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港媽:移民疫情

經歷了筋疲力竭的6月,7月繼續各區遊行衝突,望着新聞片段快將兩歲的雞蛋仔都會說「oh no」。面對社會不穩定因素,八十後朋友圈子的討論離不開移民這話題。大家不是尋找一個享受退休生活的烏托邦,而是有種負面、被逼甚至形容為逃難的打算。 沒有孩子的朋友,可能早有離開香港的打算,近日社會矛盾令他們加快腳步,落實移民計劃。他們覺得失望、有心無力,留下來好像沒什麼作為,希冀海外的生活可以回復身心平衡,最低限度有乾淨的空氣和有機的食物。有孩子的朋友而又有能力移民,大部份都是厭惡香港教育制度,有開始替小朋友報學校時便已經秘密打點,逐步撤走香港的資產。最近的事件令他們更加憂心,怕突然之間會有恐慌性移民潮,各國收緊門檻打亂他們的部署。 買張機票送子女上機,期望他們努力唸書之後留在當地工作,不要回頭擔心「留守父母」 除了一般熱門國家例如台灣新加坡,英美澳加等地方,有朋友甚至在考慮申請移民波蘭及立陶宛等東歐國家。我當然感到吃驚,人家政治局勢也不明朗,失業率高,舉家移民過去吃西北風嗎?朋友無奈傾訴說,因為資金所限要帶孩子離開瘋狂的考試制度唯有兵行險著,放手一搏先進入歐盟國家再見步行步。還有一些家長朋友告訴我,自己沒有本領離開香港,唯有節衣縮食滾存儲蓄,當孩子年齡稍長或政局發展更差的時候,就買張機票送子女上機,期望他們努力唸書之後留在當地工作,不要回頭擔心「留守父母」。 我的外/祖父母都是圍村人,在那個北區沒有水貨客還是水稻田的年代,他們過着簡單的務農生活。那時候大概是文化大革命結束、國內鬧饑荒,很多人偷渡來香港,一窮二白的會替鄉紳地主種米。可能社會多了工種,又或者多了廉價人力耕田,很多叔伯舅父們都是那時候離開小小的圍村,往海外打工投資開餐館。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發跡、光宗耀祖寄錢回村,而且有些故事充滿血淚,受盡外國人白眼。上一代村民都說人離鄉賤,他們很興奮能回村參加大型祭祀,總是把認祖歸宗掛在嘴邊,撇除了「太公分豬肉」的利益因素,我確實相信他們以原居民身份感到自豪。 但今時不同往日,我這一代的村民有能力的都會思考如何拉攏親戚關係,好讓年幼子女移居海外。較早前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公布了疑似抑鬱症的數字,差不多每十個人就有一個疑似患者,形容社會出現「精神健康疫症」。這數字讓人揑一把汗,香港這美麗的城市生病了,人人都感到害怕感到沮喪,開始逃走。我有學生很後悔放棄海外升學的機會,我的朋友又一個接一個移民,不久的將來,我會否也失去這裏的根?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做子女的靠山

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最能貼切形容我心目中的父母,哈哈!習慣了闖禍後才找爸爸媽媽叫救命,大概很多家長都在「放榜」時特別有存在價值感?今個星期有升中一派位揭盅也有DSE成績表,連我的實習學生都在最後衝刺,很快就會面對最後評估,莘莘學子也頂著很大的壓力吧! 回想當年放榜「低空掠過」,老公的成績也慘不忍賭,我們很有心理準備,萬一雞蛋仔也承繼了不學無術的基因,加上命中無文曲星加持考試運,那麼還是及早訓練他的體能和培養善良的心腸,最低限度他靠勞力穩打穩扎也可以糊口。做父母都要預備放榜心情,調節期望,預備坐上情緒過山車。 想當年家母很利害,一半為怕我壓力爆煲、一半為免我太頹廢人生,在放榜前的暑假,天天都拉我去菜市場給我一些小任務,因著這些瑣碎的家事,答應了不好意思失約也不好意思隨便尋死。到派成績表那刻,給她撥個電話報分數,得到平靜的回應:「哦⋯⋯那麼你待在學校處理要做的事情,之後回家吃午飯吧!」就這樣,忽然覺得大個女,知道要冷靜闖關去,後來才知道媽媽在家緊張了一個上晝,只是故作平靜怕影響我的心情。 要讓子女明白,大家都可以失望,但不可以對將來失去信心 提醒家長們,感到被子女需要而沾沾自喜的同時,不要忘記他們正在經歷生命中很大的轉變。如果收到失準的成績單,家長可能都很失望但不可以比小朋友更悲傷,盡可能瞬間平復心情,為子女站台成為他們的靠山;要讓子女明白,大家都可以失望,但不可以對將來失去信心。  不會安慰子女就用實際行動支援,無論是「柴可夫司機」管接送、還是做行政秘書搜尋資料、或者是行走提款機預備突發開支等,最重要切忌在子女方寸大失時,流露厭煩的表情,埋怨孩子無生涯規劃、沒有合理估算成績、不懂兩手準備導致現在要「拖父母下水」一起徬徨。 賽後檢討的機會來日方長,父母的失望難道子女真的不清楚?在這關鍵時刻,大家都要面對沮喪失落,如果還要顧忌父母的面子,實在是為年輕人添煩添亂。父母不需要太過玻璃心,放下得失比較也是放過孩子。反正每年出產的狀元,沒有幾多個是上市公司主席或十大傑出青年,再者活著就有無限可能,父母們來一個深呼吸,拿出勇氣陪孩子一起闖關吧!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選擇善良

過去一個月我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N次!先有媽媽生病覆診、雞蛋仔持續夜驚,再有老公大病一星期,不能協助照顧兩隻老狗,又踫上社會運動引爆學生情緒,最無奈是家傭正在放三星期大假…….. 「為什麼有這麼長的假期?」因為她的鄉下很鄉下,由馬尼拉回去轉內陸機加船,差不多兩天半的時間,粗略計算,來回一趟已經花了五天時間,放大假有五天花在呆車也怪可憐的。「為什麼她好像經常放假?」每一年讓她回鄉下探親,是我們之間的協定,原因是大家都是一子之母,我的孩子是寶貝,她的孩子難道不是她的寶貝嗎?每一次想到她分享人生唯一動力就是兒子,好難忍心要她兩年才可以見兒子一次。「電子通訊設備先進,她們每一日可以視像通話!」我同意,但是隔着電話屏幕,和媽媽傾心事,始終不能代替媽媽的擁抱,牽手去上學。簡單到與兒子一起吃雪糕、抹乾淨嘴巴,這些生活點滴都無法透過視頻取替。 就連我的家人也笑我太厚待家傭,認為她們在海外打工就已經有骨肉分離的心理準備,要會接納這殘酷的現實。再者我的仁慈不一定得到回報或珍惜,最後可能反被濫用及欺騙。自問不算是宅心仁厚修行不高,我的點惻隱之心也有自私考量;畢竟回鄉放大假與親人團聚,也是一個手法讓家傭可以安心工作,最後受益還不是自己?只是這個月疲於奔命,忍不住也會問是不是太過愚蠢,三星期大假剩下半條人命…….. 如果必須在「正確」跟「仁慈」之間做一個選擇,就選擇「 仁慈」吧 想起最近街頭上或者社交媒體,最多人搜尋的是「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但我知道他們在讚美的也是一位仁慈的上帝,抗爭過程唱聖詩提醒大家要和平理性,這份「仁慈」與眾人同在。我想不單是街頭運動,就是在家中、在辦公室,我們也需要更多的善念,因為現今的分岐容易走上極端。有很多課題不是非黑即白,總需要求同存異並且接受選擇仁慈或許會招致批評,但最低限度自己心安理得。 就好像家傭放假一事,即使她開口說明有多思念兒子,我可以堅持要求她根據合約,每兩年才放一次大假;但也要接納她會抱著雞蛋仔,骨子裏妒忌哀怨憶子成狂,未必能盡力打理家頭細務。套用「奇蹟男孩」有句精警對白:如果必須在「正確」跟「仁慈」之間做一個選擇,就選擇「 仁慈」吧!我也希望可以盡量繼續這個選擇,樹立愛的榜樣予雞蛋仔學習包容與寬恕。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情緒拆彈

近日的社會運動除了佔領中區主要幹道,雄霸傳媒版面也佔據了很多人的心扉,勾起澎湃的情緒。無論支持或反對修例,大家都可能感到憤怒委屈,而且想法分歧家庭未必有共識,這些缺口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修補,我們真的需要疏導當下的情緒,才有條件繼續具建設性的討論。 不管你有沒有上街,從社交媒體都會看到很多警民衝突、粗言穢語甚至暴力的畫面,令大人小孩都感到不安,我的學生們也有情緒困擾:失眠、無食欲、情緒波動、暴躁、無緣無故流眼淚⋯⋯急性創傷後遺症!子女可能也感到難過卻未必理解當前的政局,更未必能具體表達焦慮恐懼的困擾。如此情緒傷害,做家長要該如何安撫家人呢? 囤積的情緒會成為子女的計時炸彈。家長們不要氣餒,先照顧好自己才伸手支援家人吧 第一,穩住自己的心 家長都是人有很多情緒,腦海或許會重複出現衝突畫面,甚至乎有身體不適例如頭痛胸悶、呼吸困難。這時候我們不能有效協助家人或子女,我們更需要騰出空間,讓自己休息沈澱思緒。例如眼淚留下來的時候,深呼吸,感受一下眼淚帶著什麼感覺,是失望沮喪、不滿憤恨?當我們能夠深刻反思正在經驗什麼情緒,掌握到眼淚的意義便是修補心靈創傷的開始。 第二,深度聆聽接納感受 撇除子女的政見,青少年本來就具有批判思考,兩代之間必有磨擦。家長宜秉持最開放的態度,去聆聽他們的分享而且不要停留在「內容」,更需要聆聽故事裏蘊藏的感受。當子女意見和家長立場不一,就更需要提醒自己不要打斷及批評,因為支援創傷情緒時,觀點討論並非首要,我們更重視與觀點綑綁在一起的感覺。往往事情不至於那麼壞,但內藏的情緒被勒索、被無視、被忽略,才會引爆更加大的衝突。請記住情緒是沒有對錯之分,受創的心靈更需要父母溫柔接納。 第三,了解限制尋求支援 多個志願團體、不同宗教組織都因應近期的社會問題,提供免費的輔導服務及熱線支援,不仿善用這些社會資源,若家長發現子女情緒有異,應該及早與學校社工商量,不必因為尋求專業協助而感到尷尬。面對事無前例的紛爭,我作為老師也會感到徬徨,這個星期也挑戰個人眼淚堤壩的承載力。父母在能力範圍內盡力提供情緒支援就足夠了,不要獨攬一切壓力,到達臨界點前我們也要懂得尋求協助。 這個爛攤子如何收拾,事態發展仍然未明朗,囤積的情緒會成為子女的計時炸彈。家長們不要氣餒,先照顧好自己才伸手支援家人吧!

詳細內容

自在港媽:港孩的未來

由端午節晚開始,雞蛋仔連續「夜驚」,半夜驚醒掙扎,聲嘶力竭地大哭直至清晨才會入睡,不能踫也不能哄,只能夠頂着黑眼圈看守著他。不知道是否欠缺休息,由醞釀六九大遊行開始,就已經精神緊張,總是暈眩偏頭痛。迷迷糊糊間做了個惡夢,夢見天安門母親來到香港與「夏愨道母親」抱頭痛哭,原來把屎把尿奶大的孩子,學會明辨是非之後卻為了理想而頭破血流。 嚇醒了,捏一把汗,問自己為下一代爭取了什麼?作為一個媽媽、妻子、媳婦,我知道維持家庭和睦,避免敏感話題的詭秘。知道有家長抗拒與子女討論政治,認為複雜社會議題搞砸家庭和諧;但不談,不等於不存在,孩子之間也會討論。網上有各式各樣的中學生聯署,自發提出反對修例的意見,當然支持修例的人也發表聲明,但內容總是有意無意批評年輕人,對他們口誅筆伐,亦看到家長認定子女幼稚偏激感到沮喪,加入指責行列,把自己的孩子歸邊為憤青、廢青。 或者年輕人真的血氣方剛,但他們未必是目不識丁、不一定是雙失青年;我見到很多有教養、有學識、有堅定虔誠宗教信念的年輕人上街,他們用和平理性的方法表達政治立場,作為家長應該為他們的成熟懂事而感到安慰。 她告訴我兒子的同學似乎也有特殊學習需要,雖然那孩子的媽媽不停哀求,但她沒有勇氣協助,她說:「如果跑門路招人妒忌給告發了,後果不堪設想,那麼我可憐的孩子有誰照顧?」 就在六九遊行前一天,帶兒子接受感統訓練時與一位國內媽媽聊天,她很羨慕香港人,她的兒子確診亞氏保加症但為了獲得特教學額及支援,她一家總動員攀關係「託上託」,並且要一次過繳交三年的訓練費用。結果一年過去了,每天的特訓成效不彰,不及她每個週六往返香港接受一小時的訓練,只是三次就已經取得成效。 她一直對國內的訓練員專業資格生疑,耽誤了寶貴的介入時間,奈何國內媽媽敢怒不敢言。她告訴我兒子的同學似乎也有特殊學習需要,雖然那孩子的媽媽不停哀求,但她沒有勇氣協助,她說:「如果跑門路招人妒忌給告發了,後果不堪設想,那麼我可憐的孩子有誰照顧?」 如果法例還未通過已經惶恐以言入罪,那麼二十年後的雞蛋仔享受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會是什麼光景? 說到此,我們兩個都沉默了,她讓我聯想起毒奶粉事件,那是所有媽媽的恐懼。在香港有獨立完善的司法制度,保障及監管各類型商業行為,不懂法律也可以信賴律師支援;所以當聽到法律界認為要更加多時間仔細研究《逃犯條例》修訂,但政府卻一意孤行倉猝修例,我感到心寒。將來,奉公守法的媽媽,為子女健康爭取醫療保障,會否也觸礁負上刑責? 回歸不過是二十多年,我和大多數人一樣,形成了自我審查意識,不會隨便公開表達批評政策,不願意和家人討論政見避免吵架,不敢在社交媒體行使言論自由。從前在紀律部隊工作需要刻意保持政治中立,現在離開政府卻也走不出「陽光測試」,對個人言論煞有介事的自我審查,在親子版分享對逃犯條例的感受,也需要多番掙扎,既擔心失去讀者又擔心日後被秋後算帳。如果法例還未通過已經惶恐以言入罪,那麼二十年後的雞蛋仔享受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會是什麼光景? 文章由星期日啄磨到最後截稿死線,仍然五臓翻驣思緒混亂,這一刻已是六月十二日中午,電視畫面見到示威人士在夏愨道聚集,我的學生終於報平安,我的兒子終於睡醒,但我的心很沉重,該如何守護港孩的未來?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家庭快樂能量

早幾個星期前與一班中學生家長,討論如何啟動家庭快樂能量,當晚有幾位家長提出快樂就是「孩子願意和我互動」、「孩子表達對父母的關心」,最傷心就是聽到「孩子責怪父母不了解他們」。我也明白與青少年同行可以充滿挑戰和挫敗感,就算在幼稚園和小學「打好個底」,升中後親子關係都可以變成中美貿易戰,不穩定而且難以預期。 在幼兒階段家長影響力無遠弗屆,老實說沒有你帶子女出門,他們什麼也探索不了,當然如影隨形地牽着衫尾走。不過家長要接納,步入中學總得要讓出空間予子女的朋友和夢想,這時候仍然定義「孩子的快樂便是我的快樂」就一定會踫壁;因為孩子的快樂可能是通宵達旦和網友打遊戲機,又或者是連群結黨去韓國追星,總是與父母的期望有落差。 請緊記子女邁向成熟,可能會談戀愛、可能會負笈海外,父母有多不情願,他們還是會模糊地開展人生另一階段。隨著孩子成長父母的角色不是淡化,相反只要家長成功轉型,仍然可以陪伴子女享受生命。試鬆綁腦筋換成「我快樂,孩子更快樂」的視角,在青少年子女面前示範,如何為自己的幸福定下正確標準並且熱切去追求。 與其囉嗦訓話,倒不如示範如何照顧身心、讓自己由衷的快樂,好讓子女觀察成年人的胸襟,學習待人接物挑選朋友、學習管理情緒,學習在順景逆景保持正面心態 有媽媽說兒子完成繁重課業之後要打遊戲機「減壓」,雖然他名列前茅,但睡眠不足大大的黑眼圈讓媽媽很心痛。為此訓勉兒子要「錫身」不可玩電玩,兒子卻堅持己見,反問母親焦慮不安,為什麼不先疏理好個人情緒?面對「以下犯上」的大膽鍊言,母子當然是吵架收場,但從兒子的角度看,他眼見雙職父母日理萬機身心疲累,回家也沒有什麼生活逸事可分享;除了工作和家庭,父母的生命還有什麼呢?年輕人會思考,長大後會否像爸爸媽媽一樣了無生趣?行屍走肉的生活不快樂,又有什麼資格批評我打電玩減壓? 子女仍然深受父母影響,只是多了點思考卻又未能完全自立門戶,他們渴望得到與成年人般的尊重,我們也期盼子女能成熟思考,為個人行為情緒負責。不過,與其囉嗦訓話,倒不如示範如何照顧身心、讓自己由衷的快樂,好讓子女觀察成年人的胸襟,學習待人接物挑選朋友、學習管理情緒,學習在順景逆景保持正面心態。 越懂得讓自己身心舒泰的家長,越能夠從容面對子女成長的挑戰,越能夠建立長遠而健康的親子關係。要家庭充滿正能量還是要先從個人入手,靜下來尋找生活的滿足感,在孩子面前做個愛自己的榜樣。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錯失的童年

我經常告訴學生,做社工一定很厚面皮,才可以主動和陌生人搭訕,建立個案關係和社區網絡。久而久之,我發現自己也有某種神秘力量,就算我不主動和人聊天,萍水相逢的菜檔阿姨也會告訴我煩惱的心事。 又是雞蛋仔上課時間,自個兒去吃米線與一個老伯伯搭枱,他看似是個精力充沛的潮童,帶着一頂鮮紅色的鴨舌帽、穿着足球球衣。本來也沒有留意,直至木耳小吃端到桌面時,他禮貌地問我點什麼餐、好像很辣很好吃⋯⋯我也習慣搭訕,跟他聊天並且一起分享食物,就這樣邊吃邊攀談,知道大家都有一個兒子,他又慢慢訴說和兒子相處點滴。 他的兒子已經三十出頭,有自己的世界去忙碌,當日就正好和朋友回國內做義工,所以老伯獨自四處閒晃發掘生活趣事。雖然間中會感到孤獨,但知道兒子獨立生活就感到萬分安慰,畢竟年紀漸長,思考離開人世時最憂慮的是什麼,不就是怕兒子沒有照顧自己的能力。說到這裏老伯伯笑嘻嘻地說:「其實我很渴望那杯新婦茶,不過他連女朋友也沒有,又説一定要置業才可結婚,我也不敢給予壓力了!」 他擰擰頭語重心長地叮嚀,千萬不要學他經常批評兒子,激將法只會弄巧反絕磨烕兒子的自信……小朋友最需要父母的信任和多些鼓勵,說教要適可而止。兒子陪伴在側的時間太短,人老了最回味的就正正是孩子哭鬧搗蛋、分享傻瓜夢想。 老伯伯最後悔是當年對兒子給予太多讀書壓力、太多指指點點,放工回家總是板起口面敦促孩子做功課,又責罵孩子不專心不盡力。可能習慣了當大反派,就算是帶兒子去室內遊樂場都要搬出大道理,批評他沒有理財觀念總嚷著買代幣,提醒他勤有功戲無益,總以為激將法就可以挑起兒子鬥心將來會出人投地等等。 他擰擰頭語重心長地叮嚀,千萬不要學他經常批評兒子,激將法只會弄巧反絕磨烕兒子的自信。小朋友最需要父母的信任和多些鼓勵,說教要適可而止。兒子陪伴在側的時間太短,人老了最回味的就正正是孩子哭鬧搗蛋、分享傻瓜夢想。他忽然想起和兒子一起游水的往事,見他敘述時眼神變得柔和,好像真的停留在那個夏天,細細回味每一個兒子的笑容。 平日客似雲來的米線店,今天竟然沒有下逐客令,說着吃着都差不多一小時,我要離開接雞蛋仔放學了。跟老伯說拜拜時,他微笑賠罪,希望包容他的囉嗦;因為感慨自己年輕吃苦沒有了童年,之後又錯失了兒子的童年,所以再三叮囑我要珍惜雞蛋仔的童真,沒有比陪伴孩子成長更寶貴。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正向循環

過去一個月雞蛋仔接受全方位特訓,協助他克服因爲感統整合引起的各種小瞥扭。他很投入透過遊戲進行的ABA (Applied Behaviour Analysis 應用行為分析)。傳說ABA主力訓練自閉病患者,但其實行為治療法是廣泛應用在日常生活、企業管理還有教育運動訓練等各方面。 簡單來說,透過ABA 去糾正行為之前要找出ABC: Antecedent 前因、Behavior 行為及Consequence後果。把日常行為拆細,其實全都有「前因、行為、後果」的關聯,例如嬰兒肚餓(前因)所以大哭(行為)之後就獲得媽媽餵奶(後果),那是多麼的自然!這ABC概念解釋到前因後果,便能夠鼓勵好的行為及戒除壞習慣,但要有效執行是需要大量時間觀察分析,也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因為子女的表現反覆足以動搖家長對行為治療的信心。 治療師用 My love, My sweetie, My honey, My angel, My handsome boy 等去開始與雞蛋仔對話,中間還夾雜很多正面形容詞:聰明的、努力的、敢於嘗試的、勇敢的、禮貌的、親切的……總之雞蛋仔的正確行為包括說話,無論多小、句子長短或者只是巧合發音,都會被治療師放大。(彭梓雅提供) 雖然現代父母都聽過正向心理學,但理論與實踐仍然有距離,當我發現雞蛋仔與外藉治療師之間很有「化學作用」,我就決心觀課偷師,希望在家也能進行有效的ABA。 和所有協助我兒子的治療師一樣,她很有愛心、俱無比的耐性和熱情;我發現雞蛋仔對她誇張的欣賞表情和讚美很有反應。治療師很少稱乎雞蛋仔的名字,而是用 My love, My sweetie, My honey, My angel, My handsome boy 等去開始對話,不僅如此,中間還夾雜很多正面形容詞:聰明的、努力的、敢於嘗試的、勇敢的、禮貌的、親切的……總之雞蛋仔的正確行為包括說話,無論多小、句子長短或者只是巧合發音,都會被「心心眼」治療師放大!不要低估他的接收能力,每一次得到讚美,雞蛋仔都會雙眼發光,然後願意重覆那個正確行為,希望有更多的掌聲。 這個前因行為後果很簡單:只要嘗試,不論成敗,就已得到讚美 外籍人士比較熱情而充滿喜劇感的雞蛋仔又非常受落,所以她們的成功互動不能在家複製?非也,觀課中又一當頭棒喝是一句: 「I love you trying……(我喜歡你作出嘗試)」治療師從來都不會說 Try again Try harder(再努力試試), 而是不論成功與否,每一個嘗試已經獲得她的肯定。 如果雞蛋仔發脾氣在地上滾來滾去,治療師會給予時間空間讓他自行冷靜,而當他的眼神變得平靜,就在那一剎那會立即獲得:「I notice and appreciate you’re trying to stay calm(我欣賞你正在嘗試冷靜)」他的臭脾氣壞行為沒有得到注意責備,反而是「成功冷靜自己」而得到絕對欣賞。正面行為獲得褒獎會引發更多正面行為,及後他就會站起來,繼續嘗試完成之前的指令,如不是親眼目睹也難以掌握那一份到位的讚美。 這個前因行為後果很簡單:只要嘗試,不論成敗,就已得到讚美。對於不會說話的雞蛋仔每次嘗試與人溝通,完成指示其實已經跨出一大步,過程中他出現很多情緒,如果要有效執行ABA ,先要反省自己是否給予貫徹始終的欣賞,才能誘發正向循環。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幼兒的骯髒美學

趁假期和雞蛋仔一起塗鴉,給他一塊畫布,不夠五分鐘由規規矩矩地點點畫畫,變成忘我投入徒手玩顔料,三原色混在一起變了泥漿彩繪,他手指一揮給我畫了一個小小的心形,就當作給我的母親節禮物吧! 本來藝術就沒有分對與錯,再者我也明白透過手指頭直接感受顏料在帆布上飛馳是多麼的自由奔放。見雞蛋仔邊畫邊碎碎念,不單是他釋放情緒,我這個旁觀的媽媽也覺得減壓舒心,非常療癒。 給雞蛋仔一塊畫布,不夠五分鐘由規規矩矩地點點畫畫,變成忘我投入徒手玩顔料,三原色混在一起變了泥漿彩繪。(彭梓雅提供) 其實自從加固開始,行BLW的雞蛋仔就習慣用手探索不同質感的食物,他不算太挑吃而且歡迎大部份蔬果,有時用力榨出果汁已經在卓面畫畫。對於手指間黏黏的感覺不太困擾,就算現在面對感覺統合的挑戰,尚算願意開放去感受不同物質的刺激。 遊戲及藝術絕對是有效協助他整合各項身體訊息,例如他喜歡泡海水踏浪但非常厭惡沙子蓋過腳趾的感覺,每當退潮捲起細沙時他就會變得不安,會追逐浪花走進深水就是要逃避沙子黏腳的狀況,非常危險。面對喜歡去沙灘但討厭沙的矛盾,我唯有刻意引導雞蛋仔玩沙遊戲,和我鬥快踢起沙、用腳在沙上畫笑臉,還有輪流舀起沙巴抹在媽媽身上,嬉嬉哈哈的慢慢讓他「減敏」,接納粗糙的沙子踫觸身體是安全的。 幼兒成長過程中適量的「混亂及骯髒」對感覺發展、統合,減壓、增加自信及創意,協助言語或非言語自我表達等,身心各方面都有正面的影響 相信大部分家長都知道什麼是Messy play,幼兒成長過程中適量的「混亂及骯髒」對感覺發展、統合,減壓、增加自信及創意,協助言語或非言語自我表達等,身心各方面都有正面的影響。在遊戲小組或許都有試過玩沙玩水、撕碎紙張隨意塗鴉等活動,孩子通常都異常興奮。不過在香港蝸居,這類messy 遊戲屬「高危活動」,危害家居整潔動搖家庭和睦,甚至擔心小朋友誤吞東西引至生命威脅。一般家長都同意在大自然探索弄得髒兮兮也沒關係,在沙灘堆沙就好了,但回家也這樣玩,會否模糊了界線,讓孩子得寸進尺? 我沒有肯定的答案,不過我是願意在家和雞蛋仔創作這些骯髒藝術,當然要給他一件舊衣服、準備濕毛巾,並且預備創意爆發之後需要給他洗澡冷靜下來,盡量清洗指甲的顏料。至於他有否挑戰我的底線刻意塗污牆壁?神奇地沒有。他樂於接受我的指示在限定範圍內搗蛋,填滿一張白紙就示意索取新畫紙。我猜想他在自由創作的過程裏,已經得到充分的認同及滿足感,不需要測試我的底線以換取注意力;而在遊戲過程裏他的各種感知獲得適當的刺激和整理,又是另一種深層次的滿足感,所以他比平常更「合作」,願意接受我提出的規範甚至更主動嘗試用言語和我交流。 網上有很多有趣而又不算太污糟邋遢的messy play, 無論在室內還是戶外,都可以和孩子一起嘗試。看着小朋友熱情投入,聽到他們的笑聲,甚至乎間接提高他們的學習動機及專注力,何樂而不為呢!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媽媽節

  看到滿天木棉花絮,不經不覺時間已溜走了,又是五月份母親節的時候。我媽很討厭這個節日名稱,她認為不吉利、好像是無親無故的節日,所以要我們改口叫媽媽節,對她那種無聊的恐怖聯想,只好翻白眼哭笑不得。 作為一個傳統的圍村女子,多年來媽媽都是相夫教子克盡己任的家庭主婦,當孩子長大入大學,面對空巢期時她就開始收養流浪狗,清晨五點起床風雨不改蹓狗,就是盡責主人的責任。她很留意身體健康狀況,小心購入食材、研究烹調方法,經常說如果自己沒有健康,又有誰能夠照顧丈夫和孩子? 我兒時簡陋的畫作, 家母竟然保存了二十多年。(彭梓雅提供) 她性格倔強不容易妥協,口說莫不關心但又經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什麼都要靠自己盡量不打擾別人,但當其他人有求時她又會積極配合,義不容辭。雖然嘴巴放毒,但其實心地善良凡事留有餘地,經常告誡我,得饒人處且饒人,面對大是大非就要站出來投票、上街、表明態度,不可因循茍且。 我性格挺像母親,是個矛盾混合體,也可能因為相像,母女倆一直很難相處,總是尖酸刻薄吵架收場 我性格挺像母親,是個矛盾混合體,也可能因為相像,母女倆一直很難相處,總是尖酸刻薄吵架收場。有時候我也嘆息,究竟前世種什麼因會有今世這種果,明明互相關心卻又互不瞅睬。回想青春期反叛時代,我真的恨透母親,試過和她冷戰幾個月一句話都沒有。那時侯喜歡朋黨流連,放學後不想回家,我媽可以板着臉「押解」我上課下課,沒有商量的餘地,讓我非常難堪;那時我也咬牙苦讀,冀盼上大學之後可以住宿舍遠走高飛! 母女的糾結一直沒有改變,她就是那個口硬心軟的她,我仍然是個希望獲得認同的女兒。當然,人長大了、做了媽媽,而且處理不少兩代之間的衝突個案,有些事情看破了。傳統華人父母很難把讚美宣諸於口,但要參透一個道理:未能從父母口中獲得的肯定,不代表你不值得被讚賞。 家庭是最後的堡壘但也可以是充滿怨恨仇視的戰場,稍一不慎,做媽媽的已經刮花了孩子弱小的心靈,為何媽媽一句話、一個眼神就可以催毀孩子一生?因為孩子最重視、最需要的就是媽媽,媽媽的存在就是孩子的宇宙。吊詭的是孩子的一句說話、一個行為也同樣可以傷透媽媽的心,因為支持媽媽蓋建宇宙的力量就是源於孩子渴望被需要,這是一個美麗的永無休止的依扶關係,要劃清界線但又要保持健康的情感交流,所以兩代之間的課程永遠常鮮。 早陣子清理雜物,媽媽給我一小袋兒時畫作及幼稚園成績表;就像我收藏了雞蛋仔無數的第一次小品,我想她一直很珍惜我吧!趁媽媽節祝她早日康復,也希望所有媽媽開心健康。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