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遲來的蛻變

機緣巧合成為社工學生的實習督導老師,想當年在懲教署工作時候,也協助過三位實習同學。他們都很熱血具批判思考,雖然沒有想過要如何顛覆社會價值觀,或為在囚人士爭取什麼待遇,但是他們都會思考如何在實習期間,以人本精神去關心年輕在囚人士,希望設計有果效的活動。

回想當年工作環境士氣低落,自己也曾慨嘆實習同學入世未深,懷疑在囚人士會否被感動作出改變。但同時,又真的被同學們的衝勁和熱誠所感染,反思自己能否更努力、不輕言放棄年輕囚犯。

我很乖,生活很好,放心

礙於執法的身分,當在囚人士完成法定監管,即是「守完行為」之後,我不可以與個案保持聯絡。除非他們再犯事判囚,否則我根本不會知道他們的生活如何。間中會有一些女孩寫信回來,透露近況報個平安;更罕有地會遇上一些成功改過自新,而又願意回到懲教院所做義工的過來人。不過,這些消息屬於少數,由於我沒有辦法知道個案的發展,唯有祈求不要在院所踫面,假設他們已經重過新生。

記得有一位年輕人服刑時爸爸病殮,她獲批准可以離開院所數小時送殯;當時負責押解的職員有點迷信,到最後押解那女孩到遺體面前的是我和另外一位主任。女孩一身素服但載上手扣,一雙大眼睛充滿淚水,努力地控制情緒,呆立着瞻仰遺容。

後來有一次朋友聚會在尖沙咀高級餐廳用膳,迎面而來的女孩子很面善,她也認出我,不過我們沒有打招呼,只是交換了一個眼神。其實我內心很激動,雖然她只是一個侍應,但她的制服整齊、做事麻利,可以用英語介紹餐單,這女孩長大了。

實習同學送給我的小玩意,是我最大的鼓勵。(彭梓雅提供圖片)

最近收到一個朋友發來的照片,她跑去當髮型學徒的模特兒,替她設計造型考試的學徒,竟然是我當年的個案之一。她守行為的表現強差人意,沒有遠離損友之餘更被我發現再次吸毒,到最後要發出召回令通緝她。事過境遷,這個孩子透過朋友的臉書,認出我並且捎來一個口信:我很乖,生活很好,放心。

實習同學也要面對自己的軟弱、跨越黑暗面,在短短的實習期急速成長

看到年輕人蛻變,找到人生的方向,真的好感動。督導實習社工也有類似的滿足感,同學也要面對自己的軟弱、跨越黑暗面,在短短的實習期急速成長。當我們批評年輕一代不夠長進時,我們也要撫心自問,有沒有付出足夠的耐心及鼓勵,尊重他們按個人的步伐突破自我? 有沒有陪伴他們渡過生命的關口,還是冷言冷語看扁他們不會長大?

暑期實習很快就會展開,帶着興奮的心情期待與新一批學生見面,我其實也很期待實習期完結,收到他們的小玩意時,見到他們的蛻變,再「勞氣」也是值得。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