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質素評核

相信校長們聽見學校質素評核(QR), 都會莫名的緊張,即使對恆常教育工作非常有信心,管理層與老師職工們合作無間、關係如魚得水,也難免有一點憂慮。原因不知道來評核的教育官員是何許人也,一旦大家觀點角度有所不同,便會影響學校是否能夠繼續參與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 直接影響教育資助,對我們基層學校而言,可說是生死存亡,不容有失!

一月底二月初剛剛就經歷了這個重要還節,起初十分憂心,因為在一月中旬, 剛剛遇上一個不喜歡創意甜pizza,又認為非華語學生是要特別分開來教導,即是不認同融合教育的一位特別品味教育官員。如果QR內的三位專員也有這樣的看法,那叫我們如何是好?

對於我校的教育理念, 我是堅定的, 對於我們的老師,我是非常有信心的,老師位位青春無敵,又不失豐富的教學經驗,還憑着一顆教育的初心來到這個資源不多的村校,為的就是真正以兒童為本的幼兒教育,但謹慎勝於一切,生怕出奇不意的暗湧,所以我們上下還是戰戰兢兢地迎接這次挑戰。

重要的是因為她們的觀察與評核,亮點都放在孩子的學習態度和其適齡的反應

這三位幼兒教育專家來到這所村校進行評核工作,剛巧遇上寒流襲港,錦田的氣溫就只有五、六度,真是冷得牙關打震,但這三位女士並無畏懼,每天一清早就來到學校,專業地考核我們的教職與管理。

三位幼兒教育專家冒寒來到元岡幼稚園進行考核。(呂麗紅提供圖片)

她們細心的觀察,發現剛剛上課三數月的幼兒班小朋友能踴躍地舉手答問、參與活動,又看到非華語的學生充滿自信地跟她們以廣東話問好交談;看到幼兒們能互相愛護,高班的哥哥、姐姐搶着替幼小的弟弟、妹妹穿好鞋子、分享玩具,這真正發揮了混齡教學的好處。她們又發現乘搭保母車離開學校的幼兒,在車上都依依不捨地跟她們揮手道別⋯⋯這一點一滴,除了讓我們順利通過質素評核外,對我來說是看到教育的希望。重要的是因為她們的觀察與評核,亮點都放在孩子的學習態度和其適齡的反應。這觀點對我來說就像是告訴我,香港的教育還是有希望的。

其實幼兒教育最重要的就是進行「社會化」,他們都從自己的家,一個小小的系統踏進一個外系統。

可能對很多家長來說,小朋友能夠舉手答問、與陌生人傾談,又或是樂意幫助他人、同伴,又有什麼了不起?對成績表上的分數有幫助嗎?其實幼兒教育最重要的就是進行「社會化」,他們都從自己的家,一個小小的系統踏進一個外系統,即是進入社會與別人一起成為社會的一份子。個人的態度、信心、能顧及別人的需要和感受,才是最重要。一個真正以兒童為本的教育者或是父母,還需要在乎他那時候學會多少個英文字、學到幾級鋼琴嗎?孩子有了積極的態度和正確的入生觀,那還用擔心他們不會學?

最後,還是感謝這三位巾幗不讓鬚眉的女教育官,在嚴寒的天氣下,因為地方有限,只能在戶外的一個帳篷內工作,我們只能以膠布圍着帳篷為妳們擋着寒風。 謝謝您們的專業!用心的做,萬歲!

呂麗紅
元岡幼稚園校長,外號「神奇呂俠」,資深幼兒教育家,以全香港最低薪校長,挽救元岡幼稚園。其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