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楊潤雄做了一件好事

本來好想學人哋文藝腔將本文標題擬為《後現代時期的電子教學》,左諗右度,好似耕田大嬸著晚禮服,一襲長裙拖地,周身唔聚財,還是選題如上。 電子教學壽終正寢 相信這是小婦人最後一篇有關電子教學的「鴻」文,一來已寫無可寫,最重要是楊局長已一錘定音,「隱晦」地宣布電子教學壽終正寢。包拗頸的B仔話:局長又無正式宣布取消電子教學,點解話電子教學摺埋呢?講得斯文些,叫做聞弦歌而知雅意;講得草根些,叫做聞到陣除就知飯燶。局長講過不強制學校使用電子課本,亦無設定目標,用唔用係學校專業決定。講到咁明即係話唔關政府事,亦即係話政府以後唔會泵水,王師奶話局長一錘定音並非老作,何况局長並無應承繼續撥款資助電子書商,又無應承繼續撥款為學校添置平板電腦,更無計劃培訓教師,難道這還不夠用「一錘定音」和「壽終正寢」去形容? 與此同時,小婦人要讚楊局長做了一件好事,他替香港納稅人慳了好多錢,明知繼續拖落去是無底深潭,而且斬纜是和國際接軌,所有試行電子教學的先進國家都紛紛偃旗息鼓,香港何必死撐!局長醒過吳克儉好多,吳克儉是慷納稅人之慨,倒錢落海,他的荷包都唔會少一個仙,但楊局長卻為香港人荷包着想。 雖然有點作大,王師奶要代表香港市民多謝楊局長的一念之仁。 王師奶預測未來走向 後現代時期的電子教學將會是何等局面?廟街盲公陳呃你十年八年,小婦人的預測一定準過盲公陳,而且立刻見功。小婦人預測如下: 一、電子書商不會出新書 明知電子教學已摺埋,一定不會有人繼續撞個頭埋牆,出電子書成本不輕,現在的電子書只有13%學校使用,實際已蝕到眼坦坦,不過洗濕個頭,只有捱下去,盼望明天有陽光,但𠵱家前面行人止步,相信電子書商一兩年內相繼冚旗。 二、印刷課本一枝獨秀 印刷課本一直影響輕微,就算一些用電子書的學校,85%都繼續買印刷課本,因為阿sir或Miss甚或家長都鍾情於人手一卷。小婦人預測印刷課本繼續興盛,生意滔滔,每年加價與通脹相若,或輕微超越。二手書商店大有可為。 三、標榜電子教學轉低調 好多學校扮前衛,標榜自己電子教學(雖然只得一兩科),一些矇查查的家長最易中招,以為此校先進,爭先恐後報讀,小婦人預計這類學校轉趨低調。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仍有少數學校繼續吹牛。 四、編寫電子教材的老師鬆一口氣 一兩年內,電子教學必入死胡同,校長無理由再逼老師寫教材,以後阿sir或Miss可專心教書,關心學生,楊局長間接功德無量。 五、教育局不會培訓教師進行電子教學 不要以為這是小事,全港教師數萬,要全面培訓,需時數年,明知已婉轉喝停,還再勞民傷財?不智之舉,聰明如楊局長一定不會春蠶作繭。 局長英明,為香港做了一件慳水又慳力的好事。善哉善哉!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不要難為楊局長

楊潤雄接受香港電台訪問,談論到用廣東話學中文,一場略帶學術性的風波再起。王師奶先行申報立場,小婦人贊成粵教中,亦贊成學普通話,兩者並行不悖。楊局長一語擊起千重浪,學者、名嘴紛紛責難,局長其後解釋意見被誤解。 師資不足成普教中障礙 始終一句,普通話說得標準而又有教中文資歷的教師嚴重不足,這是普教中的一大障礙…… 普教中和粵教中成效爭拗不自今日始,有人話粵語保留中原音最多,又話粵語九聲,用詞古雅,並舉一些古代文人名句作例,如「明月幾時有」、「行行重行行」、「笑談渴飲匈奴血」證明。王師奶讀得書少,稍為深奧的討論入唔到腦。始終一句,普通話說得標準而又有教中文資歷的教師嚴重不足,這是普教中的一大障礙。既然局長後來已澄清立場,並保證學校教中文的語言有絕對自由,這事應告一段落,請不要再難為楊局長。 政策惹反感 局長成箭靶 就因為局長是本港教育舵手,教育措施如普教中、TSA、愛國教育、歷史科改用詞,惹起為數頗多家長反感…… 主持人問到局長為什麼讓子女讀國際學校,局長答得好「論盡」,他說:「懶啲揀了個簡單方法。」這答案給人抓住大做文章。局長不是第一次這樣回答,他初任教育局長時已有記者問過同樣問題,當時反應不若今日強烈,只是輕輕掠過。人怕出名豬怕肥,就因為局長是本港教育舵手,教育措施如普教中、TSA、愛國教育、歷史科改用詞,惹起為數頗多家長反感,通常最普遍的反應是:「梗係喇,佢仔女讀國際學校,樣樣都唔關事,死嗰啲係我哋啲仔女啫。」 如果小婦人無記錯,早年入職嘅公務員啲仔女唔止去外國讀書有津貼,就算在本地讀國際學校都有資助;何况一般國際學校不論師生比例、校舍設備都遠勝一般津校,局長就係講唔出口。就算教育局內好多局長下屬都有子女讀國際學校,點解人人無事,唯獨局長久不久就畀人「將軍」?無他,因為他是局長囉! 張堅庭導演唔單止關心教育,仲時有玄機妙語。王師奶記得他說過教育局應裁員,今次在facebook又說公務員人工在8萬及10萬蚊以上的子女不准讀國際學校。不要以為張導演隨口噏,他意在言外。以裁員為例,他是指教育局搞啲唔等使嘅嘢太多,返璞歸真才是正道;今次以人工為規範,在範圍內的不准讀國際學校,間接是逼高官們要為改善本港教育動腦筋,如果唔改善,你的子女一齊在「醬缸」浸死。 局長應設法改善 非口不擇言 你說不想深入理解香港教育制度,唔知應該點樣幫佢哋安排,你懶啲揀了個簡單方法,一讀就由幼稚園開始…… 局長,你說不想深入理解香港教育制度,唔知應該點樣幫佢哋安排,你懶啲揀了個簡單方法,一讀就由幼稚園開始,讀咗咁多年就唔使去幫佢揀。局長真是老實人,這些話其他司局長如張建宗、陳茂波講得,甚至鄉愿的陳帆都講得,只有你唔講得,你唔講得就因為你是教育局長。當全香港家長為子女入學問題日夜焦慮,你點可以懶?當全港家長為入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而叩門奔波,為副學士、自資、毅進的取捨而碰碰撞撞,你可以懶?佢哋正等緊教育一哥的指路明燈。請想一想:你的子女可以從幼稚園一路順風順水讀到大學,有公帑支付,而全港家長卻要為子女過五關斬六將,叩門叩到尊嚴盡失,撲水畀子女讀大學撲到山窮水盡,你身為局長,不能獨善己身,否則將成吳克儉2.0。楊局長,慎言吖! 楊局長整個訪問言談語氣尚算真誠,王師奶對你仍有期望,請不要令香港家長失望。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3期]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楊潤雄應怎回應把子女送去國際、海外學校?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近期被問到為何他送子女去國際學校及出外升讀大學。根據《明報》報道,他的回應包括「不想深入理解究竟香港……應該點樣幫佢哋安排」、「我懶啲揀了個簡單方法……一讀就由幼稚園……讀咗咁多年就唔使去幫佢揀」。 言論一出,就惹起了社會很大迴響。不少名人、網紅都認為他作為政府官員多年(在2012年起更是長駐教育局)都選擇不讓子女入讀本地學校是講一套、做一套。更有聲音提倡,所有政府高官應被禁把子女送去國際學校或送出外讀書。 我認為這些輿論是把兩個不同的問題混淆起來: 楊把自己子女送去國際學校、出外讀書本身是有問題嗎? 楊就子女教育安排的解釋是恰當及能接受嗎? 我認為楊潤雄為子女作出的教育決定本身不是問題。他的問題,反而是他的解釋 對於楊決定把子女送去國際學校、出外讀書,我會這樣想:作為香港父母,眼見香港教育制度的各種不堪,而自己又有經濟能力,在這前提下子女作另類教育安排都不是不合理吧。又或者這樣看:如果一個像楊潤雄有經濟條件條件的父親為了自己的公務、政治仕途、公眾形象而夾硬把子女送去一些自己不認為是所謂較「好」的制度受教育,這好像對子女有點不公。我更會懷疑,這樣把自己事業看得比子女教育更重的又是一個有那麼自私的父親? 因此,我認為楊潤雄為子女作出的教育決定本身不是問題。他的問題,反而是他的解釋。如果連楊潤雄都嫌香港教育制度太複雜、不想深入理解,香港千千萬萬要每日面對這個制度的父母又如何是好?如果他連為自己子女都懶得在教育制度日常運作層面上深入理解,社會又怎能信任他作為教育局局長會為港人的子女好好了解香港教育制度的各種問題?還有,他因經濟能力許可而以個人選擇去向香港教育制度投下不信任票,但一眾沒有此經濟能力的香港父母,難道就要眼白白看着子女在連高官都視為是次等的教育制度求存? 與其為自己的抉擇找比粗口更難聽的藉口,楊可以承認連他都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不堪、否則不會送子女去國際學校與外國 當然,基於很多香港父母、子女甚至教師都因本地教育制度而活在水深火熱中,楊潤雄無論怎樣解釋他為子女作出的教育選擇都會被批評。不過,與其為自己的抉擇找比粗口更難聽的藉口,楊可以承認連他都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不堪、否則不會送子女去國際學校與外國。他可以承認,這是政府多年來在教育政策方面的不足。他可以承認,很多香港父母沒有他那樣幸運,有經濟能力為子女作另類安排。 然後,楊可以承諾,他會盡力把香港教育制度的各種不堪逐漸剷除。他可以承諾,得到多一點開放、少一點填鴨式教育、多一點尊重老師與學生、少一點官僚主義的教育制度並不只是有錢人的專利,而是任何經濟階層都所享有的權利。他可以承諾,會致力把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到一個地步,父母不再需要覺得能送子女去國際學校或海外讀書或許是比起本地學校更優勝的選擇。 不知道楊潤雄夠不夠膽這樣說?更重要地,不知道他夠不夠膽落實這一切?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TSA再起風雲

TSA這小小測驗,搞到香港教育雞毛鴨血好多年,說它「小題大做」可以,因為世界各地類似測驗都水波不興,唯獨香港熱烘烘風起雲湧;說它「大題小做」也未嘗不可,因為它嚴重破壞初小教育,可是無人理,讓它繼續沉淪。 王師奶說教育局長楊潤雄提出臨時通知10%考生的措施,是足夠不讓操練再起波瀾的絕招,可惜他只精明一半 王師奶說教育局長楊潤雄提出臨時通知10%考生的措施,是足夠不讓操練再起波瀾的絕招,可惜他只精明一半,又推出准許學校全校參加,由考評局將結果回報學校,讓學校跟報告自我改善。局長動機是好的,以為自由參加就沒有問題,誰知問題就出在自由參加和考評局將報告交回學校手上。 據報現有九成官校和160多間資助小學參加全校考試,九成官小參加一啲都唔奇,奇就奇在尚有一成官校不參加。王師奶特別向這一成官校致敬,不在於它們參加與否,致敬的原因是它們特立獨行,有它們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意志,不因為是官校就一定跟大隊走。 學生臨時揀選 杜絕操練 如果這樣還逼學生操練,除非是腦生蟲。 160多間資助學校就較為複雜,據知有些辦學團體鼓勵屬校全校參加,志在取得考評局報告,用以參考、改善教學,並聲言不會用作屬校間比較。小婦人相信辦學團體的承諾,寄望學校獲得報告後自我裁剪;擔心的,是學校對辦學團體的信任,校長們會想:「辦學團體咁大方?叫我哋全校參加,又唔利用報告結果將所有屬校排名?有無咁蠢吖!」信任是雙向的,一些往績欠佳的辦學團體,好難得到學校校長的絕對信任。還有,辦學團體的頭頭會不時調換,A唔排名,不代表B唔排名,如果不作兩手準備,到時喊都無謂,這是學校操練的誘因。如果楊局長只做上半場,抽取10%學生考試,再加上這10%學生是臨時揀選,無花無假,如果這樣還逼學生操練,除非是腦生蟲。 堅決反TSA家長或再起暗湧 除了學校和辦學團體外,另一個風雲是家長。有一些家長堅決反對小三TSA,他們的反對並非無理,因為過分操練確實摧毁了初小教育。時移世易,楊局長的10%考生計劃,就算如何硬頸的家長都無理由反對楊局長的上半埸。九成的官立小學和160多間資助小學參加全班考試的學校,未經全面諮詢,難保裏面沒有反對TSA的家長,不可小覷這股暗湧,這股暗湧隨時有可能變主流。 王師奶希望沒有扭曲初小教育的TSA,也希望TSA能在正常情况下發揮功能。願辦學團體有遠大的視野,與屬下學校建立互信;願學校領導層不以短暫的成敗為長久榮辱;願家長以平和心態培育兒女。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