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毛孩與小孩

家傭放假兩個星期回鄉,適逢足球盛事老公忙於「代入」每埸賽事,未能分身補位做家務⋯⋯即使我不算依賴家傭,但要兼顧雞蛋仔夜奶及在老公返工前溜狗,每天五點半就要起床,這兩星期的感覺,真的是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縱有千萬個「理由」放棄牠們,只要有一個照顧終老的承諾,就讓我堅持下去

一個人生活的時候,毛孩兒陪伴我經歷過生命裏很多起跌,縱有千萬個「理由」放棄牠們,只要有一個照顧牠終老的承諾,就讓我堅持下去。況且十一歲高齡老狗,要找合適領養家庭、要與新主人建立互信,談何容易。所以打從決定結婚開始,本來不太喜歡動物的老公,也承諾愛屋及烏,包容和學習照顧狗狗們。

有毛孩陪伴的孩子,大概比較好動和腸胃抵抗力較強吧。(彭梓雅提供圖片)

直到懷孕時,我們夫婦才真的因為狗隻而吵架:動物便溺會影響孕媽健康?狗毛會引起嬰兒哮喘?大狗會襲擊學步幼兒?吠叫會嚇怕小朋友?有太多的憂慮,基本上我是見招拆招,見步行步;一邊搜尋資料,請求身邊有飼養大型狗隻的朋友,如何準備狗隻迎接新生命;另一邊在研究最壞的打算,幼兒天生對動物嚴重敏感,在不棄養的大前題下如何隔離動物等。隨着肚子漸大,發覺溜狗真的引起很多安全危機,特別是「大白」有八十多磅也十分頑皮,無辦法之下由家傭代勞。

神速學爬就是靠鎖定小狗的尾巴,勇往直前

要不是趕在丈夫上班前溜狗,我是很享受與狗狗「放風」的時光。記得翻看多次的一套電影 Marley and Me,講述一家五口與一隻白色拉布拉多狗的生活。我也期待着雞蛋仔與狗狗一起成長。他出生以來就沒有因為狗吠聲音而嚇醒,也感恩沒有什麼狗毛過敏;神速學爬就是靠鎖定小狗的尾巴,勇往直前;而大狗害怕雞蛋仔,經常退避三舍,不知道為什麼屁小孩總有辨法抓到雙手黏滿白毛……話雖如此,大小白都能夠分辨雞蛋仔的哭聲,機警地尋找並且守護在旁。 這些幼兒與狗狗的互動,想必只有養寵物的家長才會明白。

大小白能夠分辨雞蛋仔的哭聲,機警地尋找並且守護在旁。(彭梓雅提供圖片)

曾經有朋友問我,會否擔心孩子開始懂事的時候,兩隻狗已經老去令小朋友傷心?老實說,我不但擔心雞蛋仔,也擔心自己過渡不了這份沉痛,雖然,打從開始飼養寵物就知道牠們生命短暫,一定會比我先行一步。書架上有本繪本名叫《謝謝你陪伴我這麼久》,就是關於與小狗情同手足的小主人,如常地叫喚小狗起床,卻要面對愛犬突然的一睡不起,再難過也要學習接受,這可能是孩童時代重要的生命教育之一。

毛孩與小孩可否共存、有沒有把握機會灌輸各種正面價值觀,還看家長如何引導吧!暫時在我家的觀察,有毛孩陪伴的孩子⋯⋯大概比較好動和腸胃抵抗力較強吧!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