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弄孫,何樂之有?

帶雞蛋仔打書釘,踫到附近祖孫三代,婆婆說:「這本書顏色豐富,公仔似乎比較吸引!」

媽媽說:「這只是公仔書,這本比較好,有很多中文生字!」

婆婆說:「嗯⋯⋯但她已經有很多課本,這些輕鬆一點。」

媽媽說:「這麼貴的一本書才幾隻字,要買,就買這些有用一點!」

與此同時,三歲左右的女童努力地爭取注意,不停伸手示意自己已挑選的圖書。她的「媽媽聲」加上兩個大人你一言、我一句,氣氛早已經有點緊張,雞蛋仔目不轉晴地觀察,直至媽媽大喝一句「收聲」,女童委屈地垂低頭、外婆嘆了口氣,猶豫地放下手上的圖書;我就急忙放下書本,安撫嚇呆了的雞蛋仔。此情此景,我覺得外婆和孫女也挺可憐;想起早幾天,一位年老的司機吐苦水,他也因為孫子的教育方式而感到委屈。

擔心大孫承受不了讀書的壓力,但又擔心細孫太過沒有壓力

「的士外公」生了一個虎媽,在英文中學教書,女婿是外藉華人半唐番,夫婦二人的教育理念大相逕庭;半唐番爸爸覺得孩子要在國外升學,虎媽媽就認為留港在傳統學校唸書比較吃香。虎媽跨幾區租了地址,設法把大兒子送進港島名小學,婆婆就成了「跟得老人」負責每天的接送、上補習班、督促溫書。眼見孩子每天睡眠不足,功課又跟不上,過着眼淚拌飯的艱辛日子,婆婆看不眼經常與女兒吵架,寧願乖孫將來當苦工,也不要他頂着巨大的唸書壓力,賠掉身心健康。

女婿看在眼裏,當然不爽,所以堅持幼子要上國際幼稚園,不步哥哥後塵。於是乎「的士外公」就負責每天開工前和收工後,接送小孫(跨區)往返九龍塘幼稚園。外公感慨地說:「回家的境況是,看到一個哭喪着臉的哥哥做功課和一個嬉皮笑臉的弟弟在耍蠻⋯⋯」

老人家擔心大孫承受不了讀書的壓力,但又擔心細孫太過沒有壓力;眼見女兒和女婿的關係緊張,自己和老太婆每天仍然要東奔西跑。他搖頭嘆息,別人弄孫為樂,他就問自己何樂之有?

為什麼會因為念書而騎劫了老人家晚年樂趣

無論是書店婆婆還是的士外公,都好像無辦法理解我們這一輩家長的「用心良苦」⋯⋯我不敢妄斷,究竟是祖父母那一代的教育理念不合時宜,過份嬌縱保護小朋友?還是香港競爭壓力大、教育政策光怪陸離,令父母進退失據?只是感慨含飴弄孫,本應是其樂無窮,為什麼會因為念書而騎劫了老人家晚年樂趣,奪走了與祖父母為伴的童年回憶,大抵只有香港父母才會明白當中的無奈。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