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局長的夢想

教育局長楊潤雄上NOW的直播節目,談直資學校資源分配時說制度難改變、談國民教育強調不洗腦不評核、被問及課程會否涵蓋六四事件時反問幾多人有從國家角度思考……彈的是老調,答法也官樣,倒是小朋友互動環節令人精神稍稍一振。當中一隻小學雞拿起咪高峰,童稚但慎重地問﹕「請問局長,你有冇夢想?」

文﹕蘇美智

掃孩子興 只求「打好呢份工」

應該是最好發揮的題目了,但局長笑笑回答﹕「細個時候多,那時夢想係好神奇的,很多都不切實際……到大個時,有一段時間被生活折磨……為生活而努力……這幾年希望可以在現在的崗位上,為香港為教育界做嘢。」

想起2015年文憑試作文卷的一條題目,它最堪玩味之處是可以一題兩答,在「夢想看似不切實際,其實很有意義」和「夢想看似很有意義,其實不切實際」中,作出選擇。楊局長的答案大概傾向後者。

新聞裏,看到孩子在另一組鏡頭前茫然抿嘴,我猜想他大概聽不明白這個大人。如果真的聽不明白,我為他感到慶幸。

滿眼星光的孩子向「大人物」叩問夢想,你可以回憶小時候有關夢想的傻瓜二三事、可以分享夢想曾經帶來的動力、可以緬懷追夢時揮過汗水、可以訴說自己嘗過的失敗……然而,即使那些經歷多痛,都不必窒礙你鼓勵孩子追尋夢想。因為童年好夢正美,也因為堅持夢想也是堅持對人生的熱情,而缺乏熱情不知自己喜歡什麼差不多已成為世代年輕人的「風土病」。偏生為本港莘莘學子制定教育政策的局長,選擇用一盆冷水澆熄小小星光﹕夢想不切實際,現在最重要是「打好呢份工」。

夢想珍貴在尋覓過程

有些夢想無疑設定太高,有些注定無法實現。但,夢想的珍貴還在於尋覓的過程,它始終連接着人們心頭最柔軟的一塊,提醒最初的自己和最純粹的願望。它也是一支標竿,讓人們仰望高處,甚至啟發一代代的人,堅持走在朝往夢想的路途上,經典有如馬丁路德金的I have a dream。

曾經有教育局長把愛書看成比併讀書/雜誌數量,現在有「夢想不切實際」的局長。難怪不擅考試的學生形同隱形,社會上人人用數字評核自己。如此實際,令人禁不住為香港的小朋友悲哀。

蘇美智
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