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我家的性格家傭

過去個半月,我幻想自己是Resident Evil 的美女主角Alice,堅強地對抗流感……雖然家人未變喪屍,但流感比T-Virus 更頑強,直接在我家落地生根,所有人都輪流生病,家傭當然不能倖免。

我家稱呼家傭為 Ate(Ah-Te),是她提議的,意思大概是親切地稱呼比自己年長的女性,有點像茶餐廳叫一句「靚姐」。 這是她第一次來香港工作,之前在馬來西亞打工, 舊僱主是很富有的印度藉家庭,安排她住一間獨立屋;對,是獨立屋,因為僱主五千尺獨立屋外,有一間一百尺連廚廁的獨立小屋可以給Ate生活。當時她主要的工作是清潔大屋、照顧一隻大狗及間中陪印藉老奶奶煮咖哩。

我聘請她主要因為她懂得照顧狗隻,沒想過見識過五千尺大屋的Ate,是有點性格的員工,例如她知道國內有很多黑心食物,建議當時懷孕的我,嚴選來自澳紐的有機食物,當然她不介意和我分享;又例如她知道化妝品可能含鉛對胎兒不好,二話不說「捱義氣」接收我的美容用品。

Ate最擅長煮咖喱雞和炸雞,可惜懷孕坐月都不可以吃;而作為菲律賓少數回教徒,她不能吃豬肉,偏偏老公最喜歡是梅菜肉餅,所以我還是要動手下廚。還有,Ate很重視衛生,經常消毒家居,但我發現她循環再用即棄型口罩,原因是環保……

接雞蛋仔回家那天,我才知道她躲在房間吃了幾天水果和麵包。仔細追問才知道她是遵照醫生「吩咐」,避免散播病菌,所以她不敢踫炊具、不敢煮食

來港未夠一年, 生活細節上仍然需要磨合,Ate為我們家帶來很多哭笑不得的話題。今次她生病,也是一個契機讓大家互相了解。

當雞蛋仔入院時,她驀然發現流感病毒的嚴重性,終於放棄老家的秘方藥茶,乖乖地看醫生及自我隔離。接雞蛋仔回家那天,我才知道她躲在房間吃了幾天水果和麵包。仔細追問才知道她是遵照醫生「吩咐」,避免散播病菌,所以她不敢踫炊具、不敢煮食;當我預備她的飯菜時,她誠惶誠恐因為為「主人」下煮而感動流涕。

在她的認知世界,服食抗生素是很嚴重、很厲害的藥物,她不理解香港人生病為什麼不先休假,而是直接看醫生服用最強的特效藥;在她過去幾十年人生,沒有「抗藥性超級惡菌」的概念。這次流感經驗,讓她知道香港有流感死亡案例,擔心自己沒命回鄉與兒子團聚。

因為Ate生病,思考了很多僱主與外傭的關係。記得當年我在加拿大實習時病倒,即使有督導老師及實習機構同事的關心,但人在異鄉,至今也難以忘記一邊發高熱一邊抱著枕頭流眼淚的景況。

Ate隻身來港打工,生病時擔心會客死異鄉,其實一點不誇張。除了僱主的關心,給她煮的一碟飯菜,她在香港就只有電話傳過來、觸不到的問候。再說她看到我照顧雞蛋仔,想必勾起自己兒子生病的片段。雞蛋仔生病時,有媽媽照顧、有媽媽抱,但Ate的兒子生病,就只可以在菲律賓想念媽媽,想像這個情景都覺得心酸。離鄉別井打工都是希望為下一代爭取一個更好的將來,本着大家都為人父母,就互相包容一下吧!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