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攻略:喜歡主動學習 可考慮真道書院

真道書院(網上圖片) 問:小女於今年9月入讀小一,經自行分配學位入陳瑞祺(喇沙)小學,又獲直資學校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收錄。女兒適應力强、活潑,但較怕事,能坐下來讀書畫畫,就讀綠茵國際幼稚園,成績名列前茅,品行不俗,無專長運動或樂器。我們希望小朋友喜歡學習、自信、兩文三語有較好水平,正在考慮哪間學校較適合小女。 答:兩所小學都有其特色,陳瑞祺(喇沙)小學之辦學團體為香港喇沙修士會,學校透過各種計劃培養學生成為有禮貌及自律守規的學生,提供人文及基督教育,測考次數為每年2測2考,唯一缺點是沒有直升中學。即使有不少學生升上陳瑞祺喇沙書院,也只是男生,女生要另找他校升學。真道辦學團體為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學校有國際級教育理念,核心是品格塑造和心靈轉化,要留意的是此校小學只有5年,與香港一般6年不同,但畢業生可直升真道書院。如果你住在將軍澳,又喜歡5年小學和主動學習這個理念,可考慮真道書院。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迦南重英文 略勝根德園

迦南幼稚園(九龍塘) (網上圖片) 問:小女獲迦南幼稚園(九龍塘)及根德園幼稚園取錄,由於年紀較小,不想替她外補英文,請問選哪間學校較有機會考入直資、私立小學? 答:論英文,迦南幼稚園比根德園幼稚園更加重視。迦南以故事讓小朋友認識世界、探索身邊的事物、建構新知識,更重視幼兒英語發展;而根德園比較重視品德培育,注重五育均衡發展,鼓勵學生多方面思考,培養小朋友自學及自律精神。直資、私立小學比較着重英文,在這方面似乎迦南略勝一籌。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詳細內容

普教中家長心聲:多一種語境是好事

黃先生(圖中) 黃先生現有兩名兒子在德信就讀,長子亦是德信的畢業生。今年中三的長子和小五的次子,先後經歷過普教中和廣教中,他指兩人的中文科成績,都以高小在廣教中下較為優秀。「初小用普教中,他們的分數一般是『8字頭』,但高小轉用廣教中後,就躍升至『9字頭』。我估計,有些複雜概念,例如寫作的修辭技巧等,老師用廣東話解釋,他們會吸收得好一些。」 不過,黃先生卻不贊成德信下學年全校轉回廣教中,「我認為在孩子年紀小時,製造多一種語境,讓他們接觸多一種語言,是一件好事,反正初小沒有呈分試的壓力,分數高低,不太重要。但高小因為要面對升中選校,成績高低很重要,這時就適合用廣教中」。 梁太(圖左) 梁太的兒子在德信念小二,現時是普教中,她歡迎學校下學年撤回這項安排,「由始至終,我也認為學中文和學普通話是兩件事,不應該混為一談,這只會令學生愈學愈亂」。 她以近日兒子要做的一篇閱讀理解功課為例,內文充斥着北方詞彙,小朋友因為看不明白,以致答題時錯漏百出,「那篇文章是講製作三文治,由於我兒子意識不到黃油就等於廣東話的牛油,奶酪片就是我們所說的芝士,所以答錯題、抄錯字也懵然不知」。 梁太笑言,長女在另一間廣教中的小學讀書,中文能力很高,證明要學好中文,不一定要靠普教中。「大女兒中文寫作能力佳,是因為她喜歡看書。香港小朋友一向說廣東話,思維也是廣東話,所以指普教中有助『我手寫我口』,我覺得這說法不成立。」

詳細內容

學者之言﹕普教中 學中文進度慢半年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助理教授羅嘉怡認為,普教中要成功推行,需要有客觀環境配合,並指有些人以為只要普教中,便能提升學生的中文能力,做到「我手寫我口」,是語文教學的迷思。 「假如學生的家庭語言是普通話,那使用普教中,當然如魚得水。但事實上,香港九成多學生的家庭語言也是粵語,若學校採用普教中,學生的普通話發音或許會準確了,但同時要有心理準備,他們的中文學習進度最少要延後半年。」 港大教育學院助理教授羅嘉怡指出,若在說粵語的孩子身上推行普教中,他們的中文學習進度會最少延後半年。(資料圖片) 若以普教中,幼兒期那2萬小時的經驗便用不着,一切都要重新再來 她解釋,一個來自粵語家庭的孩子,在出生後、進入小學正規教育前,其實透過時時刻刻跟父母談天,可累積約2萬小時聽、說粵語的經驗,建構了很多心理詞彙,這些詞彙對小朋友的語文學習是相當重要。 「學習語文包括『形』、『音』、『義』三方面。小朋友通過家庭語言的學習,老早已掌握大量常用字詞的讀音及意義,只是欠缺字形概念而已。但當他們上小學,老師提供字形,孩子便能馬上與其音、義結合,那就迅速學會了,這是廣教中對大部分香港小朋友的優勢。相反,若以普教中,幼兒期那2萬小時的經驗便用不着,一切都要重新再來,學習速度自然拖慢。」 羅嘉怡又指出,教育局《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亦提到,在第一學習階段(小一至小三),首要是培養學生的聽說能力,幫助他們多認字,多識字,嘗試自行閱讀。「想小朋友的中文能力提升,一定是靠閱讀,絕非靠說普通話。」 她打了個比喻:「內地很多長者也可以用極流利的普通話跟你吵架,但他們很可能是目不識丁的,那麼,他們可以『我手寫我口』嗎?因此,能否『我手寫我口』,其實是關乎有沒有高層次思維能力、豐富的學養,這些都是透過閱讀培養出來,跟普通話語言無關。」

詳細內容

康山學校﹕廣東話學詩詞 更懂欣賞

有學校堅持廣教中,有利學生學習;但亦有學校支持普教中,能提升學生溝通能力,增加自信。(圖:楊柏賢攝) 有學校試過普教中後「跳船」,也有學校早已堅持推行廣教中。佛教中華康山學校的一至六年級均以廣東話教中文科,校長吳永雄讀中國古代文學出身,他深信以廣東話為教學語言,對學中文最有幫助,「唐詩、宋詞是以中古音寫成,跟廣東話的九個聲調相近,尤其唐代詩人說的語言最像廣東話。用廣東話學習詩詞,學生更懂欣賞古代詩歌」。 學生有懶音 學好正音為上 他以押韻為例,韻字必定以《詩韻集成》內容為標準,而這本韻書正是用了廣東聲調,可見用廣東話學中文,對認識押韻也有幫助。然而,吳永雄認為,目前本港小學生連廣東話音都未掌握得好,「很多小學生都有懶音問題,可能『港』和『廣』的讀音都未分得清,與其要適應普通話教學,不如專注學好正音、正字,以及字詞的意思」。 同時,廣教中也能避免學生有適應困難,尤其是剛升小的同學,「中文科課文內容已多了許多,還要採用另一種語言,很容易感到吃力。而且在學科以外,他們要適應的事情已多不勝數,例如校園環境變大了,從前幼稚園由一個教師教所有科目,升小後有專科教師等,不要多給他們一個壓力來源了」。 吳永雄認為,使用廣東話教中文可保障學生的學習動機,包括更敢於發問和與教師溝通。(資料圖片) 對大部分學生來說,普通話並非常用的語言,不利於他們投入課堂,「如遇上文法、句式上的疑難,用廣東話問教師就直接得多。但用普通話的話,部分學生可能會不想發問」,既然有減退學習動機的風險,目前又未見到普教中有明顯優勢,沿用廣教中是理所當然的方向。 除了學生外,普教中下的教師同樣要「轉台」,在康山學校,中文教師的普通話口語能力已通過基準試,符合教育局規定的普教中教師資格,但吳永雄表示,比較起來,用廣東話授課仍有分別,「教師的母語是廣東話,日常生活中應用自如,雖然應付到普通話教中文,但老實說,演繹課文時很可能有折扣」。 設普通話課 教聲調韻母 他強調重視兩文三語,即使以廣東話為中文科的教學語言,但也認同普通話的重要,故跟普遍小學一樣,康山學校每周設普通話課,教聲調、韻母等;高年級的普通話科,也會按單元需要而作跨科活動,如與視藝科合作,「學生總有機會用到普通話,沒有普教中,不代表普通話能力就會受影響」。 有指廣教中會令學生易用口語入文,但吳永雄指出,普教中書本多為北方方言,跟我們常寫的書面語有所不同。(資料圖片) 吳永雄任職康山學校前,曾在「部分普教中」的小學任教,每級五班裏,有兩班用普通話教中文。他指普教中對提升學生的普通話拼講能力,的確有效,不過,很多人提出普教中可提高書寫能力、避免口語入文等,他則有所保留,因為在普教中課本裏,很多用語都接近北方方言,跟一般常用的書面語不同。 他稱這套為「普通話書面語」,像「馬鈴薯」一詞,跟普通話說法就叫做「土豆」,卻跟本地實際生活的用語不符,易令學生無所適從。又例如士多啤梨,在普教中課本中會寫成「草莓」,「但香港很多詞語都是譯音,這是本地文化特色,不應一下子推倒,也不一定普通話用語才是正確書面語」。 校長吳永雄 (資料圖片) 無可否認,將廣東話化成書面語,的確要花一番工夫,不少學生亦有口語入文的情况,但與其叫他們多學一套普通話書面語,不如着力提升他們的中文敏銳度,「中文教師會叫同學在周圍環境中找錯別字,或者跟同學互相批改作文,過程中他們發現別人的錯處,以後便不會再犯同樣的錯,包括寫錯某些字或用口語寫文章,書寫能力便會進步」。

詳細內容

藍循、聖三一堂﹕普教中 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

教師會視乎學生的能力,循序漸進地幫助他們適應普教中課堂,有需要時亦會用廣東話講解。 有學校不認同普教中,但亦有學校贊同這方向正確。藍田循道衛理小學(藍循)於2000年起實施普教中,最初只在二年級試行,及至2004年擴展至全校推行。而在最近一次(2013年)教育局《校外評核報告》中,該校被評為「採用多年的普通話教授中文計劃,發展成熟,根基穩紮,成效良佳」。此外,藍循也曾兩次獲得香港電台及語常會頒發「最積極推廣普通話學校」金獎。 校長梁麗琪表示,學生的普通話能力非常理想,到內地交流,交談時展現出自信,由此看到教師在教學上的成效。同時,學校亦提供小一適應課程,一年級毋須學普通話拼音,主要透過日常溝通、交流,建立說普通話的信心。 藍田循道衛理小學校長梁麗琪 藍循初推行普教中時,已跟大專院校合作做課研,甚至自編教材,梁麗琪說,在累積多年經驗下,教師在教學和課程設計上也相當成熟,「學校掌握到不同級別的學生,在學習上有什麼需要;整體寫作方面,也看到學生所用詞組及句子表達得不錯」。 至於不少家長擔心,初小生有好些生字,連粵語發音也未曉,便急於學普通話,會否造成混亂?她表示:「其實任何事情都有正反兩面,這個問題我們的確有遇過,亦不只是出現在初小學生身上。但我們有這麼多年經驗,對這些問題會特別留意,所以有些詞語教師是會用廣東話輔以講解。此外,中文科以外如數學、常識科也是用廣東話教授的,相信能互相補足。」 除藍循,聖三一堂小學亦支持普教中。校長阮素雲表示,校方當年因預見1997年回歸之後,香港與內地會有更密切的聯繫,而且中國人遍佈世界各地,若學生能打好語言基礎,將有助他們日後與人聯繫和工作,所以在1990年起,決定在校內推行每周兩節普通話課。 「推行幾年後,我們觀察到學生的學習表現甚佳,於是在1999年,再嘗試選取一年級的其中一班以普通話上中文課,直至2005年,全校正式推行普教中。」 聖三一堂小學屬私立小學,在推行普教中方面政府並沒有提供支援,但該校自聘從內地或台灣而來的教師執教,因此在教學上沒有遇到什麼大難題。阮素雲不諱言,看不到普教中對學生寫作有明顯幫助,但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卻是肯定的。「其實我們一直知道普教中或廣教中對增進學生寫作能力方面並沒有太大分別,但普教中可增加他們多一種語言能力,對提升自信有幫助。不少孩子很自豪自己的普通話比父母說得更好,可成為父母的普通話教師!既然學生有得着,也沒有抗拒,我們將來也會繼續實行。」 聖三一堂小學校長阮素雲說,大部分學生都很自豪自己的普通話比父母說得好,所以認為普教中值得保留。 然而,本地大部分學生的母語也是廣東話,亦有不少家長對普通話一竅不通,難以跟孩子溫習,在普教中下,初小生有可能出現跟不上的情况。阮素雲說,教師會視乎學生的能力,循序漸進地幫助他們適應,例如提供網上伴讀資源,「在小一課堂,教師若發現學生未能掌握,也會用廣東話講解的,而同學之間互相幫助和學習,亦能使他們的普通話進步更快」。

詳細內容

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

早前網絡爆出有幼稚園只准學生說普通話,並鼓吹學童互相舉報犯禁說廣東話的同學,事件惹來網民熱烈討論。普通話在香港的地位不斷提升,是不爭的事實,課程發展議會亦早在1999年提出以「用普通話教中文」(普教中)為遠程目標,而相關資助計劃亦在2008年出籠。事隔10年,這個「遠程目標」進展如何?實行普教中的學校,學生語文能力有明顯改善嗎?有學校選擇走回頭路,「跳船」棄普教中,原因何在? 文:沈雅詩、李樂嘉、顏燕雯    圖:楊柏賢、劉焌陶、資料圖片    小模特兒:Yoyo Fan、Benson Lam 場地提供:Fodio 德信學校這10年來,一直努力在普教中的路上摸索方向,亦試過用不同模式推行,惟校長郭超群終於宣布,在下學年起,德信將放棄普教中,全校統一使用廣教中。他強調,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而且取得大比數中文科教師、家長和學生的共識。「辦教育應該以學生的學習能力為依歸,而不是受社會大氣候影響,既然發現普教中引伸出這麼多問題,那不如及早走回正軌,轉回廣教中。」 10年前,政府力推普教中,強調有助提升學生的中文和普通話能力,學校紛紛試行,在如此社會氛圍下,德信也坐上這條船。「最先我們只在五六年級行普教中,但不久便發現,高小的課程很緊迫,用普通話授課,難免阻礙教學進度,於是,我們更改安排,五六年級轉回廣東話上課,一至四年級才用普教中。」 德信目前雖然仍行普教中,但有些課堂活動會轉用廣東話,始終學生的母語是粵語,採用廣東話會更傳神。 由於普通話非本港學童的母語,教師用普教中,便不能說得太快、太複雜。 當日德信推行普教中,碰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教師人手編排。「有些資深又優秀的中文科教師,礙於沒有普通話的語文能力,因此,我只能安排他們任教五六年級,至於一至四年級,他們就幫不上了,這導致人手編配較緊張。」郭超群說。 很多課文也是出自香港作者手筆,寫作的原意,是用粵語來表達,但老師硬要用普通話授課,念出來是有些牽強、不自然的,遇上唐、宋詩詞,就更加沒有粵語那種押韻的味道。 不過,即使通過了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或教師語文能力評核(基準試)的教師,亦不代表他們用普通話施教沒有困難,「其實很多課文也是出自香港作者手筆,寫作的原意,是用粵語來表達,但老師硬要用普通話授課,念出來是有些牽強、不自然的,遇上唐、宋詩詞,就更加沒有粵語那種押韻的味道。另外,由於普通話始終非學生的母語,教師往往要花更長的教學時間,而且不能說得太複雜、太艱深,因為學生會掌握不到」。 小學很多課文也是香港作者用粵語寫作的,未必適合用普通話朗讀。 德信校長郭超群批評政府的普教中政策是「掛羊頭賣狗肉」,政治姿態多於實際效用。 教的困難,學的亦不見得因為普教中而成績突飛猛進,「最明顯是默書,課堂上用普通話默,但回家家長替小朋友溫習大多用廣東話,都有出亂子的情况」。 總結政府的普教中政策,他以「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 既然大家也痛苦,郭超群最終決定懸崖勒馬。總結政府的普教中政策,他以「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政府根本沒有任何措施來協助學校,只一味說普教中是好的,學校為吸引收生,加上受社會壓力、社會氣氛影響,於是便一窩蜂轉行普教中,卻沒有想過學生欠缺家庭配套,亦沒有穩固的普通話基礎,加上課程的不配合,所以整件事也是掛羊頭賣狗肉,多於實際效用。」 為了配合普教中,校本工作紙會經常出現一些北方詞彙,例如三明治、奶酪、黃油等,跟粵語說法有很大的出入。   「用普通話教中文」的遠程目標,早在1999年已出現,當時,由政府委任的課程發展議會建議,在中文科裏加入普通話元素。經多年討論後,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於2008/09學年推出「協助香港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普教中資助計劃正式出籠,每期有40間中小學得到支援,在校試行普教中。 在政府推動下,不少小學都試行普教中,根據語常會做的普教中概况調查,有開設普教中班別的中小學比率,由2008/09學年的55.5%,急速上升至2012/13 學年的70.4%;惟及後增長顯著放緩,2015/16學年有71.7%中小學開設普教中班級。 不過,資助計劃在2013/14學年已正式結束,是否代表政府不再大推普教中?又會否調整這遠程目標呢?本刊曾就此向教育局查詢,該局未有正面回應,只表示所有中文課程都應以提升語文能力為目標,學校可因應校情,包括師資、學生水平、校園語境、課程安排、教學支援及家長期望等因素,自行決定是否實行普教中。 對於有學校轉回廣教中,教育局發言人亦沒透露是否了解原因,以及學校實行普教中的困難,只表示在實施普教中時,學校如有需要,教育局會提供協助及相關培訓。局方又認為,根據「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2016」,沒有證據顯示廣教中比普教中更能提升中文閱讀能力,故教學語言及讀寫能力並無明顯關連。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又一村重視英文 寓學習於遊戲

問:小兒獲九龍靈糧堂幼稚園及又一村學校取錄,請問兩間是否happy school?若打算日後考直資私小,選哪一間較好呢? 答:如果happy school是指以孩子為中心、寓學習於遊戲,又有適量功課鞏固在校所學的知識,這兩所幼稚園都屬happy school。不過又一村在校舍面積和外籍英文教師的數目上,都比九龍靈糧堂略勝;若打算考直資私小,最好讀一所重視英文的幼稚園,比較起來,似乎又一村「秤先啲」。 又一村學校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自行階段15分 宜選沒宗教背景

保良局王賜豪(田心谷)小學致力推廣STEM教學,設計不同有趣的STEM課堂。 問:自行階段只有15分,請問大圍88校網有哪些好學校選擇?心儀保良局王賜豪(田心谷)小學及循理會美林小學。如自行階段沒有足夠把握,應如何部署統一派位填表? 答:15分適宜選一些沒有宗教背景的小學。在88校網,可考慮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張煊昌學校和東華三院冼次雲小學。以世襲生超額法排列,前者去年在88校網11校中排第8,後者排第9,而保良局王賜豪(田心谷)小學排第7,循理會美林小學則排第10。如自行階段沒有把握,統一派位在甲部填最心儀兩間,乙部第一格填最心儀,第二格填排名第10的循理會美林小學,這樣命中率會較高。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插班心儀校 關接關難度高

問:常聽人說讓孩子在小二時插班,朋友中就有人成功轉到喇沙小學、拔萃女小學,又或者由私小轉到普通津貼小學。請問若大抽獎結果不太滿意,你會建議小朋友先到被派往的學校讀小一,然後等小二再去心儀小學插班嗎? 答:若對大抽獎結果不滿意,最實際的部署為先接受派位,試一試孩子是否適宜在該校就讀,適宜便繼續讀,不宜便往他校插班去。要留意插班的程序,先要寫信申請,申請被接受便要往學校考中、英、數筆試,大多要一天之內完成。過完筆試關再要過面試這一關,兩關都順利通過才會獲取錄,一點也不容易,千萬別掉以輕心!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