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炒了羅婉儀後……

王師奶關心東華三院的李東海、浸信會的沙呂小、仁濟的董之英3校,結果已經有兩間揭盅。當然,揭了盅並不表示從此天下太平,例如沙呂小仍將應負最大責任的曾家石留在校董會。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向楊潤雄還拖,留下來的潛台詞可能是:「我係唔走,同你玩到底,你奈我何乎?」最有guts的是仁濟的董之英,紋風不動,深明兵法中「以靜制動」策略,不單校長潛水,成間學校還好似畀金鐘罩罩住。以該校而言,本來無消息即係好消息,但無聲無息,似乎是以另一種姿態挑戰教育局,難道楊局長默許摒家長、教師及校友校董於門外的特殊校董會? 慈善團體中辦學較具規模的,有東華三院、保良局和仁濟醫院。從今次李東海小學事件的處理,東華三院算是有決斷力和建設性。它的獨立委員會頗能發掘不幸事件的成因,提出改善申訴機制,又委託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研究改善管治制度,這都是積極的一面,也是一個歷史悠久的辦學團體有承擔的表現。期望東華三院能將改善管治制度研究的成果,與全港辦學團體及法團校董會分享。本港辦學團體眾多,適合東華三院的未必適合浸信會和仁濟醫院,也未必適合宗教辦學團體,但同是辦學,總有一些共通的領域或類似情况可以參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辦學團體之間互相交流經驗,或可為管理學校提供一個新方向。 還有多少個「羅婉儀」? 東華三院果斷地「炒」了校長羅婉儀,全港市民和教育界大致認同,但「炒」了一個羅婉儀是否就海晏河清,香港學校的校政從此風調雨順?答案當然不是。 王師奶不是一個悲觀者,知道香港有很多誠摯熱愛教育的校長,但也不否認仍存在很多「羅婉儀」。林麗棠老師的死令全港教師有兔死狐悲之哀,羅婉儀的被撤職也許亦令不少校長有短暫的警惕。然而,警惕並不等於歪風消滅,長遠而言,要從制度改革入手。王師奶絕對相信,每一個願意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初心都是純潔和滿懷理想,也許想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也許想將天下普通才能的人教化為英才,理想百分百崇高,相信羅婉儀年輕時的初心也如是。 當羅婉儀被撤職的消息傳出後,小婦人的即時反應是深層的,如果不改善法團校董會制度,不改善辦學團體的地位與權力,羅婉儀式的統治「風格」仍籠罩部分學校,不少像林老師那般被壓迫的老師仍被壓迫。羅婉儀曾是教育局資優教育組核心會員,於宣道會陳元喜小學任教時,曾獲2007-2008年度「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嘉許狀」,嘉許狀的評審標準是:專業能力、培育學生、專業精神和社區承擔都要有卓越表現才頒發的,證明她曾是一個優秀的教育工作者。為什麼做了校長後會變成壓迫教師的「大魔頭」?小婦人真不想用這惡詞,內心對她仍有幾分同情。「成魔」有一定的過程,也有一定的環境、因素和催生劑,當然,本身的質素和定力也決定你成仙成佛、成魔成妖。不能期望人人都是佛祖、耶穌,但希望宗教情懷能感染身居高位的教育工作者善待同事,愛護學生,校內充滿平等、共融的精神。 再強調一次,徹底檢討法團校本條例是首要,再其次盡速取消教師合約制,這也是校長「成魔」的要素。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有人要和王師奶競選教育局長

2012年1月,王師奶寫過一篇名為《假如我是下任教育局長》的文字,一看題目就知是搞笑之作。局長由特首委任,怎會黃袍加到牛頭角師奶身上?無咁大個頭,唔好戴咁大頂帽,小婦人就算懵到上心口都唔敢接棒喇!王師奶當時提出兩點政綱:一、廢除教學語言微調政策,學校自由選擇用中文或英文,或中英文教書,因為學校辦得如何,「睇公開試成績就無所遁形,點吹牛都係廢噏」;二、廢除通識科,因為「中學生常識有限,講通識未夠斤両」。(不容否認,而家學生常識基礎穩了好多,老師的教法也成熟了好多) 時光荏苒,小婦人提出「假如」政綱時是2012年,是後曾蔭權時代,是後孫明揚局長時期,是下任特首爭到頭崩額裂、各出陰招放毒蛇時刻,王師奶竟然唔識死開此玩笑。但這兩條政綱確是小婦人的真心話,即使7年多後的今日都「初心」不改。及後真命天子吳克儉出現,小婦人這「假如」美夢雖然幻滅,昔日政綱卻永存心中。5年時間話長不長,話短不短,吳局長從輕飄飄上場,到沉甸甸落台,香港教育也經歷了不長不短的一劫。 王師奶偶然看到一個名為「牢騷總集」的網站,當時內有一篇《支持師奶》的文章(原文刊於2012年1月),事關「師奶」,當然關注一下。不看還可,一看受寵若驚。作者說假如他是特首,一定禮聘王師奶出任教育局長,原因是小婦人曾經講過「是好高騖遠的高官玩死班中學生,玩死班阿sir同miss」。一句戲言就可以獲委任為教育局長,牙唔牙煙啲吖? 斬釘截鐵話畀呢位「假如特首」知,小婦人自知頭小,戴不起這頂帽;第二你太輕率,這樣兒戲去委任一位問責官員,證明你好hea。賢臣擇主而事,王師奶唔會揀你。 作者筆鋒一轉,話要同王師奶競逐下任教育局長,還列出政綱: 1. 恢復五二三學制,廢除六四學制。 2. 恢復升中試、會考、高考,取消無價值的三級系統評估。讀書而已,不是為提高學校虛名跟人比。 3. 中小學的中文科恢復範文教學,文白比例九比一,文言文要求全部背默。 4. 取消鑽牛角尖的中文聆聽卷及鼓勵吹水的說話卷,跟讀寫聽卷疊牀架屋的綜合卷也要廢止。 5. 取消無意義的教師發展日、進修時數軟指標。 6. 取消鸚鵡學舌的集體備課、觀課等活動。 7. 取消多此一舉的語文基準試,要信大學。 8. 取消3年發展計劃、外評、自評等浪費無量紙張的對教師不友善活動。 9. 取消國民教育、愛國教育等洗腦活動,堅決捍衛中國歷史科神聖不可動搖的地位。 教師眼中的教育改革 蒙這位作者(是一位教師)抬舉王師奶為競選對手,小婦人知道自己有幾多斤両,亦珍惜羽毛,不蹚這潭渾水。 既然不參加競逐,不妨口痕三兩句:如此政綱格局太小,細眉細眼,就算真係做咗教育局長,亦不外如是,唔好得過吳克儉幾多。第三條文白九比一恐是筆誤,文九白一,仲要全部背默,攞命咩!第七條要諗諗,當然要信大學,但大學有時會走漏眼,有中大出身的立法會議員連Best和Breast都唔識分噃。第八條就真係勞民傷財,而且是大龍鳳的居多。第九條唔敢講,因為幼承庭訓,不准公開談政治。 這位老師好瀟灑,政綱列完,最後以「春秋大夢發完,準備上課,繼續無效益的工作」收筆。真高人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沙呂小讓了小半步

被揭發財政和行政混亂的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其法團校董會改組,辦學團體已向教育局提交校董名單,由香港浸會大學前輔導長何鏡煒接任校監,原校監曾家石留任校董。據說教育局正審批校方提交的校董註冊申請,又表明有權依法拒絕校董註冊申請。 校董會監督之下,校長犯下財政和行政大混亂,校監和校董自有不可推卸之責。事件經歷一段時間,視教育局警告信如無物,公然與社會公義為敵。其囂張,其跋扈,教育界側目。楊潤雄局長超凡入聖之忍耐力,令全港市民以為區區一間學校校監,可以令堂堂一位教育局長跪低。皇帝唔急太監急,小婦人為沙呂小的「混帳」及校監的護短寫下「鴻文」七八篇;一為局長顏面,二為辦學團體權威,三為校內啞忍的老師。 校長辭職 失職校監留任校董 打開報章,一眼望見標題「沙呂小撤換校監」,王師奶喜上眉梢,一喜局長得以保留所剩無多的顏面;二喜辦學團體浸信會終於有番多少牙力;三喜老師們不再受前任校監霸氣所欺。細讀內容,真有拍錯手掌,燒錯炮仗的遺憾。王師奶好奇怪,究竟啲決策人士個腦點諗嘢:曾家石領導無方,明知校長財政處理嚴重犯規,校政又不遵從教育局規定,辯說校長財政安排他知情兼同意,又有報道指他曾私下運走文件。唉,校監同意大晒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校董會有校董會規則。王師奶說過:該校監雖不至要一死以謝天下,但自動辭職或被辭職是免不了的,現在曾家石仍在校董會做校董,確實匪夷所思。留任理由是因為他對事件知情,留在校董會有助跟進和「埋尾」。 小婦人真係服得浸信會好交關,乜浸信會唔知曾家石犯咗乜錯咩?教育局無將警告信副本給辦學團體?如果有一匪徒行劫銀行,失手就擒後,使唔使請佢加入董事會協助跟進和埋尾?荒謬。 至於何鏡明離任固然是與曾家石齊齊犯錯,他退出校董會有千百個理由,也許他在教會內唔夠曾家石咁「硬淨」,也許是任期屆滿,咁多唔揀,揀個因為新校監是親兄弟做藉口。如果何鏡明真是人才,對學校的進步有真貢獻,這迂腐的想法豈非浪費人才?無聽過「內舉不避親」這典故嗎?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照牌面睇,何鏡明和何鏡煒當然不是可以斷金的兄弟檔。根據浸聯會副會長林海盛介紹,由何鏡煒接任原因是他曾任沙呂小創校校董。他是否稱職不宜過早定論,但以王師奶的女性直覺,憑他曾公開表示浸聯會毋須就事件道歉,小婦人就唔睇好,但願小婦人烏鴉嘴唔靈,衰番一次。 走筆至此,聞校長薛鳳鳴辭職,並稱倉卒告別是「身不由己」。仍是校監身分的曾家石,以校董名義發公告,認為薛鳳鳴提早退休是學校損失,校董會仝人深感不捨云云。也許是真心話,也許是客套語,錯誤的發生,校長校監都有錯,校長是疏忽,校監是縱容。校長的辭職雖「身不由己」,但仍算知所進退,讓事件有略為完美的收場。楊局長,球在你手裏,沙呂小在考你,教育界在看你,不要以為沙呂小真的讓了小半步,曾家石仍留在校董會,就是向你挑戰。倒是副會長林海盛有胸襟,他說作為辦學團體對事件有責任,對此表示歉意。這是浸信會十步之內的芳草。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培訓校董3粒鐘得啖笑

教育統籌委員會(簡稱教統會)屬下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日前發表檢討報告,除擴大教育局「學校投訴覆檢委員團」職能,處理教師投訴,另一焦點是為校監及校董訂定培訓「軟指標」。所謂「軟指標」,是新任校監在首年內參加最少6小時培訓,新任校董最少3小時,另不論現任或曾任,建議每年參加2小時培訓。 6粒鐘可以做校監? 王師奶自知才疏,唔係好知原來指標都分軟硬,憑想像,有軟必有硬,然則軟硬又如何區分?小婦人只知某老牌名店的椰子糖有軟硬之分,軟的比較易融化。依此類推,「軟指標」容易食,正經點說是容易達標。咁又係,6粒鐘可以做校監,3粒鐘可以做校董,確實軟過軟皮蛇。有人叫王師奶放心,若非天縱英才,點會畀人邀請做校監校董吖,6粒鐘和3粒鐘都係過下場,係咁意而已。你睇劉邦出身市井,朱元璋小和尚一名,日後為開國之君,難道他們熟讀兵書,文韜武略?王師奶想問多句,如果要做副教育局長甚至局長,又要培訓幾多粒鐘? 質疑「軟指標」培訓時間過短 有人質疑「軟指標」培訓時間過短,小組的解釋是校董並非受薪,而是義務工作,強制培訓會令有意成為校董的人卻步,招募校董便會難上加難,真難為小組仲大條道理,堂堂正正宣之於口。 媽媽咪吖!這是什麼邏輯吖?香港教育就亡在這班鄉愿手上,難怪教統會江湖地位淪落到如斯田地,教統會的權威與被尊重至第7號報告書為止。也幸好教統會的權威已非昔日,否則為禍今日至日後的香港教育到無底深潭。因為是義務工作,就求其係咁意培訓幾粒鐘就算?義工有崇高使命,有奉獻社會在內的深層意義,是金錢報酬以外的 Honor。無人用槍指住逼你去做校監、校董,願意做呢份咁有意義咁重要的工作,當然要好好學習教育局和學校所有相關則例,學習如何領導一間學校,要記住,成千年輕人的前途在你手上。6粒鐘,荒唔荒謬啲吖?雷添良主席,你上任初期,王師奶曾在本欄為文,對你有過期望,期望你重拾教統會的高瞻遠矚,現在好失望,甚至絕望。順便話畀你知,王師奶每周三次去老人院餵老人家食飯,無非本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一念之慈,雖然是義工,開始工作前要培訓3天,了解老人家無助的心態,給予援助時要保持他們的尊嚴,每一個月還要集體檢討。一間成千人的學校,每年過億的收入支出,還有一群青年的前途在身為掌門人的校監和校董手上,6粒鐘和3粒鐘,有無搞錯吖!遠的不看,屯門興德餘波未了,東華三院李東海,仁濟醫院董之英,浸信會沙呂小都是因校董會質素而出事,我們可以扮失明而讓教育繼續沉淪,直到海底六萬哩? 王師奶知道一些大辦學團體為補足60%校董會成員而頭痛,這是另一課題,香港有心教育德才兼備的人不少,只要辦學團體有胸襟,有志之士多的是。決不能因此而濫竽充數,搵個阿福阿壽,教佢燒兩三下來福槍就叫佢領上將銜做指揮官㗎!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通識何罪?

先旨聲明,以下論述,完全無關政治。 論治港理念,四任特首中董建華最滿肚密圈,奈何脚頭麻麻,又金融風暴,又SARS肆虐,空有鴻鵠之志,八萬五固然泡影,手下嘍囉相繼落馬,最後自己也站不住「腳」。王師奶對他仍是尊敬的,因為他擁有最「問責」的問責團隊,好過日後只有肯說「經一事,長一智」的卸責局長。王師奶心目中的董建華是鄰家慈祥的老伯伯,是政治的外行人,卻在錯誤的時空投身於政治圈打滾,慈祥不等於精明,結果搞到脚痛收場。武俠小說有句諺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士各有志,王師奶不敢評論董先生在政圈江湖事迹,何况小婦人只關心教育,其他不與焉。 通識只是一個科目 早前董先生主動約傳媒茶叙,將學生七一衝入立法會事件歸罪於通識教育的失敗。董先生並不推卸責任,他說:「我自己也睇漏了眼。」董先生,你太謙虛了,你睇漏咗乜嘢?你睇漏咗通識科會引致班年輕人衝入立法會?你估你係神仙咩,能夠預測20年後的事。王師奶雖然一直反對中學設通識科,緣於初期學生基礎未穩,教師未有培訓,不了解通識概念,未掌握擬題、改卷重點,而羅范椒芬又匆匆上馬,但這都是技術問題,與通識科本身的功能和意義無關。通識何罪?董先生,你說通識是造成現時年輕人問題的原因,你錯了,不要把責任推在通識上,也不要把當年推行通識不可預見的效果抓到自己身上。 通識只是一個科目,是龍是蛇,是神是鬼,全在一念。 至於學生們衝入立法會是對是錯,又是否有幕後人指使,事涉政治,王師奶不敢談,也沒有資格談,而且寫作座右銘「只談教育,不談政治」,是老爹親筆用黄山谷一波三折的字體寫的,畀甕缸做膽,我都唔敢違背。通識這科可算命途多舛,出世時由羅范椒芬催生,不足月,似隻貓仔多過似人;老竇老母未成年,唔識餵奶唔識換片,總之係在災難中成長,在批評中成長,在無厘頭譭謗中成長。王師奶在今年2月寫過一篇〈鴕鳥的梁美芬〉,話梁美芬對通識强不知為知,與葉劉淑儀爭做先知,把學生佔中入咗通識科數。如果與董建華的砌生豬肉比,梁美芬又確實快得多。值得原諒嘅,董伯伯始終係老人家,鬚眉俱白,轉數一定慢啲,不過董伯伯一言九鼎,不計是非曲直,單是轟動國際的衝擊立法會和佔中比,梁美芬輸九條街啦! 羅范椒芬:我梗係撐通識 董建華一「舊」石擊起千重浪,當日推行通識的羅范椒芬被問對「通識失敗」說法時,她說:「我梗係撐通識。」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區蘊詩說:「最近有人就說,會不會通識科令學生變得激進,咁其實我們未見到有實質證據。」羅范椒芬是現屆行政會議成員,和教育局的區蘊詩都向董建華重拳回擊。走筆至此,忽見素所敬重的程介明教授也加入戰團,羅范椒芬又接受電台訪問,揮拳如雨,慈祥的董伯伯看來似氣數已盡,敗走麥城的關雲長。王師奶拍手叫好,事關教育,理宜辯個明白,各路英雄,盍興乎來!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但願不是去芬蘭旅行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計劃9月8至14日訪問芬蘭,了解芬蘭教育制度,研究教育方針,幫助本地學生愉快學習。他山之石,尚且可以攻玉,何况芬蘭是教育界的鑽石,有幸學到一招半式,則香港之幸,學子之幸。「愉快學習」不是新名詞,王師奶讀中學時已聽過,而且還嚮往過,學習而能愉快,真是賞心樂事。「寒窗苦讀」故事聽得多,苦讀不成潦倒終生的例子更多。可能文曲星唔關照小婦人,俗說無書緣,切身體驗,讀書苦多樂少,所以上國文課時,每念到「讀書之樂樂何如,綠滿窗前草不除」,總覺得滿紙荒唐言。除非讀閒書,睇下馬騮精如何大鬧天宮,曹操如何敗走華容道,真假李逵如何狹路相逢,如果要記殘唐五代的君主姓名和年代,要死記Mississippi的串法,終究是苦事。 到自己有兒有女,對愉快學習這4個字有更深體會。香港的教育制度,家長對兒女催谷心態,學校的競爭現象,學生像被放在棋盤上的棋子,怎能愉快學習?「愉快學習」已淪為口號,是學校迷惑家長的幻象。小婦人曾收過一名讀者來郵,訴說兒子在九西一小學名校就讀,該校標榜「愉快學習」不遺餘力,而且搞作多多。事實只是宣傳,老師們一味催谷,每晚功課七、八種,學生做到苦瓜乾咁面口,何「愉快」之有?這名家長千吩萬咐小婦人不可泄漏她的電郵和名字,免影響她的兒子。 相信這個當日並不愉快的小朋友已是大學生,也希望他已脫離不愉快的學習,衷心希望他在大學能愉愉快快地「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 考察見聞 應與市民分享 王師奶以「但願不是去芬蘭旅行」為本文標題,並無貶低教育事務委員會此行意義,只是有前車之鑑,怕辜負了教育界對他們的期望,才有此一願而已。前任教育局長吳克儉在任時馬不停蹄到外國考察教育,卻從來不將考察所得與教育界分享,將所見所聞密密實實收埋落酒囊飯袋的肥肚腩。小婦人三番四次公開要求吳克儉寫筆記,既然是有所為而去,自應有所得而回,好好醜醜都同教育中人說端詳,學別人的長處,摒棄別人的缺失,取長捨短,殊不負考察之意。今日小婦人同樣要求教育事務委員會的委員們,請將你們今次去芬蘭考察教育見聞,經整理後,輯錄成一份有系統的資料,印成小冊子又好,放上平台又好,讓全港市民,包括教育界、家長,都有機會知道芬蘭這粒教育鑽石有幾光輝,有幾燦爛。 深信教育事務委員會一定從善如流,向全港納稅人證明你們不是去芬蘭遊山玩水。當然,正經事辦完,順道瀏覽一下北歐風情是允許的。小婦人預祝考察成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小婦人不理大事

近日城中發生大事,連續100萬和200萬人上街,葉建源話要搞罷課,楊潤雄話要追究罷課教師。有十幾個讀者來郵,譏諷王師奶平日左彈右彈,點解呢次粒聲唔出,成隻鵪鶉?王師奶每日都有追電視新聞,仲唔止睇一個台,以免偏「看」及遺漏一些被「刻意遺漏」的畫面,小婦人不是不理事,而是不理大事,專理小事。 王師奶不理大事,是否怕死,怕被人秋後算帳,又或是胸無大志,專揀容易食的細細粒?好啦,既然讀者如此關心(或因平日口沒遮攔,有人想乘機將軍),小婦人就在此細訴「鴻鵠之志」:不發表意見並不表示無意見,冷眼旁觀更洞悉世情,更能了解人性險惡。 不談政治 專心拾遺 老爹三番四次耳提面命不得公開談政治,他認為小婦人入世未深,妄議時事必會歧路徬徨。王師奶不至以父命難違的愚忠去聽從父命,但自己有幾多斤両自己知,時時記住「無咁大個頭唔好戴咁大頂帽」這至理俗語,於是將「不談政治」奉為寫作時的座右銘。何况王師奶又非什麼大名鼎鼎作家,只不過是專捉教育界牛鬼蛇神一匹婦而已,政治於我何有哉! 王師奶自詡有「鴻鵠之志」,何解?香港人好善忘,記者哥哥及記者姐姐每日跑新聞跑到氣咳,兩日前發生的轟動新聞,兩天後已成舊聞,再無人理,根本唔得閒去follow up。任這些事件如何重要,從此不了了之,人間蒸發。 王師奶的鴻鵠之志就是「拾遺」,人棄我取,不讓「遺禍」長留人間。一人之力有限,一筆之力輕如鴻毛,長久以來愛教育如命,因此集中鍥而不捨的精神於教育範疇。這是小婦人不理大事只理小事的原因。套用一些政客偉論:「民生無小事」,則教育亦無小事。聚沙可以成塔,淤泥累積亦可成災,小婦人不斷「拾遺」,不斷揭穿教育界敗類的醜惡面目,不斷提醒社會大眾,教育中人,不要讓小惡釀成大惡,也喚醒走在名利途中的教育界中人迷途知返。這就是小婦人的「鴻鵠之志」。 毋忘李東海 董之英 沙呂小 楊局長、教育團體、辦學團體、全港市民,不要忘記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老師墮樓事件,不要忘記仁濟醫院董之英紀念中學校長「避世」及特殊校董會事件,更不要忘記浸信會沙呂小挑戰教育局事件,這些事件不應被遺忘。這已不是星星之火,這是足以摧毁整個教育制度的燎原之火。記者姐姐哥哥們,請百忙之中「關注」一下這些有點冰冷的大事,不要讓有些教育界的小人偷雞得米。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沙呂小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王師奶好關心沙呂小事件進展,因為該校校董會公然向政府挑戰,它蔑視的不單是教育局長,是整個教育界的秩序和良心。觀乎楊局長超凡入聖的忍耐力,遲遲未有動靜,小婦人才於本欄寫出近乎哀鳴的《看爾橫行到幾時》一文。 原來世界仍有天道人心,局長在高度審之慎之後,已向立法會公開向該校發出警告信內容,透露校方違規細節:要求學生分擔隨團教師團費、機票、住宿開支,而隨團教師又在行程中離團;屢次不公開招聘教職員,連續數年安排一教師署任,阻礙其他教師晉升;連續7年不招標辦澳洲遊學團;將超過規定23倍現金約17萬港元存放校內;用教師私人戶口存放公款;部分非教學人員亦未經公開招聘程序 ,連評核紀錄亦無存檔。據說教育局已將涉及利益衝突、帳目問題等刑事指控轉介執法部門處理,這是正確步驟。至於指校董會拒絕辦學團體罷免校長要求,調查後認為查無實證。王師奶非局內人,不宜揣測真偽,但校董會確是公開維護校長,保住校長繼續任職噃! 用人不當 疏於監管 正如章回小說所說,「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呢個波一定會繼續滾下去,至於滾到玉皇大帝龍牀側邊,抑或碌落海龍王的天蠶腳下,無人知曉,亦無從預測。小婦人自問並非好蠢,但諗極唔明,校監係學校最高負責人,間學校搞出大頭佛,仲要畀教育局發警告信,你唔醜嘅咩,唔使孭飛嘅咩?用人不當,疏於監管肯定責無旁貸,點解好似完全唔關佢事嘅?一間上市公司,如果董事總經理行政一塌糊塗,錢銀唔清唔楚,有空缺就私自僱用姨媽姑姐,契仔契女,董事長不聞不問,或隻眼開隻眼閉。醜事通天了,董事長仲明目張膽保住呢位「烏喱單刀」的總經理,你話通唔通先?梗係高山滾鼓——「不通不通」喇。 領導無方,公然與社會為敵,雖不至要一死以謝天下,起碼都自己引咎辭職或被辭職喇! 為什麼教育局自己不處理? 局長出手係慢了少少,但遲到好過無到,小婦人唔明:將關乎刑事指控的交由執法機關處理十分正確,但違反教育則例的部分,為什麼教育局自己不處理?例如辦遊學團不公開招標,安排一教師署任空缺,阻礙教師晉升,儲存超過規定數目現金,這都是教育局有權處理事項,點解唔做?校本法團原意是想將學校管理得更貼身,更健康些,擺在眼前,事實是在退步,無人監管,無人手監管,甚或無人敢監管。一個健全的校董會,怎會將校友校董、家長校董、教師校董拒諸門外,另有小圈子有權話事的校董會?有一些學校確實不合理到如此地步,教育局各位高官,唔好話你唔知。 欲知沙呂小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悲情的「叩門」

  如果論做家長之淒涼,香港一定在全世界三甲之內。未有數據之前,不敢肯定能否入選健力士大全,但「叩門」這詞真是既悲情,又震撼,恍如10級地震把王師奶的「仁者之心」震足20年。 報章教育版或副刊常有「選校專家」教家長怎樣選校,小婦人對他們心存尊敬。意見雖未必全對,但還算有迹可尋,並非賽馬貼士,憑馬匹屁股是否標冷汗而定輸贏;但對有一些所謂「明燈」教人如何深情「叩門」,總是好反感、好抗拒。話說回來,這些明燈並非全部吹水,他們說的全是一般所謂名校校長心中的「死穴」。 用「誠意」打動校長?囂張! 好多年前,王師奶在本欄寫過一篇關於油麻地一間名校校長的「囂張之言」,他說要想叩門成功,最緊要是表示「誠意」,1次唔得第2次,第2次唔得第3次、4次、5次、6次,用「誠意」打動到校長心軟為止。那時小婦人尚有三分溫柔,只在文章內唉聲嘆氣,心中念念有詞而已,換了今日的火頸,會叫佢去食米田共。古有程門立雪的美談,你估你真係大儒程頤乎? 就憑這一番所謂「誠意」的囂張心態,就應該逐出教育圈,去做土豪的馬前卒,因為你無「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愛心。 王師奶也曾在本欄做過一次選校明燈,小婦人不辭「大言不慚」之譏,再說一次:一不選校舍掛滿自吹自擂的垂直布條或橫額標語的學校,有麝自然香,何必恍似旺角行將執笠店舖「大出血」的廣告咁cheap;二不選學生一出校門立刻除校褸,校服不整,攬頭攬頸,隨街追逐的學校;第三條最重要,如果校長身兼什麼校長會、校長議會,或身兼幾個會長、主席、區議員甚至立法會議員,經常接受報章電台訪問,千萬不要選,因為他外鶩之心太重,只顧營造個人社會地位,心不在校。 校長是學校的舵手,是重心人物,經常不在學校,將責任交畀副手,呢間學校好極有限。 家長尊嚴底線盡失 最近看到一些校長接受訪問,講述自己取錄叩門生的準則,這是各校的校內事,而叩門已成常態。家長不滿意兒女獲派的學校,於是周圍撲,撲完A校撲B校,敲完C校敲D校,由撲演變成敲,由敲深化為叩,叩之不足,附以「誠意」。「誠意」無極限,視乎權威者心腸之軟硬程度。曾有一叩門家長,每天早上7時,在校門等候校長之座駕回校,朝朝交一信,如是者等足半個月,風雨無間,交到第15封信,「誠意」打動校長,於是叩門成功。校長們指導叩門技巧,相信出於好意,但家長不可思議的「誠意」,尊嚴盡失。孰令至此,是制度的漏洞?制度漏洞可以補救,作為家長,雖云愛子女之心無微不至,但也不可淪落至如斯田地,做人總要有底線。 叩門是制度的野草,叩門叩到此情此景,終究是一件悲情的事,教育界的有心人,想一個辦法救救家長,救救孩子。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看爾橫行到幾時?

  寫了好幾篇關於近期教育圈的「混帳」事件,高聲「哀號」,低聲「嗚咽」,心中呼籲楊局長:不要再抱琵琶半遮面,不要再做錯失黃金10秒的慢郎中。尤其是愛香港、愛教育如命如小婦人輩的師奶家長,翹首以望局長手執剛刀九十九,殺盡教育牛鬼蛇神方罷手;當然,又有為數不少借教育之名,行偽善,弄權作假之徒,希望局長這位教育郎中繼續手軟,甚至抽筋,好讓他們胡天胡帝。 王師奶每看到惡人當道,善人委屈時就想起「嘗將冷眼觀螃蟹,看爾橫行到幾時」這詩句。當然,看到小人「惡死能登」打橫行,除了念念有詞,深信天道人心外,真係無符。 王師奶不信占卜星相,不信命理風水,但信天道人心,也信因果。當有人埋怨「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整路無屍骸」之際,小婦人信天有道,人有心,作惡因必有嘗惡果的一天。王師奶每看到惡人當道,善人委屈時就想起「嘗將冷眼觀螃蟹,看爾橫行到幾時」這詩句。當然,看到小人「惡死能登」打橫行,除了念念有詞,深信天道人心外,真係無符。 教師跳樓案 靜靜扮無事? 講咗一大堆看似無關虛話外,入正題了。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校長病假中,辦學團體東華三院畀所謂「校政專家」批評過太高調後,果然從「善」如流,變咗無聲鴉雀。噤聲一輪之後,後果如何?小婦人預測結果如下: 一、風平浪靜後,香港人忘記了曾有教師受壓跳樓這回事。教育局Close file,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東華三院新主席上場,唔關佢事,何必多惹麻煩;李東海小學校董會一致通過,靜候校長玉體安康後官復原職。(曾勇敢批評校長泰山壓頂治校風格的教師,必定餐餐食飯無胃口,晚晚瞓覺被鬼追。) 二、教育局設調查小組,調查一輪後,將意見交回校董會處理。校董會處理方法有二:第一告誡校長,學特區政府問責高官,「經一事,長一智」,罪不致辭職。第二將校長調職至東華三院其他小學,讓其他學校分享新校長管治風格。(教師們不用擔心,王師奶估計校長經一事,長一智後,也許溫順如綿羊。) 王師奶覺得最有Guts是沙呂小校董會,它公然挑戰的不止是楊潤雄局長,它挑戰的是香港政府,也給所有教育界一個壞榜樣。 董之英欺凌事件 教局懶理? 讀者們一定還記得董之英紀念中學欺凌事件,校方發表聲明表示,已獲警方通知不起訴8名肇事學生。王師奶曾關心這8名男子是否仍有上課,在校學生有否新的被欺凌事件?該校校長真是一位巾幗英雌,到現在仍是未發一言,一切事件由學校no.2負責,似乎與佢無關。校董會把校長用金鐘罩罩得密不透風,辦學團體的仁濟醫院似乎讓它自由發展。教育局似乎係路人甲乙丙,唔關佢事,唔通馬鞍山隸屬大灣區,不在楊局長管轄之下? 沙呂小校董會挑戰政府最「威」 王師奶覺得最有Guts是沙呂小校董會,它公然挑戰的不止是楊潤雄局長,它挑戰的是香港政府,也給所有教育界一個壞榜樣。 教育局出過列明罪狀的警告信,佢一樣當你死嘅。 小婦人話佢有Guts並唔係讚佢,只係話佢有膽給負面教育畀啲學生,規則係唔使遵守㗎。讚校長勇氣可嘉,畀政府發警告信後仲可以面無愧色,準備拖到退休。辦學團體鵪鶉過鵪鶉,你是否有難言之隱?對校董會的無法無天不作聲,就表示認同。唉!大不了就唔辦學,或辦少一間囉。 楊局長,等乜吖,趁小婦人被激到嘔血之前,救下香港教育,撥亂反正喇!沙呂小校董會,王師奶擲下一句:「看爾橫行到幾時?」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