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WTH書訪] 新界婦孺福利會基督教銘恩小學 校長何彥輝 童書重拾少年心

沒有童書,便沒有今天的何彥輝校長。這位曾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迷失了自己的小學校長,遇上了兒童文學,讀懂兒童心,也尋回了自我。   何校長一直重視校園閱讀氣氛,看學校正門入口旁的一幅壁畫便可見其心思。壁畫色彩繽紛且富詩意,原來設計取材自台灣著名繪本作家劉清彥作品《小喜鵲與岩石山》,學生天天經過,看畫如看書。   坊間有一句說話:「每個人心中都住了一位少年。」老土,但真,也貼切地形容了何彥輝校長。縱使何校長一而再地告訴我們,灣仔城邦的兒童書打折又打折,非常抵賣,但在充滿師奶智慧的論說中,書架上的一個《足球小將》皮球、兩個鹹蛋超人figure,已然將他出賣。更甚者是,眼前這位中年男子,竟愛閱讀兒童、少年小說,大叔外表少年心,尤如細路扮大人。   故事的力量 不過,這名「細路」一點都不簡單。何校長手執教鞭二十年,曾任中文科老師、圖書館主任及課程統籌主任,前年出任新界婦孺福利會基督教銘恩小學校長一職,以Happy School的教學手法,令這間屋邨學校瞬間變名校,備受區內、外家長追捧。 由圖書館主任到校長,何校長最愛以說故事來春風化雨。(取自新界婦孺福利會基督教銘恩小學Facebook)   他的殺手鐧並不是華麗的校園,也不是band 1中學的錄取數字,而是講故仔。「以前做圖書館主任會講故仔,做代課講故仔,週會講故仔,教書講故仔,咩時候都會講故仔。」這種全天候不分崗位場合的講故仔癮,驟耳聽令人聯想到某大商場多年前的一則買鞋電視廣告。   但不同的是,女人買鞋是愉悅自己,何校長講故仔是作育英才。「有學生畢咗業十幾年,喺街上撞返,佢未必會記得教科書上嘅知識,如修辭、比喻、擬人法,但會記得我同佢講過嘅一個故仔。」他續道:「呢個就係故事嘅力量,令我更願意、更落力用故事去表達一啲訊息。」   非主流題材 童書、繪本是現今兒童教育的必需品,題材必定離不開做人的道理,但何校長想得更闊、更貼地,也更大膽。「我教過一本書叫《依莉的娃娃》,做過教學,也推介俾常識科嘅同事。」   《依莉的娃娃》講述十五歲少女懷孕並且生育下來照顧孩子的故事。「呢啲喺傳統主流教學上,缺失咗嘅題目,但係咪小朋友唔會經歷?」他補充道:「兒童文學係俾緊小朋友一個經歷,而呢個經歷可能將來唔會遇到,但萬一遇到類似嘅問題時,故事所表達嘅訊息會否浮現喺腦裏,再提醒返自己?」   《再見,愛瑪奶奶》、《地球的禱告》和《班愛安娜》是何校長愛不釋手的童書,主題不同,但相同的是,用愛的筆觸來刻畫世情。   又例如大塚敦子的《再見,愛瑪奶奶》,作者用照片紀錄愛瑪奶奶生命的最後一年,是生命教育的好教材。「有好多童書講死後嘅情緒處理,但呢本係講過程。」他記得講述這本攝影集時,配合音樂,說到中段,一整班學生都在哭。   他曾借《再見,愛瑪奶奶》這本攝影集來分享生死議題,課堂間配合音樂,教一整班學生感動。   「我哋以前會覺得,你講死,大吉利是咩!又會諗細路仔有排都未死啦。但好可惜,我經歷過學生突如其來嘅去世。我哋唔會知道死亡幾時會嚟,唔會知道小朋友有冇機會面對死亡,我點解唔同佢哋講呢個議題呢?」說到生死,忽然這位少年變成巨人,奮力地擋在死神前保護學生,為他們的心靈架起堅固防護網,好讓日後能夠堅強地抵擋人生不能承受的痛。   邊讀邊寫下感受、感想或反思,是何校長多年沒變的閱讀習慣。     十年空窗期 何校長是典型的七、八十後屋邨仔,物質少少,但創意多多。「細個屋企有個三層櫃,我玩爛咗啲櫃門,就將佢變做圖書館,跟住我會叫細佬來借書。」他續道:「係我媽咪令我鍾意睇書。升小學時佢送我區域市政局圖書證做生日禮物,我開心到不得了。我由嗰時開始,一有時間就去圖書館打躉。」   一張公共圖書館借書證帶領童年的何校長走進有趣的閱讀世界,由童書到金庸、衞斯理,輾輾轉轉又回到童書去,甚至成為童書的推手,編寫《童心童趣》教材,將童書的美好帶進教育層面。   這個興趣由小學延續至中學,當同學們紛紛忙於追女仔,他卻選擇沉醉於閱讀的世界。但少年也要被迫長大,教育學院畢業後,面對營營役役的生活,就算當初不陷於世俗的少年,也會喪失初心。「畢咗業出來工作,每日返工放工,又要改簿,又要備課,有十年冇乜點睇書。」   但契機在2006、07年出現,當時何校長參加了由霍玉英博士主持的講座,介紹她為教育局編寫的《童心童趣》教材,其中一節有關少年小說教學方法的分享,令何校長眼界大開,躍躍欲試。於是他參照這份教材,設計了童話、童詩的教學單元,並有幸得到霍老師的意見及觀課指導,慢慢地做出成績。多年間,他也認識了兒童文學界的代表人物,如劉清彥、宋珮、朱成梁等,不時相互交流分享;而自身更修讀了教育碩士(兒童文學),進一步深入鑽研。   何校長推動繪本閱讀不遺餘力,2018年一場日本繪本作者岩井俊雄(人氣繪本《100層樓的家》作者)讀者分享會,慷慨借出學校禮堂,以供一眾家長、兒童及讀者與作者聚首一堂。(取自新界婦孺福利會基督教銘恩小學Facebook)   自娛變自省 兒童書改變了何校長的教學方式,也令他重拾閱讀的樂趣,題材愈偏門的,愈深得他喜愛,如《十六歲爸爸》、《戰火下的小花》。不過,說到第一本感動他的童書,就是劉清彥翻譯的《地球的禱告》繪本。   「書中爺爺告訴孫兒,萬物皆有屬於自己嘅禱告,都感恩上帝創造佢嘅恩典。人呢,我哋嘅禱告係咩禱告?這令我想起中學時嘅校長,佢嘅禱告不求自己益處,只有代禱和感恩。」他續道:「兒童文學經常會見到大人,而呢啲大人角色係咪我自己嘅寫照?」 被視為當代最傑出的兒童繪本作家之一的Anthony Browne,其作品總帶超現實特質,當中《A Walk In The Park》和《Voices In The Park》便是何校長推薦之作。   童書令何校長自省不斷,但同時也燃亮了他的大人世界。「兒童、少年文學同成人文學唔同,經歷係一個成長,結局都帶有希望。過程幾黑暗都好,你會見到光明。」光明背後,尋回的是一顆少年心,就是那位懞懂少年何彥輝的初心。   採訪、攝影及編輯:《GRWTH日報》編採組 撰文:《GRWTH日報》特約記者李敏怡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新年福袋小故事 一 買得到的幸福

迎接新一年,倒數、食大餐、放煙花似乎已成全球習俗。不過,在香港人的「家鄉」——日本,卻有一項新年活動是與別不同的,那就是排隊買「福袋」。 「福袋」本義是裝滿幸福、幸運的袋子,是日本百貨公司推出的促銷手法,把多件商品裝入布袋或紙袋中,並於每年一月一日發售。究其起源,據說江戶時期曾出現類似形式,叫「惠比壽袋」,是商人把衣服布碎集於袋子,並在正月發售。但真正「福袋」之誕生,就要追溯至後來20世紀初的明治末期,由東京銀座松屋百貨推出。 (圖片為網上圖片) 凍死事小 搶袋事大 由於福袋的內容不會事先公開,但袋中的商品總值遠遠大於其零售價,如1萬日元便可以購入總值8、9萬日元的商品,所以大家都想在新一年試試手氣,以小搏大。因此,每年日本人都會於元旦清晨甚或通宵在商店前排隊,好像不買福袋便不似過年。加上近年有不少香港、內地等遊客加入戰團,一些知名的商家在發售前,店外早已打了幾圈「蛇餅」。 (圖片為網上圖片) 其中一個經典的場面,就是多年前日本Apple Store開賣新年福袋,札幌的「果粉們」頂著零下8度低溫在店外通宵排隊的情景。縱使雪越下越大,但堅毅的眾人撐著雨傘、穿著大衣,堅守陣地,似乎就算被雪活埋,都不滅雄心壯志,熱血之狀猶如少年動漫。保安人員甚至要不時巡邏,主動詢問那些靜止了的人士,確定他們是否安好,有沒有凍死。自此以後,Apple Store便沒有再推出福袋,改以禮物卡代之。 (圖片為網上圖片)   不斷演變 體驗福袋   現時,很多福袋已可網上訂購,雖說免卻排隊之苦,但網上又是另一戰場。曾有一個戶外衣物牌子的福袋,網上開賣,三秒便完售!除了搶購,購買方式亦不斷推陳出新,例如在銀座三越便推出「體驗型福袋」,以扭蛋及拋圈方式來決定買到什麼福袋,更有「以一個紙袋任取罐頭」的玩法,可以看到有人貪心盡量堆到山高,但在最後一刻失平衡跌下很多。 (圖片為網上圖片) 又例如今年日本將舉辦東京奧運會,近幾年和食、和紙等相繼入選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為了進一步宣傳日本文化,同時為了滿足外國遊客的需求,百貨公司松坂屋上野店便推出了極具日本特色的「相撲體驗福袋」。這是一款體驗型福袋,體驗者不僅可以在著名相撲選手的房間參觀,還可以和大力士們一起品嘗相撲什錦火鍋、合照留念及特色紀念品。   內容提供:GRWTH日報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GRWTH書訪】「香港繪本文化創辦人」高佩聰:「好書應要追尋令人感動的故事!」

  香港地,很多樓房都依山而建,有時要走斜路,有時要走樓梯。對於小小年紀的孩子,要走一段路回家可能也吃不消,更何況是上山的路?「香港繪本文化創辦人」高佩聰繼處女作繪本《等待》,同樣透過自身的育兒經歷——因着搬進了半山的樓房並在兩個小孩身上得到啟發——創作了《回家的路不再陡》(下稱《回》)繪本。 (繼《等待》後,高佩聰又一新作:《回家的路不太陡》,帶有濃濃的香港色彩和人情味。)   從雞蛋花到內心 佩聰一家天天出入都要走斜路,為了讓一對寶貝不覺得回家的路好陡,便想出法寶來:就是邊走邊拾路邊的雞蛋花。 (《回家的路不再陡》在書中所描繪的陡斜路段,就是她和家人天天必經之路。故事中的雞蛋花,就是在她身旁這棵樹掉下來的。) (高佩聰邊走邊解讀《回家的路不再陡》的種種創作靈感。)   法寶果然湊效,還觸發佩聰把這些親子日常的片段化為創作靈感。有朋友覺得《回》是《等待》的續集,高佩聰不認為是,雖然它們共通之處都是來自生活的啟發,但兩者內容是有別。 在《回》,圖像設計上花了不少心思,佩聰一邊翻頁,一邊解釋:「《等待》是小貓和寶寶彼此相遇的過程。《回》是小哥哥由覺得回家的路好陡,走得好辛苦時,發現可以在路上拾雞蛋花,因而氣力變好,內心變強壯的成長歷程。」 (高佩聰以細膩的筆觸描劃出兄妹倆在回家走斜路時的成長變化。) 書中有一對頁,正正描劃出哥哥和妹妹在回家走斜路時互助扶持的心理變化,也有的是以鄰里、清道夫等不同的人反襯小主角們如何由膽怯到鼓起勇氣去關懷他人……故事尾聲,說到孩子不單不覺得回家的路不再陡,還學會把雞蛋花和鄰舍分享。這樣心態的改變,就是孩子成長的歷程。   (高佩聰借兄妹的心理成長,滲出人與社區、人與環境的微妙互動。) 最後的畫面,有一朵樹葉串成的花,原來是哥哥在公園玩樹葉樹枝時,想串起樹葉做BBQ,然後再把它變成花。媽媽覺得好浪漫,記住了這個畫面,成為故事的結尾。   伴讀是家庭節目 佩聰坦言許多香港家長對繪本的看法,還停留在讓孩子識字多少的階段,以前她也曾以為遊戲性、概念性的書最適合小朋友,現在才發現,好書不一定要功能性,「應要追尋令人感動的故事」。 佩聰有兩個孩子,哥哥七歲,妹妹四歲。問到如何建立小孩的閱讀習慣,她說:「一出世是重要時期。」就是零歲開始培養。 (偏廳一角,有大小朋友喜愛的小書和小物件,充滿童趣。) 「人越大就有特定的興趣,到時培養閱讀就要多花好多力。」佩聰說,所以從小培養閱讀十分重要, 書在其家庭生活中佔了很重要的地位。除了父母自己閱讀,和孩子共用書架,也教小朋友閱讀,平常多去書店,每天劃定時間講故事。 (繪本佔了書架大半空間) 佩聰說,自己會在下午時分和小孩閱讀,丈夫會在晚上講床邊故事。孩子會回味父母講故事的感覺,「看見你很累時,哥哥把其中一本曾讓大家看得很開心的書拿來,這樣小孩會有成功感,因為他也能令家人快樂。」小孩子甚至覺得伴讀時間,是他們安排給家人的節目呢!總之,讓小孩覺得閱讀不是苦差,是享受。   從兒童出發的創作路 佩聰唸理大設計系出身,專修環境設計,原念是透過設計讓生活變得更美好,畢業後卻不想走城巿規劃的道路,轉投出版之路。 初出茅蘆時,佩聰曾於「黃巴士出版社」當插畫。她形容那兒是個很夢幻的工作環境,同事們參觀完波隆那或法蘭克福外國書展,所回來的分享總教她一開眼界,「工作桌上有許多玩具,公司會在AMAZON購入一箱箱的外國繪本,還有台灣漢聲和格林的繪本。每當手上工作完成後,老闆就會叫大家『去看書啦』!」。 長期浸淫在童書與閱讀的氛圍,她任職插畫師時不斷吸收創作養份,同時又嘗試不同的畫風,常常思考不同編輯的想法,如此培養了美感觸覺。期後,她又在香港教育大學修讀兒童文學教育碩士,促使她走這繪本創作路,並越走越有信心。 (遇到喜歡的繪本,高佩聰會搜集不同的版本,然後發現不同地方出版同一個故事,都有不同的考量和演繹方式。) 談到出版繪本的點滴,佩聰認為要在香港發掘繪本的作者和繪者並不易,一旦發現有潛質的,便要尊重作者和繪本的特色,「如何表達作者想要的意思和繪本原有特色,是最為重要的。」如今她出版繪本,除了有責任編輯、圖像編輯、文字編輯,還邀請小朋友作顧問,以了解讀者群的真正感受和想法。   故事要有感動人的力量 佩聰口中不時強調優秀的繪本總有感動人的力量。聽來有點抽象,她便找來袋裝書設計的日本繪本《ちいさなもみのき》(中譯名為《小樅樹》)來說明。書是二手的,偶然遇上,本不諳日文的她一看便愛不釋手,全因故事有溫度。   (令佩聰感動的《小樅樹》) 佩聰隨即化身故事人,捧著小書娓娓道來:「故事背景為一個栽滿樅樹的城鎮山頂,山頂上的樅樹都是被當作聖誕樹出售。當中有一棵很小的小樅樹,它的夢想就是生活在不遠處的一個美麗森林中。 有一天,它和其他的樅樹一樣被砍伐下來運到城巿中作售賣。販商想把小樅樹丟掉的當下,它竟被一對老夫婦買下來。老夫婦不像其他買聖誕樹的人一樣,過節後就把樹丟掉了;相反,他們對樹額外的照料,寧願自己捱冷,也不讓樹過於受熱,最後,還把小樅樹帶去戶外重新栽種,而它要被重新栽植的地方,竟然就是它夢寐以求的美麗森林。每年,老夫婦都重覆做着這件事……」美麗森林就是這個NEVER-ENDING故事美麗的落腳點。   (閱讀也好,伴讀也好,全不是苦差,而是享受。) 同樣地,繪本創作者透過作品把美善的種子栽在人的心田,待某年某月,美麗的「森林」總會現在人間……眼前這位說故事的人如此相信。   內容提供:GRWTH日報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伴您打書釘】兩三個人開的樓上二手書店——貳叄書房

在香港人普遍價值觀仍在吶喊學生應該讀好書、畢業後找份好工、然後拍拖結婚生子、等到有經濟基礎可以退休後再實現夢想之際,三個二十出頭、在大學相遇的香港女生,已急不及待打破俗世「常規」,在青葱歲月中實現夢想——開設樓上書房。 三位年輕的書房負責人,左起Kiu、Joyce和Sherry。   做自己喜歡的事 小編和攝影師一踏入位於油麻地的貳叄書房,書店負責人之一的Joyce便為我們沖調冰凍香甜的荔枝蜜,彼此坐在靠窗偌大的長木桌旁,透過落地玻璃窗看着車水馬龍的彌敦道,心靈一下子就放鬆起來。 門牌小巧別緻。 貳叄書房在繁華的商廈內,為都巿人提供與書和文化相會的心靈綠洲。 貳叄書房是由修讀人文學科Final Year的大學生Sherry和Joyce,還有剛大學畢業的Kiu自資辦的獨立二手書店。這代人看手機比看書多得很,為何她們會膽粗粗跑去開書店呢?「我們怕一畢業就失業,如果創業的話,就可以先做自己喜歡的事。」   讓讀者有選擇 這個浪漫的原因背後,還有些實際的考量的。Sherry說:「有時約了人,但要在街上等兩小時才夠鐘,希望可以找個地方靜靜地看書,但苦無適合的空間,所以就想有一個好像家一樣舒適的地方,給人看書,這就很理想了。」 去貳叄書房自在地看書。 Sherry續說,現時大型書店的書不夠多元化,而文史哲的獨立書店選書相似——印刷和排版沉悶、學術性得讓令人缺乏翻書的動力;開樓上書店就可以自己選書,也希望讀者有其他選擇,想向他們推薦有玩味、簡單易入口的文史哲書籍。 書房像文化的交匯點,讓紙本之外的人文精神能在這裏得以交流。 落地大玻璃窗,陽光大刺刺地灑落,看書同時,也享受暖意。   以書房承載故事 貳叄書房名字委實文青,以為貳叄就是兩三個人一起搞書房的意思;但原來名字是緣於Sherry和Kiu是大學裏的同房宿生,她們的房號是23而得來。 初辦二手書店,得到好些教授和朋友的支持,捐了不少二手文史哲的書,經她們篩選後上架,等待讀者來尋寶。書房空間細,書賣了就沒了,所以讀者來看書買書,也要靠緣份。 書房雖細,但處處見心思。 Sherry說發現到有些書連作者名也可以弄錯,結果看到封面有塗改液修改的痕跡,十分有趣。Kiu說:「我覺得這裏充滿實驗性質,因為我們差不多天天都在擺位,也希望不只是二手書,搞一些文化的展覽,例如十月的小型古董展覽,其實和書的共通處就是,它們都是承載某人的故事。」書房曾舉行小型音樂會,每半個月又會訂定主題,最近在討論女性主義。她們視書房為移動的圖書館,容讓不同文化體驗彼此交流。   書房不時舉辦文化活動,小型音樂會,就是其中一種帶給讀者的文化體驗。   開店的得與失 開張兩個半月,平日上來書房的讀者,一半上來睇書,一半上來睇雜誌,甚至不看書來放空的也有。「做書店是很艱難的,尤其辦獨立書店的,多數見到都是中年人,所以覺得我們現在搞書房,可以說是傳承……我們也深信香港現在的情況,和書房一樣,捱過就是最好時刻。」Sherry娓娓道來她對書房的看法。 初次創業開書店,三人不諱言挑戰很大,不過談到書房的未來發展,她們有信心走出一條生存之道來。 剛畢業的Kiu正職是在音樂中心教結他,發現開書店可令她對政局分心,明白到要以書房安撫他人,就必要先安撫自己。Kiu說自己的媽媽也曾上過書房抖一抖,這種實際的舉動,對她來說也是一種肯定。 訪問尾聲,她們表示,歡迎任何人上去貳叄書房歇息。在談書的過程中,能脫離生活瑣事,就是她們的初衷——在城巿中為有需要的人提供綠洲。「來這裏隨便看一本書,一本雜誌,或一本漫畫。」舒服自在的輕聲對談,或尋一個可以慢讀、呆看街景的角落,舒解那繃緊的生活節奏。   店主推介書 Kiu大學時曾修讀Visual Art,她說最能代表書房的書,是《The Most Beautiful Swiss Book》--一這是瑞士大型書籍設計獎項的總集。 《The Most Beautiful Swiss Book》 「如果說貳叄書房是一個實驗書房,那麼最能代表書房的書,莫過於《The Most Beautiful Swiss Book》。這書是請人代購回來的,當中搜羅了不同的獲獎書,分析那些書籍用紙的材質,也在用色上做了印刷實驗,將那些書的網點放大,讓人看清楚CMYK(印刷四色的縮寫)的分佈,此書以圖為主,把它們的書脊、字體、標點、字級、裝訂等等各種元素拼在一起,這樣便看到如何令人看得舒服、開心的細節。」 香港最美的書,你有遇到嗎?   貳叄書房 地址:油麻地A2 彌敦道558-560號譽發廣場 1202室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五14:00-22:30 星期六日 12:00-22:30 內容提供:《GRWTH日報》特約記者Irene Cheng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