬鞍山隸屬大灣區,不在楊局長管轄之下? 沙呂小校董會挑戰政府最「威」 王師奶覺得最有Guts是沙呂小校董會,它公然挑戰的不止是楊潤雄局長,它挑戰的是香港政府,也給所有教育界一個壞榜樣。 教育局出過列明罪狀的警告信,佢一樣當你死嘅。 小婦人話佢有Guts並唔係讚佢,只係話佢有膽給負面教育畀啲學生,規則係唔使遵守㗎。讚校長勇氣可嘉,畀政府發警告信後仲可以面無愧色,準備拖到退休。辦學團體鵪鶉過鵪鶉,你是否有難言之隱?對校董會的無法無天不作聲,就表示認同。唉!大不了就唔辦學,或辦少一間囉。 楊局長,等乜吖,趁小婦人被激到嘔血之前,救下香港教育,撥亂反正喇!沙呂小校董會,王師奶擲下一句:「看爾橫行到幾時?」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楊局長諗緊乜?

自從寫咗《楊局長 齋噏無用㗎》一文後,心中有點後悔,雖然愛教育如命,如此標題確實太直率,而且對局長略有不敬。郁達夫有句「曾因酒醉鞭名馬」,王師奶牛頭角一匹婦而已,何敢與郁達夫相比,何况自己滴酒不沾,怎能借酒之名 ,下筆無狀!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小婦人雖然為下筆草率而後悔,但竟然開口中,齋噏真係無用。 懲罰沙呂小無下文 沙呂小事件,局長曾發警告信並列出罪狀,全港市民以為沙呂小一定會有人為此孭飛;何况還有牧師主持4人調查小組,十字架下公義必能彰顯,所以有人質疑小組自己人查自己時,小婦人仲叫他們放心,不要做憂天的杞人。調查小組公布結果,證明小婦人拍錯手掌,燒錯炮仗,群眾的憂慮成真,天真的其實是小婦人。楊局長信任校董會,原則上無錯,可是校董會內有特別校董會,教師校董、家長校董和校友校董無緣列席,大圈圈內有小圈圈,不理會辦學團體,更視教育局如無物。楊局長,你點睇? 楊局長,你點睇唔重要,最重要是社會人士點睇,最最最重要是全港人士,包括教育界點睇你。你是香港教育界的舵手、教育界的龍頭,如果連一間曾被你發信警告過的學校,都可以視你如無物,當你透明,請問教育局威信何在?你的職位不是代表你個人,是代表香港政府。沙呂小的小圈圈校董會正向香港政府挑戰,向全香港市民挑戰。 弄權者正虎視眈眈 楊局長,王師奶對你有期望,雖然平素對牛鬼蛇神或尸位庸官不留情面,但對你仍十分客氣,相信你是教育有心人,一切謀定而後動。唉!講得好聽是審慎,講得唔好聽是優柔寡斷吖。看!某些人就睇穿你的弱點,當你隱形。沙呂小、董之英、李東海連串事件,都是急驚風,全港都為你這個慢郎中着急,而你仍在猶豫。局長,不要錯過黃金10秒,曠日持久,示人以弱,錯過黃金10秒就會終身殘障。教育界有很多熱愛教育的工作者,有很多熱心而有教育理想的辦學團體,但也有不少不知教育為何物,弄權欺壓下屬的校監和校長,他們虎視眈眈看着這事件的發展。校董會可以強橫到這地步,辦學團體無符,局長無權,它們會有樣學樣,後患無窮。 局長真的無權?資助學校每一個仙的支出都是公帑,校董會只是學校的一個組織,校監只是組織的一員,校長是工作人員,他們有責任遵守資助學校規則,違法者大可依法懲罰,甚至勒令停辦。局長,警告信例不虛發,行動喇,你究竟諗緊乜?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0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楊潤雄的一步半

據知教育局正進行中學教學語言「微調」政策研究,引起中學界高度關注。因為直資不受教學語言限制,已將資助學校逼埋牆角,現時教育局只想作微不足道的「微調」,在中學界中已經引起高度關注。中學界的關注分兩類:一類是喜悅的,另一類是憂慮的,也是反對的。現行是學校要收到「前列四成」而人數達85%的,則可以開一班英文班,換而言之,一班32人,達標學生要有27人才可開班,現在很多資助中學已是一校兩制,可能3英1中,甚或2英2中,極端的是4班皆中。 「微調」似吊頸鬆一鬆氣 現在所謂「微調」,只想將「前列四成」改為「前列五成」;達標人數由85%調低至70%。對資助學校而言,似吊頸鬆一鬆氣;對直資來說,好似畀人搶咗半碗飯,但唔記得自己已經餐餐飽到上心口。 在小婦人看來,楊局長只行了半步,談不上什麼大改善。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不過半步也是步,寸進也是進,肯舉步就是成功的一半。有人以為王師奶和直資有仇,好似處處和直資對着幹,這真是「不美麗」的誤會。小婦人講過N次,有些非傳統名校的直資也辦得有板有眼,辦出特色,辦出風格,小婦人反對的僅是直資制度而已。王師奶也講過,希望在不破壞對直資承諾之下,局長會走出第二步,第三步。 自由選擇教學語言 承諾不能改 香港官場有一特色,人亡(下台而已)政息,上一任的負責官員無論在政策上承諾過什麼,只要他下了台,他在任時說得天花龍鳳的大計,一定隨着他的身影消失,這對施政十分不利,尤其是教育,需要講連續,講承傳。鐵的衙門,流水的官,一個局長,任期極其量是十年八載,倘若一個美好計劃隨局長的去留而終止,終究是遺憾的事。既然有15%的人當初肯開辦直資或從資助轉直資,一定有他們的盤算和理想,如果換了一個局長,前任或前前任承諾過的條件不算數,你估玩泥沙或情侶掟煲,講咗等於無講咩!例如答允過按人頭資助的不能走數,自由選擇教學語言也不能取消,否則係逼20%以上的直資冚旗。錢要照畀,自由選擇教學語言的承諾也不能改。 凡事求公道,在平等原則下才有公平的競爭,局長的另一半步是倡議升中第一階段提早至3月放榜,即資助與直資同步放榜。考生陳大文放榜時可能被九華取錄,也可能同時被直資的男拔萃取錄,如何取捨那就該讓陳大文自行選擇,不應受任何潛在壓力影響他的決定。也許有人會說程序好複雜,與過往習慣不同,今時今日,在電腦的幫忙下,一定搞掂。對學生而言,絕對是好事;對資助和直資來說也是好事,因為這是公平競爭,輸得光彩,贏得漂亮。 走了兩步,可以稍停,資助和直資要拉窄的空間仍很大,稍後再討論資助學校的困獸鬥。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6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楊潤雄走出第一步

教育局早前表示正考慮修例,升中「自行分配學位」提早在每年3月放榜。王師奶為資助學校的不公平呼天搶地了好多年,在本欄寫下「鴻文」不下20篇,早前才寫過〈和羅范椒芬論直資〉,足見小婦人對政府過於傾斜直資的關心。王師奶不會淺薄到像一些區議員以斗大字體誇言自己功績:「成功爭取將XX邨巴士站推前10呎」,成功失敗基於事實合理與否,與一介匹婦的小婦人無關。視乎官員判斷能力同肯唔肯上膊,好多做官的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擔櫈仔等升級。 舊制逼學生入直資求保險 我要向楊局長salute,在你走出了第一步,是你前任和前前任不敢走的一步。對香港教育而言,這一步和岩士唐的月球第一步不遑多讓,它是拯救資助學校的強心針,期望更多公平的措施陸續有來。寫到這裏,小婦人要重申一次,衷心尊重直資教育工作者努力的付出,王師奶口誅筆伐的是直資制度的本身,因為它把資助學校壓得變形。家長變成無膽一族,明知兒女優異,好可能派入優良的資助,也不敢放膽一博,寧願每月多花三幾千甚或五六千學費入直資,買一個安心保險,這措施健康否?如果一間直資靠不公平措施而獲取學生來源,值得驕傲否? 楊局長提議的改變,僅限於自行收生而又獲正式取錄者,所佔百分率並不高,僅30%而已,這立刻出現兩個極端反應:資助小學校長會主席張勇邦表示「絕對是好事」,並透露官小、津小和資助議會均支持,因安排以學生福祉為重。據悉,傳統英文中學和津貼中學都歡迎建議,雖然會加重學校行政工作量,但有助防止學生流失;直資學校議會副主席鄭建德對此有保留,他認為小六生在知道自行收生結果後,經歷三四個月的互相比較,影響學習心情,造成「音樂椅」效應,導致已取錄的學生轉投官津中學,「令直資學校手忙腳亂,要重新啟動收生程序,取錄候補學生」。 望繼續收窄直資和資助不平等 走筆至此,小婦人不無感喟,張勇邦口中所謂之「絕對是好事」,關乎學生福祉,官小、津小、資小議會以至傳統英中和津貼中學都歡迎,何以過去多年未曾發表片言隻字為「好事」和「福祉」爭取過?要不是楊局長自行舉一小步,所有什麼學校議會和教育團體如教協教聯都繼續做鵪鶉,做寒蟬?楊局長,這是很基本的第一步,但願在不推翻以前對直資的承諾條件下,繼續有收窄直資和資助不平等的第二步和第三步。直資學校議會副主席鄭建德說對提早放榜措施有保留,作為直資議會副主席,他這樣說是向會員學校交代,但你有否想到過去十多年直資享盡了家長「買保險心態」的便宜?今次微不足道的收窄就話要保留,又擔心小六學生學習心情(請少憂,這是小學校長和老師的事);至於造成「音樂椅」效應,導致已取錄的學生轉投官津中學,難道要剝奪學生選擇學校權利才合理?如果直資辦得有特色,有風格,有成績,學生牛津都唔會去,何况官津?最後,鄭校長吐真言了,原來是怕這措施令直資手忙腳亂,要重新取錄候補學生。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日子過去了,不論直資或資助目下都是自省和自強的時刻。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5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楊局長 齋噏無用㗎

由興德、沙呂小到董之英紀念中學,明顯暴露了法團校董會的先天不足,校長、校監,以至校董會缺乏問責精神。先講校監,王師奶保守估計,不稱職的佔90%以上。香港千多間學校,校監估計最少有七八百人,你相信這七八百人都曾接受最基本的培訓嗎?大部分連三兩天的講座都未參加過,有些參加過的如水過鴨背,你信他們都熟讀教育則例和條例嗎?你信他們熟悉學校財政正確的運作嗎?他們不倚賴校長倚賴誰?也許你會說靠校董會眾人智慧喇!除了一些有規模的辦學團體,其餘的校董會多是烏合之眾(好多人聽到好唔開心㗎)。 學校禍福靠晒校長 就因為校監唔熟書,靠晒校長,所以禍福難料。有幸遇到個有心教育、才德兼備的校長,學校可以一日好過一日;不幸遇到一個無才無德,在校內搞小圈子,校外喜招搖,臨財苟得,臨難苟免,有事閃埋一邊,推副手做替死鬼,呢啲學校等摺埋喇!仲有一種校長,中中庸庸,不能說好,也不算太差,但有一種絕活,服侍校監工夫一流,深明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的道理。有這類校長和校監的學校唔會有進步,因為老師們只敢交行貨,邊個太出色太勤力邊個死先,忌才吖!王師奶知道講得咁白,一定好多人唔like,但嫉惡如仇,不吐不快,好彩呢啲校長唔算太多,40%左右喇。請勿對號入座,如果你一定要,小婦人唔阻你,只能心裏默念:善哉!善哉! 沙呂小調查無期限 仲有人睬你? 王師奶總覺得楊局長太溫文,講得好聽是圓滑、審慎,講得難聽是優柔寡斷,齋噏,得過講字。興德學校事件已成歷史,但拖拖拉拉,好似急驚風遇着慢郎中。一句講晒,欠的是果斷,亂麻真是要快手快腳一斬到底。今次沙呂小一鑊泡,局長話已向法團校董會發警告信,又強調相關調查仍未結束,教育局正等待獨立小組提交調查報告,不會就此劃定期限喎;又承認校方反應並不完全積極。媽媽咪吖,小婦人真係服得局長好交關,調查怎可以無期限㗎!第一次已經過期未交,今次自動話不設期限,無異自廢武功,又承認校方反應並不積極,不積極即係講明睬你都傻。唉!局長,你威信何在?齋噏真係無用㗎! 單憑局長「零容忍」3個字可以有乜效果? 董之英紀念中學嚴重校園欺凌事件,學校竟以「過火嬉戲」輕輕帶過,可以用荒天下之大唐,滑天下之大稽去形容。局長溫文爾雅地說:將與校方詳細討論,希望校方可以做得更好,更能幫忙學生,配合教育局一直以來的政策和教育局給予學校的指引,最後加上「零容忍」3個字。要不是警方拘捕立案,單憑局長「零容忍」3個字可以有乜效果?各位看官,且看局長措詞,他表示「希望校方可以做得更好」,似乎肯定校方做得不錯,只是希望它「更好」而已。 唉!局長,面面俱圓未必是好事,全校師生、馬鞍山居民都清楚都知道董之英紀念中學是一間什麼樣的學校,徹底改革才可以鳳凰重生,再姑息必變成一間「腐敗的學校」。辦學團體的仁濟醫院,期望你們有勇氣改革校董會和學校領導層,以新面目新氣象樹立學校新風。毒瘤不除,後患無窮,去問吓醫院的醫生應該點做喇!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0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楊潤雄做了一件好事

本來好想學人哋文藝腔將本文標題擬為《後現代時期的電子教學》,左諗右度,好似耕田大嬸著晚禮服,一襲長裙拖地,周身唔聚財,還是選題如上。 電子教學壽終正寢 相信這是小婦人最後一篇有關電子教學的「鴻」文,一來已寫無可寫,最重要是楊局長已一錘定音,「隱晦」地宣布電子教學壽終正寢。包拗頸的B仔話:局長又無正式宣布取消電子教學,點解話電子教學摺埋呢?講得斯文些,叫做聞弦歌而知雅意;講得草根些,叫做聞到陣除就知飯燶。局長講過不強制學校使用電子課本,亦無設定目標,用唔用係學校專業決定。講到咁明即係話唔關政府事,亦即係話政府以後唔會泵水,王師奶話局長一錘定音並非老作,何况局長並無應承繼續撥款資助電子書商,又無應承繼續撥款為學校添置平板電腦,更無計劃培訓教師,難道這還不夠用「一錘定音」和「壽終正寢」去形容? 與此同時,小婦人要讚楊局長做了一件好事,他替香港納稅人慳了好多錢,明知繼續拖落去是無底深潭,而且斬纜是和國際接軌,所有試行電子教學的先進國家都紛紛偃旗息鼓,香港何必死撐!局長醒過吳克儉好多,吳克儉是慷納稅人之慨,倒錢落海,他的荷包都唔會少一個仙,但楊局長卻為香港人荷包着想。 雖然有點作大,王師奶要代表香港市民多謝楊局長的一念之仁。 王師奶預測未來走向 後現代時期的電子教學將會是何等局面?廟街盲公陳呃你十年八年,小婦人的預測一定準過盲公陳,而且立刻見功。小婦人預測如下: 一、電子書商不會出新書 明知電子教學已摺埋,一定不會有人繼續撞個頭埋牆,出電子書成本不輕,現在的電子書只有13%學校使用,實際已蝕到眼坦坦,不過洗濕個頭,只有捱下去,盼望明天有陽光,但𠵱家前面行人止步,相信電子書商一兩年內相繼冚旗。 二、印刷課本一枝獨秀 印刷課本一直影響輕微,就算一些用電子書的學校,85%都繼續買印刷課本,因為阿sir或Miss甚或家長都鍾情於人手一卷。小婦人預測印刷課本繼續興盛,生意滔滔,每年加價與通脹相若,或輕微超越。二手書商店大有可為。 三、標榜電子教學轉低調 好多學校扮前衛,標榜自己電子教學(雖然只得一兩科),一些矇查查的家長最易中招,以為此校先進,爭先恐後報讀,小婦人預計這類學校轉趨低調。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仍有少數學校繼續吹牛。 四、編寫電子教材的老師鬆一口氣 一兩年內,電子教學必入死胡同,校長無理由再逼老師寫教材,以後阿sir或Miss可專心教書,關心學生,楊局長間接功德無量。 五、教育局不會培訓教師進行電子教學 不要以為這是小事,全港教師數萬,要全面培訓,需時數年,明知已婉轉喝停,還再勞民傷財?不智之舉,聰明如楊局長一定不會春蠶作繭。 局長英明,為香港做了一件慳水又慳力的好事。善哉善哉!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不要難為楊局長

楊潤雄接受香港電台訪問,談論到用廣東話學中文,一場略帶學術性的風波再起。王師奶先行申報立場,小婦人贊成粵教中,亦贊成學普通話,兩者並行不悖。楊局長一語擊起千重浪,學者、名嘴紛紛責難,局長其後解釋意見被誤解。 師資不足成普教中障礙 始終一句,普通話說得標準而又有教中文資歷的教師嚴重不足,這是普教中的一大障礙…… 普教中和粵教中成效爭拗不自今日始,有人話粵語保留中原音最多,又話粵語九聲,用詞古雅,並舉一些古代文人名句作例,如「明月幾時有」、「行行重行行」、「笑談渴飲匈奴血」證明。王師奶讀得書少,稍為深奧的討論入唔到腦。始終一句,普通話說得標準而又有教中文資歷的教師嚴重不足,這是普教中的一大障礙。既然局長後來已澄清立場,並保證學校教中文的語言有絕對自由,這事應告一段落,請不要再難為楊局長。 政策惹反感 局長成箭靶 就因為局長是本港教育舵手,教育措施如普教中、TSA、愛國教育、歷史科改用詞,惹起為數頗多家長反感…… 主持人問到局長為什麼讓子女讀國際學校,局長答得好「論盡」,他說:「懶啲揀了個簡單方法。」這答案給人抓住大做文章。局長不是第一次這樣回答,他初任教育局長時已有記者問過同樣問題,當時反應不若今日強烈,只是輕輕掠過。人怕出名豬怕肥,就因為局長是本港教育舵手,教育措施如普教中、TSA、愛國教育、歷史科改用詞,惹起為數頗多家長反感,通常最普遍的反應是:「梗係喇,佢仔女讀國際學校,樣樣都唔關事,死嗰啲係我哋啲仔女啫。」 如果小婦人無記錯,早年入職嘅公務員啲仔女唔止去外國讀書有津貼,就算在本地讀國際學校都有資助;何况一般國際學校不論師生比例、校舍設備都遠勝一般津校,局長就係講唔出口。就算教育局內好多局長下屬都有子女讀國際學校,點解人人無事,唯獨局長久不久就畀人「將軍」?無他,因為他是局長囉! 張堅庭導演唔單止關心教育,仲時有玄機妙語。王師奶記得他說過教育局應裁員,今次在facebook又說公務員人工在8萬及10萬蚊以上的子女不准讀國際學校。不要以為張導演隨口噏,他意在言外。以裁員為例,他是指教育局搞啲唔等使嘅嘢太多,返璞歸真才是正道;今次以人工為規範,在範圍內的不准讀國際學校,間接是逼高官們要為改善本港教育動腦筋,如果唔改善,你的子女一齊在「醬缸」浸死。 局長應設法改善 非口不擇言 你說不想深入理解香港教育制度,唔知應該點樣幫佢哋安排,你懶啲揀了個簡單方法,一讀就由幼稚園開始…… 局長,你說不想深入理解香港教育制度,唔知應該點樣幫佢哋安排,你懶啲揀了個簡單方法,一讀就由幼稚園開始,讀咗咁多年就唔使去幫佢揀。局長真是老實人,這些話其他司局長如張建宗、陳茂波講得,甚至鄉愿的陳帆都講得,只有你唔講得,你唔講得就因為你是教育局長。當全香港家長為子女入學問題日夜焦慮,你點可以懶?當全港家長為入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而叩門奔波,為副學士、自資、毅進的取捨而碰碰撞撞,你可以懶?佢哋正等緊教育一哥的指路明燈。請想一想:你的子女可以從幼稚園一路順風順水讀到大學,有公帑支付,而全港家長卻要為子女過五關斬六將,叩門叩到尊嚴盡失,撲水畀子女讀大學撲到山窮水盡,你身為局長,不能獨善己身,否則將成吳克儉2.0。楊局長,慎言吖! 楊局長整個訪問言談語氣尚算真誠,王師奶對你仍有期望,請不要令香港家長失望。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3期]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楊潤雄應怎回應把子女送去國際、海外學校?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近期被問到為何他送子女去國際學校及出外升讀大學。根據《明報》報道,他的回應包括「不想深入理解究竟香港……應該點樣幫佢哋安排」、「我懶啲揀了個簡單方法……一讀就由幼稚園……讀咗咁多年就唔使去幫佢揀」。 言論一出,就惹起了社會很大迴響。不少名人、網紅都認為他作為政府官員多年(在2012年起更是長駐教育局)都選擇不讓子女入讀本地學校是講一套、做一套。更有聲音提倡,所有政府高官應被禁把子女送去國際學校或送出外讀書。 我認為這些輿論是把兩個不同的問題混淆起來: 楊把自己子女送去國際學校、出外讀書本身是有問題嗎? 楊就子女教育安排的解釋是恰當及能接受嗎? 我認為楊潤雄為子女作出的教育決定本身不是問題。他的問題,反而是他的解釋 對於楊決定把子女送去國際學校、出外讀書,我會這樣想:作為香港父母,眼見香港教育制度的各種不堪,而自己又有經濟能力,在這前提下子女作另類教育安排都不是不合理吧。又或者這樣看:如果一個像楊潤雄有經濟條件條件的父親為了自己的公務、政治仕途、公眾形象而夾硬把子女送去一些自己不認為是所謂較「好」的制度受教育,這好像對子女有點不公。我更會懷疑,這樣把自己事業看得比子女教育更重的又是一個有那麼自私的父親? 因此,我認為楊潤雄為子女作出的教育決定本身不是問題。他的問題,反而是他的解釋。如果連楊潤雄都嫌香港教育制度太複雜、不想深入理解,香港千千萬萬要每日面對這個制度的父母又如何是好?如果他連為自己子女都懶得在教育制度日常運作層面上深入理解,社會又怎能信任他作為教育局局長會為港人的子女好好了解香港教育制度的各種問題?還有,他因經濟能力許可而以個人選擇去向香港教育制度投下不信任票,但一眾沒有此經濟能力的香港父母,難道就要眼白白看着子女在連高官都視為是次等的教育制度求存? 與其為自己的抉擇找比粗口更難聽的藉口,楊可以承認連他都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不堪、否則不會送子女去國際學校與外國 當然,基於很多香港父母、子女甚至教師都因本地教育制度而活在水深火熱中,楊潤雄無論怎樣解釋他為子女作出的教育選擇都會被批評。不過,與其為自己的抉擇找比粗口更難聽的藉口,楊可以承認連他都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不堪、否則不會送子女去國際學校與外國。他可以承認,這是政府多年來在教育政策方面的不足。他可以承認,很多香港父母沒有他那樣幸運,有經濟能力為子女作另類安排。 然後,楊可以承諾,他會盡力把香港教育制度的各種不堪逐漸剷除。他可以承諾,得到多一點開放、少一點填鴨式教育、多一點尊重老師與學生、少一點官僚主義的教育制度並不只是有錢人的專利,而是任何經濟階層都所享有的權利。他可以承諾,會致力把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到一個地步,父母不再需要覺得能送子女去國際學校或海外讀書或許是比起本地學校更優勝的選擇。 不知道楊潤雄夠不夠膽這樣說?更重要地,不知道他夠不夠膽落實這一切?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TSA再起風雲

TSA這小小測驗,搞到香港教育雞毛鴨血好多年,說它「小題大做」可以,因為世界各地類似測驗都水波不興,唯獨香港熱烘烘風起雲湧;說它「大題小做」也未嘗不可,因為它嚴重破壞初小教育,可是無人理,讓它繼續沉淪。 王師奶說教育局長楊潤雄提出臨時通知10%考生的措施,是足夠不讓操練再起波瀾的絕招,可惜他只精明一半 王師奶說教育局長楊潤雄提出臨時通知10%考生的措施,是足夠不讓操練再起波瀾的絕招,可惜他只精明一半,又推出准許學校全校參加,由考評局將結果回報學校,讓學校跟報告自我改善。局長動機是好的,以為自由參加就沒有問題,誰知問題就出在自由參加和考評局將報告交回學校手上。 據報現有九成官校和160多間資助小學參加全校考試,九成官小參加一啲都唔奇,奇就奇在尚有一成官校不參加。王師奶特別向這一成官校致敬,不在於它們參加與否,致敬的原因是它們特立獨行,有它們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意志,不因為是官校就一定跟大隊走。 學生臨時揀選 杜絕操練 如果這樣還逼學生操練,除非是腦生蟲。 160多間資助學校就較為複雜,據知有些辦學團體鼓勵屬校全校參加,志在取得考評局報告,用以參考、改善教學,並聲言不會用作屬校間比較。小婦人相信辦學團體的承諾,寄望學校獲得報告後自我裁剪;擔心的,是學校對辦學團體的信任,校長們會想:「辦學團體咁大方?叫我哋全校參加,又唔利用報告結果將所有屬校排名?有無咁蠢吖!」信任是雙向的,一些往績欠佳的辦學團體,好難得到學校校長的絕對信任。還有,辦學團體的頭頭會不時調換,A唔排名,不代表B唔排名,如果不作兩手準備,到時喊都無謂,這是學校操練的誘因。如果楊局長只做上半場,抽取10%學生考試,再加上這10%學生是臨時揀選,無花無假,如果這樣還逼學生操練,除非是腦生蟲。 堅決反TSA家長或再起暗湧 除了學校和辦學團體外,另一個風雲是家長。有一些家長堅決反對小三TSA,他們的反對並非無理,因為過分操練確實摧毁了初小教育。時移世易,楊局長的10%考生計劃,就算如何硬頸的家長都無理由反對楊局長的上半埸。九成的官立小學和160多間資助小學參加全班考試的學校,未經全面諮詢,難保裏面沒有反對TSA的家長,不可小覷這股暗湧,這股暗湧隨時有可能變主流。 王師奶希望沒有扭曲初小教育的TSA,也希望TSA能在正常情况下發揮功能。願辦學團體有遠大的視野,與屬下學校建立互信;願學校領導層不以短暫的成敗為長久榮辱;願家長以平和心態培育兒女。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