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有容乃大

基督城槍擊案後,信奉回教的家傭對事件感到難過,但她相信因果,不公義的人必會自食其果,沒有太過悲憤。丈夫則基於好奇,看了臉書槍手發放的影片,心裏又難過又噁心,需要一整天去平復心情。附近的清真寺門外,這幾天都有市民擺放鮮花悼念。 把屎把尿把孩子帶大,一顆子彈就可以拆散一個家庭 槍擊案引起全球嘩然,也激起多層討論:槍械管制、種族主義、宗教歧視、白人精英主義抬頭、移民政策與本地民生衝突等等,曾幾何時覺得這些意識層面的討論,只屬於書本和功課,但當了媽媽之後,對暴力事件感到特別心寒,覺得地球另一邊發生的事情其實很近,把屎把尿把孩子帶大,一顆子彈就可以拆散一個家庭,把十幾二十年的心血化為烏有;又會感到困惑,是怎樣的教養把孩子養成人魔,冷血無恥? 從前接觸暴力罪行的囚犯,撇除受毒品影響或者患上精神病失去理智,大部份都是欠缺同理心的人 從前接觸暴力罪行的囚犯,撇除受毒品影響或者患上精神病失去理智,大部份都是欠缺同理心的人。同理心是什麼呢?簡單可能是惻隱之心、不忍人之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因為將心比己,能在別人的角度去設想。情緒導向治療大師 Dr. Greensburg 指出同理心是真誠、非批判及關懷接納的態度,欠缺同理心的人會比較自我中心,會忽略別人的感受、見解,傾向凡事以我為先,難以建立健康的人際關係。 香港的教育充滿競爭,即是有道德或宗教的薰陶,小朋友成長的世界難以避免惡性競爭,在贏輸是關鍵的學習環境,要教育同理心並不容易。在繁忙的日程裏,家長只可以盡力把握每個當下,向子女解說什麼事關懷、什麼是逆地而處。例如在遊樂場見到小朋友跌倒哭鬧,雞蛋仔會凝神注視,他的小腦袋盡力理解抽象的人際關係、感受、哭泣意義等等,我不知道該如何解說但仍然會告訴他:哭、傷心,痛痛,所以要抱抱,要安慰他。自幼聽慣我的嘮嘮叨叨,現在他在公園見到有人跌倒,他會跑過去「關心」,即使未有能力扶起對方,也不會說話,但是他會露出痛苦的表情、指着自己的膝蓋(他經常碰瘀的地方)又或者也裝哭聲,這是他嘗試去「同理」別人的過程,我知道他也嘗試去感受別人的痛楚。 與生俱來的善念,本質上大家都是小天使,在未有說話能力之前就已經可以建立對情感的理解。 我相信不單止是我的孩子,是所有孩子都有與生俱來的善念,本質上大家都是小天使,在未有說話能力之前就已經可以建立對情感的理解。只是成長過程摻雜了很多社會價值觀,而且大部分都是家長鞭長莫及,唯有盡力把關協助小朋友理解大世界。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交換角色與同理心

最近,我有一個澳洲朋友與她的小女兒玩了一個很有趣的遊戲,名為「媽媽與孩子」。基本上,她與女兒在家中嘗試玩交換角色,她扮演女兒、女兒扮演她。 於是,我那個朋友就出盡心思去做很多女兒平時拿來投訴及惹人討厭的說話。她會對女兒說(所有句子都是把發音拉長來讀)「我好肚餓呀」、「我好悶呀」、「我唔要呀」。每次她這樣做,女兒都會會心微笑,很明顯是知道媽媽是在模仿她。 同樣地,我朋友的女兒扮演媽媽角色時就會不時很大聲、長長地嘆氣,而且每次有事件激怒了她都會用手掩蓋自己的臉孔。 一次交換角色的遊戲,就能夠讓我朋友與她女兒互相看到大家的行為 由此可見,一次交換角色的遊戲,就能夠讓我朋友與她女兒互相看到大家的行為。她倆既可以見到對方如何看自己的行為與表現,亦可以嘗試了解一下又什麼會令對方開心、有什麼會令對方憤怒。換句話說,無論是我朋友或她的女兒,她們都上了同理心的寶貴一課。 見到我朋友這個例子,我不禁在想,如果某些較「怪獸」的父母與孩子玩這個遊戲又會怎樣? 先說父母扮演子女。父母或許會嘗試在家中什麼自理、家務都不做。譬如說,他們可以要求孩子餵他們吃東西。他們可以把家中東西四周凌亂地擺放、不願自己拿書包等,然後要求孩子或家中外傭處理一切。他們可以不斷投訴功課、溫習與課外活動很多及很難,而且做得很累。 至於子女扮演父母,他們或許可以追父母要做這樣、做那樣,做到累透為止,就算是週末都要他們大早起床去做各種活動。他們可以不斷在父母面前提起其他人有那麼厲害、而父母又有那麼不足。 在這情況下,一個交換角色遊戲又能否增加雙方的同理心?我對此有所保留。 要讓孩子學會怎樣有同理心,始終都要看父母家中平時的表現、亦要看整體社會環境 父母扮孩子欠缺各種自理或參與家務能力難以令孩子改變,因為父母自己回到家都是把一切拋給外傭。父母扮孩子投訴很累亦沒有用,因為孩子都不時會見到父母投訴工作很累。同樣地,子女嘗試弄到父母很累亦與父母日常工作很累分別不大,而孩子扮父母那樣不斷奚落父母亦與父母在殘酷的香港職場上會遇到的情況分別不大。 看來,要讓孩子學會怎樣有同理心,始終都要看父母家中平時的表現、亦要看整體社會環境。

詳細內容

問專家:大力擁抱嚇怕人? 經驗式學習同理心(2-8歲)

問:兒子今年3歲,平日很喜歡和小朋友玩,但他似乎不太懂得和小朋友相處,常常很大力摟抱別人。在公園見到陌生小朋友,他很快便摟住人,把其他小朋友甚至家長都嚇怕。我常跟他說那樣不好,要溫柔點,但他像不太聽得懂,令小朋友不敢和他玩,於是他就變得生氣,更想去推跌人。學校教師也說他是大動作的小朋友,有時會推其他同學,然而說話卻不多。我不知道這是他「肉緊」,還是頑皮,跟他說他好像不太聽得明,應用什麼方法教他呢? 文:顏燕雯      資料提供:聖雅各福群會樂寧兒童發展中心服務經理、註冊社工梁翠雲 答:孩子的年紀還很小,聽媽媽形容他平日說話不多,可能本身表達能力不強,未懂得用說話來表達自己感受。如果媽媽只對他說:「你攬住人哋時好大力呀!」他未必可以感受得到,甚至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很輕力去摟抱別人;而且以他的年紀,用說話去教導他何謂「同理心」是很難的,他亦未必能理解得到,所以仍然會以動作去表達自己的需要。 媽媽可嘗試用經驗式學習引導他,讓他明白實際情况是怎樣。方法是在家中向兒子預告:「你過來呀,讓媽媽給你感受一下。」然後緊緊擁着他,讓他感受到「不舒服」、「太大力」,這時媽媽便可以告訴他﹕「剛才你是否覺得唔舒服?唔開心?如果你也是這麼大力摟着別人,別人也會不開心啊!媽媽不想其他小朋友不喜歡你,不肯跟你玩呢。」 以玩具作正確示範 之後,可以用布偶、毛公仔等作正確示範,教他一些簡單的社交禮儀和技巧,甚至媽媽自己都可以扮演小朋友,教他如果想跟小朋友一起玩,應該開口邀請別人,而不是用力摟着別人。 如果孩子做得到,媽媽可以帶他到公園「實習」,在旁觀察他是否能做到。做得到的,要加以讚賞和鼓勵,如果仍然做不到,就要即時提點,如拍一拍他肩膊,及時糾正他。甚至給他承擔後果,例如告訴他再用力摟住人便要回家,不能再留在公園玩等。循序漸進,讓他在媽媽的提點之下慢慢修正過來。 歡迎讀者將問題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傳真至2898 2537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