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有Say:帶着香港校長的帽子到瑞典

上月有幸獲瑞典大學Linnaeus University邀請,以及[email protected]的贊助,使我有機會以香港小學校長的身分,去到中立國且200多年沒有被捲入戰爭、全球人均跨國企業最多的瑞典(即按人口比例跨國企業數目最多),參加論壇、考察、交流,以及分享香港推動「編程及運算思維」課程的經驗。出發前,我身邊的教師及朋友,包括自己作為一個香港土生土長的父親,對北歐的教育系統都充滿幻想,非常渴求想了解多一點,為什麼瑞典能夠培育出這麼多的創意人才,以及創意企業,如Ericsson、H&M、IKEA、Minecraft、Skype、Spotify、Candy Crush等公司呢?

文:朱子穎

瑞典教育 貼錢供你讀大學

到達瑞典後令人羨慕不已的,不只是風光明媚、空氣清新的環境,而是瑞典的福利系統。瑞典人口只有1000萬,比香港多一點點;但國家土地面積為449,964平方公里,是香港的163倍。那裏,84%的人口居住在只佔國土面積1.3%的城市裏,人口密度極低。說回瑞典的教育制度,她是世界上為數不多實行全部免費教育的國家,不僅從幼兒園到大學畢業均免收學費,最後90%的學生可通過資格考試進入大學深造,學生當然不會有太大的考試或讀書壓力。我不會說「身在福中不知福」,但瑞典的青年在90%能進入大學的環境下,部分人竟然因公司工作環境更佳為由,得到大學學位後選擇放棄,所以今年瑞典政府推出大學生生活津貼計劃,名副其實的「貼錢供你讀大學」。

教育讓學生Think Different

當我有機會走進校園,與他們的大、中、小學教師交流,更加充分感受到北歐教育與香港的不同,他們非常重視學生個人成長,認為紙筆式的機械操練和體罰無異,強調體驗式學習的成效,無論你與任何一位教師傾談,他們總是把教育是讓學生「Think Different」掛在嘴邊。更重要的,是她們的企業、教育及政策是建基於「Problem Solving」,例如因瑞典人口密度低,所以Ericsson當年成功開發通訊器材;因瑞典64%的國土由森林覆蓋,所以IKEA開創以平實價格銷售自行組裝家具;因歐洲到2020年仍有100萬個編程相關的職位空缺,所以瑞典政府計劃在2018年全面在小學開始推動「編程及運算思維」課程。

說到這裏,你可能認為我跟很多北歐遊後記文章一樣,不斷用文字及比較來說香港教育的不是,突顯出香港家長有錢應移民的觀念。不,這不是作為香港校長應該做的事。如果你和我一樣,同樣熱愛香港這片土地,仍然相信「教育可以改變未來」的話,在了解別國教育系統後,更應對本港教育系統,提出更實際的意見及可行建議,這才是教育工作者帶着香港校長的帽子,到北歐交流的真正意義。

目前香港教育不同持份者最大的爭論,焦點集中在功課量的多少、操練教學模式、上課時間表的長短、升學制度、學生壓力等等的短視問題。歐洲之旅給我的反思,是我們更應該集中討論更長遠的「未來教育」。究竟2050年香港的個人、經商、政制、人口結構是怎麼的模樣呢?2050年香港需要怎樣的人才,才可以塑造出更美好的社會呢?對我而言,今天香港迫切需要討論的,就是我們目前的教育能否培養我們今天的孩子進入2050年的世界,成為30年後香港最重要的勞動人口,使城市更加進步的同時,可以照顧我們這一代「未來長者」。

陳敏儀
香港培道小學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