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教學:聽故事玩遊戲 鞏固學科基礎 會所式環境 趣味補習

今時今日,坐在100呎小房間對着四面牆,不停抄寫背誦等填鴨式補習班已經落伍,想提高小朋友學習興趣,更容易吸收所學,必須在教學模式和環境下一番工夫。有教育中心以國際化教學模式教授學生本地中、英、數課程,還附設如高級會所一般的學習環境,令補習也成為一種樂趣。 中心約1.5萬平方呎,設有26間互動課室及Qlub House共享空間。Qlub House內有數間環繞不同主題的房間如視藝室、電視室,只要一個月內報讀3個不同課程便可免費成為會員,小朋友可以在開放期間隨時在這裏自由活動、做功課、閱讀和放鬆。(蘇智鑫攝) (註︰本版相片受訪者按拍攝需要暫除口罩) 等候區佈滿大大小小有趣的玩具。(蘇智鑫攝) 一踏進橋奧教育(Qurio Education),以為走進了專為小朋友而設的遊戲會所,無論裝潢、課室設計以至每件家具和玩具,都與國際學校相似。校監張曼欣表示,一直希望以國際學校,甚至世界各地最好的教育方式,放進本地課程教學之中,「香港有九成以上學生都是念本地學校,我們會想主力幫助這群孩子應付校內學習,所以課程是依照本地幼稚園和小學課程來設計,滿足他們學業上的需要,更重要的是,我們採用國際化的體驗式教學,大大提升孩子對學習的興趣」。 中心提倡愉快學習,連圖書室也充滿樂趣,如搖搖椅、帳篷及AI機械人,讓小朋友愛上這個閱讀環境。(蘇智鑫攝) 張曼欣(蘇智鑫攝) 中英數增值課程 藉動畫肢體助記憶 中心課程專為4至12歲兒童而設,主打中文、英文及數學科增值課程,內容除了緊貼學校教學內容,更包括考試溫習策略,並透過不同的活動鞏固學生的學術基礎。以中文為例,這天K2的小朋友正在學習詞語,導師黎展康便利用動畫故事讓小朋友認識「小狗」、「可愛」、「十分」等詞,最後更會學習簡單的重組句子,只見小朋友十分投入地聽故事,真正是愉快學習。黎展康說,教學團隊會定時開會,按不同年齡的學生來設計教材,強調毋須背誦,如以肢體動作去幫助記憶,同時也重視與家長溝通,了解不同小朋友性格和需要後再調整教學方式。 中文課室內有中式屏風和毛筆架,小朋友還可以在牆壁上學寫字(圖2),趣味無限。(蘇智鑫攝) 跨學科興趣體驗 學自律社交解難 除了學術課堂,中心也設有興趣體驗營,當中有多個跨學科興趣體驗活動,包括STEAM、話劇、手工藝術設計活動、外語學習等;也設有功課輔導班,由專業導師為學生作功課輔導、鞏固學校學習等。張曼欣稱,希望學生在這裏除了求知識,同時學到自律、人際關係、好奇心、主動、解難及創意等多方面的能力發展。 Qlub House內最特別的要數這個「禪室」,鼓勵孩子在裏面學習深呼吸,適時放鬆,日後更有機會安排茶道、摺紙等特色課程。(蘇智鑫攝) 不少課室都可按需要打通,如學英文便可透過玩遊戲,邊跳過障礙物邊說「I am jumping!」,寓學習於玩樂。(蘇智鑫攝) 作為家長,除了可透過網上平台Canvas緊貼孩子的學習進度,更可定期與科目導師會面。家長可以在這個設有雪櫃、焗爐等設施的休息區喝杯咖啡或買點輕食,邊等候孩子下課邊享受me time。(蘇智鑫攝)   ■INFO 橋奧教育中心 價錢:中、英或數術科實體課堂$360起/堂 地址:九龍灣常悅道21號Eastmark 6樓全層 網址:qurioed.com/home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2期] 文︰顏燕雯

詳細內容

化身「后翼棄兵」小棋王 國際象棋提升EQ

美劇《后翼棄兵》引起大家對國際象棋的注意,劇中女主角Beth Harmon 9歲開始學棋,而在本港,小學生棋王亦大有人在。國際象棋易學難精,但在反覆練習的過程中,小朋友的得益絕不限於棋盤之上,對其成長也有莫大好處。 (註︰本版相片受訪者按拍攝需要,暫除口罩) 下棋,可以看透孩子的性格。同樣是6至8歲的孩子,面對眼前棋盤,有人頭腦冷靜,步步為營地思考,以免一子出錯;有人卻永遠面帶笑容,即使一兵一馬被對方吃掉,仍然樂觀地盤算下步要怎樣扭轉形勢。他們都是國際象棋導師吳震熙(吳sir)的學生:「下棋很能展現一個人的性格,特別是小朋友,如何在棋子被人吃掉後,仍能有信心地繼續下?我會教學生,我們不會永遠處於優勢,懂得控制情緒讓你處於下風時也可從容繼續,因為大局未定,永遠不知道結果。」 吳震熙(馮凱鍵攝) 5歲可學棋 4人上課互相學習 吳sir 6歲開始接觸中國象棋,13歲獲得全港中國象棋公開賽第5名,5年前開始鑽研國際象棋,有超過10年教學經驗。他不但教授兒童國際象棋班,還有成人班、親子班,並有網上互動及實體課堂選擇。雖然國際象棋是2人對戰,但他認為2至4人一起上課最為理想,「因為大家可以互相討論和學習,從中了解別人的看法,若別人錯了,又可一同找出問題所在」。 吳震熙(左)去年4月在希臘羅德島舉行的「ACO世界國際象棋業餘錦標賽」國際評分1800-2000的組別中獲得亞軍。(受訪者提供) 小朋友最適合習棋的年齡約5、6歲,因不同棋子走法不同,特別是騎士(馬)會比較複雜,宜對格子和線先有基本概念。一般來說,學生在4堂裏已能掌握行棋規則,之後便要靠練習來磨練棋藝和學習戰術。吳sir指學國際象棋不但能訓練小朋友的智力、觀察力、集中力和耐性,也能提升情緒智商,因為他們要學習輸了而不氣餒。如果平日在家和家長一同練習,更可藉此提升親子關係。 吳sir常透過討論的方式讓學生找出答案,讓他們互相學習。(馮凱鍵攝) 要自學國際象棋的途徑有很多,如雜誌、書本、互聯網(如chess.com)都有專門講解規則的專題,如對行棋已有一定的知識基礎,也可循這些資源尋找練習方法。不過,有時自學內容會比較深奧,所以吳sir特別為學生設計了一些符合他們程度的工作紙(左),讓他們在堂上練習。(馮凱鍵攝) 訓練智力、觀察、耐性 《后翼棄兵》中女主角在棋社遇到的對手大多都是男生,以吳sir觀察所得,在本港參加公開賽的學生,男生同樣佔了九成,但他希望女孩亦能發揮,所以他的「香港棋藝教育」每年舉辦的兒童公開比賽中,分為「小棋王」和「小棋后」,參加者會按性別及年齡組別分開對戰爭奪寶座,同時也會舉辦校內和網上賽事,以棋力分組。除了這些比賽,本地學生還可參加由香港國際象棋總會或香港象棋總會舉辦的公開賽來看看自己實力。但吳sir希望家長切勿抱着必要贏的心態,「比賽並不等於考試,不一定要考在前列,而且冠軍只有一個,反而因應孩子能力定下目標才重要,如這次5盤中贏2盤,下次贏3盤,這種進步對他們來說已很鼓舞」。 8歲的Heidi是2018年「小棋后」的得獎者,她指比賽要計時會有一點壓力。正式比賽時,小朋友身邊沒有人可依賴,要靠自己解決眼前問題,也是一種磨練。(馮凱鍵攝) 香港棋藝教育 查詢︰6701 4979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1期] 文︰顏燕雯

詳細內容

溫書有法:摸清性格 激勵有策 讀得其法 溫書非苦差 輕鬆易入腦

掌握竅門 溫書快靚正(蘇智鑫攝) 考試季節又殺到,若孩子能「過目不忘」,溫習不費吹灰之力,那當然皆大歡喜,可惜現實與想像,總有莫大的落差。其實想小朋友溫書「快、靚、正」,並非不可能的任務,只要找到竅門,爸媽和孩子都可以從此脫苦海! (註︰本版相片受訪者按拍攝需要,暫除口罩) 「何解我的小朋友總是提不起勁讀書?」「為什麼孩子的記性好像特別差,溫書很難入腦?」這是從事全人發展培訓工作近20年、經常應邀到學校主持講座的EDIT Workshop創辦人陳志耀(Tommy)最常聽到的問題。 面對家長的疑惑,Tommy的答案是︰「因為大家未找到適合的學習方法和訓練技巧。」他補充,想孩子「讀好書」其實牽涉兩方面,一是讀得其法,二是激勵有策。 陳志耀(沈雅詩攝) 針對動力來源 激發學習 先說激勵有策。Tommy指出,年紀愈小的孩子,愈需要借助家長的激勵去激發學習動力,但必須因應小朋友的特質,方法亦各有不同。「首先要辨識自己的孩子,他們的動力來源是什麼。有些是『關係推動型』,有些屬於『成就型』,也有『逃避痛苦型』。」 踏入考試季節,莘莘學子想讀得輕鬆易入腦,便要掌握時間管理、溫習技巧及鞏固記憶的方法。([email protected]) 針對關係推動型的小朋友,Tommy建議家長先要與他們建立信任、親和的關係,然後再運用這種關係來推動孩子的學習,「這類孩子特別重視感情聯繫,如果他們感受到被關心、被聆聽,內心深處有安全感的話,家長的期望將會化成他們的目標,自然產生動力」。 要激發「關係推動型」的孩子用心向學,家長先要跟他們建立親暱關係,然後再運用這種關係來推動孩子努力讀書。([email protected]) 成就型的孩子,很喜歡享受成功帶來的滿足感,「這類小朋友,由於本身已經有很強的自我推動力,因此父母只需要偶爾幫忙突破樽頸位或提供資源輔助,若經常在他們身邊『指指點點』,孩子會覺得厭煩」。 至於逃避痛苦型的小朋友,天性就是想逃避痛苦,因此家長不妨利用此特性來激勵他們。「只需要清楚告知期望便可以,例如希望小朋友在什麼時間內完成習作、溫習等。」Tommy笑言,這類孩子只要知道任務完成後,便可得到「甜頭」或玩樂時間,他們便會乖乖聽從。 配合學習風格 圖像或錄音輔助 激發起孩子的學習動力,還要讀得其法。Tommy表示,每個孩子或多或少都會偏重某一種學習模式,包括視覺型(visual)、聽覺型(auditory)和動感型(kinesthetic),家長要發掘並配合到小朋友的學習風格,才能事半功倍。 因應3大學習模式,Tommy分享了一些小貼士︰ 視覺型:這類小朋友比較容易記憶圖像,所以可引導他們多利用腦圖或在書本上描繪圖像,來提高學習效率。 聽覺型︰他們吸收知識,主要靠「聽」書而非「看」書,因此,不妨鼓勵孩子溫習時朗讀課文內容,並且錄下來,再不斷重複播放,可加強記憶。 動感型︰這類孩子肢體動作較多,集中力稍遜,家長先要突破學習必須「坐定定」的思維框架。由於動感型的小朋友,拍子、節奏感都很強,由他們「郁身郁勢」甚至「rap」着去讀書,效果會更佳。 動感型的孩子較難「坐定定」學習,家長需要理解,由得他們「郁身郁勢」,這反而會學得更好。([email protected]) 溫習分4階段 掌握節奏更重要 Tommy當年以一級榮譽畢業於港大土木工程學系,在學期間更獲頒15個獎項和獎學金,他強調,掌握時間管理、溫習技巧及鞏固記憶的方法,是成功關鍵。「溫習需要分4大階段,分別是熱身期、醞釀期、學習高峰期,以及衝刺期。」 他解釋,熱身期是要讓孩子大概知道今次測考的內容、重點,並閱覽模擬試題,因此用不着押上「最有效率的時間」(即精神狀態最好、最高度集中的時段),只需要運用「零碎的時間」(即等人、坐車的時段)即可。「當大腦對這些資訊有初步印象,它便會自動工作,進入醞釀期。」 熱身期、醞釀期過後,孩子需要進一步高度理解和背誦內容,便是學習高峰期,這時要運用「最有效率的時間」,「每個孩子『最有效率的時間』都不同,有些是假日早上,亦有些是愈夜愈醒神」。但Tommy補充,最終還要加上衝刺期,學習才有成效,「即是考試前一天,把腦海中的知識,重新整合一遍,來增加記憶痕迹」。 說到增加記憶痕迹,很多家長都認為「溫得多自然熟」,但Tommy對此做法有保留,「當孩子慢慢升班,需要應付的測考次數愈來愈多時,假如每次都需要付出大量時間苦讀,即使可取得好成績,恐怕他們承受的壓力也很大,長此下去,有可能負荷不到」。因此,他認為掌握有效率的溫習節奏更重要。 綜合多年的讀書心得,Tommy教路,初次溫習一個全新的內容時,不要把時間「用到盡」,最後的5至10分鐘,應該是複習時間,重溫剛才所學的,「家長可以請孩子覆述一次,覆述時,如果有東西忘掉,便立刻再多看一遍」。翌日,同樣需要有5至10分鐘的複習時間,「這天,可能只記起八成的內容,有兩成已經遺忘了,不打緊,又再速望一遍」。如是者,一星期後,再花10至15分鐘重複溫習,這樣,遺忘速度便會顯著減慢。 他說這種溫習節奏的好處,是能讓大腦意識到,這些資料是需要儲存,「當有些東西適當時間在大腦內重複出現,而且比率較密,它便會判斷到這些資料是重要的,需要牢牢記着」。 屋企變教室 黑板放大生字助記憶 為了讓小二長子Marcus學得更好、溫書更入腦,當過幼稚園教師的Nana可說費盡心思,把家居打造成教室一樣。甫入屋,最吸引記者眼球的,是牆身一幅全落地的磁力黑板,黑板中央還有一張訂製的「田字格」,上面寫滿Marcus中文科將要默寫的生字,遇到要特別注意的筆畫,更用上不同顏色的粉筆標示,「這個是環境學習法,小朋友可無時無刻看到,也方便我抽些字來考考他」。 媽媽Nana為兒子Marcus匠心設計的中文字卡,前頁主要剖析四素,後面則用來作句。(蘇智鑫攝/沈雅詩攝) 自製字卡 學習生字作句 另一套好工具,是Nana自家設計的字卡,有中文和英文版本。英文卡分前後兩頁,前頁給孩子寫生字,需要註明詞性;後頁則用來作短句。中文卡的製作就更加專業,前頁需要孩子填寫四素句(時間、人物、地點和事情),揭往後頁,便要運用這四素作一則短句。 作為用家,Marcus又有何看法呢?「我很喜歡這些字卡,我會用不同的顏色筆寫字,又會畫公仔,有時我不停寫、不停寫,真的停不下來。」 Nana不諱言,當初辭工做全職媽媽,無非想幫兩個兒子打好學習基礎,並讓他們體驗愉快學習的樂趣,「除了由Marcus親手做字卡,我們溫習時,還會玩很多輔助記憶的小遊戲。或者有人會覺得,溫習怎麼要搞一場『大龍鳳』,但慢慢你會見到成效」。 Nana(後)為當全職媽媽,辭去幼稚園教師的工作。但藉着過往的教學經驗,她用上很多有趣又高效的學習法,希望Marcus(前)不會視讀書為苦差。(蘇智鑫攝) 問及Marcus的成績如何,Nana道︰「他英文信心比較大,小一時,每次默書都是100分!」但她強調,分數並非首要,最重要是幫助小朋友取得成功感,建立自信心,「讓他知道,原來只要有工具、有方法,溫書並非苦差」。 每次考試前,Nana必定細心擬定好溫習時間表。當日溫好的課本,即晚必定再抽10分鐘快速重溫,然後分別在48小時內和一星期內再複習一遍,幫助把資料轉化成長期記憶。(蘇智鑫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1期] 文︰沈雅詩

詳細內容

趣味學習:跟兒歌天后唱歌 筆順語法輕鬆記

學校作兒歌 小一唱遊學中英數(朱安妮攝) 受疫情拖累,今個學年的小一生,實際上沒念過多少個月的幼稚園高班(K3),便已搖身一變成為小學生,展開人生另一個學習階段。究竟這班小人兒能否順利銜接,一直是學界的憂慮。有學校便想出奇謀,把中、英、數3科的學習難點化成兒歌,讓小朋友開心唱之餘,更容易汲取新知識,一舉兩得。 (註︰本版相片受訪者按拍攝需要,暫除口罩) 今屆小一生受之前停課影響,K3上課的日數不多,他們的適應問題是不少學校所關心。(蘇智鑫攝) 這個早上,大角嘴天主教小學(下稱大天)1E班房,傳來美妙的歌聲。「……來吧,唱吧,唱吧,輕鬆記下,正確筆順唱唱吧!先橫後直,先撇後捺;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先外後內;先進屋,後關門;先中央,後兩邊,上船再划艇……」同學們都站起來開心地唱,又不時跟着歌詞「指指點點」,狀甚投入。不說還以為他們在上音樂課,其實這是一節中文課呢! 度身訂做 學習難點化成歌曲 大天今年有新突破,嘗試把歷屆小一生在中、英、數常遇到的學習難點,化成15首歌曲,更找來「兒歌天后」李紫昕(Purple)作曲、編曲、作詞和主唱,非常認真和專業。 校長周德輝說,一切都從學生的需要出發,「今年這班小一生,經歷了很長時間停課,一來心態上未必準備好再返學,二來幼小之間的知識濃度不同,孩子不再像幼稚園般輕鬆,開始需要牢記很多知識。還有在社交上,他們又要學習和一班新同學相處。於是,我們不斷思考,究竟有什麼方法可幫到這班小朋友容易些適應呢?最後想出,唱歌可能是一個出路」。 周德輝(朱安妮攝) 剛好在機緣巧合下,周德輝認識了Purple,雙方一拍即合。Purple筆下雖然有無數作品,但說到為學校課程創作兒歌,還是第一趟。「對我來說是很大的突破,從未試過跟這麼多科主任一起備課啊!(勾起童年回憶?)哈,憶起奇偶數的『奇』,要讀『機』,不是讀『旗』吖!」 Purple在事業生涯雖未試過編寫這類歌曲,但原來讀書成績不錯、在港大社會科學院哲學碩士畢業的她,自小已經懂得借助音樂旋律去輔助學習,加強記憶。「我在11、12歲,開始找到讀書的方法,發覺自己偏向聽覺記憶。那時很想學好英文,而我本身又很喜歡音樂,於是看很多英語音樂劇,例如《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窈窕淑女》(My Fair Lady)、《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小安妮》(Annie)等,還不斷重播,讓自己曲不離口,從中學習grammar(語法)、發音。」 《筆順歌》旋律簡單 歌詞易記 升上中學後,Purple為幫助自己牢記歷史科的重要年份,更嘗試作歌,「想一個自己容易記得的旋律,再把那些年份當歌詞唱出來!」周德輝也同意,借歌謠來學習,這方法一直存在,「數字歌、字母歌,我們大家也懂得唱。只是,今次我們更加針對自己學生的需要去『度身訂做』歌曲而已」。 雖然Purple尚未完成所有歌曲,但到目前為止,她和周德輝也異口同聲說最喜歡的作品是中文科的《筆順歌》。周德輝自稱是音樂門外漢,但他覺得《筆順歌》旋律簡單、歌詞易記,「這很重要,因為要顧及初小學生的學習模式,要他們琅琅上口,就不能太貪心,不可以把所有知識都塞進歌詞,他們會學得很困難」。 在中文課堂上,同學們邊唱歌,邊學習正確的筆順,大家都學得非常投入。(蘇智鑫攝) Purple則欣喜自己能突破重重難點,「要遷就廣東話的聲調去填詞,本來已經不容易;加上筆順有既定規則,不能隨意改動,那就難上加難,但最終能克服到,創作到一首大家都認為『順耳』、『順口』的歌,我很開心」。 Purple(右)不單為大天創作15首中、英、數歌曲,還拍攝MV,製作認真和專業。(朱安妮攝) 英文科歌詞變化多 邊唱邊識朋友 至於身為一年級班主任、英文科教師李明明,則對Question Words Song情有獨鍾,「首幾句是What is your name? Nice to meet you. How are you? I am fine. Thank you.開學初期,教學生一邊唱,一邊用來識新朋友,大家都很投入,很快便學識了。而且,這首歌變化可以很多,除了Who is your class teacher? 亦可以是Who is your Maths teacher? When is the Music lesson? 也可改為When is the English lesson? 可以唱很多次」。 記筆順更易 陳佳苗 小一 念幼稚園時,只有兩個班主任負責教我們,沒有分科目,但小學有很多老師、很多科目,我覺得很複雜,學習也比以前困難了。幸好,現在中、英、數也有機會唱歌,很開心,最喜歡聽《筆順歌》,我記得「先橫後直」、「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如果給我建議,我希望Purple姐姐作一首視藝歌,因為我很喜歡剪紙、繪畫、做勞工。 陳佳苗(蘇智鑫攝) 學懂奇數偶數 錢駿樂 小一 我覺得小學的課室比幼稚園大很多,但教的東西也比幼稚園深,尤其是中文科,我覺得很難。我最喜歡數學科,所以我特別喜歡聽數學歌,我記得是講順數、倒數、奇數、偶數的。以前在幼稚園,我也學過順數、倒數,卻沒聽過奇數、偶數,但因為經常唱這首歌,我就明白了。如果給我建議,我希望Purple姐姐作一首常識歌,因為常識科也有點難。 錢駿樂(蘇智鑫攝) 樓梯壁畫 都是學習素材 大天校長周德輝表示,明白到每個小朋友的學習方式、記憶方法也不同,因此大天除了提倡聽覺記憶法,也運用不同的教學法,提升學生的學習效能,包括環境學習法,「簡單如利用課室的壁報,劃分作中文區、數學區、宗教區等,以至在不同的梯間髹漆結合了教學內容的大型壁畫,例如教聲韻母、介紹名畫作品,亦有介紹音樂偉人等。都是希望學生每天經過都看到,易於入腦」。 學校善用環境學習法,例如把聲母韻母融入於低層樓梯的壁畫上,讓低年級學生出入都有機會多看多學普通話。(蘇智鑫攝) 另外,學校也重視「動手做」,周德輝以數學科為例,「『合十』或個位進10位等概念,對小一生來說很抽象,這時就要借助教具,讓學生親身經驗操作,那才能學得好。」 小一數學科常運用不同的教具,讓學生透過動手操作,打好數學基礎。(蘇智鑫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0期] 文︰沈雅詩

詳細內容

借鏡芬蘭「森林課程」 山海為教室 以腳尋找知識

疫情之下,學校雖然暫停水上課堂,但學生仍可透過遊樂場協會所辦的活動,在校園感受新興水上活動的樂趣。(楊柏賢攝) 外國教育之所以令人嚮往,其中一個原因,是學生不是單單拿着冰冷的課本上堂,而是走出課室,通過親身體驗,吸收不同學科的知識。難道香港就沒有這種教學條件?也不一定。有小學便引入「森林課程」,突破香港主流學校的固有界限,用腳找尋知識。 恢復面授課堂後,當大部分學生都在拚命追趕課程,三日一默、五日一測,就連體育科都需要做工作紙時,採訪當日早上,位於元朗通德學校的學生,卻興奮雀躍地在水池中學習操控直立板。在同一天空下,不同學校的學生,恍如活在平行時空。 「我們沒有躲懶的,也在上體育課啊,只不過結合了『森林課程』,用另一種形式去上!」校長黃偉立笑着向記者澄清。 「森林課程」結合學科 通德學校借鏡芬蘭的教育模式,去年正式引入「森林課程」,以山嶺大海為教室,讓學生從中認識生態,並學習野外求生技能。今個學年,這課程更與學科結合,冀打破傳統教與學的框架。黃偉立舉例,「剛過去的中秋節晚上,我們便安排了學生在學校附近的草地用天文望遠鏡觀看月球,透過親身觀看天際,吸收常識課本上的天文知識;中文科教師亦試過用棄木,教學生製造木筷子,在過程之中,再講解筷子的起源和演變的歷史」。 黃偉立(楊柏賢攝) 通德學校借鏡芬蘭的教育模式,引入「森林課程」,強調走出課室,通過親身體驗去吸收知識。(受訪者提供) 說回體育科,學校向來重視水上運動,希望學生能掌握水中求生的本領,「以往逢周一下午的體育課,教師都會帶所有四年級學生去公眾泳池游泳;去年,學校亦安排小四及小五學生參加『乘風航』海上訓練計劃;也帶過三至六年級的學生出海划獨木舟」。 但黃偉立說,今年在疫情下,很多水上課堂都不能舉行,唯有想辦法變陣。於是,學校今年改為參加香港遊樂場協會所辦的「賽馬會『動歷海洋』水上活動計劃」,把水上活動移師校園內舉行。 學校重視水上運動,希望學生能掌握水中求生的本領。(受訪者提供) 攀樹結合生態教育和體能訓練,也鍛煉出孩子的堅強意志。(受訪者提供) 流動大水池 模擬訓練 該計劃的計劃經理鄺嘉銳(Ray)表示,項目於2018年10月展開,為期3年,主要向本港中小學免費推廣3種水上活動,包括直立板、獨木舟和滑浪風帆,除了陸上模擬訓練,學生還有機會「下水」!以通德學校所選的直立板體驗活動為例,Ray和團隊便把兩個流動大水池、兩塊直立板帶進校園,「在水中划槳的感受,跟無水,是完全不同的;另外,有一塊真實的直立板放入水池,就可讓小朋友學習到如何上落板、怎樣在板上做平衡動作。即使學生未必有機會出海玩,也可以初嘗玩新興水上活動的趣味」。 鄺嘉銳(楊柏賢攝) 直立板體驗一連3天在通德學校舉行,全校6級所有學生都有機會參與,黃偉立對活動成效感滿意,「雖然見到有些同學跪在直立板時,會表現得比較緊張,但整體他們都是開心的」。他期望疫情過後,能組隊讓對這項運動有興趣的學生,接受真正的海上訓練。 在未正式落板前,學生先學習在充氣墊上跪和站立,掌握平衡的感覺。(楊柏賢攝)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8期]

詳細內容

玩泥沙 滾山坡 上樹屋 村校樂園 自由玩出正向教育

誰說在學校一定要小心翼翼腳踭貼地,不能追、不能跑、不能衝?有學校就一反傳統,讓學生「攞正牌」在校園內的新「公園」任跑任跳,就是攀爬、翻筋斗亦悉隨尊便。「公園」沒有師長監視,亦無風紀巡邏,大膽地容許大家「自由玩」,完全是出於對學生的信任。 走進位於元朗鄉郊的八鄉中心小學,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蝶兒在花間翩翩起舞,加上平房式的校舍設計,令人恍如時光倒流,置身於舊日的書院。「我們雖然沒有千禧校舍的大禮堂,也沒有標準籃球場,但學校勝在貼近大自然,有蝴蝶園、有貓舍、有松鼠屋,是了解生態、學習愛護小動物的最佳教室……」在城市人眼中,這間小村校有很多不足,但在校長黎婉姍眼中,這些都是小確幸。言談間,盡是感恩。 黎婉姍(劉焌陶攝) 伙拍中大 創新教育模式 推行「正向教育」的八鄉中心小學,在2017年參與香港賽馬會「正正得正」教育計劃,並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項目團隊的協助下,建立起有系統的正向教育課程及創立新穎的教育模式。轉眼3年多過去,計劃來到尾聲,重頭戲項目「地方營造」(place-making)剛剛完工。 校園未改造前,只是一幅偌大的草地。(受訪者提供) Place-making的概念,是透過創造良好的公共空間,促使持份者產生歸屬感和幸福感。「學校除了是讀書、傳授知識的地方,亦應該是一個讓學生能夠和教師、同學好好建立關係的地方,就算他朝畢業、長大了,仍然會記得這裏的一花一草一木,一人一事一物。」黎婉姍說。 解讀民意 實現學生真正需要 負責place-making項目的中大建築學院副教授鍾宏亮(Thomas)表示,今次在八鄉中心小學所推行的工程,圍繞兩大主題,一是naturalness,要與大自然結合;二是playfulness,要夠好玩。「今次很有意思,也有別於其他工程項目。因為建築師一般以空間、環境角度出發,學校卻慣常從人、師生的角度出發,兩者怎結合呢?我們今次便來了個co-create、co-design。」 鍾宏亮(劉焌陶攝) Thomas的合作伙伴,不單是校長、教師,還有學生。他的團隊專程來到八鄉中心小學跟同學們「開會」,聆聽他們的需要。結果,綜合兩大民意,一是校園內需要有一間樹屋,讓他們可以躲進去跟朋友促膝談心;二是學校應該有一個「公園」! 由朴樹改建而成的樹屋,有木梯級圍繞着,既可滿足學生愛「上上落落」的感覺,也可讓他們坐下來促膝談心。(劉焌陶攝) 「關於樹屋,有一個女同學表達過想爬到樹頂後,再從隧道裏滑下來;有個男同學又說,想公園有跑步、踢波的地方;亦有人提議加建泳池。但我們統統都沒有做。」建築學院團隊成員之一何子偉(Jimmy)笑言,小朋友想法天馬行空,惟金錢和空間都有限,沒可能逐一滿足;但團隊會反覆思量,解構孩子背後的想法,「像那個女生,其實在表達希望有些上落的設施,男同學其實想有一個可讓他們跑、衝、放電的地方」。 樹屋(劉焌陶攝/沈雅詩攝) 最終,結集各學生想法的「正向緣地」(Permaland)在今年6月誕生了,它包括了靜態區和動態區兩部分。靜態區有由朴樹改建、拾級而上的樹屋,旁邊有一塊石春地,孩子可靜下來感受大自然;動態區則在草地上,有小山坡、沙池、木棋場,甚至是一些形狀古怪,難以命名的設施,讓學生盡情放電。 沙池(劉焌陶攝/沈雅詩攝) 小孩子輕鬆在石春地上赤腳行走,看來他們的身體也相當健康!(沈雅詩攝) 奇形怪狀設施 玩法任意發揮 環顧四周,最吸引記者目光,是一個紫色圓形的物體,是什麼來的?「我們也說不到,正因為無名,才有更多空間讓學生發揮創意。」八鄉中心小學副校長鄧鏡河答道。 「正向緣地」設有木棋場,用來推動學生參與這項結合保齡球及飛鏢的新興運動。(劉焌陶攝) 的確,你在「正向緣地」,不會找到任何解釋設施的標示牌,亦不會找到任何警告句語。黎婉姍指着另一個狀似巨型喇叭的物體補充,「例如這個東西,我們原意是做一個給孩子表演的場地,因為它的設計可做到擴音效果。殊不知,某天有個男生看見這東西,竟不是走進裏面玩,而是攀上拱起的位置。第一次不行、第二次亦失敗,但他沒有放棄,再助跑衝上去,結果成功了。我見到他非常興奮,彷彿很有成就感、滿足感。男生在上面逗留了一會,之後又像溜滑梯般溜下來」。 喇叭(劉焌陶攝/沈雅詩攝) 這個畫面,令她印象難忘,也印證到一個信念,「其實我們不需要教小朋友怎樣玩,他們自己會掌握」。 不設規條 信任孩子互望互助 不怕孩子受傷嗎?採訪當日,便有幾名學生像滾地葫蘆般從小山坡上滾下來,雖然這個山坡不算高,大概只有幾級梯級的高度,但對於慣常保護小朋友的香港家長來說,或許都會感到擔心。不過,該校課程發展主任杜國權卻一臉淡定地說︰「學校向來有灌輸何謂安全玩的概念給學生,既然講過,便要信任孩子懂得保護自己,因此毋須設立規則硬要他們遵守。當然,校方亦已做足安全措施,減低學生受傷風險。」 在「多元文化成長思維日」,學校安排不同活動,讓學生感受不同民族的文化和特色,推動共融精神。(受訪者提供) 為促進全校同心推行正向教育,該校曾組成龐大的教師代表團遠赴澳洲,跟不同學校交流和取經。(受訪者提供) 黎婉姍同樣認為,如其師長囉囉嗦嗦,不如讓學生互相守望、互相照顧,「我見過高年級的同學在這裏對低年級的同學說︰『唔好跑咁快,小心跌吖!』這種善意的提醒,也是人的美、人的善」。 「正向緣地」目前主要是小息時開放給學生使用,校方計劃稍後為它「增值」,「希望可跟課堂結合,讓學生走出課室,來到草地上堂、一起做靜觀練習,甚至恢復全日制後,開放草地給學生在這裏吃午餐」,黎婉姍期盼着說。 學校每星期都有「感恩分享」周會,推動校園建立正向關係。(受訪者提供) 為了讓學生玩得更痛快,八鄉中心小學在上學年特意更改校服設計,並貫徹正向教育的理念,讓學生參與決定校服的設計和顏色,提升他們的投入感和歸屬感。結果,女孩子由連身校裙變為Polo恤配裙褲,男生亦摒棄筆直挺身的恤衫,改穿彈性較佳的Polo恤和短褲,全體學生還一律改穿白波鞋上學。校長黎婉姍笑說︰「我沒想過學生會選擇深藍近乎黑色來做運動服,他們說這樣才夠酷夠型!」她補充,新校服全用上排汗快乾的物料,使學生穿起來更舒適。 為配合「自由玩」的理念,學校特意更改校服設計,男生摒棄筆直挺身的恤衫(左一),改穿彈性較佳的Polo恤和短褲(左二);女孩子則由連身校裙(左三)變為Polo恤配裙褲(右三);運動服亦改用較酷的深藍色(右二)。(受訪者提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7期] 文︰沈雅詩

詳細內容

多元學習:課室變「商舖」 歌詞做班名 玩轉校舍 英華師生探索「出路」

年度學習主題:為配合「The Way 」(秘密通道)的年度學習主題,英華小學每一樓層都有一條惹笑的街名,每個班房亦變成商舖,各有命名。(劉焌陶攝) 在新型冠狀病毒的陰霾下,人與人之間要保持社交距離,關係被阻隔;地區或國家之間,亦築起防疫堡壘,海、陸、空交通均受限制。當身處這種世界大環境之下,難道我們真的無路可走?「The Way 」(秘密通道)正是英華小學本學年多元學習要探索的課題,究竟出路在哪裏呢? 小一生每早進入班房前,都可在「歡迎里」上玩小迷宮,他們可選擇粉紅或粉藍色路線,由1踏至32,即可找到出路進入課室。(沈雅詩攝) 英華小學每年均設年度學習主題,以一個主題貫穿所有學習歷程,藉此引發學生的學習動機和興趣,今年校長陳美娟就選定了要跟學生探索「道路」,「從基督教角度,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聖經又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我們當然想孩子走一條『正路』。另外,在疫情之下,很多人都覺得『無路可走』,但我正正要告訴孩子,路是人行出來的!」 今年在英華小學到處都見到這些像真度極高的大型公路指示牌。猜一猜「紓壓區」是什麼?洗手間是也。(沈雅詩攝) 歡迎里、五金巷 樓層變街道 為配合「The Way 」這個主題,貪玩的陳美娟更動員把英華小學來個大變身。校園每個角落不單貼滿各式各樣的交通標誌、本港街道的冷知識,她還「下旨」要把每個樓層化身成一條「街道」,而在這些「街道」上,則有不同的「商舖」。「這樣才有驚喜嘛!」於是英華小學多了很多千奇百怪的街道名稱,例如1樓命名為「歡迎里」、2樓叫「講道理」、3樓是「手舞足道」、4樓稱「人人期望可達道」、5樓是「五金巷」,而6樓則變成「鵬程六萬里」。 校長室搖身一變成為「錫晒里」,不單寓意校長陳美娟對學生的關愛,學生也可在這裏表達對校長的敬意。中秋節前夕,便有學生專程來到「錫晒里」送贈自家製月餅給校長。(劉焌陶攝) 她說,每一層都是一個「秘密通道」,帶領學生通往未知的將來,「每個樓層,都是同級的老師一起粉飾、做裝置的,他們構思了共同的方向,每間『商舖』之間都有串聯」。 陳美娟口中的「商舖」,正是每個課室、每一班。「舉例3樓是『手舞足道』,在這條街道上的每一班名,都好像跟食物有關︰『誰輕輕叫喚鵝』、『期望再燴麵』、『梨是如此難忘記』等,乍看是一條食街,但其實每個班名又是跟歌詞有關,或許內裏還有其他意思。」 創意歌名:位於3樓的「手舞足道」,以飲食文化為主題,而店舖(班房)名稱就以歌詞演化出來。這間「誰輕輕叫喚鵝」和「期望再燴麵」,會令大家聯想起哪首歌呢?(沈雅詩攝) 然而,並沒有人確切知道,每條街道沿路會帶來怎麼樣的風光,包括作為推手的校長,「我只是給了這個框架給老師,但之後每一班、每一科怎樣去演繹,如何發揮,就由師生共同構思,小朋友有份參與,便可帶動整個學習」。 校方今學年特別設計了一款桌上遊戲,並透過不同學科教師獎贈遊戲卡予表現優秀的學生,而每張卡,都印有一些跟道路有關的小知識。(受訪者提供) 她補充,每班學生都需要就着「The Way 」這個主題共同做研究,之後各班再在早會、服飾日分享,「每個人、每班對『The Way』(道路)都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可以是天空的航道,又可以是心路歷程,甚至是網絡上的路,有很多延展的空間,任由大家天馬行空,衝破一切的限制」。 主題貫穿教學 激發學生興趣 另一個層面,就是把學習主題融入各科之中。陳美娟強調,並非用「The Way 」來完全取代原有的課堂內容,而是雙線而行,「老師同樣可以教詞彙、數學、常識、音樂等,但就要使用新的切題方法,還需要根據每班的虛擬場景去發掘」。 英華小學每學年都有一個多元學習主題,上學年主題是「水」,師生在開學禮和服飾日,都齊齊扮鬼扮馬,盡情演繹跟「水」有關的題材。(受訪者提供) 她用較「貼地」的例子說明,「圖書館課,可能會多些分享關於『The Way』這個話題的圖書;音樂科也介紹相關的歌曲。但數學科的處理,則或許是把教學內容緊扣在『商舖』裏,例如要運算的難題發生在燒鵝店之內,場景轉換了,學生會學得更感興趣」。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5期] 文︰沈雅詩

詳細內容

學童護眼:三成學童半年增100度近視 專家教「睛」明網上學習

全港學童過去大半年都依賴網上學習,導致患上近視或近視加深的個案急增,約三成孩子的近視更大增超過100度。(資料圖片) 過去半年有多,全港學生大部分時間都依賴網上學習,雖然貫徹了「停課不停學」的精神,但其影響亦陸續浮現。有眼科醫生和視光師均指出,近月學童患上近視或近視加深有顯著增加的趨勢,約三成個案的近視更大幅增加逾100度,情况令人憂慮。不少家長的矛頭更直指「藍光」。究竟實情是怎樣?如何才可以搶救孩子的靈魂之窗? 10歲小五生Hannah,小一視力檢查時,發現有75度近視,從此加入「四眼妹」行列。2年後,她的近視飈升至200度,媽媽馬上讓她改用理工大學研發的DIMS近視控制鏡片,可是,仍難以阻擋升勢,而今年的增幅就更加嚇人,「今年6月驗眼有450度,9月覆檢時,發現又多了50度,現在Hannah足足有500度近視了」,媽媽Joey一臉憂心地說。 Hannah(受訪者提共) 她直指是受網課所累,「這大半年,幾乎每天也長時間對着平板電腦上堂、做功課,小朋友的近視不加深才怪」!在眼科醫生建議下,Hannah上月開始使用阿托品(Atropine)眼藥水,希望有效控制近視加深。 事實上,Hannah的情况並非個別事件,香港中文大學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副教授任卓昇不諱言,近半年接觸到不少類似個案,「雖然我們還在收集有關數據,但根據一直追蹤跟進的一批學童來看,單單這半年,他們的近視都平均增加了50度,有三成小朋友,更加深了100度」。他補充,在一般情况下,學童在3年內的近視增幅約100多度,換言之,目前增加的速度過急過快,問題值得關注。 任卓昇(資料圖片) 長時間望屏幕 加重眼睛負荷 Joey歸咎電子學習令女兒變成「大近視」,任卓昇指出,雖然醫學界對近視的發病機制至今仍未有最確實的理解,但一般相信,孩子是否容易患有近視、加深速度快慢,都跟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有關,「父母有深近視,子女出現近視的機率比其他人多12倍」;至於環境因素,則包括閱讀時間(reading time)長短,以及日照戶外活動時間(outdoor time)多寡等。 「小朋友在課室上課,他們會不時望老師、望黑板,不是全程屬於近距離的reading time,但過去半年,小朋友則主要是screen time(屏幕時間),上Zoom課堂,只能專心地望着電腦屏幕。」任卓昇說,長時間聚焦,睫狀肌需要持續收縮繃緊,會加重眼睛負荷,久而久之會令眼球拉長,導致近視。 日照戶外時間少 致近視加深 長時間接觸電子產品,固然對眼睛健康有損,但長期缺乏戶外活動時間,同樣是幫兇,「有研究發現,陽光可刺激人體分泌多巴胺,這種荷爾蒙有助抑制眼球拉長,但每天平均要接觸2小時日光才有效果」。他指出,香港小朋友在疫情前,戶外活動時間已經不達標,日均只有1.5小時,疫情爆發後就更差,每天或少於半小時,日照戶外時間減少,亦是導致學童近視大幅增加的原因之一。 由理工大學研發、兩年前面世的DIMS近視控制鏡片,運用「光學離焦」設計,鏡片密佈300幾個離焦小區,臨牀上指可有效減慢兒童近視加深速度約五成。(資料圖片) 因此,任卓昇鼓勵家長,在做足防疫措施下,多帶孩子到戶外走走,「不是說要在烈日當空下做什麼活動,而是研究指出,光照度有1000Lux或以上,就有助抑制近視加深。即使陰天或在樹蔭下活動,光照度已經有5000Lux,非常不錯」。 但若情况真的不許可外出,他建議在日間,也多讓孩子坐在窗邊作學習活動,「因為在室內,光照度一般只有100至500Lux,這些光照度,對控制近視起不到作用,唯有坐近窗邊,光照度會再多少少」。 室內燈光的光照度只有100至500 Lux,折射到枱面時會再減少,因此閱讀、做功課時,除開上廳燈或房燈外,還要加閱讀燈或枱燈,令光照度提升至600至700 Lux。(沈雅詩攝) 香港執業眼科視光師協會卸任會長、註冊眼科視光師鄭偉澤亦表示,近來接觸的學童,幾乎全部都有近視加深的問題,「有個11歲女孩,2018年還是250度近視,近日來驗眼,已經加深至500度,需要佩戴控近視鏡片」。惟他指出,在這個非常時期,學童需要經常使用電子產品學習,即使佩戴特製鏡片,效果亦未必理想。 註冊眼科視光師鄭偉澤指出,閱讀距離和環境光暗,都會影響瞳孔和睫狀肌的調節,學童避免加重眼睛負荷,就要維持良好的閱讀習慣。(沈雅詩攝) 至於不少家長矛頭直指「藍光」,坊間亦紛紛推售防藍光眼鏡,鄭偉澤指出,科學家曾在動物身上做研究,當動物大量及長時間接觸藍光,會對牠們眼睛的感光細胞造成嚴重傷害,引致黃斑病變,但就沒有足夠研究說明,日常生活接觸到的藍光,會傷害人類的眼睛結構,「我們日常從發光體接觸到的藍光,其實很微弱,最主要是在夜間或暗黑環境下使用電子產品,光暗對比太大,屏幕釋出的藍光,才會干擾人體的生理時鐘,影響睡眠質素」。 防藍光眼鏡標準:專家對於防藍光眼鏡的作用持中立態度,但提醒家長選購時,要參考國際標準指引,包括阻隔藍光率約25%,鏡片透光率則要有99%。(資料圖片) 任卓昇同樣指出,藍光一直存在於日光,從來毋須過濾,而電子產品所釋放的藍光,會否對眼睛構成傷害,醫學界暫時未有很強烈的證據,「所以小朋友使用電子產品時,是否需要佩戴防藍光眼鏡?我覺得這是家長的個人選擇,如果覺得戴了會安心些,我不反對,反正戴了亦不會損害視力」。 過濾藍光逾25% 或影響情緒 鄭偉澤亦強調,不反對經常使用電腦的人士佩戴防藍光眼鏡,但他提醒,必須選購符合國際標準指引的眼鏡。「我留意到網上銷售的防藍光平光眼鏡,質素參差,更有聲稱『有效阻隔35%藍光』、『鏡片有92%高透光率』,其實這些都是不合格。」 防藍光鏡片(左)比一般普通鏡片較黃、較暗。(沈雅詩攝) 他解釋,由於藍光亦有正面作用,有助穩定情緒,減少抑鬱,若過濾太多,反而會帶來負面影響,「藍光不是阻隔得愈多就愈好,根據國際標準,阻隔25%左右已經足夠,因為阻隔得愈多,會令人沒精打采,亦導致鏡片愈黃、愈暗,影響透光率,不符合鏡片要有99%透光率的國際標準要求」。 抗疲勞鏡片兩視區 助控近視 如果想紓緩數碼視覺疲勞,鄭偉澤認為佩戴抗疲勞眼鏡更實際,「這些鏡片,有兩個視區,一個用來閱讀、看近物,另一個用來看遠物,減少眼睛的調節負擔,對預防或控制近視加深都有幫助,但一定要找視光師驗配」。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4期] 文︰沈雅詩

詳細內容

小發明家:小六生研發AI垃圾桶 自動走近收口罩

漢師德萃學校小六生Rio研發的智能垃圾桶,當中第二代(左)加入了AI人臉識別系統,當他手上的儀器偵測到有人戴着口罩入屋,垃圾桶便會自動趨前並打開蓋,方便用家立即棄掉口罩,然後再關蓋。(劉焌陶攝) 最理想的學習,是把知識融入日常生活。在疫情期間,有一班小學生便運用他們在STEM(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學到的知識,自製防疫用品。雖說不上是驚天動地的發明,產品也未臻完美,但學生敢於創新、反覆實驗的精神,已值100分! 文︰沈雅詩 疫情肆虐,大家回到家中,當然想第一時間把口罩處理好,避免把病毒帶入屋。在漢師德萃學校讀小六的Rio,同樣有這種想法,於是靈機一觸,設計出一個人工智能垃圾桶。「我的構思是,當大家一踏入家門,儀器便識別到我們戴着口罩,於是垃圾桶就自動『走』過來,再打開蓋,讓我們把口罩放入去。」 Rio是學校Elite STEM Maker的成員,對STEM有基礎概念,也熱愛發明。今年初,疫情尚未全球爆發時,Rio便帶着自己研發的第一代智能垃圾桶,隨教師遠赴英國倫敦出席當地教育科技展(British Educational Training and Technology Show,BETT)。他笑言,自家設計「識郁」的垃圾桶,靈感源自經常躲在房間看書的姊姊,方便她足不出房也可以掉垃圾,「那時我用兩組微型電腦編程,配合gesture sensor(手勢識別感測器)模組去操作垃圾桶的移動方向及開關。不過,那個垃圾桶用紙皮製造,不太耐用」。 不斷改良 科學融入防疫生活 其後新冠病毒疫情愈趨嚴重,Rio每天都要佩戴口罩,於是他立即改良設計,希望把智能垃圾桶應用到實際生活上。德萃小學部創新及教學研究主任馬卓麟說,這就是STEM的精神,「要不斷嘗試改良,把科學知識融於生活」。 馬卓麟(劉焌陶攝) 人臉識別入屋者有否戴口罩 為了讓垃圾桶懂得找出需要服務的對象,Rio用上AI人臉識別系統來提升功能,「我從不同角度,影了70多張不同人戴上和沒戴口罩的相片,再供AI系統學習,並在微型電腦上連接不同的組件及模組。當AI系統偵測到有人戴着口罩入屋,便會向垃圾桶傳輸指令,於是垃圾桶就沿指定的軌迹趨前,然後開蓋,讓入屋者可立即棄掉口罩,再待5秒後自動關蓋退回原處」。他補充,這個智能垃圾桶的好處,是用家在家門前已經處理好口罩,減低把病毒帶入屋的風險。 DIY搓手液:漢師德萃學校小二生Shine參考網上資料,自製消毒搓手液,成分包括蘆薈、水和酒精。(劉焌陶攝) 來自德萃小學的小五生Levin,為鼓勵小朋友勤消毒雙手,發明了這部「包剪揼」消毒液機。她同樣使用了AI人臉識別系統,訓練電腦辨認出手掌出「包」的姿勢,當小朋友做對動作時,綠燈會亮起,內置的泵隨即擠出搓手液;若做出「剪」、「揼」等其他動作,消毒液機便不會作反應。(劉焌陶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3期]

詳細內容

遙距教學:調節適應網上學習 7招收拾心情迎接「開學」

由於預計新學年仍有一段時間需要在網上平台上課,因此重點是要幫助孩子能獨自應付這種新的學習模式,有信心並有動機地投入課堂。([email protected]) 下星期便「開學」了!但新學年,全港學生都變成「home schooling(在家自學)」,如何讓莘莘學子,尤其是低年級的學生,收拾暑假心情,實在地感受到自己在「上學」呢?專家教路,當預料遙距教學仍要維持一段長時間,想孩子盡快進入狀態,家長就要在「開學」前,做足準備工夫。 文︰沈雅詩 忌抱「見步行步」心態 上一個學年突如其來的停課,令學界陷入一片混亂,不論師生、家長,都是抱着「見步行步」的心態,但經過幾個月來的摸索,大家漸漸熟習遙距學習的模式。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服務總監、註冊社工陳香君指出,學生和家長都不能再抱「見步行步」的心態迎接新學年,「疫情不像我們上半年所預期,以為過了就會好,而是隨時又會再來第四波、第五波,因此,學生和家長的心態需要調節。當英國劍橋大學也宣布,新學年全年都會在網上平台上課時,大家便得接受,網上學習已成為生活常態,我們不得不去適應」。 陳香君(受訪者提供) 她表示,想一切開展順利,最重要在新學期伊始作好部署,重點是讓小朋友有能力獨立應付這種新的學習模式,不用再依賴家長。以下是一些具體建議︰ (1)心理準備 開學前,邀請小朋友一起翻翻新課本、執拾上學用品,預告即將在網上「開學」了。 (2)營造環境 既然已預料遙距學習會維持一段長時間,建議在家中設一個固定位置上課,讓孩子有歸屬感,這有利專心學習,切忌今天坐這,明天坐那。 (3)技術支援 趁開學前,訓練子女一手一腳處理電腦開關、登入、上網、列印功課等程序,預先熟習這種新學習模式,以後網上學習便可靠自己。 (4)規劃流程 網上學習的課時,有可能比面授課堂短,餘下來的時間如何利用,必須跟小朋友事先一起規劃好。例如每天都要按學校課堂時間表溫習一遍,並指導他們自學的技巧,避免虛耗光陰。 (5)「上堂」規則 要子女清楚明白,遙距學習也等同上學,因此,要事先說好「上堂」規則,如穿合適的衣服、不可隨意離開座位等,而且必須做齊功課。 (6)同儕支持 請孩子寄一些打氣卡給教師、同學,互相鼓勵或承諾新學年要好好學習,建立師生關係,有助彼此支持。 (7)開學儀式 開學儀式有象徵意義,建議參與學校的網上開學禮,如果校方未有舉行,家長可自行構想一些小儀式,目的是製造分水嶺,讓小朋友知道,暑假已經結束,要重投「校園」了。   翻閱新課本:新學年即將開始,家長宜邀請小朋友一起翻閱新課本,讓他們有「開學」的感覺。([email protected]) 自設體育堂:陳香君認為,孩子困在家中上課,缺乏走動的機會,建議要在時間表內加入運動時間,讓他們舒展筋骨。([email protected]) 規劃時間:網上學習的課堂未必如實體課堂般緊湊,餘下來的時間,就得靠孩子好好規劃,每天為自己訂立學習目標。([email protected]) 認真對待:遙距學習也等同上學,學生必須認真完成功課。(資料圖片) 重視功課 不時審視進度 此外,陳香君也特別提醒家長要做好榜樣,「上次停課,聽過有教師說,只有兩成家長有回校替子女領取功課,八成是不理會的,因為覺得不一定要交,所以也懶得去取」。 然而,至今還未知道今個學年要維持這種學習模式多久,因此她期望家長不要輕視學校的功課,領取之餘,還要督促子女完成及遞交,「也可檢視一下功課量是否足夠,如有需要,可額外添加至合適水平,以鞏固孩子所學」。 最後,陳香君建議,家長要不時審視小朋友的學習進度,「最好當然是每天都了解子女學了些什麼,知道進展如何、能否達到課程目標等。」 審視進度:家長要不時審視子女的網上學習進度,了解他們的進展、程度是否達標。(資料圖片)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8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