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拒絕手機的囚禁

大約半個月前,我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先是退出一些信息量太大的WhatsApp群組,之後再狠下決心,刪除了手機上的臉書程式,改為有需要時才在桌面電腦登入。這麼做,是因為我上了一個令我當頭棒喝的繪本工作坊。 那工作坊的主題是如何借助不同繪本,跟孩子探討網絡安全的問題。講者是一位有心家長,她很全面地談及網絡世界的種種潛在陷阱,如網上交友、網絡欺凌、網上濫購、消息真偽、危險資訊、數碼足迹,還有令我愈聽愈滴汗的FOMO(fear of missing out)心理現象。 錯失恐懼症 睇漏動態會焦慮 FOMO一詞未有既定中文譯法,有譯為「錯失恐懼症」、也有譯「社交控」。這詞最早出現於2004年,原作者本來是泛指「一種疾病、一種害怕錯過症」,但到2013年收錄至牛津詞典時,已被用來專指人們害怕自己未能追貼社交媒體動態的焦慮狀態。 這一代孩子生來就在有各式數碼產品的環境中成長,故有「網絡原住民」的稱號。要誘導孩子成為不受網絡支配、保持自我的原住民,固然是艱巨任務;但我驚覺的是,作為「網絡新移民」的自己,原來早已失守,掉進如同被手機24小時囚禁的「透明監獄」。 為了教導孩子在網絡年代自控,首先我自己也要拒絕被囚。FOMO的焦慮表徵有好幾方面,除了害怕自己會「錯過了些什麼」而不斷刷新消息外,還有暗中與朋友的「美好生活」比較而自覺不如人,又或擔心自己的帖文收不到關注而「囉囉攣」。更甚的是,墮入了在社交媒體上營造某某形象的陷阱,為此投入過多的時間心力,結果侵擾甚至扭曲真正的生活。凡此種種,在某程度上都好像說中了自己。 借廁遁刷手機 干擾親子生活 為免社交程式的最新通知在手機上叮叮噹噹,干擾到我或孩子,其實從好久之前開始,我就大部分時間讓手機靜音了。但後來我卻發現,即使是看到通知欄上顯示的數字,也每每牽動我的情緒。有時是為帖文得到回應而不期然地興奮,有時是不知友人會如何回應而忐忑不安。漸漸的,我變得三不五時拿起手機,即使不看也常放在手邊,以防在有需要時找不到它。同時,由於不想當着孩子面前滑手機,有時我會假借如廁之名,在廁所內追信息,以致孩子在門外問,「媽媽你去得好耐啊」…… 繪本工作坊上還提到一個讓我很在意的字眼——神經經濟學。搜尋相關資料後,我理解到這是一門結合神經科學、心理學、經濟學等的新興學科,當中涉及神經學知識基礎的,是一種近年開始廣為人識的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dopamine),如何影響人類行為。 洞悉「多巴胺經濟」 學懂慢活 舉例說,在臉書上收到「讚好」,就會刺激大腦釋放多巴胺,讓我們有興奮的感覺,久而久之為此成癮。臉書首任總裁帕克去年就直言,社交媒體就是靠人類的心理脆弱而建成的,他們打造程式時經常想,如何盡可能令用戶消耗更多時間和注意力? 由於多巴胺的強大功能,西方開始出現「多巴胺經濟」一詞,指商家如何透過刺激消費者的多巴胺而營銷。美國矽谷甚至有公司改名為「多巴胺實驗室」,打正旗號協助惠顧的公司,編寫更能攫奪心神、提升上癮度的遊戲或應用程式。 就是這樣,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已不知不覺成為被榨取的商品,這是社交媒體年代的悲哀事實。而我醒悟到自己和孩子的心神,實在是非常需要保護的資產。 在現實中,要從手機的囚禁解放自己確實不易,刪除臉書程式只是其中一環。西方一些心理文章提出的方法,包括慢活、一心一用、真人社交、時間管理、活在當下、靜觀或坐禪等。因緣際會,我最近也在開始學習禪修。但盼先引領自己,再進而誘導孩子。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7期]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開學日家長焦慮發作

九月是香港傳統的開學季,我求神拜佛希望雞蛋仔不要在九月一日出世,免得頭廿年要在開學日慶祝生日,不能請假全家一起去旅行。 等一會就可能已經錯過了七八十個訊息,最可憐是這些群組可能由班主任成立,根本不可以「退谷」…… 社工朋友都知道,開學與放榜都是高危時期,學生老師家長也十分緊張。面對年紀較小的學生,家長的壓力環繞在暑期作業、校服整齊、校巴家傭交接,年紀比較大的學生,可能是升學、轉校、留班或重讀,背後的家長同樣需要認識一群新的教師及其他家長,單單是加入電話群組,就已經很頭痛。有媽媽曾告訴我,每天都要金睛火眼地留意群組,等一會就可能已經錯過了七八十個訊息,最可憐是這些群組可能由班主任成立,根本不可以「退谷」。這個全職媽媽精神壓力很大,丈夫每天分析股市走勢,而她自嘲生活也是「大起大落」,很害怕兩個小朋友開學。 提醒一下家長,在忙碌的日程當中,除了支援小朋友的情緒健康,也得照顧自己的需要,整理個人情緒。留意身體反應,可能因為開學你已經有焦慮的跡象(參考醫管局網站): 心跳加速/心悸 出汗/手汗 身體顫抖/牙震 呼吸困難 窒息感覺 胸口痛/胸口不適 反胃/肚痛/胃部不適/腹瀉/尿急 眼花/頭暈/站不穩/腳軟 發冷/發熱的感覺/臉紅/臉青 感覺麻木/麻刺 小朋友不能輕易表達情緒,他們需要協助和學習,而第一個情緒老師便是父母…… 香港教育大學早年有一項問卷調查,發現家長焦慮水平越高,子女也越容易在學習、社交、自律三方面出現行為問題。記住你的焦慮情緒會蔓延家人,焦慮反應可能是鏡子反應、是你的情緒投射,互相影響之下成為惡性循環。小朋友不能輕易表達情緒,他們需要協助和學習,而第一個情緒老師便是父母,爸爸媽媽們要先照顧好自己,才可以身教示範有效的情緒管理。 現今香港家長面對多樣競爭,加上資訊科技發達,大家更容易互相比較子女的發展;成為人母後,我也變得神經質,更能體會家長為何沒辦法放鬆心情。當我緊張時會做呼吸練習,會刻意按著肚皮,深吸氣時,想像空氣充滿肚子甚至可以把手彈開,呼氣時,就想像把焦慮的酸臭味也吐出來。一個深呼吸不夠,就做三回,當意識停留在自己的肚腩鬆鬆的時候,well,你已經成功暫時放下焦慮了!情緒管理和體重管理一樣,需要持之以恆、需要決心,而且每個人的「體質」不一,需要多一點自我反思,設計小技巧幫助打破親子之間的焦慮循環。

詳細內容

脫離倚賴有過程 循序漸進克服焦慮(9-15歲)

問:女兒今年14歲,本來鼓勵她參加夏令營,與朋友一同開心地玩,但她表明除非跟家人一起,否則絕不在外面過夜。她說一來不及在家舒服,二來很麻煩,要自己處理替換衣物、收拾行裝等。的確平日一家去旅行,主要都是大人執拾,可能因此養成了她倚賴的習慣。但我想到了這年紀,是時候要發揮自理能力。我是否應推她一把去夏令營,使她脫離倚賴呢? 資料提供:突破輔導中心資深心理輔導員、輔導教育碩士趙翠嫦 答:我很欣賞這名家長有讓孩子獨立的意識,不過先不用焦急。人在成長過程中要經歷幾個階段,首先從嬰兒時期的「絕對倚賴」,慢慢成長至「半倚賴、半獨立」,到了成年時期,就應該能達至「完全獨立」。每個人歷程不同,雖然有些孩子到高小、初中時,就已很積極參加不同活動,但毋須刻意作比較,14歲時未準備好在陌生環境過夜,也是無可厚非的。 一般來說,少年人處於「半倚賴、半獨立」的階段,雖然有時想獨立、自己拿主意、嫌大人囉唆,但總有些時候想倚賴他人,甚至有跟家人分離的焦慮。這種分離焦慮並不陌生,幼稚園升小、小學升中時都可能經歷過,在外過夜同樣是成長重要的關卡,明明由小到大在家裏住,父母一時間不在身邊,較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便難以接受。 除了成長進程分別外,孩子性情也是關鍵原因。若個案中的女生較內向、安靜,平日不太熱中於活動,參與夏令營的動力就不大。換言之參與營會的吸引力,不足以令她想離家一段短時間。至於女兒提及的怕麻煩、不想執拾,我估計只是表面理由,因不習慣說出心中不安,而跟家長說出較簡單理由。 言語鼓勵增強信心 作為家長,我認為毋須強迫她入營,反而可循序漸進,先鼓勵她多跟朋友去街,繼而是參加不用過夜的日營。言語上的肯定都十分重要,家長觀察女兒日常生活獨立做到的事情,例如自己上補習班、管理好作息時間等,並刻意欣賞,如表示「其實你自己都做得到很多事啊」,以增強她的信心。 值得一提是,再多過一兩年16、17歲的孩子跟朋輩關係會變得更緊密,那時鼓勵她跟朋友活動,效果有機會不同。 家長亦可注意整個家庭的生活方式,父母習慣跟孩子待在一起,凡事都出主意,孩子便習慣不用獨立和思考。所以孩子踏入少年期時,父母不妨留多點空間作為夫婦的二人世界。一來孩子會明白每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空間,自己也要開拓社交圈子;二來也製造機會,叫他們趁爸媽沒空時約朋友外出。 生活方式上的轉變,最好先一家人一同商量,而非突如其來地發生。以鼓勵入營為例,孩子有點抗拒時,可跟他們找出折衷方法,如入營及出營時都有父母接送、父母陪同收拾行裝等,這樣孩子會較易接受。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