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韌孩子

全家又再打敗仗,我在藥物影響下整天昏昏沉沉,不能集中精神工作及照顧家庭,好像靠意志力撐過一週。今天終於因為堵車賺了一個交通小休時段,可以靜靜地反思一下,過去一個禮拜發生了什麼大事。除了雞蛋仔入院緊張刺激,觸動我心靈的還有泰國「十三倖存者」和觸及我神經的實習學生中期評估報告。

三件事情都指向一個重點: Resilience 。我不知道中文應該怎樣精準地翻譯,對我來說這個字包含彈性彈力、快速恢復的能力、回彈、韌力、抗壓力、抗逆力等意思。雞蛋仔需要生病了,但他用強大的生命力在醫院「玩通頂」,而且他的回彈力驚人,即使發高熱仍然可以玩鼻涕和爭取吃零食看電視,完全不減對生活質素的堅持,為母甚感安慰。

不僅是我的學生喊救命,其他督導老師都反映,部分學生快到達崩潰的臨界點,竟然擔心未能畢業而索性棄權離埸,質疑自己從來都不適合當社工。

而同一時段,我的學生經歷了中期檢討,由於實習帶來的衝擊,揭示了他們能力的限制,令他們感到沮喪和憂慮。有同學們未能如期完成功課,完全不能消化老師的建議;由於未能掌握工作節奏,所以不能兼顧讀書與家庭需要。不僅是我的學生喊救命,其他督導老師都反映,部分學生快到達崩潰的臨界點,竟然擔心未能畢業而索性棄權離埸,質疑自己從來都不適合當社工。

出實習「落field 」真的要有良好心理質素,準備打一場持久戰。作為督導我也會想辦法協助他們捱過這一關,但撫心自問,功課量已經作出調節,而我又不算兇神惡煞,而且已經盡量提供情緒支援,究竟我要如何關懷備至才算伸出援手呢?

回想當年我落field,雖然有課業及求職的壓力,但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實習,沒有想過什麼退路。如果實習時已經被壓力拖垮無法彈起,那麼將來正式註冊之後,如何背起幾十個家庭及他們的困難呢?

Resilience 的力量要自小培養,探洞倖存的十三名年輕人,有蒼天眷顧及搜救隊鍥而不捨,還有他們堅強的意志,於漆黑中相信自己會生存,頑強抵抗逆境。

Resilience 的力量要自小培養,探洞倖存的十三名年輕人,有蒼天眷顧及搜救隊鍥而不捨,還有他們堅強的意志,於漆黑中相信自己會生存,頑強抵抗逆境。最近臉書分享了一位社工朋友Eric Sir的訪問,他擔任戶外歷奇導師十年,也是國際搜救教練聯盟教練,他認為有些個人能力是可以在危險關頭增加生存機率,包括懂游水識急救體能佳,還有從小建立的冷靜獨立性格而及樂觀處世的態度。

我非常認同他的看法,除了健康體魄之外,父母要協助兒童建立積極處理問題的性格。人生根本就是一埸歷奇挑戰,山野場景可套用在實習課程、辦公室或課室,甚或至我們這些家庭主婦,帶病湊仔也是一場身心磨人的歷奇賽事。日常生活的壓力可以讓人筋疲力竭,像在喘流中掙扎一樣,因為望不到終點,會感到惶恐焦慮,但我們要沉著應對,在巨大壓力面前,學習在一呼一吸之間調整心態及改變策略,用最短的時間回復平常心,咬緊牙關跨過去。

不要事事代勞過於擔心,不要為他們安排得太周到,沒有踏出安舒區便沒有失敗經驗,沒有機會練習如何從挫折中盡快調整的能力,沒有機會滋養韌力。

無論處身場所是真正的郊外原野,還是家中的書房案頭,家長們都要深思一下,自己有沒有給予孩子鍛煉體魄,磨練意志的機會。不要事事代勞過於擔心,不要為他們安排得太周到,沒有踏出安舒區便沒有失敗經驗,沒有機會練習如何從挫折中盡快調整的能力,沒有機會滋養韌力。我相信有 Resilience power 的孩子,長大後比較「粗生」,不會輕言放棄生命,更有耐力,承擔重任追求夢想。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