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一句話激怒SEN家長

人稱「叉燒校長」的燒臘店老闆看着邨內一對小兄弟成長,哥哥有自閉症,弟弟有智障,每次來到檔口,叉燒校長都給他們挑最香最軟的叉燒,因為他們口肌不好,太硬嚼不下。叉燒校長說:「哥哥很會逗人高興,每次到來都大喊:『叔叔,有驚喜!』」我好奇問,驚喜是什麼?「就是他要來買紅腸叉燒飯囉!這麼多年他都指定這味,其他統統不要。」

小兄弟曾經在檔口發脾氣,又手多多亂動飯桶,但叉燒校長不嫌煩,「我會提醒他們燙手;如果發脾氣,便說叔叔有糖——叔叔什麼都有!」說罷,他不知從哪兒掏出大包糖果,「孩子就是孩子,沒所謂特別不特別,實情是人人的腦袋都有點不一樣。」

面對特殊需要者「無得嬲」

文具店在邨內廿八年了,孩子長成大人,大人又帶來新的孩子,全在老闆娘呂太的眼底下發生,「哪些曳,哪些有特殊需要(特殊教育需要),看得出。」對前者,呂太可以好惡,對後者卻「無得嬲」,「試過有小朋友在店內亂丟東西,很瘋狂,我感到他是霎時控制不到情緒,便由他。現在那孩子愈長愈聰明,有時自己來買東西,我會刻意考他,訓練他找贖和應變。」

某個午後,兩個SEN(特殊教育需要孩子)的媽媽帶我走訪她在公共屋邨的街坊,叉燒校長和呂太就在其中。這些街頭巷尾的小人物,未必能登上新聞頭版,沒有人為他們大書特書,但是,那些善意不多不少剛剛足夠令人感到舒服,都是街頭巷尾的小亮光,構成一幅幅好看的人文風景。

「呢個小朋友傻㗎」

因為「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網站的採訪,在家長群組中收集「一句激怒SEN家長的話」,不消一個下午,信息如雪花飄至。

當中很多說話,我們大概能夠想像,譬如「呢個小朋友傻㗎,唔好同佢玩!」「無家教!」,但也有一些沒預計的,譬如善意卻莽撞的關心。

莽撞的關心也會刺痛家長

對,莽撞的關心有時也會刺痛家長。社工梁翠雲告訴我,有家長在餐廳吃飯時孩子扭計,旁人送上心酸的淚眼,她差不多要倒過來安慰對方。「其實一般小朋友也會扭計,只是SEN孩子可能更容易激動。家長也希望得到正常對待,只在有需要時幫一把,像幫助一般人那樣,毋須過度呵護。畢竟,有時同情眼光也是壓力,平常心是最好的相處方式。」梁翠雲說。

蘇美智
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