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神奇」膠擦

有一種「神奇」膠擦,色彩鮮艷,造型可愛,通常很小巧,一堆堆的送來,感覺繽紛——從老師手上接過獎勵的小學雞,眼裏閃出快樂又自豪的光芒。

文:蘇美智

可是這膠擦的「神奇」,卻在於它們根本擦不到字。小學雞都知道,把「神奇」膠擦擦到紙上,鉛筆痕就是不脫,有時甚至愈擦愈髒,化成詞語簿上的一塊烏雲。於是他們慢慢習慣,收禮物依然開心,但回來把玩一會,便可以丟到一旁,待下次心血來潮時再清理,因為根本不能用。

開學前,和孩子一起收拾書桌,找到滿滿一盒的「神奇」膠擦;而這似乎不止是我家我校的問題。有媽媽級老友說她超憎這種「神奇」膠擦;年輕朋友分享,自己小時候收到不少,從不明白它們為什麼要存在。後者還曾經努力地為它們賦予新意義——存進小盒子,複習時拿來遮掩做過的填充題,答完一題,就挪開擦膠看答案。

造型可愛,但愈擦愈髒

「現在回想都覺得傻,但那顯然是一個『尋找最適合擦膠形狀來遮住答案』的遊戲,多過真係想溫書。因為較長的填充題,要用幾嚿擦膠;擦膠太大,又會遮住本身條問題的字眼,揀擦膠都很花時間,很複雜的……」

我想像小手把擦膠逐粒比對大小形狀,輕輕地用心地放到答案上,實在可愛到不得了。

沒價值文具 比濫用膠袋更壞

認真想,送出這堆膠的大人,比起濫用膠袋,其實沒差很遠——甚至更壞。至少膠袋有使用價值,而且可以重複再用;「神奇」膠擦卻只在扮演文具,根本有辱使命,博完孩子一笑,下一站便是垃圾桶。

同樣「神奇」的文具小禮物,還有一刨就斷的劣質鉛筆和各種公仔形狀的間尺……我家各有一大堆,令人非常頭痛。

這樣說,像個不知福的受禮人,諸多挑剔。其實我明白老師用心,也明白孩子需要鼓勵,只是用心可以多走一步,鼓勵還有各種方式。不要習慣了看起來最便捷的方法,改不過來。

貪方便的教師鼓勵

畢竟,太多物質只會好心做壞事;而且說到底,現代孩子最缺的,其實是沒垃圾飄蕩的海灘,和健康美麗的郊野。

蘇美智
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