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讀書與算命

我是相信算命的。中國的八字算命很神奇,小者可以推算左右眼近視孰深孰淺,大者可以推斷富貴貧賤禍福。有師傅替我算過,頗為靈驗。

命中注定做大官 還要努力嗎?

可是,我又是不相信算命的。因為算命若只着眼於禍福,則人間尚有高於禍福者。小時候聽過一個故事,大致如下:話說,古代有個孩子,讀書十分用功,希望將來可以考上科舉,家人禮聘了一名非常靈驗的相士為孩子占算前程,相士鐵口批斷孩子將來必當大官。家人為此十分高興,但是孩子顏色如常,照樣努力讀書,而且比之前更用功。家人大奇,問孩子將來注定能當上大官,還如此努力幹嘛,孩子答,正正是因為將來會做大官,自己的學問更不能缺少。

讀書時,有位教授跟我們談論到儒家是不是宗教時說,儒家不是宗教,因為所有宗教都有超自然的信仰,如天堂地獄輪迴果報,而儒家沒有。

可是,儒家相信捨身成仁,殺身取義,追求個人禍福以外更大的價值,所以非宗教的儒家確實包含一種近乎宗教信仰的情操。

宋代《能改齋漫錄》記載,范仲淹還未成名時到一間靈廟求神問卜,他問自己將來能否當上宰相,答案是不能,他嘆了一口氣,又問自己能否當上良醫,答案仍是不能。其他人聽到他的問卜,感到奇怪,當時的宰相享有最崇隆的地位,可是醫生的地位相當低下,兩者極不相稱。何以這人口氣一時如此之大,一時所求者竟是如斯卑微?范仲淹說,不能為相,願為良醫,因為「能及小大生民者,固惟相為然。既不可得矣,夫能行救人利物之心者,莫如良醫」。他又引述《道德經》說:「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在他眼中,世間上每一個人都值得珍惜,都值得用盡一切方法和力量拯救。

教育缺少濟世傷時情懷

後來范仲淹成為北宋一代名相,他的名言「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流傳千古。這個算命問卜的故事,重點不是靈驗不靈驗,而是君子問卜,真正所求者不是自己,而是百姓蒼生。

今天教育最大的困局,不是學術成績如何,不是學生能否適應創新科技環境,而是過分強調成績或升學率等偏頗價值,普遍缺乏「為別人着想」這種最基本的人格教育。

讀書求學問,濟世為懷,兼善天下。學業若只求個人前途,則跟普通人算命只問個人禍福一樣。士生一代間,誰不有浮沉?重要的不是浮沉,而是浮沉之間,對人對己,有沒有真正的信仰。北宋初年宰相呂蒙正歷盡困苦,後來位極人臣,他說:「蛟龍未遇,潛水於魚鱉之間;君子失時,拱手於小人之下。衣服雖破,常存儀禮之容;面帶憂愁,每抱懷安之量。」

《禮記.儒行篇》說:「適弗逢世,上弗援,下弗推,讒諂之民有比黨而危之者,身可危也,而志不可奪也,雖危起居,竟信其志,猶將不忘百姓之病也。其憂思有如此者。」

張帝莊
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現為全職爸爸,兼全職寫字人.有時是悠閒的半職寫字人和忙碌的半職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