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學堂:融合教育SEN學生的挑戰

港府自1997年開始推行融合教育,讓一些有輕微學習困難、有特別學習需要(SEN)的學生入讀主流學校,學習如何融入社會之餘,也讓學校其他同學、教師及家長,認識、接受和尊重個別學生的差異。然而推行逾20年,成效一直受不少質疑。 簡單來說,一間學校可同時接納不同類別的SEN學生,包括: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ADHD)、自閉症(ASD)、溝通障礙(CD)、情緒行為問題(EBD)、聽覺障礙(HI)、智力障礙(ID)、肢體殘疾(PD)、特殊學習障礙(SLD)和視覺障礙(VI)等,可接收的學生可以由十多至百多人不等。政策原意是希望SEN學生融合在普通學校就讀,與同齡學童一起接受教育。可是在現實中,教師、社工、教育心理學家,都為了要處理這麼大量和不同類型的SEN學生而疲於奔命,間接減少其他學生受照顧和支援的機會。 教師教學壓力增 學生家長反應多負面 實際操作上,前線教師遇到不少挑戰。他們需親自設計和製作多元化的教材,並適時調整教學方法,讓個別差異的SEN學生適應。然而,不同種類的SEN學生所需要的學習支援各異,教師在設計和調整課程時需花費大量時間,根本難以獨立支援那些融合生;課室管理亦面臨挑戰,融合班學生因個別差異大,教師一方面要以整體為考量,另一方面又需付出更多的耐心照顧個別的融合生。部分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學生更會干擾課堂秩序,壓力可想而知。 另外,普遍學生和家長雖然對SEN學生沒有心存惡意,但對他們的行為仍會感到不耐煩或難接納。例如:常常發問並打擾課堂學習,佔用過多資源,在遞交功課或考試上往往獲得優待而令人感覺不公;一些情緒或自我控制能力弱的SEN學生,也會偶爾欺凌其他同學等。因此,普通學生或家長會對SEN學生持有較多負面的看法。 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學生 融入群體需包容 不同類別的SEN學生,會有不同的朋輩關係和群體活動。大部分校長、教師和專業人士都對聽覺障礙、肢體殘障及特殊學習障礙的學生的情緒表現持有正面的看法。然而對於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智力障礙和自閉症等學生,不少人則認為他們在課堂上不能專心學習、打擾同學,因而有較負面的看法。上述學生在「師生關係」、「同輩關係」、「同輩互動」及「社交及情緒表現」等各方面,表現都較普通學生為低,難以與人建立和維繫較持久的友誼。 筆者以往接觸部分SEN學生,了解到他們的內心很空虛。他們其實很想認識和接觸不同的朋友,但礙於缺乏洞察和理解別人想法的能力,在參與群體活動時與人溝通亦遇到困難,對社會規範也不敏感,有時甚至有極端的情緒表現,使到他們在現實世界裏很難找到知心朋友。 我們要明白,SEN的問題並不是他們想故意產生,是他們難以控制的事情,所以更需要大家用無比的愛心和耐性去支持和體諒他們,他們才有機會去糾正和改善這些錯誤。其實,SEN學生只要獲得合適的教導和訓練,加上身邊朋輩的包容、接納和給機會作鍛煉,他們的社交能力一樣可以提升,最終SEN學生也能與我們愉快、和平地共處。 文:伍國光(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3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專注力不足 一樣可有熱忱

專注力不足的孩子,一般比同齡的孩子更容易受周圍環境影響而分心,因此經常被形容為「心不在焉」、「坐立不定」、「總是停不下來」、「做事3分鐘熱度」等。 青春期的孩子受荷爾蒙的影響,生理、心理狀態都有重大的改變。這時期的孩子會積極尋求自我認同,容易過度在意別人的看法,情緒也會變得波動。若未能適當處理,部分孩子甚至會因為情緒低落,對很多事都失去興趣或總是提不起勁。專注力不足的孩子同樣會經歷青春期,但又是否代表這班少年人,一定沒心機做任何事呢? 過動兒菲比斯 找到興趣成金牌飛魚 筆者想引用一個名人的情况,他就是美國昔日游泳名將菲比斯(Michael Phelps)。他9歲時確診為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患者,曾有一名教師對這名少年的媽媽說:「你兒子永遠不能對任何事專注。」惟菲比斯熱愛游泳,10歲時的他為了上場參加游泳比賽,可以乖乖坐着等待4小時;從11歲開始,每天早上7時便展開2.5小時的訓練,下午再練3小時,日復日,年復年。他15歲首次參加奧運,自此共參加了5屆,贏得28面奧運獎牌,包括23面金牌,至今亦仍然保持7項世界紀錄,可說是奧運的游泳英雄。 專注力不足患者或許對不感興趣的事情難以長時間保持注意力,但是他們跟很多人一樣,要是遇上喜歡的事情,加上有足夠的鼓勵和成就感,他們做起事來一樣非常起勁。所以要讓專注力不足的少年人畀心機做事,首先要幫助他們發掘自己的興趣。 菲比斯的媽媽發現他小時候比較好動,所以帶他去嘗試不同類型的運動,如棒球、曲棍球、足球、游泳等,希望兒子能從中發現自己願意下苦工的運動,最後發現菲比斯最熱中游泳。由於孩子往往未必清楚知道自己的興趣所在,所以家長要耐心觀察,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愛好。 提升孩子自我認同感 鼓勵發展所長 筆者認為專注力不足的少年人本質和其他少年人沒有分別,他們需要的是認同而非批判,他們需要發現自己的優點,而非不斷放大自己的不足。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質,難以專心就是專注力不足患者的特質之一;他們也有自己的長處,大部分專注力不足患者都天生熱情又有創意,只是這些特質未必符合常規的標準或一般父母的期望。 青春期的少年人正處於「人生八階」中的「自我認同」階段,若能清晰認同自我,肯定自己的理想、價值觀及目標,少年人便有成功的機會。所以家長的接納及耐性,對於專注力不足的少年來說非常重要,若父母能明白孩子的特質和需要,並培養他們發展擅長的部分,讓他們在興趣中得到成就感,可以進一步提升他們對該興趣的堅持和熱情。 孩子需要家長的引領,慢慢從兒童階段過渡至成年階段。這個過程和所需的時間因人而異,專注力不足的孩子可能比普通的孩子需要一些額外的照顧、關懷和理解。家長若能與他們保持良好的親子關係,跟孩子一同發掘他們的興趣和長處,給予支持和鼓勵,並不時檢討和調整培育孩子的策略,縱然是專注力不足的孩子,也能成為一個對家庭、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文:袁惠儀(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4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同理心學堂:如何輔導被欺凌者和欺凌者

我們小時候看卡通片《多啦A夢》,不少情節都是關於大雄被欺凌,然後多啦A夢用法寶幫助他。故事中,怯懦似乎就是大雄最大的性格特徵;而一說起惡霸,肯定會立即想起胖虎和小夫。可是,只要我們認真細想,便會發現他們怯懦和霸道的表現背後,其實隱藏了這3個孩子內心的真正需要,亦往往是大人時常忽略的地方。 大雄就像現時不少孩子,雖然在校園受欺凌,但父母往往被蒙在鼓裏,因為孩子不會選擇告訴父母,反之會告訴身邊信任的朋輩,但很多時候朋輩的社會經驗未必能助受害人全面解決問題。在故事中,大雄所傾訴的對象就是多啦A夢,大雄的父母似乎較關注學業成績,對兒子受欺凌所知不多。 而胖虎和小夫往往是欺凌的始作俑者,但這兩個「惡霸」在父母面前所表現的卻又是另一面。胖虎在外是個典型的「小霸王」,在爸媽面前卻非常膽小,唯命是從。當胖虎媽媽發現胖虎欺負弱小,她只會採取「以暴易暴」的方式教訓兒子;小夫則是助紂為虐的人,時而在旁為欺凌者吶喊助威,但當他遇上任何困難或委屈,只會大哭及馬上找媽媽,而小夫媽媽解決問題的方法,亦只會用物質去回應及滿足小夫,以為問題就此解決。 大雄、胖虎、小夫的共通點 無論是被欺凌的大雄、欺凌人的胖虎,以及作為旁觀者或吶喊助威者的小夫,我們不難看到他們一個共通點──自信心不足,渴望得到身邊人認同。眾所周知,學術及體能都是學校偏重的範疇,亦正是大雄的兩大弱點,故大雄在學校實在難以取得成就感;胖虎深愛唱歌,可惜他的歌藝不受賞識,因此以恃強凌弱的方式逼人家當他演唱會的觀眾;小夫在眾人中最年長,但個子最矮小而且沒有出眾的技能,故此他只好自吹自擂,炫耀家中財富,渴望得到別人的注意。 充當孩子的「多啦A夢」 在現實生活中,一旦孩子涉及欺凌事件,無論是欺凌者抑或被欺凌者,我相信,家長都希望成為孩子的「多啦A夢」,雖然我們沒有百寶袋,但有與孩子同行的勇氣,助他們排難解憂。 要與孩子同行,親子間的話題不應只圍繞學業成績,家長不妨多了解孩子的社交生活、日常興趣,讓子女習慣和家長暢所欲言、分享生活。萬一不幸受到欺凌,家長也會是孩子的傾訴對象。孩子在家長的陪伴下,會學習到應對欺凌事件的方法,從而培養個人自信及自我反思的能力。 當發現孩子涉及欺凌他人,家長應保持冷靜,先了解事情的始末,同時避免責備孩子。另外,家長需克制情緒,以理性處事,並教導孩子一些正面抒發情緒及解難技巧,指導孩子不應事事訴諸暴力,要建立同理心,並鼓勵孩子向被欺凌者道歉,以平息衝突。正如在《多啦A夢》電影版情節,多啦A夢知道自己將要離開,決心放手讓大雄自己面對挑戰。最後,大雄亦不負所望,成功突破自己。 在欺凌事件中,怯懦、惡霸的形象往往只是表徵,一眾家長應該深入了解孩子的內在需要,適時在背後提供指導及支持,從旁去幫助「大雄」、「胖虎」及「小夫」,助他們建立個人的自信心及自行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治本之道。 文:郭芳怡(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荃灣會所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6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