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保存期:叫媽媽回電?

■與我無關

我們又四點起牀。實際上晚了二十分鐘,因為她賴牀。

從前都是她自己做早點自己吃。

「媽媽幫你。」我說。

「好,我要吃香菇玉米鮪魚炒飯。飯少一點。」

以為是餐廳可以點菜啊。

我一定炒得太大盤了,什麼都想多放,沒辦法,愛她嘛。

她今天大考,是心理學。

「媽媽,有兩種情况,」她指着課本的一角,「一種叫collective individuals,另一種叫individualistic individuals,前者是孩子犯罪,全家都覺得羞恥,這比較像亞洲;在西方,他們會認為那與家裏無關。你比較像哪一種?」

「後者。」實在沒法重複她說的英文專有名詞。

她點點頭,眼睛還在書本上。

三秒鐘後,我停下了寫稿的手,轉頭看着她的眼睛、扶着她的肩膀說:「所以你在外面懷孕生子、打架吸毒……」

我倆異口同聲說:「與我無關。」

■青少年生存守則

下午四點,跑完步,進家門,看見剛放學的弟弟坐在餐桌前喝紅豆湯。

我隨口問:「姊姊有沒有打電話回家?」

他說:「有。」

我驚訝:「有?姊姊有打電話回家?」我早知道她今天不坐校車,說學校有事。孩子打電話回家報告行蹤很稀奇嗎?

「對啊。她說要你回電。」

「真的?」我已經朝浴室走了,又回頭,伸手去拿桌上的電話,同時觀察到弟弟的表情有異,「你是騙我的?」我一邊笑弟弟淘氣,一邊笑自己笨——姊姊長到十七歲了,出了門就像丟了,連打電話回家都近乎不可能,所以「叫媽媽回電」就屬天方夜譚。

出了門 假裝忘了時間

「出了門,盡量別跟父母接觸,假裝忘了時間,我就可以愛玩多久玩多久。」是姊姊青少年生存守則的第一條。

文:汪培珽

汪培珽
旅港台灣親子博客紅人,著作銷量合共達40萬,育有兩名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