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再拍翼像蝴蝶

從籌備、創作、排練到演出,我與音樂劇《奮青樂與路》挽手走了一年半的路程,看見它圓滿落幕,心裏既欣慰又不捨。其實每一天排戲時我都撫心自問:這些學生除了學到唱歌跳舞外,到底還學懂什麼?曲終人散後,他們又可帶走什麼踏上人生另一段旅程?

文:何力高

菲國少女苦練廣東話台辭

本劇的女主角阿美是菲律賓人,雖在香港出生,但不懂讀和講廣東話,只能聽懂一些十分簡單的對話。既然是女主角,戲分和歌曲都不少,要全程說廣東話,怎麼辦?但我們就是希望學生在音樂劇中學懂努力不懈、堅毅不拔的精神,於是她打從得到歌詞和劇本那天起,在老師幫助下,一字一字的去理解,一字一字的記下拼音。我必須承認她有語言天分,學得快,但要把對白和歌詞倒背如流,還須痛下苦功。有幾次排練時她因為霎時忘記歌詞,緊張和內疚得哭成淚人。我在旁看她排練,暗忖若叫我用意大利文演音樂劇,我又能否招架得住?雖然阿美的廣東話帶點口音,但無礙觀眾理解台詞。她把角色演繹得真摯動人,與對手有默契有交流,若非我在謝幕時道出真相,觀眾都以為她本來就懂廣東話。這個見證,再次說明「不是能不能,而是肯不肯」的道理。

潮汕新移民 特訓咬字發音

同樣面對語言障礙的,還有來自潮汕的阿水。他是新移民,因為喜歡唱歌,便大膽報名參加。每天排戲,被人批評得最多的就是發音咬字問題,但鄉音難改,他的台辭有時比阿美的更教人難以聽懂,不過經過幾個月的特訓,演出時有了顯著進步。阿水為人內斂非常,從沒踏過台板,但這次擔任男主角,從頭演到尾,還要因應角色需要學彈琴、學指揮、學跳舞、學演戲。最後他不負所望,把角色駕馭得不俗,加上唱功出色,得到不少好評。

但大家又可知過去幾個月他有多少夢魘?有多大壓力?有一陣子他怎樣做都做得不好,結果在排練室崩潰了,把眼淚和情緒狠狠爆發出來。那種辛酸,實在不足為外人道。我曾問他如果這暑假不參與音樂劇,他會怎樣過?他說會無無聊聊在家中打機,也會到餐廳做兼職,在悶熱的廚房裏度過。我聽了後,慶幸他選擇了音樂劇。

願奮青們振翅高飛

「再拍翼像蝴蝶,重新飛出我路向」是劇中的兩句歌詞,但願我的奮青們經歷過音樂劇後都能振翅高飛,加油!

何力高
曾製作多齣音樂劇,包括《震動心弦》、《逆風》、《奮青樂與路》,其中訓練學生參與音樂劇的過程,更被拍攝於本地紀錄片《爭氣》中。現為香港培正中學副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