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保護與探險

「直升機家長」一詞,據說來自美國,意指那些經常在孩子周圍盤旋、隨時空降為子女解決問題的家長,換句話說,就是過分關注和過分保護子女的家長。看過一本講美國網球員故事的書,裏面提到了九十年代華裔名將張德培和世界冠軍森柏斯;在少年時代,張德培的網球成績比森柏斯更好,可是,張德培還是經常成為被同伴取笑的對象,原因就是他身邊總有一個如影隨形的「直升機媽媽」。據說,有次張德培打完球,滿頭大汗,媽媽當眾把手探到他屁股去看看他內褲有沒有濕透。

「直升機家長」要飛多近?

我最初很奇怪的是,過分保護怎麼會和「直升機」連繫在一起,因為直升機本來就給人勇於探險的感覺。記得一次採訪,我坐上了一架Robinson R-44直升機,三天後我讀報,赫然發現這架直升機墜毁,雖然由於剛起飛,直升機距離地面還不算太高,大約只有兩層樓高度,肇事機師僅僅受了輕傷,但我當時心裏還是陡然打了個突。「直升機很危險啊!」我心想。可是,過了兩天,我還是認為﹕「坐直升機很『過癮』!」

關於「直升機家長」的問題是﹕一、孩子要受到保護嗎?二、孩子要受到多少保護才不算過分呢?第一條問題答案簡單,孩子當然要受到保護;第二條問題則很難回答,因為每種狀况都不同。或者,我們可以把問題變成這樣,問題一﹕我們希望孩子有危險嗎?問題二﹕我們應該鼓勵孩子有冒險精神嗎?

我的想法是,沒有家長希望孩子遇上危險,可是,孩子有冒險精神還是重要的。問題是﹕冒多大的險?

冒險的事給其他人做好了?

有些家長的答案比我清晰,他們為了增加孩子的安全指數,決定不鼓勵孩子進行任何冒險。誰知道這場冒險的結果呢?誰知道鼓勵孩子闖向未知領域,到後來會否「愛之適足以害之」呢?他們的想法是﹕如果世界進步需要一些人冒險,那麼這些人最好不包括我的孩子;如果要冒險才能飛黃騰達,那麼我的孩子做一個安安穩穩的專業人士好了;如果某種情形下要冒險才能生存,那麼我一開始就不會讓孩子遇到這個「某種情形」的狀况。

我接觸的孩子有限,我不知道今天的孩子是喜歡探險,還是喜歡被過分保護。我寧願相信更多孩子選擇冒險。

近聞友人取得美國Discovery品牌全球首個探險主題公園的香港代理,該主題公園位於杭州莫干山,高空繩網、叢林滑索、荒野求生……我一看到介紹的圖片已經心驚膽顫,問朋友在香港的推廣工作如何,原來他們的團隊已四出接觸香港的小學校長。我嚇了一跳﹕「小學?」

朋友反而成竹在胸。也許,物極必反,過分保護另一方面也會孕育出給孩子適當地冒險一下的市場吧。

也許,一個充滿「直升機」的城市,孩子更需要走進叢林荒野。

張帝莊
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現為全職爸爸,兼全職寫字人.有時是悠閒的半職寫字人和忙碌的半職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