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校長唔易做

前一陣子寫過〈教師呢碗飯唔易啃〉,原來不單教師任人捽,就算在校內號令天下的校長也不易為。宋代詞人晏殊有「太平宰相」美號,天下昇平,位極人臣,得閒填詞寫詩,興到時「勸君綠酒金杯,莫嫌絲管聲催」,羨煞人也。王師奶認為校長處境相似,平日一呼百諾,倘教師勤奮敬業,學生動靜皆宜,公開試狀元三數,叩門申請表呎幾高,得閒接受電台報章訪問,暢談治校心得,「太平校長」與「太平宰相」,古今相映。

世事風雲,盛極必衰,無永享的太平。近日香港藍黄干戈,禍延教育圈。有人將亂局入通識數,累得董伯伯後悔當年太任情,批准通識教育匆匆上馬,致使今日滿街滿巷都是花果山子孫。又有一群議員鬧班學生不讀歷史,以至全無愛國心,似乎將所有責任推晒落教育身上。王師奶幼時常跟老媽睇粵語長片,每逢看到麥基為非作歹,作奸犯科,或是林鳳酒後失身,被壞蛋馮應湘逼落風塵,一定聽到吳楚帆字正腔圓,一字一字的說:「這是社會的錯。」小婦人其時一嚿雲,心想:明明是麥基馮應湘的錯,怎會說是社會的錯?社會是什麼,圓的,扁的?現在社會有難,有權有勢的人又將一切責任入晒教育數。校長、教師無一倖免,教育局長首當其衝。

幫學生又死 禁制學生又死

庸人厚福,此語不虛。吳克儉在任時畀人話佢「唔得掂」,你咪理,佢袋往2000幾萬俸祿,陽光海灘,掂過碌蔗;反觀楊潤雄,雖然是慢郎中,但橫睇掂睇都企理過吳克儉,可惜官不逢時,反送中風波一起,通識、歷史即成箭靶,楊潤雄成了孔明借箭的稻草人,滿身是箭。一時話佢縱容教師,一時話歷史唔必修;眨下眼又話通識唔應該必修。指手畫腳的多是口水多知識少的盲毛,但眾口悠悠,三人言之成虎,萬方無罪,罪在教育。教師呢碗飯固然唔易啃,也不要以為校長可以逍遙。

學生嗌罷課,教育局要校長𥄫實,不要讓教師煽風點火,不可讓學生胡作妄為。其時也,校長可以點做?如果高壓不准罷課,咁你準備班花果山居民作反;倘若擺出民主風度,罷也好,不罷也好,自由至上,一樣死,畀自由予人,必畀自由累死。家長也有黃藍之別,順得哥情失嫂意;你不是教師的知心人,他們的心是黃是藍不得而知,只能收斂平時氣焰,低聲下氣請他們持平中立。學生不罷課,卻在上課前在校門口拉人鏈,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上課預備鈴聲一響,乖乖入課室,寓抗議於服從,身為校長,唯有咕聲吞咗佢,平日的威風飄吖飄,飄上三十三天,九宵雲外。

以上都是小事,十一國慶照例舉行升旗禮,太平時光,升旗禮一定無問題,但近月氣氛熾熱如火焰山,紅旗一升,情况不敢想像,或噓聲四起,或背旗而立,如此場面,如何處理?升旗禮是愛國的表達,教育局認為儀式不可廢,學校一定要升旗。但今日局勢,真可能出現尷尬埸面,校長點做?倘若取消升旗禮,學校會受到教育局如何懲罰?升旗禮出現不愉快事件,學校又如何懲處學生?如此莊嚴的升旗儀式,學生唔肯做,老師唔敢做,官命難違,有校長要御駕親「升」。唉!校長唔易做吖!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