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一試定生死

◆壓力來自「辣媽之子」

作為應屆文憑試考生,縱使文憑試對於像我這種受「非一般教育」之下成長的年輕人所帶來的壓力不大,但我卻從身旁的朋友看到「一試定生死」對大家有着截然不同的影響。

自幼母親都給我灌輸「不必一定入大學」,「讀書不是只求名列前茅」的概念,讀書考試自然不會對我造成太大負擔。但是,打從我升上高中之後,我看到的是,身邊朋友個個都開始「埋頭苦幹」,加上老師各種催谷,都令我開始重新審視文憑試對我本身的影響和意義。

作為張慧敏之子,朋友、老師對我都似乎有着非一般的期望,他們甚至認為我考入大學才是正常不過的事,不讀大學簡直有辱「張慧敏」的名聲,如此想法都為我帶來了重擔,令我心頭一緊,於是我心裏頭也有了「文憑試確實不容有失」的想法。

幸運的是,母親一直對我的性格、為人都瞭如指掌,她知道我骨子裏帶有少許自負的性格,也十分着重他人的意見、看法。因此,母親在我踏上高中以來,一直教導我「不應該活在他人的陰霾之下」、「不應該由他人判斷自己的價值」,令我知道身為「張慧敏之子」,不應該是一種負擔,而應該是一種動力,令我有向前邁進、奮鬥的目標,方才令我放下「文憑試的重擔」。

對於剛剛結束的文憑試,不論結果是好是壞,我都會銘記母親的話於心中,不會因為一次挫敗或成功而氣餒或自滿,在未來繼續堅守自己的信念,追尋自己的理想,以文憑試作為自己繼續進步的動力。

文:小T

◆小T也被操練扼殺

我的立場一向鮮明,繼續讀書升大學只是人生路上眾多選擇的其中之一,年輕人有無限可能,怎可能被一個微不足道的考試主宰一生?

不過從小T的文字中,我看得到香港的教育制度如何框死局限了學生的學習。大T中文科成績一向差,DSE就是肥了中文這一科,而小T的成績雖然未知,但他自小的中文科成績一直不賴。適逢早前大T有機會獲邀寫專欄,分享她在韓國讀書生活的點滴,事前我還怕以她「有限公司」的中文程度是否應付得來,結果我絕對可以用喜出望外來形容。反觀小T,大家看見的這個文字版本,是因為我無法接受他像考試作文般的寫作,於是和他發生了好幾次激烈討論後,是寫了又寫,改了又改,重新再改的版本。

我給大小T的指引其實完全一樣,就是我手寫我心。大T寫來生動活潑,小T寫的樣辦作文模式實在枯燥乏味。但雖然小T比大T細五年,其思路卻一向比家姐成熟,而且牙尖嘴利一言九「頂」。從他的文字中,竟然完全看不到他獨特的性格、思維及能力,令我吃了一大驚。

至今我才終於明白,為何小T的老師們會為他的學習理解水平未能在考試成績中表現而抱不平。為了應付DSE,高中三年課程不斷操卷,學的全部是答題技巧,這影響了幾多孩子的學習,埋沒了幾多孩子的天分,扼殺了幾多孩子的未來?這種考試為本的教育,家長們尊崇「唯有讀書高」的觀念,一日不改,孩子日讀夜讀,讀來究竟有什麼意義?我痛恨,但無奈!

文:辣媽

編按:由本期開始,辣媽和小兒子小T將會就不同題目各自發聲,表達意見

張慧敏
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