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美麗的腦袋

附近有間隱藏在街市之中「解憂」二手書店,我經常嗎揹着雞蛋仔閒晃。區內的人都習慣自助購書,最貴的舊書都只是二十塊,看中了就把錢放在門縫或是交給鄰鋪伯伯,很富人情味。無意之中看見這本英文書,時光立即倒流二十年回到加拿大實習的時候。

因為沒機會出國進修,所以入大學時已經鎖定目標,爭取到海外實習機會,見識一下。幸運地考到獎學金,有足夠的生活費讓我申請海外實習。就這樣,愉快地渡過了人生一個精彩的夏天,也認識兩位對我影響深遠的老師。

我的實習老師Angelo同Catherine都是定居溫哥華的華人,第一次見面時嚇了我一跳,Angelo 坐在輪椅全身皮膚通紅,關節位置乾燥爆裂,原來他是一名類風濕關節炎患者。Catherine 坐在旁,兩人笑容可掬,反而我為了自己冒失的態度感到有點尷尬。

當時實習與婦女權益有關,我在一間婦權法律機構內,負責接觸及訪問移民的華裔婦女,硏究她們的家庭暴力問題,過程中會涉獵管教子女的壓力、婚姻輔導等。課題廣泛,對於第一次實習而且人地生疏,完全不了解加國民情國策,我其實感到很徬徨、很擔憂。

兩位督導老師都擅長認知治療派系的介入方法,Angelo 訓練我使用腦地圖和 Edward De Bono 的思考帽子,整理婦女硏究工作,協助婦女以較理性的方法梳理眼前的問題。而Catherine 就分享尋解導向治療及幼兒發展的支援,讓我有更實在的知識,與婦女建立關係。

但兩位看似很理性的導師,其實都是感性的人,回望過去,他們身教多於言教。當年電子媒體還未普及,很多時候要靠長途電話與家人聯絡,我最「埋身」的支持,就只有兩位老師。他們真誠關心學生,亦感染我們關心社區鄰里關係。

玻璃窗外的路人擔心她會做傻事,主動向她問候關心,陌生人的支持令她感到社區守望,令她振作起來……

我曾儍瓜地問Catherine,何以她能夠自然地與路人打招呼,她笑笑像母親說床前故事般,細訴當年初到貴境,因不能適應新生活而傷心呆坐在餐廳;玻璃窗外的路人擔心她會做傻事,主動向她問候關心,陌生人的支持令她感到社區守望,令她振作起來。聽着老師溫柔的語氣,感受到她真摯的感激之情,為我帶來很大的文化衝擊,動搖了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態。

Angelo 沒有因為長期病患而意志消沉,總覺得他有點像霍金,身體的限制無礙他發表幽默風趣的點子。實習期間,會帶同學東跑西跑,就是要嚐不同的館子,融入當地人生活。試過在True Confession 餅店,我吃了一口朱古力花生芝士蛋糕,感動到流眼淚,不知道是蛋糕太可口,還是我壓力太大,Angelo 忍俊不禁:「第一個學生在我面前Confess with Tears!」

之後在他的家長訓練小組,我擔當助手負責講解一課書,也算是實習的評核,如果沒有他的信任和鼓勵,我也不知道如何鼓起勇氣在外籍人士面前授課。下課時我推着輪椅,怯生生的問他評價。他想了想,說:「It’s okay! Let’s have cake but no need to confess with tears!」

夜闌人靜,想起這些舊事讓我眼泛淚光。遺憾地Angelo 在今年四月去世了,婚後原本打算和老公到加拿大探望兩位老師,但因為懷孕計劃一再押後,現在與老師已成永訣。

這本書的內容教授如何裝備腦袋,讓它變得有修養,善良而且美麗,然後憑藉內在美,建立關愛的人際網絡及社區。

我知道老師很重視人與人的連繋,就像這本書的內容教授如何裝備腦袋,讓它變得有修養,善良而且美麗,然後憑藉內在美,建立關愛的人際網絡及社區。我會提醒自己保持善念,把你們教會我的功夫,傳給我的學生和我的孩子。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