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外星人襲港才值得直播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來港演講,據報至少50間中學收看了直播。聽到這個消息,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在我心目中,要直播的事件,分量應該至少等同1969年人類第一次登陸月球。所以我最初聽到直播,第一個反應是:難道有外星人入侵香港,李飛要宣布「在國家憲法及《基本法》下,香港作為國家特別行政區對抗外星人入侵的角色及使命」?

文:張帝莊

我想像我們的學生應該聽到類似這樣的話:「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們做什麼,問你們可以為國家做什麼;不要問外星人為什麼要侵略香港,問香港為什麼要對外星人入侵毫不猶豫地予以抵制和反對。」

想像與現實有距離,據《明報》報道,全長50分鐘的演講,李飛講香港的責任,才開始幾分鐘,部分學生打呵欠和打瞌睡。

學校安排直播,應該播學生關心的東西,例如世界盃球賽或者校際比賽,強行直播官方人物講話,難以讓人理解。如果要直播,為什麼播李飛,而不是月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全名為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發表的205分鐘工作報告呢?為何厚李飛而薄習近平?難道李飛的演講比習近平的講話更重要?

我無意在政治議題上發表意見,只想指出一點:提出要在學校安排直播的一方,有一種「更高的想像」,完全漠視學生或觀眾的權益。這在直播史上,不是第一次,也絕不會是最後一次。記得小時候大人津津樂道的戴安娜婚禮,1981年全球多個地方直播,我就好像今天的學生聽李飛講話般猛打呵欠。

想像與道德掛鈎 即成偽善

直播的東西,不一定都沉悶。對我來說,許多球賽直播都很精彩,可是對非球迷來說,強迫他們看20個人追逐皮球(另有兩個人站在龍門前面不知在幹什麼),也是一件苦差。一樣米養百樣人,所以我也不排除有極少數人覺得李飛或者習近平講話很精彩,覺得聽了醍醐灌頂、精神百倍,以後做人都充滿了奮鬥目標。我唯一能確定的是,大部分有權操縱直播或者在現場強迫別人接收信息的人,會有一種如前所述的「更高的想像」,而這種「想像」一旦和「道德」掛鈎,就會出現一種偽善和不顧受眾死活的「傳統」。

千里外播國歌要肅立?

好多年前,有一個足球評述員忽然義正詞嚴,要求身邊幾個評述員噤聲,因為遠在十萬八千里外的球場上正在播放國歌。本來在「吹水」講球員的軼事和狀態、做賽前分析的其他幾個評述員,想想有道理,要尊重人家國歌嘛,竟然都響應了,不再講話,不再娛樂觀眾。香港幾百萬電視前的觀眾不能反抗,只好繼續吃零食飲啤酒,把大腿擱在沙發上,忍受那些直播中必須經歷的陣痛。

這種直播時遇到別人奏國歌而靜默的做法,不知始自何時,至今竟成常態。儘管我認為這樣做非常荒謬,但每與人談起,贊同我想法的人原來不多。哈哈!

張帝莊
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現為全職爸爸,兼全職寫字人.有時是悠閒的半職寫字人和忙碌的半職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