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特別的你送給特別的我

家中有個 SEN 兒童是很煩憂的事情。有些家長會被SEN 這3個字弄得坐立不安,甚至精神困擾,其實在我經驗中,很多小朋友也有不同程度的特別需要,或者特別照顧,很多我們稱為 「擲界」的行為,其實到了青春期的時候會慢慢改善,家長不要太擔心。 本應是個快樂小孩,對所有事物應該很好奇,但是他是一個有「感覺統合失調症」的孩子…… 我曾經教過一位學生,本應是個快樂小孩,對所有事物應該很好奇,但是他是一個有「感覺統合失調症」的孩子,每天由起床開始便一直哭鬧,只懂說:「唔要!唔要! 」 媽媽、婆婆、工人每天為他張羅,以為是食物味道不好,以為是天氣不好,更以為是房間風水不好等等,帶去做評估又不是自閉症,智力測驗是合格,最後去了治療師那裏做了一連串的活動,馬上有顯著的改善。 不能觸摸的鋼琴學生 到6歲那年,開始和我上課,媽媽一早已經和我解釋兒子的情況,希望盡量不要觸摸他,只示範和口述。我也解釋這是不可能的,如果不能觸摸手,怎教呢?於是我們放了一塊比較粗糙的毛巾在旁邊,若因為我觸摸他而留下難受的感覺,馬上用毛巾擦幾次,那種不舒服的感覺會被掩蓋,慢慢他已經不覺得是一回事。因為用毛巾擦的力度越來越輕,而且我們有時把毛巾放在琴鍵上擦,變成了拍子,令他開始把注意力分散。幾年後,學生彈得一手好音樂,感情表達很像大人一樣,以前那些令他感覺很差的東西慢慢習慣了,也變成生活的一部分。 另一位學生對聲音極度敏感,洗衣機、吹風機、音樂會的拍掌聲,都令他極度不安。學琴和練琴時要踏着弱音腳踏才可以,父母要把全家的窗戶裝上雙重玻璃,所有人走路也要非常小心。我想想,沒有用鋼琴教他,反而在他耳邊唱歌來教他看譜,他便自己彈奏出來,聲音由自己控制。再加上治療師要他每天大聲朗讀文章,讓自己清楚聽到自己的聲音,效果也是非常好。現在這位學生已經是成年人,每星期還和朋友去夾band,哪有人知道他兒時是害怕聲音的?

詳細內容

SEN學童體驗課 及早適應小一 不做遊魂族

一連8堂、專為SEN準小一生而設的體驗課程,選擇在真實的小學校舍和教室上課,並把小學上課模式的每個細節都給小朋友模擬一次。 由幼稚園升上小學,很多小朋友都未必能一下子適應,對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孩子就更加困難。當SEN學童面對陌生的學校環境、不一樣的課堂模式、「生面口」的同學時,隨時會情緒大爆發,甚至拒絕上學。 為減低「災難」發生,有社福機構就特別為SEN準小一生舉辦一連8堂的升小體驗課程,透過真實的場地,把上課、轉堂、抄手冊、小息、午膳等每個細節都逐一模擬,希望他們9月入學時,能盡快適應新的學習環境。 文︰沈雅詩     攝︰鄧宗弘 雖然距離9月開學的日子尚遠,但一朝早,準「小學雞」希仔已經揹着大大個書包,踏入銅鑼灣一間小學,準備展開半天的課堂。向來害羞的他,一如以往,並沒有主動跟「校長」、「教師」打招呼,但至少他肯依足規矩,乖乖獨個兒走進課室,又自動自覺把書包勾在桌邊,靜靜等候「班主任」到來。 簡先生(右)最希望希仔(左)能適應小學的校園生活,並建立到社交圈子。 「希仔已經來了好幾次,我想,他大概知道上小學就是要這樣子,要安安靜靜、不准走來走去,加上對環境熟習了,也沒有之前那樣緊張,淡定了很多。」希仔爸爸簡先生說。 6歲的希仔,患有焦慮症,在念幼稚園期間,一直接受香港小童群益會「樂牽」到校學前綜合服務所提供的訓練,由於快將升小一,爸爸擔心兒子未能適應主流小學的步伐,於是替兒子報名參加「樂牽」專為SEN學童而設的升小體驗課程。 患有焦慮症的希仔(左),經過多次模擬訓練後,開始掌握到小學的上課模式,表現愈來愈淡定。 事實上,希仔身處的環境,確是一間小學校舍,而眼前的班房,亦是真實的,唯獨任教他的一班「教師」和小學「校長」,卻是由臨牀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註冊社工化身而成。 學習自理與人相處 被希仔喚作「校長」的「樂牽」中心主任鄭惠君解釋,針對這班整體發展遲緩、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以及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的特殊學習需要,一個逼真的環境,才能起到實際作用。「因為這班孩子的適應能力比較弱,當我們想具體告訴他們,小學跟幼稚園有何分別,校舍、課室、洗手間等等的設施如何不同時,最佳的方法,就是讓他們親身坐下來感受,因此,我們特別情商一間小學借出校舍。另外,孩子亦需要知道,小學不再像幼稚園般,整天只會看到兩名班主任,而是要接觸不同的教師,所以,我們就動員整個團隊,分飾中、英、數、常、視藝、體育等科目的教師,讓小朋友學習鐘聲響起,就要轉堂的規矩。」 能力不逮的SEN學生,有一張個人專屬的好行為表,由專人負責替他加剔或減剔。 首4堂,希仔主要重點學習一些自理和人際相處技巧,包括在校內如廁、小息及午膳活動等。別以為這些是小事,對SEN學童來說,卻是「大件事」。「ADHD小朋友,時間觀念很模糊,小息時,或許只顧滿足玩和食的欲望,忘記了要去洗手間,若到課堂時才提出,就會被教師鬧;至於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最困難是社交,因此會傳授他們幾招小遊戲,例如猜皇帝,幫助他們在小息、午膳時間,跟同學們拉近距離。」鄭惠君說。 學生輪流擔任班長、科長,協助收發功課,增添責任感和自信心。 上課途中,有小朋友情緒突然波動,在場的職業治療師於是替他在大腿上放上小沙包,安撫其情緒。 設「好行為表」以示鼓勵 其餘4堂,「教師」則重點針對學生的課堂秩序。當科任「教師」在授課時,其他「教師」則在課室每個角落觀察同學們的一舉一動,若小朋友魂遊四海,又或是「吱吱喳喳」、離開坐位時,負責監察的「教師」便會馬上向違規的同學作出提示︰「眼要望,耳要聽」、「先舉手,後說話」、「你坐得定!你坐得定!」此外,在黑板附近,也張貼了一張大大的好行為表,誰有好表現,「教師」就會在表格上、他們的名字旁,加上紅色剔號,以表鼓勵。 課室內,張貼了一張大大的好行為表,表現良好的學生,會獲紅筆加剔號。 鄭惠君笑言,如何活用這個行為表,亦大有學問。「很有趣的,加剔號這個動作,對ADHD的孩子特別奏效;但相反,對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則需要擦走剔號,他們不喜歡被減剔,會覺得很『肉赤』,所以減剔,才有動力叫他們做好。」她補充,有個別能力較弱的學生,因為看不明大表,「教師」便給他們度身設計一個個人專屬的細表,放在他們的桌子上,並按其課堂表現加減剔號。 自閉症譜系障礙的小朋友,社交能力偏弱,小息時如何跟其他同學玩耍,也是體驗課程的學習重點之一。 說回來,當希仔正在上課時,簡先生也不是閒着等的,他和一班準小一家長,亦需要上「預備班」!由選購書包、文具,以至做功課、默書和測驗的事前準備等,作為社工兼兩孩之母的鄭惠君,也巨細無遺地逐一講解。 家長同需上「預備班」 Kate的兒子Sheldon是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她坦言最擔心孩子上課時「遊魂」,「以前幼稚園只上3小時課,他遊魂了,我也可以回家重新教他一遍;但升上全日制小學,課程這樣緊密,萬一他遊魂遊足一日,我真的不知怎算」。 當孩子上升小體驗班時,家長就同步上「預備班」,並由「樂牽」中心主任鄭惠君詳細解說各樣需要注意的事項。 幸而在家長預備班,Kate也學到不少協助子女溫習的技巧,而對她來說,最大的提醒,是要抱有同理心,「多從孩子角度出發,不要做怪獸家長」。Kate又留意到Sheldon上了這次體驗課程後,似乎明白多了上小學是什麼一回事,而最開心,則莫過於他的專注能力提升了,「至少Sheldon肯主動舉手答問題,投入課堂,希望日後真的升上小學,也可以維持這樣」。 作為準小一生,當然要學習寫家課冊! 到校學前康復服務﹕助特殊需要童 盡早接受訓練 為讓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兒童盡早接受康復服務,政府在2015年11月推行為期2年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並透過16間非政府機構,在主流幼稚園,以及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提供包括言語訓練、認知訓練、社交及情緒訓練、自理訓練、大小肌肉訓練等外展到校的訓練服務。 計劃納入常規服務 由於試驗計劃具顯著成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去年的《施政報告》中宣布,在2018/19學年開始,將計劃納入為常規服務,服務名額亦會由3000個增至7000個。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審計署和教育局都錯

王師奶孤陋寡聞,原來SEN學生分兩制,其中一制就叫「加強輔導教學計劃」(俗稱小強班)。現在情况是241間學校採用「小強班」,314間採融合教育制度。「小強班」的數目並不少,241間仍堅持將有學習障礙的和普通學生分開上課,自有他們的理由。據知教育局不時游說「小強班」的學校轉融合班,與此同時,審計署批評轉制太慢,建議教育局加快速度。容許小婦人斗膽說一句:「審計署和教育局都錯了。」 SEN融合教育是A貨 現時所謂的融合教育是A貨的融合,是偽融合,甚至可以說,是教死老師、學死學生的制度 未繼續寫下去之前,王師奶要立正向241間辦「小強班」的校長致敬,您們才是有良心的教育工作者,您們知道現時所謂的融合教育是A貨的融合,是偽融合,甚至可以說,是教死老師、學死學生的制度。王師奶說得這樣激,可能有人以為小婦人對融合教育有偏見。說良心話,小婦人絕對認同融合教育的理念,但在香港,人有我有的心態下,一窮二白的條件下,匆匆上馬。上山容易下山難,上任局長推了融合教育,下任局長不能取消,於是同意又好,不同意又好,繼續下去。繼續下去最簡單就是派錢,收到若干個SEN仔就派若干錢,這是最不費腦筋的良方,今年的津貼上限是每校161萬元,任學校安排,請合約教師又好,買軟件又好,買服務又好,教育局好像了結一件心事,這就是融合教育? 王師奶寫過很多篇有關融合教育的文字,強烈指出融合教育的師資嚴重不足。廚房無識煮餸的廚師,甚或只有識洗菜的阿嬸,你叫她炒碟乾炒牛河,就算是用日本和牛加最靚的沙河粉,都會炒出一碟又韌又柴皮的漿糊喇;何况SEN仔來自五湖四海,各具特色!在嚴重缺乏受過特殊教育訓練的老師的情况下,推行融合教育是罪過,也可以說是拖教育進步的後腿。教育局的官員,教育團體的頭頭,如果你們肯降貴紆尊和融合教育班的教師坦誠對話,保證他們的苦水浸過你的眼眉,也證實王師奶整天的呱呱叫並非無的放矢。 122間獲撥款學校未充分利用,餘款超過一成 誠如審計署所言,「小強班」並不完美,難道這千瘡百孔的偽融合教育就完美?審計署雖然是教育的門外漢,倒也實話實說,輕易就指出所謂融合教育的缺點:太遲識別SEN學生,錯失及早支援服務;心理學家到訪學校少於規定的18天,教育局的解釋是由於心理學家請假,這解釋有點牽強,如果飛機師請假,則航班要停飛,數百乘客要打道回府?122間獲撥款學校未充分利用,餘款超過一成。審計署的指出可能不完全明白教育局的運作困難,但教育署倒也毋須不合理的強辯。 「小強班」並不完美,A貨融合教育更不完美。既然歷任的教育領航人都話相信校長的專業判斷(通常都係局長卸膊之時),不如就信埋呢次,實行「小強」與「融合」並存,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發揮兩制精神,好過攬住一齊死。善哉!善哉!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