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解惑

「傳道、授業、解惑」,與其說是老師必須做到的職責,不如說是為人師者最應該享受的日常。有些術業固然可以傳授,但有些疑惑未必有標準答案,因此,能成為學生的「同學」,一起經歷疑惑,彼此啟發,已經很不錯。

文:吳皓妍

享受和自己學生互相啟發

在某個所有孩子都圍在一起玩得起勁的小息,一個瘦小的高小男孩蹦跳到我耳邊:「老師,我知道我的功課與其他同學不同。」他眼睛圓滾滾而晶瑩的,像小猴子一樣機靈雪亮。既逃不過他的法眼,我一臉平靜地跟他承認:「很聰明呢,都給你發現了。」正常來說,沒有願意多做功課的孩子,但我看他實在能夠學得更多更好,便在發工作紙時,有時悄悄多釘一張「增潤」的東西。「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看見我「毫無悔意」,他蹦跳中帶點氣急。「因為你能夠做到。」我面不改容。「這樣不公平!」他努努小嘴,理直氣壯地瞪我。

「是的,就是這樣,做人本來就是有些不公平的。」空氣這就靜了一靜,他也呆了一呆。他以為把「公平」、「人人平等」的原則說出來,我就會認同他。「人人都有吃飽飯的權利,對吧?如果規定每人只能吃一碗,對需要兩碗飯才飽的人來說,才是真正的不公平。就像你,你應該學得更多才夠。」我很高興能讓他陷入疑惑,也很期待一場激烈的辯論。

不過,孩子大概年紀還小,而且不知道是想得通透還是乖巧,他只是點點頭。他真的很認真地點點頭。「這樣吧,你就當是做未來應該做的功課吧。」我緩緩說罷,他便嘴角一揚,滿足地看著我:「啊,那就是說我學了未來該學的,未來可以輕鬆點。」

[caption id="attachment_12362" align="alignnone" width="700"] TESTING[/caption]

「不是的,因為你有足夠的聰明,你要學更多,然後更好的照顧自己照顧別人。這是上天給你的任務。」賢愚由天,富貴由天,他能盡早明白、享受與發揮上天給予的條件就是好。他呆了一呆,又再認真地點頭,然後叫了一叫:「哎啊,算了,不想再用腦筋,那麼做那麼多工作紙之前,我一定要好好玩玩了。」說罷,他一溜煙似的享受他的小息去。希望以後當他需要肩負更多重擔時,他還能像現在一樣健步如飛。

不算計付出就不會累

孩子溜走後,我突然覺得自己一直以來的疲累和疑惑也溜了。人長大了,長聰明了,就會察覺自己渾身是擔子。有時我也會疑惑為何人生要如此勞勞碌碌。算計多起來了,更會覺得自己比別人付出更多,自覺吃虧。而這剛溜走的孩子,不但能夠察覺我偷偷的在他肩上加重負擔,坦率地到我跟前嚷個明白,更能夠不再算計自己已經做得比人多,甚至將要繼續「吃虧」,他也似乎不在意。他的不算計,不在意,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提醒。不算計付出,就不會累了自己,不累了自己才是最聰明。

在此,我謝過這位小老師。有關付出與公平之惑,我決定學他一樣,不再想了。期待明早回到學校,繼續享受和同學們互相啟發的日子。

按:後來,有個高中女孩問我為什麼聰明人有時比糊塗人吃虧更多。我想了好久,覺得許多道理她其實已經明白,於是,我決定把這個小故事送給她,希望她能想通一點點。

吳皓妍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現任教於香港紅十字會雅麗珊郡主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