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一「箱」情願

阿傑如常換上整齊的製服,按時正坐在集運公司的前台,等候客人托運物品。下午時份,人客比較疏落, 阿傑正在發呆之際, 一位長髮的少女,雙手捧著一個不大不小的紙箱走到阿傑面前,阿傑細心地替少女填上托運資料, 一不小心把箱子碰跌了,阿傑迅速地把小箱子拾起,連忙對少女說過不是。「怎麼會如此的輕, 彷彿是空盪盪的一個箱子 ……」阿傑在想。拾起小箱子的時候, 原本的蓋子也鬆掉,裏面空空如也。阿傑好奇的問少女: 「怎麼裏面是空的?」 少女對阿傑的說話感到愕然,她幽幽地答道:「明明是滿滿的一箱『情願』,怎麽會是空的呢?」阿傑看到少女雙眼濕潤,都不好意思再問下去了。最後,因為少女提供的地址並不詳盡,阿傑想幫也幫不了,只好把這「箱」情願,退回給少女。

或許在你的身邊,也曾發生許許多多的一廂情願的故事。

曾經在一天裏, 收到兩位學生爸爸的死訊,那天我的情緒真是跌到谷底。還記得那個早上,我正在校園裏, 一邊思考着新教學活動的內容,一邊望向校園外的木棉樹,這時候,一位南亞裔的舊家長用英語對我說一位同郷,即是X X的爸爸去世了,由於她的英語水平不太好,起初我還以為她錯用了言辭,辭不達意,但是人命關天,心裏感覺不安,忐忑之際,還是決定放下工作,搞清楚事情,孰是孰非也要得個明白。於是立即致電那個家庭, 那學生媽媽接過電話, 一聽到我的聲音,已經開始哭泣。我不好意思追問太多, 只是不斷的安慰,後來知道爸爸在地盤工作時,突然吐血,平時強壯的爸爸,就這樣絕塵而去!

現在家庭破碎了,她情願留著愛家的丈夫,只要能在一起,窮一點、苦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

日後,我經常到那個家庭探訪,就知道那顧家的爸爸希望多賺一點錢,一廂情願以為有錢才有好生活,平日回家就只是睡覺,清早又外出開工,假期時他也會加班,甚少為自己着想,疲勞的身軀也没有好好地得到休息……那位媽媽又怎麼想呢?其實平時也很少時間能與丈夫相處,閒話家常,看到他那麼疲倦,心裏也很擔心,只是南亞裔婦女在家沒有地位,所以心底的憂慮和渴望能多見他幾面也不敢透露,現在家庭破碎了,她情願留著愛家的丈夫,只要能在一起,窮一點、苦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

(照片由呂校長提供) 

另外一個一廂情願的故事,是發生在一個中港婚姻的家庭,港男爸爸遇上內地媽媽,男才女貌,情投意合,港男爸爸便迎娶了他的新娘子來港,兩年後, 女的還有了大家的愛情結晶品,誕下麟兒,那孩子就是我校的畢學生,現在他已經是小學生了。看上去似是一遍幸福的境象,其實女的一廂情願以為找得如意郎君,來到香港,生活應該會更稱心幸福,但這卻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來到香港,才發現住在郊區,什麼都不太方便,比起在內地生活的時候,可能更為遜色。但是愛情是盲目的,內地來的媽媽,還是努力為這頭家努力付出,刻苦經營。屋漏兼逢夜雨,原來港男爸爸一路瞞著妻子自己是有濫藥的壞習慣,只是認識了深愛的妻子,才減少了濫藥。但是人到低潮,意志不堅定,又開始受不住引誘,瘋狂地吃藥物,最終性命也斷送了,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這兩位堅強、愛家、愛孩子的媽媽,現在還認真地面對生活,愛惜孩子,她們是令人敬佩的。花好月圓不常在, 勸君珍惜眼前人!

呂麗紅
元岡幼稚園校長,外號「神奇呂俠」,資深幼兒教育家,以全香港最低薪校長,挽救元岡幼稚園。其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