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黃伯的悲鳴哀歌

八旬老翁黃國萬,前年勒死76歲中風癱瘓的妻子,早前承認誤殺罪,獲法官「法外開恩」輕判。案件已經了結,但事件引起的迴響——香港人口老化的事實,老人家面對生存、生活上的種種困難苦况,又如何能了結?

勒死癱妻自首 揭雙老家庭困境

據傳媒報道,黃伯早已寫下遺書準備殺妻後自我了斷。最後他選擇不死而向警方自首,是希望以自己的經歷實况,引起社會關注雙老照顧的辛酸,以及社會對老人生活的支援如何不足等。一個80歲的老人家,獨力照顧76歲右邊身癱瘓中風妻子,壓力有幾大?除了起居飲食,還有冲涼換片換衫,定期覆診睇醫生攞藥,當中的舟車勞頓,體力精力需要有幾多?

作為一個照顧者,可以有幾苦有幾難,我這個過來人有資格來講幾句。

塘邊鶴講風涼話當然容易,在相關新聞報道中有留言批評黃伯自私,沒權利奪去妻子生命,自己照顧不來可交給社署照顧。還有法庭不應法外開恩輕判,始終這是謀殺必須嚴懲云云。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排隊等入政府資助安老院,正是等到見棺材都未等到。對黃伯來說,死亡也許是個解脫,黃伯想到,殺妻後再自我了結,只會被以為因錢銀或其他問題而輕生,不會令人明白雙老家庭的苦困。他希望透過審訊,讓公眾知道更多雙老照顧的困境。黃伯說:「𠵱家係大解脫,天氣再凍都唔關太太事。」當中的意思大家明白嗎?我明!年紀大,血液循環差,最怕凍,低溫一樣會死人。換片換衫手腳慢,萬一着涼手尾可長,去睇醫生都是一個浩瀚的工程。即使有錢call可以接載輪椅人士的的士,想book也不容易!何况是對已經捉襟見肘,完全沒有收入,只靠卑微資助過日子的老人家?

長者辛勞付出 落得窮途末路

血淋淋的慘劇就在眼前,喚不醒冷血的袞袞諸公的血性是肯定,塞不住講說話不負責任的網民的人性,是意料中事。

但我的心在淌血。想起那些年,我母親照顧中風老父的艱難日子,還要得不到體諒和安慰,我的眼淚終究還是止不住!

黃國萬伯伯,用他的生命作的千斤重呼籲:「呢啲係社會問題,係窮人必要行嘅路。要更多叻人帶我們蠢人行。最緊要幫我們這些蠢窮人,多些選擇多些路,就少好多悲劇。」說來平淡,但沉痛沉重到我情緒久久沒法平復。想當年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誰不是靠自己雙手撐起一頭家搵飯食?只嘆為官者不仁,這班一輩子辛勞勤奮為香港打造今日繁榮的長者,今天只落得窮途末路的悲慘下場。

關心老弱 寒風中添溫暖

只恨我能力有限,要改變慘况,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憑我一己之力能成的事。但要是我們人同此心,將心比己,同心協力,每人行多一步,除了關心自己家中的長老,更多些關心身邊老弱鰥寡,聚沙成塔,積少成多,一點一點加起來,就可以為在漆黑中、寒風中掙扎的人添上溫暖。

我曾許下諾言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為人生終極目標。我終此生以此目標奮鬥,不達此標誓不休,立此存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