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催熟的資訊科技

友儕間聊起,朋友女兒就讀的學校,揭發有小學生用智能電話互傳不雅的自拍照——說的是高小,也似乎不涉及壞蛋大人,只在小朋友之間。原來,當大家還在討論買不買手機給小學雞、每天容許打機打多久的時候,有些小學雞已經悄悄升級,為家長帶來新挑戰了。

文:蘇美智

高小生情慾信息 為求愛表忠誠

外國叫這做「sexting」,即是把「text」和「sex」組合一起,而「teens」又特別容易跟「sexting」扣連。Statistic Brain Research Institute調查顯示,近四成美國青少年(13至19歲)曾經發出情慾信息,至於接收過信息的則有五成。曾發信息的青少年中,七成表示只曾向男朋友/女朋友發放,有些為了回應對方要求,有些為了表達愛意,有些為了展現信任和忠誠;也有兩成少女和四成少男說是為了求愛。

學駕馭網絡 更要學習愛

這些青少年大概都不曾想過,他們以為從愛(或求愛)出發的、向特定對象分享的私密,最後竟會落入資訊大海,覆水難收。

調查的訪問對象不包括12歲或以下的孩子;正如我們一直以為,sexting不可能在小學雞的生活出現那樣。可是孩子早熟,科技資訊也在催人熟。大人不得不自問:是否該延後提供智能手機?小學雞的心智夠成熟駕馭現今的傳訊科技嗎?現有的資訊素養教育,與小學雞的生活需要之間,究竟有多遠距離?孩子如何學習在網上保護自己,同時不傷害別人,即使只是出於好奇的分享?還有,可曾與孩子討論愛?用不雅自拍照來求愛,無疑是錯重點了;至於要在愛情關係裏表達信任和忠誠,也應該有更正面的做法。把不雅照片交給別人,說穿了其實是測試人性醜惡,這些傻傻的事情,從來可免則免。

開放心靈 面對禁忌與好奇

跟孩子提及那間學校發生的事,念高小的哥哥笑謂:「一涉及這些東西,同學的智商會忽然降幾級﹗」描述精準。說穿了,大人何嘗不是?一如初小孩子對「屎尿屁」題材趨之若鶩那樣,升上高小的孩子,對性的相關題材也愈來愈有興趣了。禁忌和好奇心,常常是好朋友。

家長似乎只有一個選擇:加緊追上孩子的進度,好好了解好好準備。只是追趕時,別忘了順道訓練自己的開放心靈,學習處變不驚,才能應對挑戰。

蘇美智
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