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小學預備班 緊張又興奮

瑞典幼稚園小朋友升讀小學的過程很簡單,一律是政府派位,按家居地址所屬地區,孩子自動分派到附近小學。大部分學校都屬政府轄下,普遍瑞典家庭的孩子就在政府小學裏就讀,少數私立學校歡迎家長自行替孩子報名。私立學校主要有兩類:一是以其他歐洲語言為主的學校,適合德、法或英語為母語的學童;另一類以科目為主,專門訓練舞蹈、音樂和體育。私立小學受政府資助,跟政府小學一樣免學費。

小孩步行上學 自取午餐

孩子的學校在家附近,曾幾何時這是我輩孩提時代的日常標準:小朋友自行上學放學,沒有人會乘搭校車的,家姐拖着細佬妹過馬路。瑞典孩子的學校在家附近是基於實際需要,方便父母們接送。北國沒校車,家裏沒外傭姐姐,祖父母沒奉旨幫忙帶兒孫。在乜都DIY的國度裏,一家人日常生活的安排,孩子上學時間表、課餘活動跟父母的上班時間,一定都要像拼圖般妥貼才行得通。

除了家居住處,小學派位也會考慮孩子的姐姐哥哥是否就讀同一所學校,亦是方便家長接送的考慮。

我們鄰居有單親媽媽上早班,讀二年級的小男孩每天跟五年級家姐上學,自行搭兩個站電車加步行十五分鐘,春雨秋風冬雪照樣。

小學預備班的上課時間由早上八時到下午一時,每節課堂約一小時,主要的科目只有瑞典語文科和數學科。上課形式並非坐定定聽書,反而是小組圍坐的活動式教學,老師常常以遊戲把基本語文知識和數學概念傳遞給五六歲的孩子們。每節課堂之間都有小息,有時玩室內遊戲,如各種棋類、砌圖甚至玩娃娃,是幼稚園玩法的延伸。每日亦有三節大小息,全班到樓下校園操場,有沙地、草地、攀架、滑梯、籃球場兼後山小森林,有老師守崗時,低年級同學才准去小森林探險。

午餐十一時在飯堂免費吃。每天有不同菜式,由市政府各區的中央廚房供應。是日熱葷由廚房嬸嬸幫忙取,小朋友自己取沙律、鮮奶或開水和刀叉匙,全班同學跟班主任一起吃,是師生聊天的好時機。

從戰戰兢兢玩到滿鞋泥沙

我們家細女今年升小學預備班,在她五歲半的生命中屬人生第一件大事,滿心期待戰戰兢兢。明明在幼稚園是「大個女」,自信地稱呼同校一兩歲的做「細路仔」;暑假過後跳進新校園,回歸全校最「細路」的一撮。假期前某天預備班初會面,半班十多個孩子在課室大地氈上圍坐。

老師跟我說:「歡迎媽媽去隔壁教員休息室飲咖啡!其他家長已到。」原來阿媽係無份玩的!

細女起初不肯入課室,一小時後老師入教員休息室宣布:「我們一起去飯堂參觀!」此時細女已經搶先穿好鞋子,趕着跟新同學同行在前,已經把好想跟她說話的媽媽拋諸腦後。

瑞典小學低年級課室是不准穿鞋子入內的,落校園放小息後,所有孩子的鞋子都跟主人一樣充滿力量,滿佈沙泥樹葉雪漬,不准穿鞋子入課室是正常的。那天預備班的最後活動是講拜拜,大伙兒在校園空地手牽手圍圈,老師說:「以後每天我們都一起唱這首拜拜歌!」可愛的孩子們,唔大唔細的樣子,個個媽媽爸爸在背後笑咪咪。老師最後說:「祝大家有個愉快夏天,我們八月再見!」

後來媽媽問:「你們剛才做了什麼?」細女說:「我哋地唱歌啦……玩遊戲啦……企起身唱歌啦……玩遊戲啦……又講自己個名啦……」明顯興奮得很!

周游
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