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保存期:青少年的標準模樣

網上圖片

■有樣學樣

先生休假,他說他要起牀送小孩上學。難得可以繼續睡大頭覺,他卻不願錯過表達父愛的機會。雖然我最愛的工作被人搶走,還是跟着起牀。跟着爬上車,好像人家要去郊遊,我也不想錯過。

從後照鏡,可以看到弟弟的臉色。他從起牀的那一刻,到下車關門走掉,臉色毫無變化。

我說:「臉有夠臭吧。」

我邊說還邊回頭留戀孩子朝校門口前進的背影。

我問:「你中學時也這樣?」

他說:「差不多。」

我說:「你其實也不知道你的臉這麼臭,對嗎?你爸媽不會罵你?」我是明知故問。我沒看過他爸媽大聲說話。

他說:「那時的爸媽忙都忙死了。」

我說:「沒時間罵你。我們是有時間也不罵。」

他說:「而且我還會生氣,是我自己叫不起來,最後遲了,我還會說怎麼不叫我?我要上學喂。」

我嘻嘻笑。「好啦。抓到兇手了,他就是像你。」

其實我也是。成長壓力不會排解,只好找最親愛的人開刀。我們都不壞,那只是青少年的標準模樣罷了。

還好,當初爸媽都可以適時體諒。沒有在孩子青少年的混亂歲月裏雪上加霜。所以自己做爸媽時,當然也要有樣學樣囉。

後記:車子已經開回地下停車場了。

我說:「他從小就好乖。所以他現在好壞我們也不要跟他計較了。」

他說:「他現在好壞嗎?」

我說:「他現在不壞嗎?」

我們說的都是問句。但心理卻是肯定的──他不壞。那只是青少年的標準模樣罷了。

■風險太大

弟弟走進我的房間問:「你有拿我的鉛筆嗎?」

我說:「沒有。」然後馬上伸手拿自己的,「你要鉛筆?用我的。」

弟弟說:「不用。你確定沒拿?」

我說:「沒有,怎麼了?」

弟弟說:「我確定是那天坐在我旁邊的人拿走的。」

我說:「你前天去圖書館發生的事?」

弟弟說:「對,我去洗手間回來,他就走了,自動鉛筆也不見了。所以一定是他拿走的。」

我說:「你走開電腦沒帶走?」

弟弟說:「沒有,偷電腦風險太大吧?」

我說:「對,但是你遺失電腦裏的東西,風險更大。別自找麻煩了,我去洗手間都把電腦抱走。」

汪培珽
旅港台灣親子博客紅人,著作銷量合共達40萬,育有兩名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