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保存期:我也可以陪你一輩子

◆亂扯的代價

升上國一後,弟弟在睡前舉啞鈴。

「舉啞鈴做什麼?練肌肉吸引女生啊!」

我不敢對孩子開這種玩笑。

我猜孩子也恨死聽到這種調侃。

今天他一邊在我的房間舉啞鈴,一邊跟我聊天。

「媽媽,你剛剛跟姊姊吵什麼?」

「我哪有?」

「我聽到你說什麼結他的……」

「哦,姊姊功課沒寫,卻在彈結他,我不讓她彈。」

「我覺得——你應該管姊姊嚴格一點。」

「為什麼?」他沒正面回答,卻說﹕

「你該管我不要那麼嚴。」

「從明天起,不要管我的功課寫了沒、書讀了沒、考試準備了沒、中文字寫了沒……」

「我有管你嚴格嗎?」

「我有管你嚴格嗎?」他在胡說八道。我說﹕「你要不要我從明天起管你嚴格試看看?」

「不—要—啊!」他開始大聲哀嚎﹕「我是亂說的,只想看看你會不會被我騙,讓我少寫一些中文字。」

「對了,你上周少寫了十個,所以這周總共要寫六十個生詞。」太晚了。順便教你一個成語:偷雞不着蝕把米。

◆肺腑之言

早上一走進姊姊的房間,就發現她的椅子上有個睡袋。「姊姊,你又早起讀書?」

這是她自己發明的方法,在寒冷的冬天半夜起牀時,不論是讀書還是寫作,將自己的下半身套進露營用的睡袋裏,她說這樣暖和極了。今年冬天都還沒看她拿睡袋出來,今天是第一天。

「我今天早上沒起牀啦,」她的口氣氣急敗壞,「是昨天晚上用的。」青少年,對父母的關心,常常是不領情的。

「你昨天幾點睡?」「一點。」「這麼晚睡,當然別再起牀了。」這話是我的肺腑之言,但安慰孩子的效果有限。

下午下課回到家時,已經五點了。「媽媽,我好累,先睡半小時,你叫我。」等我走到客廳一看,她小姐什麼也沒蓋,大冷天就整個人蜷曲在沙發上。她說一定只能睡沙發,因為睡到牀上就更難起牀了。

「我愛死那個睡袋了」

四十分鐘後,她跳起來直接衝進房間做功課。不出十分鐘後我們又在客廳相遇,她一邊出來拿東西一邊很興奮地說﹕「媽媽,我愛死那個睡袋了,那睡袋可以陪我一輩子。」

「我也可以。」這是我的肺腑之言。

「茄——」這是姊姊不置可否時,會發出來的聲音。

 

汪培珽
旅港台灣親子博客紅人,著作銷量合共達40萬,育有兩名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