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物語:身體也要收爐

年末歲晚,不知道大家是否在忙碌地大掃除、辦年貨、逛年宵等?這是華德媽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即使移居他方後,身體仍有的記憶。這樣說可能很奇怪,為什麼身體也會有記憶?大家可以想像彈鋼琴,當一首樂曲已經練習到了滾瓜爛熟的程度,我們不看着琴譜或琴鍵也能彈奏那首歌,就是連手指肌肉也有記憶了,變成一個「反射動作」一樣。而我在這裏所指的,是我的身體一直留着「忙碌」的記憶,這也是我一直對「香港人」的印象!

習慣逆來順受 未察超出負荷

但有許多時間,我們連身體超出負荷了也不以為意,往往發病了才想起自己有多久沒喘息。話說回頭,我早前真的捱病了,一直發燒和發冷,還覺得自己多喝水和維他命C就會好過來,若無其事地帶妹妹去接小華德放學(各位不要模仿!)。由幼稚園回家的路,平時只需要走7分鐘,我用了足足30分鐘才走完,因為中途我的右邊盆骨開始發疼,雙腳發麻,甚至隔一會兒就要停下來喘氣,實在不尋常。我連忙打電話給華德爸,叫他來接我們回去。翌日,我立刻去看婦科醫生,醫生用超聲波檢查我的盆腔,說我右邊的卵巢發炎,需要服用抗生素,我遵從指示服藥,卻又如常地忙着煮飯和照顧小朋友。

適時休息 孩子不需時刻依賴

怎料過幾天後,高燒再來,我更覺虛弱,痛楚更擴散整個下腹和下背。見形勢不妙,我說服華德爸不要去公司(幸好他是自僱人士),他打電話給我的婦科醫生查詢一下,醫生說可能要改用別的藥物或要直接到醫院,我們選擇到醫院去。做完初檢,接受血液和尿液檢驗後,醫生確定我的情况不用做手術,然後幫我吊鹽水和抗生素,我繼而昏睡了一天!就這樣子住了足足3天3夜!華德兩兄妹就交由華德爸指揮,我以為兩兄妹沒了媽媽的陪伴一定會不習慣,怎料華德爸說他們一切如常。有一個下午,一家來探望我,他們離開房間的時候,小華德回頭指着大叫:「車車!」我拿着玩具車問道:「你要車車定媽咪同你返屋企?」童言無忌的他笑着說車車,不要媽媽了。

正正是3歲的華德一言驚醒了我:他已經不需要時時刻刻都依賴媽媽了!

華德媽的確有那麼一秒鐘的失落。他們回去後,剩我一人在這空空的病房,是有點孤單,但也是一個難得的自省空間。其實,妹妹出世後的變化實在讓我吃不消,但我的身體習慣了逆來順受,也沒主動要求華德爸幫忙分擔。其實,正正是3歲的華德一言驚醒了我:他已經不需要時時刻刻都依賴媽媽了!真的可以放手了。這時我心裏高呼:「我自由了!」希望各位媽媽們都不要把自己捱壞,記得年尾要收爐,抽時間讓自己休息啊!在這年預祝大家狗年順利,健康常樂!

華德媽
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