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香港教育亂象

BCA公聽會情况 (資料圖片)

好多人話香港好多叻人,藏龍臥虎,王師奶唔明,點解啲龍要學烏龜縮埋,啲老虎要匿埋瞓覺?又有人話香港有一樣嘢仲叻,叻在錢多。小婦人覺得香港好多瓣都好掂,醫療、治安、交通,可說頂呱呱,但教育就真係吔吔烏,不禁要問﹕「教育界的龍、虎去咗邊?」

王師奶啲姨甥仔、姨甥女,好多已到甚至超過適婚年齡,但仍然拍緊「長命拖」,追問之下,大多回答﹕「怕一個唔覺意生咗個細路,搵唔到學校。」嘩!因搵學校困難而唔結婚,這是什麼邏輯?姨甥女們話這現象好普遍,仲笑王師奶不食人間煙火,住得「背」。經此當頭一棒,再想起日前立法會舉辦之TSA/BCA公聽會之激烈兼搞笑場面,細細思量,香港教育真係好亂,而且亂得好周星馳。

流於情緒發泄 於事無補

王師奶倒寫歷史,從近而遠。立法會舉辦之公聽會參加者一面倒是怨氣冲天的家長;先前應邀而不得其門而入的曾參加試考的學校代表,以及所謂18區家長在事前聲明杯葛,令這公聽會並不公平,如邵苑芬修女所說「有原告,無被告」。這公聽會看得王師奶憂心忡忡,因為撕試卷、撒溪錢已遠離意見的表達,流於情緒的發泄。最可憐的是吳克儉,他是眾矢之的,以溪錢送他上路太刻薄了,香港家長幾時跌volt跌到呢個田地?

公聽會主持蔣麗芸議員保持一貫風格,一嚿雲咁不知所措。

好多人事後責備吳克儉參加完第一節鬆人,王師奶認為吳局長決斷英明,自知並非可當關的一夫,點解仲要死頂?君不聞,三十六計中最高的一計是「走為上計」乎?昔日欽點的檢討委員及家校代表自行舉辦分享會,以發言時間太短而不出席公聽會,只剩下局長孤軍作戰,殘唔殘忍啲呀!孔偉成校長,似乎欠咗啲江湖義氣噃。

提起孔校長,2016年2月2日,小婦人在本欄寫過一篇《教育局的虛偽》,敘述教育局安排靈愛小學向傳媒大賣TSA膏藥,強調TSA有存在的理由。王師奶話這是好事,但質疑教育局為什麼不安排一間反對TSA的學校講述反對理由?所以教育局說自己無既定立場是虛偽的。王師奶不懷疑孔校長贊成TSA的忠誠,也相信他是真心的。其時好多家長反對學校為小三TSA操練和補課,孔校長在會上講過﹕「取消咗TSA,其他學校總會有第二樣操練。」孔校長說自己學校無為TSA補課,但不諱言要求學生做TSA練習,還為TSA功課加上兩句黑色幽默﹕「TSA功課唔係毒品嘛,唔係做得多咗無益嘛。」王師奶就憑這兩個「嘛」字,相信功課分量就算不太多,也肯定不會太少。其時孔校長說得亢奮漏了嘴,承認該校一年級需要做TSA練習,他說﹕「學習係連貫嘅………唔會三年級考TSA,三年級先去準備。」走筆至此,夫復何言!

香港有很多教育有心人,只要他們忠於自己的信念,王師奶尊敬他們;不能否認教育界亦有為數頗多沒有立場,只求拍馬屁上位之輩。王師奶敬重斯文,同時鄙屑欺世盜名之徒,每當吳克儉卸膊,刻意說尊重校長老師們的專業決定時,小婦人心中有數。

當社會有人面對教育亂象而訴之於情緒,這現象是可悲的。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