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自己通告自己填

新學年伊始,爸爸媽媽循例扮演日理萬機的「董事長」,大量文件、通告和費用排着隊似的等候發落。猶幸兩小漸漸長大,都學會在送件給「董事長」前,先填好自己能處理的部分,包括姓名、班別和班號等,待懶媽媽看完通告後,大筆一揮,簽個名就成,省事很多。

文:蘇美智

兩小搶先填通告選項

這要求實施幾年了,開始時,兩小意見不一:懶哥哥嫌煩(只能說深得媽媽遺傳),妹妹倒挺樂意,很重要的原因是,她從來就看不順眼媽媽的「草書」。猶記得小一學期尾的時候,小妮子把用不完的copy book送我,好心建議媽媽練字。不過「自己通告自己填」實施後不久,兩小發現了一個意外好處:就是能搶先一步,在媽媽之前,對通告上的選項表達意見。

尊重、聆聽和討論是大原則

如是者,只要是有選項的通告——譬如有關老師提名參與的活動和比賽、各種少年團要不要申請加入、某個活動要不要報名、要不要訂購哪份雜誌——來到媽媽手上時,小小方格都用鉛筆畫了剔。有時候,我會回頭詢問孩子的選擇,了解他們背後的想法;有時候,我會「落嘴頭」游說他們轉軚,轉剔另外那個落空的方格……有時成功,有時失敗。當然,這也視乎大人覺得事情有多重要,是否適合由孩子做主。要求不一定如願,但尊重、聆聽,和真心討論,應該是重要原則。

女兒想自立 媽媽不放心

九月一日放學回家,剛脫離初小階段的女兒遞上新學年手冊,要填寫的部分大致填妥,字體也果然比媽媽的整齊(雖然媽媽一直堅稱自己的字「不醜只是有氣勢」),媽媽正滿意中,翻到「家長簽署放學方式」那頁時,卻忍不住失笑。

小手正確地點選了「家長接送」,卻在「更改放學方式」備用欄目的橫線上,事先張揚用原子筆填寫「由明年起,轉為自行放學」,媽媽只留下一個選項,To sign or not to sign……

說起來,哥哥自行放學第三年了,妹妹也就羨慕了三年。我們不止一次討論過什麼時候輪到妹妹,可是不了了之。顧慮很多,但最重要並非懷疑她的能力,而是擔心回家的路對小女孩來說,比小男孩兇險——因為媽媽也曾經是小女生。於是年復一年,一直推說「遲些再算」。

但手冊上的稚嫩筆,展現了教人不容忽視的決心。我看到一隻小學雞心急人,滿心期待實踐更大的自由,肯定自己的能力。

怎樣做才能養成一個勇敢的女兒?怎樣做會把她陷入過大的風險?放手真是挑戰,媽媽有時也想不通。來來來,小妮子,我們先聊一聊……

蘇美智
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