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學堂:偷睇孩子手機有理?

曾經看過一套電影,內容講述一個住在美國的孫兒到北京探望素未謀面的爺爺。兩爺孫相處了一段時光,爺爺經常在友人面前談到孫兒的個人生活,很多時令孫兒十分尷尬;最令孫兒氣憤的,是他發現爺爺曾偷看他的手機信息。 偷看子女私隱 破壞互信 相信現代的父母對保護私隱的意識也較他們父母輩高,但很多時為了想了解子女的一切,有意無意地過分關心子女的行為,甚至偷窺子女的個人通訊,例如手機、facebook、IG和電郵等,令子女感受到私隱被侵犯,破壞彼此互信的關係。 家長有時也感到委屈,自己的出發點是關心子女,避免他們受不良朋輩或事物影響,初心也是為了保護子女的成長,希望在子女有困難時作出適當的支援。 作為父母,有否想過為什麼子女不願意分享他們的事情?請不要過分擔憂,隨着年紀漸長,子女的心理和生理都在變化,荷爾蒙影響了他們的情緒及判斷。孩子在青少年時期會把朋友的重要程度放在較前位置,他們傾向和朋輩訴說心事及尋求意見,所以家長不用自責,平常心的接受子女獨立及尊重他們的個人空間,切記不可有掌控子女的心態。 溝通3原則 化解冷漠 相信不少父母都發覺難以和青少年時期的子女溝通。筆者建議家長與子女溝通時可參考下列的3項原則: 1. 易地而處 感同身受 父母也曾經年少,儘管子女有時的態度和語氣令家長們感到很「不爽」,家長們要理解兩代成長背景和時代不同,大家對事物的理解和概念都不一樣。作為父母要與時並進,交換角度,嘗試代入子女的想法,理解子女的心態。 2. 冷靜聆聽 避免衝突 家長們要注意自己的情緒,不要讓情緒主導了思考。情緒很多時會阻礙大家的溝通,更甚者會說出一些傷害彼此的說話。惡毒的語言說出去就覆水難收,影響深遠。在這個情况下,讓大家冷靜下來才展開對話。 3. 鼓勵溝通 分享想法 以開放心態,嘗試向子女表達你對他們的關心,並不是想操控他們的想法及行為,鼓勵子女分享他們的內心感受,理解他們的立場及見解,在互相尊重及信任的基礎上,相向溝通。 只要子女能感受到父母是真心關懷,相信親情能融化冷漠的關係,子女終會選擇父母作為可信賴的溝通伙伴,願大家一起為子女的健康成長努力!   文:溫奕民(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石硤尾會所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9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No Time to Die的教養

筆者日前外出工作,剛巧撞上中午放學時段,因此巴士上滿載放學回家的莘莘學子。他們不論年紀大小,大多手執一部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有些專注於線上遊戲,有些瀏覽社交媒體或YouTube頻道影片。此等情景,正好反映現今香港新生代「機不離手」的寫照! 疫下「新常態」 更依賴電子教學 面對新冠病毒疫情肆虐,本港各級學生在過去一年多時間裏,花在網上學習的時間甚長。每當筆者與家長或教師談及線上學習的情况時,他們都認為有利有弊;但很多時也提出,青少年因為接觸網絡世界的時間增加,導致「機不離手」更為嚴重,面對不可逆轉的學習和生活「新常態」,我們究竟應如何面對呢? 社會因應疫情而衍生工作、學習和日常起居的改變,網絡化的新常態比起以往實體互動更冗長和費神,上述狀况讓筆者想起近期上映的《鐵金剛》系列電影的英文戲名——No Time To Die。戲名令在疫情中埋頭工作的上班一族,尤其雙職父母發出會心微笑,很多家長面對子女的學習新常態時都笑言:我已經No Time To Die了! 雖然成年人呼喊No Time To Die,學童卻毋懼與時間競賽,更沉醉於網絡與智能產品建構的界面。每當筆者與家長談及子女因疫情導致「機不離手」,他們都說陷入苦無良策及兩難局面。家長一方面期望減少子女上網的時間,另一方面子女卻因學習及課餘生活而難以「離線」。事實上,這個本是電子教學的新時代,筆者相信學童放在網上學習的時間將會與日俱增,突如其來的疫症只不過是無意地推動及加速了電子學習的應用和發展。 父母調節心態 嘗試擁抱網絡世界 有見及此,父母或需調節心態,明白到網絡世界是不可擋的洪流,自己應與新生代一同學習、面對,以至同行去開拓網絡世界的可能。正如影片No Time To Die的中文片名—《007:生死有時》,科技與人類生活環環相扣,並且從不走回頭路般去逐漸改善人類生活,藉着不同年代的科技產品「進與退」,讓我們從中體會「生有時、死有時」的哲理。 綜合上述情况,筆者大膽建議父母們,與其嘗試引領子女離線,不如反過來嘗試擁抱網絡世界,與子女站在同一平台,開展同行的路徑。當家長願意抱着「互學習、同欣賞」的精神,與子女探索當下最新的科技,既可研究一下如何應用到孩子的學習和成長中,也可以一起實踐智慧上網,讓科技繼續我們創造無限的可能! 文:溫振鵬(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小西灣會所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0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青春期的腦內風暴

與衝動、壞脾氣、難溝通的青春期子女相處,令不少家長經歷各樣的煩惱和挫折。有家長曾和我分享:「兒子到了青春期,就變了陌生人,大家的摩擦快將原來不錯的關係變為負資產。」 其實孩子從出生至20多歲,大腦一直處於不斷發育的過程,而各個部位的發育時間有先有後。想了解青少年的行為,可從解構大腦的發展開始。 人類大腦的前額葉皮質,主要負責高級認知功能,當中包括作決定、計劃、抑制衝動等,同時也跟社交聯繫、理解他人和自我認知有關,它很重要卻最遲(一般約到25歲)才發育完成。 就在前額葉還在緩慢成長時,負責管理記憶、情緒和感受獎勵的邊緣系統這部分,則在15歲以前便發育成熟。相對於成人思考時會運用前額葉作計劃和判斷,青少年卻常常用和爬蟲類一樣原始的杏仁核(amygdala)去回應別人的情緒。這意味着青少年雖然和成人一樣能夠感知情緒,但缺少成人般的情緒和行為自我調節能力,難像成人一樣作出理性的決定,亦令青少年容易在初解讀情緒時,發生判斷錯誤而造成反應過度,或沒來由的脾氣。 另外,人類的內側前額葉區域在社交場合的活躍度會在約15歲時到達頂峰,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青少年會比成人更易焦慮。他們的自我意識極度強烈,對一切關於自己的評論也很在乎。但成人早就習慣了這種「自我意識」,面對其他人的審視也會較淡然。事實上,內側前額葉在社交場合的活躍,除了令青少年緊張別人的目光,還懼怕被同伴排斥,這也解釋了家長為何覺得青少年子女會「朋友大過天」。 信任代質問 適時擁抱 父母很多時候都感到和青春期的孩子難相處,尤其是給予意見/批評時,子女「一言九頂」的反叛行為,會令他們擔心孩子做錯而不自省,甚至招致更嚴重的行為問題。但其實這些憂慮,多是出於父母不了解青春期孩子的發展狀况和心態有關。筆者基於大腦發展特徵,跟各位總結一下如何與青春期子女相處、同行︰ 1. 青春期孩子的前額葉皮質發育不成熟,容易出現「理智」戰勝不了「情感」的衝動,父母在此時別硬碰硬,最好讓大家先冷靜,別在子女激動時火上加油。因為衝突時言語易帶苦毒,宜以關心取代命令,試用「我」的信息(I message)作為溝通的第一步。可試試描述具體事件,再表達自己的感受,以及對他/她的期待。 2. 要了解青少年的內側前額葉很活躍,對別人的評價很敏感,避免當着外人,尤其是他的朋友前作批評。即使在家裏批評孩子,也要點到即止,別喋喋不休,因為他們的認知發展水平和成人已經非常接近,你批評他時,如果有道理,說一次他就懂。若真的關注或擔心子女的狀况,以「我相信你有(知道)……」的信任態度代替懷疑的質問口脗,或一個適時的擁抱可能比說大道理來得更有力量。青少年可能嘴硬不認錯但心裏明白,家長再不停講道理而缺乏理解及包容的態度,他的叛逆情緒就出來了;而控制情緒的前額葉皮質還沒發育成熟,抑制不了和你爭吵的衝動。一來一往,便容易讓大家蔓延至其他未梳理的親子關係衝突,令風暴愈演愈烈。 各位家長,還記得你的青春期嗎?還記得你對建立自我價值認同的躁動、迷惑與徬徨嗎?面對即將或已進入青春期的孩子,若家長依舊保持當初懷孕時會找育兒書去了解、去學習的心態,並嘗試站在子女的視角理解他們的需要,以及調節當中的相處和管教方式,相信更能體現父母在孩子成長旅途中的護航價值。 文:廖潤鳳(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註冊社工)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6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融合教育SEN學生的挑戰

港府自1997年開始推行融合教育,讓一些有輕微學習困難、有特別學習需要(SEN)的學生入讀主流學校,學習如何融入社會之餘,也讓學校其他同學、教師及家長,認識、接受和尊重個別學生的差異。然而推行逾20年,成效一直受不少質疑。 簡單來說,一間學校可同時接納不同類別的SEN學生,包括: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ADHD)、自閉症(ASD)、溝通障礙(CD)、情緒行為問題(EBD)、聽覺障礙(HI)、智力障礙(ID)、肢體殘疾(PD)、特殊學習障礙(SLD)和視覺障礙(VI)等,可接收的學生可以由十多至百多人不等。政策原意是希望SEN學生融合在普通學校就讀,與同齡學童一起接受教育。可是在現實中,教師、社工、教育心理學家,都為了要處理這麼大量和不同類型的SEN學生而疲於奔命,間接減少其他學生受照顧和支援的機會。 教師教學壓力增 學生家長反應多負面 實際操作上,前線教師遇到不少挑戰。他們需親自設計和製作多元化的教材,並適時調整教學方法,讓個別差異的SEN學生適應。然而,不同種類的SEN學生所需要的學習支援各異,教師在設計和調整課程時需花費大量時間,根本難以獨立支援那些融合生;課室管理亦面臨挑戰,融合班學生因個別差異大,教師一方面要以整體為考量,另一方面又需付出更多的耐心照顧個別的融合生。部分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學生更會干擾課堂秩序,壓力可想而知。 另外,普遍學生和家長雖然對SEN學生沒有心存惡意,但對他們的行為仍會感到不耐煩或難接納。例如:常常發問並打擾課堂學習,佔用過多資源,在遞交功課或考試上往往獲得優待而令人感覺不公;一些情緒或自我控制能力弱的SEN學生,也會偶爾欺凌其他同學等。因此,普通學生或家長會對SEN學生持有較多負面的看法。 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學生 融入群體需包容 不同類別的SEN學生,會有不同的朋輩關係和群體活動。大部分校長、教師和專業人士都對聽覺障礙、肢體殘障及特殊學習障礙的學生的情緒表現持有正面的看法。然而對於有情緒及行為問題、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智力障礙和自閉症等學生,不少人則認為他們在課堂上不能專心學習、打擾同學,因而有較負面的看法。上述學生在「師生關係」、「同輩關係」、「同輩互動」及「社交及情緒表現」等各方面,表現都較普通學生為低,難以與人建立和維繫較持久的友誼。 筆者以往接觸部分SEN學生,了解到他們的內心很空虛。他們其實很想認識和接觸不同的朋友,但礙於缺乏洞察和理解別人想法的能力,在參與群體活動時與人溝通亦遇到困難,對社會規範也不敏感,有時甚至有極端的情緒表現,使到他們在現實世界裏很難找到知心朋友。 我們要明白,SEN的問題並不是他們想故意產生,是他們難以控制的事情,所以更需要大家用無比的愛心和耐性去支持和體諒他們,他們才有機會去糾正和改善這些錯誤。其實,SEN學生只要獲得合適的教導和訓練,加上身邊朋輩的包容、接納和給機會作鍛煉,他們的社交能力一樣可以提升,最終SEN學生也能與我們愉快、和平地共處。 文:伍國光(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3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如何開解失去親人的孩子

「我好掛住嫲嫲,佢上咗天堂幾時返啊?」孩子天真率直的說話,往往令人心酸,亦會無情地勾起家長對離世者的思念。「死亡」是人生必經階段,成年人面對親人離世,縱然傷感,但心裏明白發生何事,但孩子面對親人摯愛突然「消失」,反應可能出乎意料。 對孩子來說,死亡是一個十分抽象的概念。面對死亡時一般人會傷心難過,但孩子產生的情感更複雜,當中「不安」或許是最主要的情緒反應。摯愛親人突然離世,孩子們的腦海定必存在着很多對離世者的疑問。他們亦因為不理解死亡,或會向成年人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例如請家長「致電」離世者,叫死者快點回來。當孩子期望落空後,內心會極度不安,而孩子的情緒反應最終亦會加重成年人的情緒負擔。 當孩子失去摯愛親人時,家人可以如何開解他們呢? It is okay to not be okay 要開解孩子,家長首先要先好好照顧自己的情緒。It is okay to not be okay。如果家長未準備好談論此話題,或在傾談的過程中感覺自己的情緒不穩時,不妨坦誠向孩子講出感受和想法,讓孩子明白家長亦有軟弱的時候,亦有不能解答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這是一個成年人自我照顧的過程,體察自己的情緒起伏,才能好好照顧孩子的不安情緒。 誠實與謊言 孩子表達對離世者的思念,亦是代表他們願意向成年人展示自己的內心世界。家長如能好好把握機會,讓孩子感到自己的感受獲得尊重和重視,孩子與家長的情感連繫必定會大大提升,孩子的不安亦會隨之減少。面對孩子的內心世界,家長可坦誠地告知自己亦有相同的感受,讓孩子知道家長與他們正面對相同的處境。 遇上親人離世時,部分家長選擇瞞騙小朋友,例如:「他/她去了另一處地方生活,暫時不會回來。」動機雖是出於保護孩子,但這些說話的背後,不但令小孩子產生能夠再見面的假希望,他們對死亡的概念更會變得模糊,當日後接觸到真正的死亡資訊,孩子心理衝擊會更大。建議家長如實告知小孩子什麼是死亡,亦可嘗試利用比喻法,向年幼小孩子解釋什麼是生命周期,例如:以植物的生命周期比喻摯愛的離去,讓小孩子明白生命有時限。 陪伴與連繫 面對孩子的不安感,陪伴是最直接而有效的靈丹妙藥。由於孩子未必懂得如成人般用言語表達感受,家長可嘗試借助其他物品或活動幫助孩子紓解情感,例如:畫畫、翻看生活照片等。同時,家長亦可與孩子參與他們喜歡的活動,減少不安感。 孩子對長輩的思念,多少反映出長輩在孩子心目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家長可在日常生活中多引導和聆聽孩子的分享,從中欣賞孩子和長輩的互動關係,為他們舊有的經歷賦予新意義,讓孩子繼續正面成長。 生死教育是一生的課題,是每個人一生中必經的階段。最好的開解、最好的教育不是當死亡來臨時才赫然面對;而是早有準備,懂得愛惜摯愛,學會珍惜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機會。願家長能夠跟孩子們好好學習和理解生命的意義,愛得及時。 文:吳培謙(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佐敦會所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9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專注力不足 一樣可有熱忱

專注力不足的孩子,一般比同齡的孩子更容易受周圍環境影響而分心,因此經常被形容為「心不在焉」、「坐立不定」、「總是停不下來」、「做事3分鐘熱度」等。 青春期的孩子受荷爾蒙的影響,生理、心理狀態都有重大的改變。這時期的孩子會積極尋求自我認同,容易過度在意別人的看法,情緒也會變得波動。若未能適當處理,部分孩子甚至會因為情緒低落,對很多事都失去興趣或總是提不起勁。專注力不足的孩子同樣會經歷青春期,但又是否代表這班少年人,一定沒心機做任何事呢? 過動兒菲比斯 找到興趣成金牌飛魚 筆者想引用一個名人的情况,他就是美國昔日游泳名將菲比斯(Michael Phelps)。他9歲時確診為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患者,曾有一名教師對這名少年的媽媽說:「你兒子永遠不能對任何事專注。」惟菲比斯熱愛游泳,10歲時的他為了上場參加游泳比賽,可以乖乖坐着等待4小時;從11歲開始,每天早上7時便展開2.5小時的訓練,下午再練3小時,日復日,年復年。他15歲首次參加奧運,自此共參加了5屆,贏得28面奧運獎牌,包括23面金牌,至今亦仍然保持7項世界紀錄,可說是奧運的游泳英雄。 專注力不足患者或許對不感興趣的事情難以長時間保持注意力,但是他們跟很多人一樣,要是遇上喜歡的事情,加上有足夠的鼓勵和成就感,他們做起事來一樣非常起勁。所以要讓專注力不足的少年人畀心機做事,首先要幫助他們發掘自己的興趣。 菲比斯的媽媽發現他小時候比較好動,所以帶他去嘗試不同類型的運動,如棒球、曲棍球、足球、游泳等,希望兒子能從中發現自己願意下苦工的運動,最後發現菲比斯最熱中游泳。由於孩子往往未必清楚知道自己的興趣所在,所以家長要耐心觀察,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愛好。 提升孩子自我認同感 鼓勵發展所長 筆者認為專注力不足的少年人本質和其他少年人沒有分別,他們需要的是認同而非批判,他們需要發現自己的優點,而非不斷放大自己的不足。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質,難以專心就是專注力不足患者的特質之一;他們也有自己的長處,大部分專注力不足患者都天生熱情又有創意,只是這些特質未必符合常規的標準或一般父母的期望。 青春期的少年人正處於「人生八階」中的「自我認同」階段,若能清晰認同自我,肯定自己的理想、價值觀及目標,少年人便有成功的機會。所以家長的接納及耐性,對於專注力不足的少年來說非常重要,若父母能明白孩子的特質和需要,並培養他們發展擅長的部分,讓他們在興趣中得到成就感,可以進一步提升他們對該興趣的堅持和熱情。 孩子需要家長的引領,慢慢從兒童階段過渡至成年階段。這個過程和所需的時間因人而異,專注力不足的孩子可能比普通的孩子需要一些額外的照顧、關懷和理解。家長若能與他們保持良好的親子關係,跟孩子一同發掘他們的興趣和長處,給予支持和鼓勵,並不時檢討和調整培育孩子的策略,縱然是專注力不足的孩子,也能成為一個對家庭、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文:袁惠儀(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4期]

詳細內容

親子筆陣.同理心學堂:如何輔導被欺凌者和欺凌者

我們小時候看卡通片《多啦A夢》,不少情節都是關於大雄被欺凌,然後多啦A夢用法寶幫助他。故事中,怯懦似乎就是大雄最大的性格特徵;而一說起惡霸,肯定會立即想起胖虎和小夫。可是,只要我們認真細想,便會發現他們怯懦和霸道的表現背後,其實隱藏了這3個孩子內心的真正需要,亦往往是大人時常忽略的地方。 大雄就像現時不少孩子,雖然在校園受欺凌,但父母往往被蒙在鼓裏,因為孩子不會選擇告訴父母,反之會告訴身邊信任的朋輩,但很多時候朋輩的社會經驗未必能助受害人全面解決問題。在故事中,大雄所傾訴的對象就是多啦A夢,大雄的父母似乎較關注學業成績,對兒子受欺凌所知不多。 而胖虎和小夫往往是欺凌的始作俑者,但這兩個「惡霸」在父母面前所表現的卻又是另一面。胖虎在外是個典型的「小霸王」,在爸媽面前卻非常膽小,唯命是從。當胖虎媽媽發現胖虎欺負弱小,她只會採取「以暴易暴」的方式教訓兒子;小夫則是助紂為虐的人,時而在旁為欺凌者吶喊助威,但當他遇上任何困難或委屈,只會大哭及馬上找媽媽,而小夫媽媽解決問題的方法,亦只會用物質去回應及滿足小夫,以為問題就此解決。 大雄、胖虎、小夫的共通點 無論是被欺凌的大雄、欺凌人的胖虎,以及作為旁觀者或吶喊助威者的小夫,我們不難看到他們一個共通點──自信心不足,渴望得到身邊人認同。眾所周知,學術及體能都是學校偏重的範疇,亦正是大雄的兩大弱點,故大雄在學校實在難以取得成就感;胖虎深愛唱歌,可惜他的歌藝不受賞識,因此以恃強凌弱的方式逼人家當他演唱會的觀眾;小夫在眾人中最年長,但個子最矮小而且沒有出眾的技能,故此他只好自吹自擂,炫耀家中財富,渴望得到別人的注意。 充當孩子的「多啦A夢」 在現實生活中,一旦孩子涉及欺凌事件,無論是欺凌者抑或被欺凌者,我相信,家長都希望成為孩子的「多啦A夢」,雖然我們沒有百寶袋,但有與孩子同行的勇氣,助他們排難解憂。 要與孩子同行,親子間的話題不應只圍繞學業成績,家長不妨多了解孩子的社交生活、日常興趣,讓子女習慣和家長暢所欲言、分享生活。萬一不幸受到欺凌,家長也會是孩子的傾訴對象。孩子在家長的陪伴下,會學習到應對欺凌事件的方法,從而培養個人自信及自我反思的能力。 當發現孩子涉及欺凌他人,家長應保持冷靜,先了解事情的始末,同時避免責備孩子。另外,家長需克制情緒,以理性處事,並教導孩子一些正面抒發情緒及解難技巧,指導孩子不應事事訴諸暴力,要建立同理心,並鼓勵孩子向被欺凌者道歉,以平息衝突。正如在《多啦A夢》電影版情節,多啦A夢知道自己將要離開,決心放手讓大雄自己面對挑戰。最後,大雄亦不負所望,成功突破自己。 在欺凌事件中,怯懦、惡霸的形象往往只是表徵,一眾家長應該深入了解孩子的內在需要,適時在背後提供指導及支持,從旁去幫助「大雄」、「胖虎」及「小夫」,助他們建立個人的自信心及自行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治本之道。 文:郭芳怡(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荃灣會所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6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身不由己網中人 考驗平衡力

在巴士和港鐵內,低頭族比比皆是,大家均忙於閱讀滿滿的facebook及WhatsApp資訊,又或是沉醉於各種各樣的遊戲程式。近年網絡世界在網速提升、軟硬件開發成熟等因素影響下,變得愈來愈多姿多采。網絡科技給予網民在娛樂、消閒、學習以至工作等方面,有更便捷及多元的選擇,令人流連忘返。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更令大家全情投入網絡世界,不論在職或在學的,都需要在家線上工作或上課,身不由己地成為「網中人」,亦因此再次喚起公眾對過量使用網絡而引發的問題的關注。 隨着Web 3.0來臨,「無處不聯接」(network everywhere)對網絡用家影響至深,網民只要一「機」(手提電話)在手,配合本港近年全面推動社區流動網絡熱點(Wi-Fi Hotspot),便可隨時隨地成為「網中人」,連接世界及遊戲網絡。世界衛生組織(WHO)亦已把「電玩成癮」(gaming disorder)列為「精神疾病」,當中症狀包括: 1. 無節制沉溺於網絡遊戲 2. 將電玩放於其他生活興趣及愛好之前 3. 即使有負面效果也持續遊玩 因為網絡成癮行為而需要求助的個案,不少都出現「打機搞到無晒心機」、「掛住上網而忽略學業或人際網絡」及「打機令到情緒變得異常」等情况。不論海外及本地研究均指出,過量使用網絡會影響個人心理及行為,包括社交障礙、學習或工作能力減退等。然而,上述研究乃依據Web 1.0模式去量度及評估的,當年Web 1.0模式,大家仍相對被動地接收網絡資訊,會視之為「洪水猛獸」;可是,現代互聯網已進入Web 3.0模式,網民不論何時何地都置身「網上」(online),娛樂、消費、社交及學習均可於網上處理,網絡平台對他們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由此可見,依照Web 3.0模式去評估及分析網絡使用行為,將會完全顛覆過往對沉迷網絡的定義及影響的說法和分析。 開放態度面對「無處不網」 Web 3.0模式把數碼世界融入於日常生活,網絡行為不單反映個人的生活模式,網民更一直與現實世界保持聯繫,因此亦難再以「傳統」定義去界定何謂沉迷或過量使用網絡,更遑論對個人的影響。因此,如何處理網絡沉迷者,是輔導人員、教師要面對的一大挑戰。 筆者嘗試以Web 3.0理念融入輔導工作,深信網絡多元及應用性,不會只着重減用或控制網絡行為,反之如何把O2O(Online to Offline)理念與個案同行,一方面提升個案使用網絡的抗逆力,預防因數碼網絡迷思而失去自我,繼而影響學業、個人情緒及人際關係,但同時也強調使用網絡的「互動、互信、互助」,說明網絡活動帶來的優勢與無可或缺的經驗,讓個案學習如何於虛擬網絡與現實世界取得生活及社交平衡。 總括而言,我們應抱着開放的態度面對「無處不網」的Web 3.0時代所帶來的轉變,擁抱科技給予我們的便捷,積極投入網絡活動,收窄與新世代網絡文化的鴻溝,並一同游走於O2O的生活模式,成為一位3.0網民。 若你希望就是次分享題材作進一步了解或尋求協助,歡迎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本會將派員與你聯絡。 文:溫振鵬(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註冊社工兼助理主任幹事)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8期]

詳細內容

同理心學堂:拒學少年,都是不思進取嗎?

當聽到子女說「我不想上學」,可以想像父母的面容及內心的憂戚。很多時候家長很直接的想法就是,這孩子一定是躲懶所以不想上學,或一定是逃避學習。但是筆者接觸的青年人中,除了上述原因外,還有更多因素造成孩子「拒學」。 阿珊(化名)自小名列前茅,用心上學,深得小學教師及同學的愛戴,視之為重點栽培的學生。可是,當她上到中學後情况逐漸轉變。她失去了回校的動力,甚至連校門也不想踏進。問其原因,她亦表示不知情,只好用生病來逃避,她表示:「父母、老師及補習老師也很關心我,但我總是回不到學校。」最終,阿珊經心理評估後,發現她因「嚴厲的自我要求」及「過度追求完美」造成焦慮。原來問題不在學業成績或不思進取,而是這個好學的小孩覺得自己「不夠好」。 中學生追尋自我認同 「拒學」簡單而言是無法面對學校的學習,出現身心抗拒的症狀或行為。造成「拒學」的原因包括個人心理層面的焦慮、家庭層面的過度保護,以及學校層面的人際問題。而「拒學」行為並非只出現在成績差的學生身上。 青少年在中學正追尋自我認同(self-identity),自我認同包括自己對自我的認識,以及由他人而來的評價。青少年需全面地尋找理想、建構個人的價值觀及目標,若只依賴單一的讚賞及肯定(如學業成績),當遇到挫折時,便落入個人負面的評價。 在正規課堂以外的其他學習,亦是年輕人成長不可或缺的一環。因此青年需要放眼世界、擴闊胸襟及眼光,多嘗試不同的活動,增加個人不同的經驗,才能達至更全面的成長。 在家長心目中,阿珊仍然是他們舊日眼中的高材生,但忽略了她升上中學後的適應及改變,例如學習模式、教師、同學、語言及環境等的改變,從前熟悉的種種一下子有所不同,從前的支援系統亦需重新建立。因此家長需要對孩子的各樣變化有敏銳觸覺,多關懷及溝通。家長切記要適時調節對孩子的期望。你愈是放手,你的孩子飛得愈高。 拒學只是問題的表徵,背後往往包含着更深層的原因。青春期的階段,少年人的重心往往由家庭慢慢轉移至朋輩身上。而少年人在此階段,亦透過與人相處,建構個人的自我認同。如在學校找不到成功感、與教師或同學的相處出現問題(例如對方的評價、潛藏的欺凌問題等),亦是少年人拒學的一個很普遍的原因。因此家長除了要調校對子女成績的期望外,對子女在學校的其他校園生活,亦需要多加關心。 成長的過程不會一蹴而就,過程有起有落,但我們深信有你同行,你將會成就孩子健康快樂的成長經驗。 最後,想藉此告訴家長,在陪伴孩子成長的路上,你其實並不孤單,家、校和社工的協作,會是你隨時的幫助。讓我們並肩與孩子一同成長! 若你希望就是次分享題材作進一步了解或尋求協助,歡迎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本會將派員聯絡。 文:蔡偉聰(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荃灣會所註冊社工) 作者簡介﹕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重視個人身心發展,以及健康的親子和家庭關係。青年會致力提倡品德教育、文化承傳、康樂體育等發展,彰顯「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服務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4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