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前世情人節

雞蛋仔還在我肚子裏,我已經體驗過什麼是「兩男一女得個嬲字」。記得去年情人節,剛巧要去醫院「度頸皮」——即是產前唐氏綜合症篩查測試,做超聲波掃描和驗血測試的早孕期評估。

如果你試過度頸皮,就知道這只不過花你一小時左右的評估。我的檢查在下午二時半,心想雞蛋仔真的「好腳頭」,抽倒一個理想的時間,老公可以大條道理在情人節請半天假之餘,在檢查後還有幾個小時的空檔,可以去拍拖看電影,慶祝最後一個二人世界情人節。

我和老公在等候檢查時,高興地討論等一下在哪裏看電影吃晚飯。可能雞蛋仔聽到我們眉飛色舞的討論,心生妒忌,這次檢查我們竟然是第一組夫婦到達,卻是最後一對夫婦離開……

BB在子宮裏竊聽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當助產士把儀器按在我肚皮上滑行時,超聲波屏幕顯示了可愛的雞蛋仔仰臥在子宮裏,聽到他的心跳而且清晰見到他的嘴巴開合,我興奮地笑了出來: 「姑娘,他在打呵欠嗎?」

就在這時我把頭別過去看姑娘,才發現她眉頭深鎖,我立時變得很警覺……她回應我說:「BB在喝胎水。」

「那會有什麼問題嗎?他為什麼會喝水?」我開始問蠢問題。姑娘繼續眉頭深鎖,對我說:「你可以先出去了,我們等一會才照超聲波吧!」

我怔住了,姑娘終於把視線放在我的臉上,發現我非常緊張才解釋:「因為BB不停喝胎水,吞咽動作影響了度頸皮的準確性。你出外面等一個小時,待他睡着了,我們再照吧!」

我真的「O嘴」了,被姑娘趕出診療室。我和老公感到很無奈,細細聲對雞蛋仔說,希望他乖乖快點睡覺、快點完成檢查,好讓爸爸媽媽可以看電影。一小時後,我再接受超聲波檢查,雞蛋仔真的睡覺了,不過姑娘仍然眉頭深鎖,我望着螢幕也翻了個白眼。雞蛋仔抱着膝蓋、蹲在子宮中心睡覺了,這個睡姿當然不能度頸皮。

我又再一次被姑娘遣返,叮囑我在走廊散步,希望胎兒會以平臥的姿勢睡覺,最好不要再喝開水或者玩臍帶什麼的,否則要擇日重賽。老公無無聊聊的陪我等到五時半,我地已經放棄看電影,只想快些完成檢查。

未出世已爭寵

當我再進診療室時,超聲波屏幕上顯示雞蛋仔仰臥着,不過,他的頭仔不停向左扭向右擰,足足有五分鐘的時間,姑娘也忍不住輕輕拍打我的肚皮責罵他頑皮。可能在走廊呆了兩個小時,我的情緒很平靜,對肚皮説:「爸爸媽媽不看電影了,你乖乖完成檢查,我們一起回家吧!」神奇地,雞蛋仔靜了下來,就那不足一分鐘的間隔,順利完成檢查,一切正常。

最後,我和老公在六時左右離開醫院。沒有看電影、沒有情人節晚餐,只有買餸煮飯。(還好老公預備了花,我也預備了卡,為最後一個二人世界情人節留個紀念。)

一束花、一張卡,總算為最後一個二人世界情人節留個紀念。(彭梓雅提供圖片)

雖然老公也期待雞蛋仔出世,不過對這個未出世已經會爭寵的BB也略有微言。現在雞蛋仔成為了我們夫婦之間的「第三者」,有時候我也會反省,是否太側重照顧雞蛋仔而忘記了丈夫的感受。

為了生存,人類BB與生俱來就會懂得哭鬧撒嬌,以爭取照顧者的注意。無可厚非,嬰兒沒有自理能力,家庭的需要都會以他為先。但當孩子慢慢長大,做父母必須意識到,家庭的核心要回歸到夫婦之間。父母就好像屋子的橫樑,頂着屋頂為室內的小朋友遮風擋雨。你可以想像,如果父親或母親把所有心思傾斜於孩子,就像地震時橫樑向下壓,不單拖垮整個房子也會把孩子壓碎。

今個情人節,我珍惜前世情人的出現,同時感恩有今世情人陪伴左右。突然想起,老爸失去了我這位前世情人,老媽可以獨佔他過二人世界,應該挺開心的!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