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青春仍在 夢想須早

偶然在內地一個名為《非你莫屬》的求職電視節目中,聽到主持和一位應徵者的母親的對話,母親說了「青春仍在,夢想須早」八個字。這真是睿智之言,觸動了王師奶藏在心裏而又不知如何表達的思想,這確是一位開明而有遠見的母親。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小婦人大抵是同意的,誰不愛自己兒女?就在這一剎那,聯想起一些動物紀錄片,五六隻出生不久的雛鳥,齊齊張開小嘴等候母親餵食。雛鳥的期待,母鳥的辛勞,令人動容,誠如白居易所寫:「須臾十來往,猶恐巢中飢」,但天下之大,確也有「不是」的父母,這當然是極少數的少數。二千多年來,中國是一個封建社會,講究權威、輩分,遵從尊卑、長幼。宿命如此,無人可以擺脫,擺脫就是反叛。帝王時代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又一生大事的婚姻也是「父母之命」。父母的選擇當然是為兒女好,但他們的選擇是否正確就大有商榷餘地,他們自困於自己的思維。別的不談,就說教育。 勿强迫子女實現自己未完的夢 三歲小孩,尿片未甩,仍是一嚿飯時,如何安排他的起居生活,孩兒不知也不覺;到考入一年級,父母安排他念什麼學校,他也只得依從,父母想他入一間小學名校,為他日容易入英文中學鋪路,這都是父母的苦心,是「無不是」的父母愛兒女的安排。選擇中學當然也依從父母的意願,希望你入英文名校,來日好入大學,讀醫科、工程、金融、科技。王師奶認為入大學之前父母為子女安排的一切,無論對對錯錯,守舊落伍,就算它是「君要臣死」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了。但到大學選科,兒女已18歲了,他們有自己的理想或夢想,他們知道自己的弱項和强項,這重要的選擇時刻,很多父母仍堅持自己的想法給兒女一個框框,讀醫科喇,醫生收入好,又有社會地位;讀金融喇,去華爾街做三幾年,一個跟斗就可以「火燒旗竿」……長(炭)嘆了。忽然想起多年前一套新加坡電影《小孩不笨》,片中一個小孩的肥媽媽的口頭襌,是濃厚的新加坡腔英語「For your own good」。這位媽媽日逼夜逼小學三年級的兒子讀書,出發點是好的,但兒子給她逼得逃學,這就是「無不是」的父母傑作。 強扭的瓜不甜,凡事不可勉強,老套啲講一句:勉强無幸福㗎。 真人真事的實例:老爹有一個學生,做出入口時裝生意,供應外國名牌,生有四個兒子。大兒子讀書最叻,最希望行醫濟世,但父親要大兒子繼承父業,中學畢業就安排兒子到公司工作,準備接棒。他另有宏願,希望餘下三個兒子都做醫生。老二、老三不負老父所望,都當上了醫生。老四雖經老父催谷,但志在音樂,根本就不是醫生材料,兜兜轉轉,給老父逼到瘋瘋癲癲。大兒子成績最好,是做醫生的材料,連大學都無讀就要接手無興趣的父業,這是什麼人生? 說出「青春仍在,夢想須早」的這位母親,她鼓勵兒子趁年輕去追尋自己的夢想,不負少年頭,也給天下自以為「無不是」的父母一個忠告:生命是他們的,未來是他們的,就讓他們自己夢,自己想,自己跌低,自己爬起。不要讓他們走自己的老路,更不要强迫他們實現自己未完的夢。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教育唔係有錢就掂

社會逢有乜冬瓜豆腐,一定入教育數,年輕人對國家歸屬感不強,就話歷史教得唔湯唔水;學生社會意識強,又話通識範圍太廣泛,無法無天;到學生在科學國際賽落後,又話唔注重STEM。總之千錯萬錯,是教育的錯。教育是誰負責的,當然是打前鋒的教師和校長,遠距離指手畫腳的校監和校董,還有「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的辦學團體,還有問責的教育局長。當社會乜都入晒教育數的時候,上述人士早、午、晚三餐時都要三省其身。 如果問王師奶教育有無錯?答案係「有」。但錯不全在教師、校長、校董、校監和辦學團體身上,教育局長當然要負大部分責任,但他也不應天下罪惡一肩挑;是教育制度的方向錯誤,是政府只識用金錢小修小補,不從整個制度宏觀的改革。 教育更需要的是「心」 平情而論,林鄭特首對教育的撥款不能說吝嗇,甚至可說慷慨,但犯了一個過去歷屆政府同樣的毛病,以為邊度唔掂,畀錢搞掂佢。唉!錢係好重要,無錢無飯食,無錢無衫著,但教育不單需要錢,更需要的是「心」——對青年學子的一片赤子之心。你有想過不足1歲的嬰孩就要報名學前班?你有想過活在世上只有千多天的孩子,就要接受十八般武藝的折磨去為一年級入學面試作準備,同時要接受一次一次的失敗打擊?入中學更是12歲孩子的人生分流,中、英班是12年生命最大榮辱的考驗,是什麼畸形的教育制度扭曲了孩子的一生?是哪位教育專家,哪位教育局長,哪位特首立此鐵律?大學入學試更令人慘不忍睹,每年有數以萬計及格考生左漂右泊,巧立名目什麼副學士、自資、私立、毅進,所謂何事?不能說這是制度設計的「有心之失」,但總也不能說是「赤子之心」吧! 王師奶相信每一屆政府都想辦好教育,我們不缺的是應急的小錢,缺的是愛心,對青年學子的大愛之心。有人批評融合教育人手不足,撥錢喇!收到SEN仔幾多個以上就撥幾多錢,這些款項不無少補,但錢是不能解決潛在的因素。還有,撥款跟人頭,人頭少了錢就跟住少,看來很公道,但去年請了的教師呢?(還好,他們是臨時合約)從此,又多了一批無根的教育工作者。 以上只舉一例,要寫則水蛇春咁長,唉!局長,小修小補係無用㗎。小婦人不期望你有何大作為,但作為問「責」官員,小責總要負的,你就牽頭改良大制度下的小制度吧!改得幾多就幾多,在你能力範圍之內逐吋改,逐呎改,讓市民、家長知道局長的誠意。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教育界有心人會支持你。王師奶知道局長也受一定的掣肘,官僚架構的限制,所有特首都以為自己通天曉,經濟要抓,教育要抓,一般局長為保官位,唯唯諾諾。但你既是問責的教育局長,社會人士將教育問題拋在你身上,理所當然,不問你問誰?何况你銜頭上有一「責」字吖!如果有責而無點滴之權,身背天下之辱,匹夫之恥,引刀一快,不幹也罷!王師奶知道耶穌會門下弟子大多有良知,有骨氣,楊局長,你不會例外啩? 教師、校長、校董、校監和辦學團體們,在這扭曲的教育制度中,你們扮演了什麼角色?旁觀者、推波助瀾者、助紂為虐者、無可奈何者?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7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歷史與愛國無關

成日聽到議員們批評香港學生唔愛國,原因是教育局不把歷史定為必修科,忽略歷史教育,似乎歷史科已成教育學生愛國的百合匙。邏輯是:不讀歷史,不會愛國;讀了歷史,一定愛國。如此說來,做得立法會議員當然都愛國,你們是否都是歷史系的畢業生?退而求其次,你們當年的會考歷史科都pass,甚或攞優攞良?如果係,恭喜你,知行合一,你因歷史而成為議員,歷史有價!如果唔係,你今日的愛國情懷與歷史科風馬牛、不相及,證明愛國不靠歷史,歷史和愛國無必然關係。 議員你會考歷史乜成績? 點解咁多議員批評年輕人不愛國,同時都把責任推在歷史科身上?王師奶可以斬釘截鐵的回答:「他們唔識歷史的真義,人云亦云,亂噏!」印象中批評過香港歷史教育的有梁美芬、葉劉淑儀、范徐麗泰,還有葛珮帆。也許她們都出於善意,但將歷史科和愛國扯上關係證明無知。王師奶尊重她們對歷史的尊重,不過如果只是重重複複說「以古為鑑,可知興替」,自暴其短,賦得淺薄二字。雖然范太對歷史的功能也是陳腔濫調,但她真的成立了「勵進教育中心」,協助青少年認識中華文化及中國歷史,又設中史獎學金,凡此種種,證明她是有心人,並真心相信歷史可培養年輕人的愛國情懷。起碼她有行動,不純是口噏噏。 想用歷史洗腦 發夢無咁早 不要以為讀歷史的人一定尊重歷史,也一定了解歷史的真正意義。 猶記得2017年11月14日,王師奶在本欄寫過一篇〈三皇五帝時你喺邊?〉,其時因為初中歷史準備獨立成科,課程要重新修訂,泛民議員話教育局立心借歷史科洗腦,此乃杞人憂天,其白癡與建制議員以為加強歷史教育可令學生愛國相同。今時今日想將啲後生仔女個腦洗白白,發夢無咁早,Google或百度一下,乜都穿煲喇!倒是那些號稱專家學者們藏頭露尾,閃閃縮縮,編課程時六四不寫、六七暴亂不寫,意欲何為?你愈避忌愈引起好奇心,網上愈挖愈深,欲蓋彌彰,此之謂也。 課程修訂委員會主席是中大歷史系講座教授梁元生,是有頭有面的歷史學者,難道不知道歷史是將事實真相百分百陳述嗎?就算教育當局真有隱藏的歪心(相信不是),學者也應有學者風骨,何必逢君之惡!記者招待會上,有記者問課程是否包括六七暴動及六四事件時,登時好似被人踩親條尾,毫不客氣的反問記者:「六七暴動時你喺邊?」媽媽咪吖!原來歷史只是及身而止。可惜小婦人不在現場,否則我一定再反問:「梁教授,三皇五帝時你喺邊?」這樣的所謂學者,我們還能對新訂的歷史課程有什麼期望? 王師奶好尊重歷史,知道歷史的重大功能,我們可從歷史的軌迹避開覆轍,以史為鑑是要行動,知之而後行之。不要走偏鋒,滿腦子想的是改造改造,洗腦洗腦。小婦人從來對歷史的真實性都打好大折扣,因為歷史是由當權的人寫的。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零個案的教師投訴覆核委員會

古時讚美地方管治得好,好多時用政簡刑清去形容,老百姓安居樂業,夜不閉戶,官老爺得閒吟詩作對,監倉拍烏蠅。一個地方如果罪案一單都無,紀錄是零,是世外桃源的好地方。學校投訴覆檢委員會自成立以來,是零投訴,顯示香港教育無得彈,學校校政及人事關係完美過完美,事實是否如此?唔係噃。 教局推介欠積極 無存在感 遠的不說,鐵證如山的是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這邊廂,教師因投訴無門而走上自毁之路;另邊廂,投訴覆檢委員會自成立以來卻未發過市,這說明什麼?王師奶認為有兩個可能:一是教師根本不知道有覆核委員會存在;二是教師根本不信任這委員會。小婦人問過多名教師,大多面露驚訝之色,反問:「乜有呢個會咩?」如此說來,教育局有欠積極推介之責。 王師奶唔信邪,無理由覆檢委員會連一筆生意都欠奉。既名「覆檢」,一定有案在先才可覆,如果它從來都無收過要覆檢的案件,則零個案有理,並非委員先生們「蛇王」。翻查教育局「優化學校投訴管理計劃」,「優化學校投訴委員會」前身是「處理學校投訴臨時委員會」,成立於2011年9月,於2013年9月改名,就如何優化學校投訴程序作出建議。2012至2015年間,分3期推行先導計劃,據說效果正面,所有公營及直資校自2017年9月1日起已全面實行優化安排(逼到人死還算優化!)。該委員會已於2018年2月解散。 校方自行處理 「無咁蠢」覆核 王師奶要還「覆檢委員會」一個公道,由於資助及直資學校按「優化學校投訴委員會」的建議,自行處理教師投訴事件,好又好,壞又好,公道又好,唔公道又好,一切自行解決。為了臭屎密冚,强權霸道出齊,無咁蠢攞去「覆核委員會」獻世㗎;何况十個教師九個唔知有呢個乜鬼覆核會,知天命的就「Good」聲吞呢啖冤氣,從此做順民,條氣唔順的就谷埋谷埋做資深抑鬱病者,鬱結解唔開的就死畀你睇。 任文字如何流暢精通,講座如何天花龍鳳,計劃如何滴水不漏,如果沒有健全制度,一落入意志不堅、心懷叵測的人手裏,就會弄權,就會腐敗。流暢的文字變成裝飾;天花龍鳳的講座淪為推銷場;滴水不漏的計劃變為虛言。教師投訴要冒極大風險,用自己職業孤注一擲。如果投訴主任或副校長,有幸遇到一個公正嚴明的校長,也許你有30%獲得平反,如果不幸遇到一個與副校長沆瀣一氣的沙煲兄弟或金蘭姊妹的校長,保證你以後無啖好食。 投訴校長 「自己人」查難申冤 投訴校長更不得了,你死咗九成。投訴校長可向校監或校董會投訴,但通常校監和校長關係密切,校監多是門外漢,不懂教育(教統會只要求校監受訓6粒鐘咋),除咗簽名,一切靠校長做盲公竹。在校監面前,有校長講,無你講,你一定成身箭,校監眼中,你是刁民,是搞事者。你或可向教育局投訴,官員接到你投訴後會調查,會將你的投訴發還校監,校監會同校董會成員商討(不要忘記,校長也是校董的一員,教師校董是校長的下屬,你的冤情得雪?別做夢)。最後一招是向辦學團體投訴,後果如何?林麗棠老師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王師奶真心希望改組後的「覆核委員會」能發揮作用,雖然我買細。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7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炒了羅婉儀後……

王師奶關心東華三院的李東海、浸信會的沙呂小、仁濟的董之英3校,結果已經有兩間揭盅。當然,揭了盅並不表示從此天下太平,例如沙呂小仍將應負最大責任的曾家石留在校董會。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向楊潤雄還拖,留下來的潛台詞可能是:「我係唔走,同你玩到底,你奈我何乎?」最有guts的是仁濟的董之英,紋風不動,深明兵法中「以靜制動」策略,不單校長潛水,成間學校還好似畀金鐘罩罩住。以該校而言,本來無消息即係好消息,但無聲無息,似乎是以另一種姿態挑戰教育局,難道楊局長默許摒家長、教師及校友校董於門外的特殊校董會? 慈善團體中辦學較具規模的,有東華三院、保良局和仁濟醫院。從今次李東海小學事件的處理,東華三院算是有決斷力和建設性。它的獨立委員會頗能發掘不幸事件的成因,提出改善申訴機制,又委託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研究改善管治制度,這都是積極的一面,也是一個歷史悠久的辦學團體有承擔的表現。期望東華三院能將改善管治制度研究的成果,與全港辦學團體及法團校董會分享。本港辦學團體眾多,適合東華三院的未必適合浸信會和仁濟醫院,也未必適合宗教辦學團體,但同是辦學,總有一些共通的領域或類似情况可以參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辦學團體之間互相交流經驗,或可為管理學校提供一個新方向。 還有多少個「羅婉儀」? 東華三院果斷地「炒」了校長羅婉儀,全港市民和教育界大致認同,但「炒」了一個羅婉儀是否就海晏河清,香港學校的校政從此風調雨順?答案當然不是。 王師奶不是一個悲觀者,知道香港有很多誠摯熱愛教育的校長,但也不否認仍存在很多「羅婉儀」。林麗棠老師的死令全港教師有兔死狐悲之哀,羅婉儀的被撤職也許亦令不少校長有短暫的警惕。然而,警惕並不等於歪風消滅,長遠而言,要從制度改革入手。王師奶絕對相信,每一個願意從事教育工作的人,初心都是純潔和滿懷理想,也許想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也許想將天下普通才能的人教化為英才,理想百分百崇高,相信羅婉儀年輕時的初心也如是。 當羅婉儀被撤職的消息傳出後,小婦人的即時反應是深層的,如果不改善法團校董會制度,不改善辦學團體的地位與權力,羅婉儀式的統治「風格」仍籠罩部分學校,不少像林老師那般被壓迫的老師仍被壓迫。羅婉儀曾是教育局資優教育組核心會員,於宣道會陳元喜小學任教時,曾獲2007-2008年度「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嘉許狀」,嘉許狀的評審標準是:專業能力、培育學生、專業精神和社區承擔都要有卓越表現才頒發的,證明她曾是一個優秀的教育工作者。為什麼做了校長後會變成壓迫教師的「大魔頭」?小婦人真不想用這惡詞,內心對她仍有幾分同情。「成魔」有一定的過程,也有一定的環境、因素和催生劑,當然,本身的質素和定力也決定你成仙成佛、成魔成妖。不能期望人人都是佛祖、耶穌,但希望宗教情懷能感染身居高位的教育工作者善待同事,愛護學生,校內充滿平等、共融的精神。 再強調一次,徹底檢討法團校本條例是首要,再其次盡速取消教師合約制,這也是校長「成魔」的要素。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有人要和王師奶競選教育局長

2012年1月,王師奶寫過一篇名為《假如我是下任教育局長》的文字,一看題目就知是搞笑之作。局長由特首委任,怎會黃袍加到牛頭角師奶身上?無咁大個頭,唔好戴咁大頂帽,小婦人就算懵到上心口都唔敢接棒喇!王師奶當時提出兩點政綱:一、廢除教學語言微調政策,學校自由選擇用中文或英文,或中英文教書,因為學校辦得如何,「睇公開試成績就無所遁形,點吹牛都係廢噏」;二、廢除通識科,因為「中學生常識有限,講通識未夠斤両」。(不容否認,而家學生常識基礎穩了好多,老師的教法也成熟了好多) 時光荏苒,小婦人提出「假如」政綱時是2012年,是後曾蔭權時代,是後孫明揚局長時期,是下任特首爭到頭崩額裂、各出陰招放毒蛇時刻,王師奶竟然唔識死開此玩笑。但這兩條政綱確是小婦人的真心話,即使7年多後的今日都「初心」不改。及後真命天子吳克儉出現,小婦人這「假如」美夢雖然幻滅,昔日政綱卻永存心中。5年時間話長不長,話短不短,吳局長從輕飄飄上場,到沉甸甸落台,香港教育也經歷了不長不短的一劫。 王師奶偶然看到一個名為「牢騷總集」的網站,當時內有一篇《支持師奶》的文章(原文刊於2012年1月),事關「師奶」,當然關注一下。不看還可,一看受寵若驚。作者說假如他是特首,一定禮聘王師奶出任教育局長,原因是小婦人曾經講過「是好高騖遠的高官玩死班中學生,玩死班阿sir同miss」。一句戲言就可以獲委任為教育局長,牙唔牙煙啲吖? 斬釘截鐵話畀呢位「假如特首」知,小婦人自知頭小,戴不起這頂帽;第二你太輕率,這樣兒戲去委任一位問責官員,證明你好hea。賢臣擇主而事,王師奶唔會揀你。 作者筆鋒一轉,話要同王師奶競逐下任教育局長,還列出政綱: 1. 恢復五二三學制,廢除六四學制。 2. 恢復升中試、會考、高考,取消無價值的三級系統評估。讀書而已,不是為提高學校虛名跟人比。 3. 中小學的中文科恢復範文教學,文白比例九比一,文言文要求全部背默。 4. 取消鑽牛角尖的中文聆聽卷及鼓勵吹水的說話卷,跟讀寫聽卷疊牀架屋的綜合卷也要廢止。 5. 取消無意義的教師發展日、進修時數軟指標。 6. 取消鸚鵡學舌的集體備課、觀課等活動。 7. 取消多此一舉的語文基準試,要信大學。 8. 取消3年發展計劃、外評、自評等浪費無量紙張的對教師不友善活動。 9. 取消國民教育、愛國教育等洗腦活動,堅決捍衛中國歷史科神聖不可動搖的地位。 教師眼中的教育改革 蒙這位作者(是一位教師)抬舉王師奶為競選對手,小婦人知道自己有幾多斤両,亦珍惜羽毛,不蹚這潭渾水。 既然不參加競逐,不妨口痕三兩句:如此政綱格局太小,細眉細眼,就算真係做咗教育局長,亦不外如是,唔好得過吳克儉幾多。第三條文白九比一恐是筆誤,文九白一,仲要全部背默,攞命咩!第七條要諗諗,當然要信大學,但大學有時會走漏眼,有中大出身的立法會議員連Best和Breast都唔識分噃。第八條就真係勞民傷財,而且是大龍鳳的居多。第九條唔敢講,因為幼承庭訓,不准公開談政治。 這位老師好瀟灑,政綱列完,最後以「春秋大夢發完,準備上課,繼續無效益的工作」收筆。真高人也。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沙呂小讓了小半步

被揭發財政和行政混亂的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其法團校董會改組,辦學團體已向教育局提交校董名單,由香港浸會大學前輔導長何鏡煒接任校監,原校監曾家石留任校董。據說教育局正審批校方提交的校董註冊申請,又表明有權依法拒絕校董註冊申請。 校董會監督之下,校長犯下財政和行政大混亂,校監和校董自有不可推卸之責。事件經歷一段時間,視教育局警告信如無物,公然與社會公義為敵。其囂張,其跋扈,教育界側目。楊潤雄局長超凡入聖之忍耐力,令全港市民以為區區一間學校校監,可以令堂堂一位教育局長跪低。皇帝唔急太監急,小婦人為沙呂小的「混帳」及校監的護短寫下「鴻文」七八篇;一為局長顏面,二為辦學團體權威,三為校內啞忍的老師。 校長辭職 失職校監留任校董 打開報章,一眼望見標題「沙呂小撤換校監」,王師奶喜上眉梢,一喜局長得以保留所剩無多的顏面;二喜辦學團體浸信會終於有番多少牙力;三喜老師們不再受前任校監霸氣所欺。細讀內容,真有拍錯手掌,燒錯炮仗的遺憾。王師奶好奇怪,究竟啲決策人士個腦點諗嘢:曾家石領導無方,明知校長財政處理嚴重犯規,校政又不遵從教育局規定,辯說校長財政安排他知情兼同意,又有報道指他曾私下運走文件。唉,校監同意大晒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校董會有校董會規則。王師奶說過:該校監雖不至要一死以謝天下,但自動辭職或被辭職是免不了的,現在曾家石仍在校董會做校董,確實匪夷所思。留任理由是因為他對事件知情,留在校董會有助跟進和「埋尾」。 小婦人真係服得浸信會好交關,乜浸信會唔知曾家石犯咗乜錯咩?教育局無將警告信副本給辦學團體?如果有一匪徒行劫銀行,失手就擒後,使唔使請佢加入董事會協助跟進和埋尾?荒謬。 至於何鏡明離任固然是與曾家石齊齊犯錯,他退出校董會有千百個理由,也許他在教會內唔夠曾家石咁「硬淨」,也許是任期屆滿,咁多唔揀,揀個因為新校監是親兄弟做藉口。如果何鏡明真是人才,對學校的進步有真貢獻,這迂腐的想法豈非浪費人才?無聽過「內舉不避親」這典故嗎?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照牌面睇,何鏡明和何鏡煒當然不是可以斷金的兄弟檔。根據浸聯會副會長林海盛介紹,由何鏡煒接任原因是他曾任沙呂小創校校董。他是否稱職不宜過早定論,但以王師奶的女性直覺,憑他曾公開表示浸聯會毋須就事件道歉,小婦人就唔睇好,但願小婦人烏鴉嘴唔靈,衰番一次。 走筆至此,聞校長薛鳳鳴辭職,並稱倉卒告別是「身不由己」。仍是校監身分的曾家石,以校董名義發公告,認為薛鳳鳴提早退休是學校損失,校董會仝人深感不捨云云。也許是真心話,也許是客套語,錯誤的發生,校長校監都有錯,校長是疏忽,校監是縱容。校長的辭職雖「身不由己」,但仍算知所進退,讓事件有略為完美的收場。楊局長,球在你手裏,沙呂小在考你,教育界在看你,不要以為沙呂小真的讓了小半步,曾家石仍留在校董會,就是向你挑戰。倒是副會長林海盛有胸襟,他說作為辦學團體對事件有責任,對此表示歉意。這是浸信會十步之內的芳草。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培訓校董3粒鐘得啖笑

教育統籌委員會(簡稱教統會)屬下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日前發表檢討報告,除擴大教育局「學校投訴覆檢委員團」職能,處理教師投訴,另一焦點是為校監及校董訂定培訓「軟指標」。所謂「軟指標」,是新任校監在首年內參加最少6小時培訓,新任校董最少3小時,另不論現任或曾任,建議每年參加2小時培訓。 6粒鐘可以做校監? 王師奶自知才疏,唔係好知原來指標都分軟硬,憑想像,有軟必有硬,然則軟硬又如何區分?小婦人只知某老牌名店的椰子糖有軟硬之分,軟的比較易融化。依此類推,「軟指標」容易食,正經點說是容易達標。咁又係,6粒鐘可以做校監,3粒鐘可以做校董,確實軟過軟皮蛇。有人叫王師奶放心,若非天縱英才,點會畀人邀請做校監校董吖,6粒鐘和3粒鐘都係過下場,係咁意而已。你睇劉邦出身市井,朱元璋小和尚一名,日後為開國之君,難道他們熟讀兵書,文韜武略?王師奶想問多句,如果要做副教育局長甚至局長,又要培訓幾多粒鐘? 質疑「軟指標」培訓時間過短 有人質疑「軟指標」培訓時間過短,小組的解釋是校董並非受薪,而是義務工作,強制培訓會令有意成為校董的人卻步,招募校董便會難上加難,真難為小組仲大條道理,堂堂正正宣之於口。 媽媽咪吖!這是什麼邏輯吖?香港教育就亡在這班鄉愿手上,難怪教統會江湖地位淪落到如斯田地,教統會的權威與被尊重至第7號報告書為止。也幸好教統會的權威已非昔日,否則為禍今日至日後的香港教育到無底深潭。因為是義務工作,就求其係咁意培訓幾粒鐘就算?義工有崇高使命,有奉獻社會在內的深層意義,是金錢報酬以外的 Honor。無人用槍指住逼你去做校監、校董,願意做呢份咁有意義咁重要的工作,當然要好好學習教育局和學校所有相關則例,學習如何領導一間學校,要記住,成千年輕人的前途在你手上。6粒鐘,荒唔荒謬啲吖?雷添良主席,你上任初期,王師奶曾在本欄為文,對你有過期望,期望你重拾教統會的高瞻遠矚,現在好失望,甚至絕望。順便話畀你知,王師奶每周三次去老人院餵老人家食飯,無非本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一念之慈,雖然是義工,開始工作前要培訓3天,了解老人家無助的心態,給予援助時要保持他們的尊嚴,每一個月還要集體檢討。一間成千人的學校,每年過億的收入支出,還有一群青年的前途在身為掌門人的校監和校董手上,6粒鐘和3粒鐘,有無搞錯吖!遠的不看,屯門興德餘波未了,東華三院李東海,仁濟醫院董之英,浸信會沙呂小都是因校董會質素而出事,我們可以扮失明而讓教育繼續沉淪,直到海底六萬哩? 王師奶知道一些大辦學團體為補足60%校董會成員而頭痛,這是另一課題,香港有心教育德才兼備的人不少,只要辦學團體有胸襟,有志之士多的是。決不能因此而濫竽充數,搵個阿福阿壽,教佢燒兩三下來福槍就叫佢領上將銜做指揮官㗎!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通識何罪?

先旨聲明,以下論述,完全無關政治。 論治港理念,四任特首中董建華最滿肚密圈,奈何脚頭麻麻,又金融風暴,又SARS肆虐,空有鴻鵠之志,八萬五固然泡影,手下嘍囉相繼落馬,最後自己也站不住「腳」。王師奶對他仍是尊敬的,因為他擁有最「問責」的問責團隊,好過日後只有肯說「經一事,長一智」的卸責局長。王師奶心目中的董建華是鄰家慈祥的老伯伯,是政治的外行人,卻在錯誤的時空投身於政治圈打滾,慈祥不等於精明,結果搞到脚痛收場。武俠小說有句諺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士各有志,王師奶不敢評論董先生在政圈江湖事迹,何况小婦人只關心教育,其他不與焉。 通識只是一個科目 早前董先生主動約傳媒茶叙,將學生七一衝入立法會事件歸罪於通識教育的失敗。董先生並不推卸責任,他說:「我自己也睇漏了眼。」董先生,你太謙虛了,你睇漏咗乜嘢?你睇漏咗通識科會引致班年輕人衝入立法會?你估你係神仙咩,能夠預測20年後的事。王師奶雖然一直反對中學設通識科,緣於初期學生基礎未穩,教師未有培訓,不了解通識概念,未掌握擬題、改卷重點,而羅范椒芬又匆匆上馬,但這都是技術問題,與通識科本身的功能和意義無關。通識何罪?董先生,你說通識是造成現時年輕人問題的原因,你錯了,不要把責任推在通識上,也不要把當年推行通識不可預見的效果抓到自己身上。 通識只是一個科目,是龍是蛇,是神是鬼,全在一念。 至於學生們衝入立法會是對是錯,又是否有幕後人指使,事涉政治,王師奶不敢談,也沒有資格談,而且寫作座右銘「只談教育,不談政治」,是老爹親筆用黄山谷一波三折的字體寫的,畀甕缸做膽,我都唔敢違背。通識這科可算命途多舛,出世時由羅范椒芬催生,不足月,似隻貓仔多過似人;老竇老母未成年,唔識餵奶唔識換片,總之係在災難中成長,在批評中成長,在無厘頭譭謗中成長。王師奶在今年2月寫過一篇〈鴕鳥的梁美芬〉,話梁美芬對通識强不知為知,與葉劉淑儀爭做先知,把學生佔中入咗通識科數。如果與董建華的砌生豬肉比,梁美芬又確實快得多。值得原諒嘅,董伯伯始終係老人家,鬚眉俱白,轉數一定慢啲,不過董伯伯一言九鼎,不計是非曲直,單是轟動國際的衝擊立法會和佔中比,梁美芬輸九條街啦! 羅范椒芬:我梗係撐通識 董建華一「舊」石擊起千重浪,當日推行通識的羅范椒芬被問對「通識失敗」說法時,她說:「我梗係撐通識。」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區蘊詩說:「最近有人就說,會不會通識科令學生變得激進,咁其實我們未見到有實質證據。」羅范椒芬是現屆行政會議成員,和教育局的區蘊詩都向董建華重拳回擊。走筆至此,忽見素所敬重的程介明教授也加入戰團,羅范椒芬又接受電台訪問,揮拳如雨,慈祥的董伯伯看來似氣數已盡,敗走麥城的關雲長。王師奶拍手叫好,事關教育,理宜辯個明白,各路英雄,盍興乎來!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但願不是去芬蘭旅行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計劃9月8至14日訪問芬蘭,了解芬蘭教育制度,研究教育方針,幫助本地學生愉快學習。他山之石,尚且可以攻玉,何况芬蘭是教育界的鑽石,有幸學到一招半式,則香港之幸,學子之幸。「愉快學習」不是新名詞,王師奶讀中學時已聽過,而且還嚮往過,學習而能愉快,真是賞心樂事。「寒窗苦讀」故事聽得多,苦讀不成潦倒終生的例子更多。可能文曲星唔關照小婦人,俗說無書緣,切身體驗,讀書苦多樂少,所以上國文課時,每念到「讀書之樂樂何如,綠滿窗前草不除」,總覺得滿紙荒唐言。除非讀閒書,睇下馬騮精如何大鬧天宮,曹操如何敗走華容道,真假李逵如何狹路相逢,如果要記殘唐五代的君主姓名和年代,要死記Mississippi的串法,終究是苦事。 到自己有兒有女,對愉快學習這4個字有更深體會。香港的教育制度,家長對兒女催谷心態,學校的競爭現象,學生像被放在棋盤上的棋子,怎能愉快學習?「愉快學習」已淪為口號,是學校迷惑家長的幻象。小婦人曾收過一名讀者來郵,訴說兒子在九西一小學名校就讀,該校標榜「愉快學習」不遺餘力,而且搞作多多。事實只是宣傳,老師們一味催谷,每晚功課七、八種,學生做到苦瓜乾咁面口,何「愉快」之有?這名家長千吩萬咐小婦人不可泄漏她的電郵和名字,免影響她的兒子。 相信這個當日並不愉快的小朋友已是大學生,也希望他已脫離不愉快的學習,衷心希望他在大學能愉愉快快地「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 考察見聞 應與市民分享 王師奶以「但願不是去芬蘭旅行」為本文標題,並無貶低教育事務委員會此行意義,只是有前車之鑑,怕辜負了教育界對他們的期望,才有此一願而已。前任教育局長吳克儉在任時馬不停蹄到外國考察教育,卻從來不將考察所得與教育界分享,將所見所聞密密實實收埋落酒囊飯袋的肥肚腩。小婦人三番四次公開要求吳克儉寫筆記,既然是有所為而去,自應有所得而回,好好醜醜都同教育中人說端詳,學別人的長處,摒棄別人的缺失,取長捨短,殊不負考察之意。今日小婦人同樣要求教育事務委員會的委員們,請將你們今次去芬蘭考察教育見聞,經整理後,輯錄成一份有系統的資料,印成小冊子又好,放上平台又好,讓全港市民,包括教育界、家長,都有機會知道芬蘭這粒教育鑽石有幾光輝,有幾燦爛。 深信教育事務委員會一定從善如流,向全港納稅人證明你們不是去芬蘭遊山玩水。當然,正經事辦完,順道瀏覽一下北歐風情是允許的。小婦人預祝考察成功。  

詳細內容