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最甜蜜的痛

在撰寫「第一次」的時候,就決定留八月最後一期專欄予雞蛋仔,記下他出生的過程並祝福他周歲生日快樂。

十號風球那天已過了預產期一個星期,暗自祈禱不要選風雨飄搖時生孩子。隔天產檢發現胎盤開始鈣化而且開了一指,醫生認真跟我討論,雖然我很期待自然分娩,但如果週末還沒有動靜,下星期一還是剖腹分娩比較安全。

星期六晚老公陪我吃潮州菜,散步回家時開始灑雨,三號強風信號了。問老公雞蛋仔是不是討厭我才遲遲不出來,他說:「或者他很愛你、怕你痛,所以在猶豫如何出生呢!」

不夠半小時陣痛就突然加劇,我由嬉皮笑臉變成面容扭曲,全身冒冷汗。

半夜感到輕微腹痛,直到凌晨兩點才發現「穿水見紅」,我非常興奮,是期待已久的十級陣痛!但同時又很苦惱,風雨交加怎樣可以買到快餐店薯餅吃呢?老公如坐針氈,來回檢查「走佬袋」、看風暴消息,絮絮念着要立刻入院。抵不住他的嘮叨,我們在風雨中起行,四點到達時才開了兩指,但不夠半小時陣痛就突然加劇,我由嬉皮笑臉變成面容扭曲,全身冒冷汗。

老公在一旁數呼吸令我覺得厭煩,但沒有力氣叫他閉嘴。陣痛來臨時,真的像扭毛巾,產婦當然就是被扭的毛巾。我意識清醒,腦海急速運算着,為什麼隔廿十分鐘的陣痛,突然變成兩分鐘一次?傳説第一胎會痛上兩天,那麼每兩分鐘痛就夾着一分鐘劇痛,一個小時有六十分鐘,距離生之前還有多少次?

我永遠都會記得,推入手術室前那個四目交投,我們兩個都很害怕……

本來護士問我要不要「笑氣」,怎知胎兒心跳突然下降不足一百,立即換來氧氣罩並提醒我冷靜深呼吸。心裏暗忖大事不妙,到第二次胎心下降時,便決定緊急分娩。老公不可以進入手術室陪產,我永遠都會記得,推入手術室前那個四目交投,我們兩個都很害怕。

主診醫生在八號風球下趕路,特許我半身麻醉以免醫生問話回應不來,怎料他進入手術室就立即開始剖腹。為了緩和氣氛,還跟我說笑保證不會因颱風加診金,也不會報復BB而打他屁股。我都沒聽入耳,望着手術燈感覺一切都很不真實。

有一半醫護人員抱他往另一角落檢查,擔心雞蛋仔缺氧。

當醫生抱着濕漉漉的雞蛋仔出現在我眼前時,他只有微弱的哭聲,有一半醫護人員抱他往另一角落檢查,擔心他缺氧;過了幾分鐘終於聽到他聲嘶力竭地大哭,所有人才真的鬆一口氣。老公事後形容,醫生進手術室不久,就換了一團紫紅色的生物出來,護士着他確認這是他的兒子。但還未回過神來,雞蛋仔就被送上育嬰室,丟下他可憐兮兮的呆坐在走廊,手術室門後的老婆生死未卜、恐懼地等了一個多小時。(其時,我和醫護人員閒聊着八號風球有沒有超時補水、醫院餐廳有什麼好吃……)

隔天醫生告訴我雞蛋仔一切安好,相信產程急或是臍帶被壓而導致胎心下跌,剖腹時也發現他的頭已經落到盤腔低位;鑑於他「逾期居留」、蠻勁衝閘,醫生猜想他長大後是個留前鬥後、功課衝deadline的孩子!

就這樣一年了,慶祝孩子生日比自己生日更幸福!雞蛋仔,你要健康快樂,媽媽可以肯定地多謝你,帶給我生命中最甜蜜的痛。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